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二百零九章 托管和收購 (二更到,爆發求雙倍月票)

第二百零九章 托管和收購 (二更到,爆發求雙倍月票)

    萬毅來到和陳劍約好的茶樓的時候,陳劍已經到了。在包房里品嘗著香濃的龍井茶。茶樓里的龍井茶雖然比不上陳劍平時里喝得那些特供的極品,但是茶樓里的茶勝在其沖泡的手藝上,品起來也非常的香濃可口。

    “對不起,陳區長,讓你久等了!比f毅走進包廂后,連忙向陳劍打招呼道。由于昨晚萬副書記的表揚,同時今天又是陳劍主動約的自己,萬毅早已沒有象昨天那樣憂心匆匆,神態也輕松了許多。

    “我也是剛到!苯涍^昨天的接觸,雖然陳劍知道對方現在有求于自己,但是陳劍還是對萬毅的感覺不錯,也笑著跟萬毅點了點頭。

    萬毅跟陳劍一樣也要了一杯龍井,等服務員出門,萬毅就迫不及待地問道:“陳區長,不知道今天你找我來,有什么事情嗎?”

    在來的路上,萬毅就一直在考慮今天一大早陳劍就主動找自己究竟是為了什么事情。不過,有一點萬毅是肯定的,陳劍既然私下里來找自己,肯定不是什么壞事,如果對自己不利,陳劍也沒有需要再找自己了。如果是找自己為了弄點好處,這個萬毅倒是非常樂意的,一旦陳劍接受了自己的好處,肯定會為自己的事盡心盡力的,同時也附合了自己老頭子要自己多和陳劍接觸的要求。

    看到萬毅這么切的樣子,陳劍笑了笑,喝了口茶,也沒有直接回答萬毅的問題,反問道:“萬董,雖然目前的初步調查結果已經出來了。不過,你覺得你們公司出面和那些業主做解釋工作有困難嗎?”

    萬毅一聽時皺起了眉,這個問題他不是沒有考慮過,但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把事情盡快地平息下去,雖然目前跟那些已經在金城花園買了房子的業主的解釋工作非常難做,但是也不得不去做,F在聽陳劍提出這個問題,萬毅苦著臉說道:“怎么會沒有困難呢,畢竟是倒了一幢樓,和業主的解釋工作肯定非常難做,即使調查的初步結果已經出來的房子本身的質量沒什么關系,而是施工失誤造成的,但是就怕他們不相信。萬一,除了倒了的那幢樓的業主外,如果其他的業主也要求退房的話,就是把我們公司全部的流動資金拿出來恐怕都不夠!

    “不是如果的業主提出退房的要求這是肯定。昨天不但你們金城花園,連周邊的幾個樓盤都出現了個別業主要求退房,而且就昨天一天城區里的其他樓盤的銷售情況很差,有的甚至連一套房子都沒有賣出去。所以,這兩天你們金城花園肯定會面臨業主紛紛要求退房的情況!

    聽陳劍這么一說,萬毅本來有所松的心情新又沉重起來。當萬毅想到大批的業主涌進售樓中心,紛紛要求退房的場景,這讓萬毅不寒而栗。畢竟房子目前已經銷售了四成左右,所得的款項基本上都是已經償還了當初為了買地而向銀行貸的款。況且目前公司帳面上的資金足二千萬,萬毅大部分的資金都用于儲備了土地,到時如果拿不出退房的錢來事情只會更加的糟糕,恐怕除了賣地外有其他的法子了。

    想到這里,萬毅不由的嘆口氣。不過毅在商場混了這么多年,也不是一個笨人馬上想到既然陳劍私下里約自己到這里來,肯定是有解決之道,不然何必問自己這個問題呢。一想到這里,萬毅馬上急切地問道:“陳區長,您有什么好法子嗎?”

    萬毅時確實也是很著急地。萬毅昨晚在和陳劍地接觸中。雖然把自己地姿態放得很低。但是對陳劍地稱呼還是稱你地。畢竟他是堂堂省委副書記地兒子。但是現在急切中。萬毅對陳劍地稱呼用上了尊稱。陳劍也注意到了這個細節。微微一笑。說道:“法子倒不是沒有。其實我也不單是為了幫你。主要是這個事故地發生對我明山新城區地發展也是相當不利地。所以這個事情必需盡快地解決。不能讓事態進一步地擴大!

