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二百零五章 樓倒了
    寧的話一說完,除了莫建林以外,所有的人都大吃越麟的臉色明顯一變,看向陳劍的目光顯得迷茫而又不解。而剛才附和包越麟的紀委書記施建華,此時心中不由的揣揣不安。他是包越麟引見給陳劍的,作為原區委書記的舊部,他不容于朱國榮,和包越麟交好也完全是為了向陳劍靠攏。本來他以為包越麟跟自己說的,也是陳劍的意思,但是現在陳劍明顯地發表了和包越麟截然相反的意見。這讓施建華心中十分的擔心,自己這樣是不是得罪陳劍了。

    同樣,朱國榮和葉新宇他們心中也是非常的震驚,他們怎么也沒想到陳劍會附和他們的意見。相對于葉新宇的震驚,朱國榮除了震驚以外,心里還隱隱有些失望。本來,他今天就下定決心,準備破釜沉舟的,但是陳劍的態度轉變,讓他有種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準備重拳出擊的時候,突然發現根本用不著自己出拳了。

    接著,莫建林緊跟其后,發表了贊成組織部推薦的人選。五個書記除了一把手朱國榮沒有正式表態以外,四個副書記有三個贊成組織部的推薦,說明大局已定了。在最后的舉手表決中,提名楊艾生的施建華看了看瞬間好象老了很多歲的包越麟,猶豫了一下,還是舉起了手。

    “好,這兩個任命就此通過!彪m然心里有些失望,但是朱國榮在這段時間來卻第一次感到有種酣暢淋漓的感覺別是看到平時一直跟自己過不去的包越麟被打擊得一敗涂地,心里有種說不出的痛快。大聲宣布了討論的結果。面對陳劍的示好,朱國榮也不能不表示一下,接著有微笑著向陳劍說道:“陳區長,那就散會?”

    陳劍也報以微笑的點了點頭。

    “散會!彪S著朱國一聲十分揚眉吐氣的聲音,常委會結束。莫建林起身的時候看了看呆呆地坐在位置上的包越麟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三個月過去了。在此期間,陳劍和朱國榮的關系似乎又恢復到了從前的樣子。每次開會或者碰到陳劍,朱國榮總是會首先向陳劍打招呼。在書記辦公會和常委會上又恢復了一團的和氣,陳劍提出了幾個無關大局的意見國榮也是大力的支持。

    而包越麟自那次常委會之后,變得低調了很多,會議上也很少發言。對陳劍雖然還是很尊敬,但是也象以前那樣,隔三差五的約陳劍吃飯了。

    新城區在去工的那些樓盤,陸陸續續的都開始開盤了。隨著國家經濟政策的調整市也出現了升溫。姚子晴和望江集團合作的明東房地產公司在新城區開發的樓盤,由于質量好而且價格相對不貴,一開盤就受到了追捧,半個月不到的時間,率先開盤的一期就銷售一空。從房地產市場嘗到甜頭的姚子晴又殺回了東方市,繼續發展她的房地產事業。

    胡秋月則搬到胡光遠別墅后,不久就從之江電氣集團辭了職,出任了望江集團的副董事長,在工作上跟姚子晴也時有接觸。由于知道姚子晴是陳劍的干妹妹,而且兩個女人之間都不知情以相認竟然相處得非常好。這讓有些提心吊膽的陳劍也放下了心。

    張楠地預在十月中旬。十月黃金周地時候。周麗影特地從南江趕了過來。要接張楠去南江待產。陳劍也考慮到如果生孩子地話。自己地工作也挺好。怕老媽一個忙不過來。也就答應張楠去南江。況且到南江軍區總醫院去生孩子。各方面都要比臨州地醫院要好。而張楠因為和陳母一起生活了好幾個月。婆媳關系空前地融洽。時不時地張楠還會跟婆婆撒撒嬌麗影也忍不住要吃醋。張楠去南江也執意要婆婆一起去。

    十月七日。黃金休息地最后一天。陳劍把自己老媽和張楠送到南江以后。獨自返回了臨州。由于陳靜和小嚴在臨州新城區地房子裝修好了。他們小夫妻也早已搬離了陳劍地家今偌大地房子?湛帐幨幍刂皇O玛悇σ粋人了。

    由于第二天就要上班了寧一個人到上次包越麟介紹地那家飯店簡單地吃了晚飯后;氐郊铱戳艘粫募缶驮缭绲匦菹⒘。

    天蒙蒙亮地時候然一陣急促地電話聲把陳劍從睡夢中驚醒。陳劍接起電話電話里傳來了新城區管委會主任張海陽焦急地聲音:“陳區長。出事了。新城區之江邊上地金城花園地一幢在建地樓倒了!

