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重生之青云直上 >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章千 言辭拒絕
    “馮少,你現在可是大忙人,想見你一面實在是太難了,而想和你單獨的好好聊一聊,更是難上加難,不得以只好如此了,還希望不要介意呀。《官+場+小+說+網m.guanchangxiaoshuo.org》”段云鵬呵呵笑著也在馮思哲的對面座了下來。

    “段少實在是太客氣了,你只要有事情可以隨時找我的,去膠遼也可以,我都會掃榻相迎。”馮思哲也是呵呵笑著說道。

    “哈哈,有馮少這句話,我真是太高興了,來,為了你對我的信任和支持,我以茶帶酒敬你一杯。”段云鵬哈哈笑著就舉起了茶杯。

    兩人一飲而盡,似乎這茶葉就是陳年酒釀一般。

    即然是老朋友,座在這里,就不可能不提到往事,不知不覺的,兩人就回憶起了二十多前的事情。

    “馮少呀,那個時候,我們都很年輕,都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所謂的少爺之稱用在那個時候才算是合適,而如今我們都四十多馬上奔五十的人了,此時還少爺少爺的,多少感覺到有些別扭呀。”段云鵬長嘆了一口氣說著。

    “是呀,人生又有幾十二十多年呢?這時間真仿佛是彈指線揮間,過的真是快呀。只不過依我來看,稱呼只是一個稱謂罷了,怎么叫都可以,我看還是按著老習慣,不要改好了。”馮思哲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似乎也是回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兩人座在這里,就像是兩個老朋友一般,在回憶著種種往事,說起一些高興的事情來,兩人皆是哄然大笑,根本沒有一點的一省書記和一個大公司老總的樣子。

    話使終是要說到正題的,在看著馮思哲的情緒不錯,段云鵬終于感覺到機會成熟了,這就話音一轉的道,“馮少呀,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我皆是熱血青年,我對商海充滿著憧憬,你對仕途也是有著很大的希望,而現在我們算不算是功成名就了呢?”

    “這個應該不算吧,畢竟我們的路還可以走的更長。”馮思哲猶豫了一下說道。

    “好,好一個還可以走的更長。馮少,我冒昧的問一句,不知道你是不是還有更遠大的想法,還想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呢?如果是這樣,那我真想助你一臂之力。”段云鵬手一拍,一幅很豪邁的樣子說著。

    聽到段云鵬要助自己一臂之力,馮思哲就是呵呵一笑,“愿聞奇詳。”

    知道是說正題的時候了,段云鵬就是雙目一凝,然后緩慢而認真的說道,“馮少,以你現在的成就己經基本到了仕途之頂,在向上走,那也就是zz局委員的行列,只是全國那么多的正省正部級干部,真正能進入這個核心圈子里的實在是鳳毛麟角呀。在事情沒有大定之前,誰也不敢說一定可以進入其中是也不是?”

    “沒錯。”馮思哲點了點頭,雖然說這一次z組部推薦自己成為了那十二名候選委員的名單,可是他確知道,自己不一定就能進入其中,畢竟除了他之外的那十一人,誰都不是省油的燈。

    “馮少還是很清醒呀。正因為是如此,所以我今天來就是送一個大造化給你的,只要你點頭答應,我可以保證你這一次一定會毫無懸念的成為候補委員,然后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就會成為其中真正的一員。”段云鵬說起這個話來時,那是十分的自信,仿佛他就可以代表中央做這個決定一般。

    看著段云鵬是如此的自信,馮思哲不由好奇的問著,“哦,不知道要我答應什么事情。”

    “呵呵,說來也并不復雜,你只要答應一條,那就是以后輔佐候家,在候衛東以后上大位的時候做出你的努力和貢獻,那很快你就可以得到想擁有的一切,成為zz局的一員,成為一名真真正正的首長了。”段云鵬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似乎還有些激動,仿佛這一次他就是來給馮思哲送好處的,就是為幫助別人的一般。

    一聽到候家的名字,馮思哲就愣了一下,他是真的沒有想到,段云鵬今天見自己,竟然是來當說客的,是想說服自己屈于人下的。

    且不說現在的候系己經對馮思哲的威脅沒有以前那么大,單說以他的性格又怎么可能甘愿在候衛東的一旁打下手呢?倘若是這個人能力比自己要強,那馮大少也不是一個不服輸的人,可事實是這個候大少的能力實在不敢讓人恭維。