    “對。陳區長。您說地對。這事情必需盡快解決。不知道陳區長到底能有什么法子?”萬毅聽到陳劍這么說。忙不迭地點頭說道。

    陳劍也不想過分地調萬毅地胃口。當下說道:“昨天。我跟望江集團地胡董接觸了一下。你也知道目前我們明山新城區投資最大地房地產企業就是望江集團。出了倒樓這樣地事故。望江集團地壓力也很大。為了盡快能把事故原因調查清楚。消除不良影響。望江集團同意暫時對在建地金城花園進行托管。而且前期地賠付和對業主地解釋工作。由望江集團負責!

    萬毅一邊聽一邊點著頭。當他聽到最后。望江集團居然可以托管自己倒樓地金城花園。而且還可以負責前期地賠付和解釋工作。頓時一陣地欣喜。一拍大腿。連忙說道:“那可真是太好了。還是胡光遠夠朋友!

    陳劍看了萬毅一眼繼續說道:“不過。望江集團方面也提出了條件!

    聽到這話。萬毅有些不好意思地朝陳劍笑了笑,F在地人畢竟都是無利不起早地。既然望江集團同意接手托管。一定是要有條件地。雖然他們也希望快點解決這起倒樓地事件。盡快消除不良影響。但是他們也不是雷鋒。既要幫你向那些業主做解釋工作。又要幫你先期賠付。

    不過,萬毅目前的頭等大事就是盡快解決這個事情。接著又連忙問道:“陳區長,他們到底提出了什么條件?”

    “他們要求等這個事件處理完畢后,他們要收購你的金城花園,同時他們原先幫你墊付的資金從收購價款中扣除!标悇粗f毅說道。

    本來,等這個事件處理完畢之后,萬毅也確實有想把金城花園整體出讓的打算。不過,聽陳劍說,望江集團同意接手金城花園代管所提出的條件就是要今后打算整體收購倒讓萬毅有些猶豫了。

    望江集團這個時候愿意接手托管,目的就是為了能今后整體收購,但是這個收購價,萬毅的心中確實沒底,F在大家都知道,由于倒樓事故的發生,萬毅的金城房地產公司已經處在風頭浪尖

    個時候胡光遠絕對會狠狠斬自己一刀的。到手的錢是沒有天理,如果換成萬毅自己肯定會這么做,在接手托管的同時會在這個整體收購價壓得很低。

    這個金城花園,萬毅是花了很多心思的。且不說金城花園的地理位置是非常優越的,背靠之江,南面是規劃中的新城區商業中心,所以開盤的房價就比同類型的樓盤要高出百分之十。單單萬毅自己在心里算了一筆賬個金城花園的項目全部完工后,依照均價三千元每平方米的話,二十五平方就是七點五個億。而成本所有的都加上不超過四個億也是萬毅土地當初拿的廉價,而且規劃容積率高的因素。如果不出這個倒樓事故,不出一年完完全全能把房子全部脫手,凈賺三點五個億中還不包括房價上漲的因素。

    “陳區長,不知道望江集團能出多少收購價?”算算如果不發生倒樓事故,自己的進帳是那些的可觀,萬毅一臉肉痛地問道。

    “呵呵,萬董,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可是需要你們兩家坐下來談的!标悇πχf道,不過看到萬毅一臉心疼且還有些猶豫的樣子,陳劍的手指敲了敲桌子道:“萬董,這種事情宜早不宜遲一天決斷,事情也好早一天解決!