    就說在三湘省任省長吧,把那里的經濟搞的是一塌糊涂,現在去了南西省,又學著自己開始打黑,所聞,現在那里的環境也很是糟糕,因為兩地的情況完全不同,而又為了出成績,這個候衛東硬是把一些小混混也給扣上了黑惡組織的名頭,甚至一些無辜的百姓也受了波及,被說成是某某組織成員,這使得那里是民怨沸騰,己經有不少的投訴信遞向了中央。怕是用不了多長時間,上層會就這件事情來責問候衛東了吧。

    南西省的不良形勢,也導致這一次候衛東連候補的提名都沒有撈到,就是這樣的形勢下,段云鵬竟然還讓自己去輔佐這樣的人,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

    可縱然就是這樣,馮思哲也沒有馬上發火,而是問向段云鵬道,“段少,不知道你的這些話是不是能代表候家人呢?”

    段云鵬哪里知道馮思哲現在己經生氣,他還以來這是人家在要詳細的資料,是不信任自己呢,當即他就解釋道,“當然可以代表了,我也不瞞馮少,就在前不久,候震南書記親自的找了我,向我做了保證。”

    “哦,候書記親自找了你?”馮思哲聽到眉毛就是一揚,顯然他己經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是的,他是親自找了我。”段云鵬自豪的說著。

    “那他是不是還答應你,只要候衛東一上位,必然會給你無窮的好處的。”馮思哲又一次出聲問著。他現在算是看出來了,段云鵬這哪里找自己敘舊,根本就是做說客來的,只是這個說客實在不襯職,根本就沒有看清形勢,就胡亂的斷言。

    “呵呵。”段云鵬有些尷尬的一笑,“不瞞馮少,這個是自然的。你也知道,我是商人,無利不起早呀。付出就要有回報不是。在說了,這一次我可是真心的為你好呀。”

    “為我好?”馮思哲的聲音己經改成了冷笑了。

    “沒錯,就是為了你好,候衛東做為接班人的身份,那可是很早就訂下來的,雖然說他最近做的一些事情都不是很漂亮,可畢竟候家的底蘊在那里,況且上層的決定那也不是說改就能改的,只要候衛東不出什么大錯誤,那起來就是早晚的事情,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投奔他,必然是要被他視為知己的,可以說是一個絕佳之時呀,馮少,你一定要考慮清楚。”

    “為我好?為我好?”馮思哲連忙的問了兩聲,然后突然間表情就變得嚴肅了起來,“段總,我不知道他們和你說了什么,可我想要提醒你的是,候衛東的能力我并不看好,雖然如你所說,之前上層有決議,但那不過就是臨時起意罷了,做不得數的。還有你說候家的底蘊深,這句話放在十年前,我自然是要承認,可是現在,哼!至少如今并不放在我的眼中了。”

    “什么?你怎么能這樣說,難道你并不同意我的說法嗎?”段云鵬一看馮思哲稱呼自己都改了口,頓時就有一種極為不好的感覺。

    “當然不同意。段總,看在我們相識相知的份上,我給你提一個醒,遠離候家吧,這樣至少你還真得有東山在起的機會,不然的話,怕是真的連想一拼之力都不會在有了。”馮思哲好心的提醒著。

    正如段云鵬所言,候家以前是十分強大的,甚至可以左右高層做出一些決定,可就是因此,他也不知道引來了多少人的妒忌,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以前候家勢大,這些人就是有想法也不敢說些什么,做些什么,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候老離世之后,候家的地位就十分不穩,現在候震南又馬上要退下去,如此,在zz局里,候家的話語權就會降至幾十年來的最低點,而這個時候,是不是有人會借機向他們發難呢?

    就馮思哲自己來看,很可能會有人這樣做的。畢竟這年頭,落井下石的人可不算少。在說了,一共就那么多的位置,候系少一人,就代表別人多了一層的機會,這樣的事情換成自己怕都可能動心呢?

    在如今的形勢之下,段云鵬還想在上候家的大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出于這些年的友誼,最終,馮思哲還是決定要好心的提醒一下他。

    馮思哲拒絕了,這是之前段云鵬沒有想到的,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一個機會,有了候家的幫助,馮大少成為候補委員那就不在有絲毫的問題,而過段時間,在成為正式的zz局委員,成功晉入一國的首長之列,也是完全順理成章的。

    @!~

    ()( 重生之青云直上 http://www.yjscee.live/1_1350/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