    聽到陳劍這句話,萬毅的腦子也慢慢地清楚了,陳劍私下里約自己過來談這個事情,很可能是黑暗已經和望江集團串通好了,想趁著這次的機會狠狠地敲自己一筆。想想剛才自己過來的時候,還在想陳劍或許是想要些好處,現在看來這個陳劍的胃口是相當大的。不過,萬毅又想到自己老頭子昨天跟自己談的那些話,眼前還是不要考慮錢的事情,把這個倒樓事件盡快的了解這才是最主要的。不管怎么說,陳劍這也算是在幫自己,如果他不協助的話,那后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那好吧,陳區長,過一會兒就去望江集團跟胡光遠談托管和收購的事情!比f毅苦澀的笑了笑,說道。

    陳劍看到萬毅無精打采樣子,知道他心里有所誤會,昨晚他已經跟胡光遠打過招呼,讓他給萬毅適當的留一部分利潤,他相信自己的那個廉價老丈人也不會獅子大開口的。不過,陳劍此時也不方便跟萬毅解釋什么。

    “萬董,還有一事,我要通知你一下!标悇^續說道。

    “陳區長,請說!爆F在萬毅的心里正琢磨著待會該怎么跟胡光遠談收購的價錢,心不在焉地說道。

    陳劍也不理會萬毅的這態度,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們金城房地產公司的項目負責人已經被警方控制了,現在由于你們公司的總經理孫浩正在配合政府處理相關善后事宜,所以暫時還沒有對他采取措施。不過,一旦你和望江集團達成托管協議后,我建議你讓孫浩去自首。畢竟你們公司這次的倒樓事故已經涉及到了重大責任事故罪!

    “自首?”毅聽到這話,頓時抬起頭,一臉驚愕的看著陳劍。當他看到陳劍依舊那副淡然的樣子,最終還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低下了頭。他明白,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故,造成了非常嚴重的社會影響,而且還死了兩名工人,這個責任是肯定要有人負責的。不是孫浩就是自己,甚至嚴格一點,是兩人都要負法律責任。陳劍這么說,完全是為了保護自己。但是想想孫浩畢竟是自己的同學,而且鞍前馬后跟了自己這么多年,心里沒有疙瘩是不可能。最終,萬毅的嘴里還是很艱難地迸出了兩個字:“好吧!

    回到辦公室,費明在接陳劍手中的公文包的同時,象陳劍匯報導:“區長,剛才建委的朱主任來過電話,說是要向您匯報工作!

    “讓他現在就過來吧!标悇Ψ愿懒速M明一聲,心里在嘀咕著,該不是聯合調查組發現什么新情況了吧。

    不到十五分鐘,朱德強就匆匆地趕來了,頭發亂糟糟的,而且皮鞋上還沾了不少的泥,看來是從倒樓現場直接過來的。

    看到朱德強這副樣子,陳劍的心里有些感動,以前自己對這個朱德強一直有些看法,現在看來,朱德強對工作還是相當認真的,而且在昨天的事發現場,他就顯得比新城區管委會主任張海陽來得鎮靜,落實自己布置的任務也是井井有條。

    “德強同志,請坐!标悇ζ评龔霓k公桌后面走了出來,讓朱德強在會客區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還親自為朱德強泡了一杯茶。

    看到區長親自為自己泡茶,朱德強受寵若驚地連忙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雙手接過陳劍笑吟吟遞上來的茶杯,連聲說道:“區長,謝謝,謝謝!

    陳劍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待朱德強拘謹地重新落座后,關切地問道:“德強同志,現在現場調查的情況怎么樣,有沒有發現什么新情況?”

    “區長,目前專家組正在對昨天打下的幾個勘察孔進行符合,暫時還沒有什么新的情況!敝斓聫娬f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看了看陳劍的表情。

    陳劍知道朱德強今天來找自己肯定是有事情的,聽到沒有什么新情況,同時又看到朱德強欲言又止的樣子,笑了笑,說道:“有什么事情,盡管說吧!

    朱德強想想自己一上班就來找陳區長,就是想向陳區長匯報這件事情的,于是便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區長,有些事我不太明白。昨天葉書記找到我了,要求我們把調查工作從房屋的質量問題以及是否存在偷工減料的問題上入手,重點突出開發商的責任。但是這和我們目前調查的結果相悖,接下來的調查工作就很難再展開了,所以我想請示一下區長您!

    由于雙倍的月票,老萬雖然昨天參加跨年聚會一直到凌晨四點才睡覺,但是為了多爭取一點雙倍月票,沒睡幾個小時就爬起來碼字了,一直到現在,今天一共二更,總算是爆發了一下,F在實在是有些堅持不住了,明天繼續二更爆發。(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idianco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