    陳劍一聽。朦朧地睡意頓時全消。連忙坐了起來。問道:“樓倒了?有沒有人員傷亡?”

    “出事地時候。有兩名工人睡在里面。估計是無法生還了!睆埡j栐陔娫捴姓Z氣沉重地說道。

    “馬上組織救援,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我馬上趕到現場!标悇φf完,就從床上跳了起來,也顧不得叫孟剛來接了,連忙穿好衣服開著張楠的豐田吉普車往出事地點開去。

    當陳劍趕到金城花園的時候,小區外面已經停放了好多公安、消防和救護車輛了。而新城區管委會主任張海陽和建委主任朱德強正在門口等候著陳劍。

    “情況怎么樣?”一下車,陳劍就面色嚴峻地朝張海陽問道。

    “陳區長,樓是今天凌晨四點左右倒塌的,倒塌的時候,房子下面的車庫里住著兩名施工人員,剛剛消防隊員已經把人挖出來了,經過現場醫生的檢查,均以遇難了!睆埡j栆贿吀觳酵掳l地點走的陳劍,一邊滿頭大汗地匯報導。

    “到底是什么原因得樓倒塌的?”來到事發地點,只見一棟十一層的小高層整體象南倒塌了,基礎部分露出了一根根斷裂的管子。而樓的北側則堆放著十多米高的土方,把防汛墻都壓垮了,F場的兩臺挖掘機正在緊張地工作著。

    “初步判斷是因為這幢樓的南面正在挖掘地下車庫,而挖出的土方就堆放著

    側,造成了基礎兩面的受力不均衡造成了倒塌,F>織力量把樓北面的土方移走,不然還有可能造成河堤的坍塌!闭驹谝慌缘慕ㄎ魅沃斓聫娺B忙匯報導。

    他比陳劍先得到消息,已經協同建委的勘探和質檢部門來到了現場,并以展開初步的勘探和搶險工作。

    這時,分管建設的副區長周顯亮也匆匆的趕來當他看到陳劍已經比他早到現場,臉上頓時露出了尷尬之色,連忙走到陳劍的身邊,帶著解釋的口氣說道:“陳區長,您來了,我也是一接到通知就馬上趕來了!

    陳劍揮了揮手并沒有理會周顯亮,而是一臉嚴肅地對張海陽說道:“在建的樓倒了,而且還死了兩個人,這不是小事。相關部門以及開發商方面的人都到了沒有?”

    “陳區長,相關部門我都通知了,現在除了建委、公安、消防以及衛生等部門已經在現場之外,安監局的技術人員現在還在路上。開發商方面目前現場只來了一個項目負責人,而金城公司的主要領導都還沒有到!睆埡j栠B忙回答道。

    “通知公安部門把開發商的這個項目負責人先控制起來,然后趕緊召集相關部門的領導,我們開個現場會調一下搶險工作!毕鄬τ谘矍斑@些干部的著急和驚慌,陳劍還是顯得比較冷靜的。

    很快先期到達現場的各門的負責人,包括剛趕到的明山安監局的局長謝明都來到了陳劍的身邊。

    “首先組織力把造成房子倒塌的停車場的基坑填滿,另外把已經造成防汛墻倒塌的這些土方移走。另外防止險情的進一步擴大,疏散周邊的居民,現場拉起警戒線。有建委牽頭,組織安監、公安等部門聯合有關的專家立刻組成事故聯合調查組,迅速徹底查清事故原因,嚴肅追究事故責任!

    在陳劍布置務的同時,此時已經是上午八點左右些新聞媒體聞訊也趕來了,當陳劍看到小區外面的新聞轉播車和手持相機、攝像機的記者正試圖穿越警戒線,到現場來采訪拍攝。陳劍皺了皺眉頭,對也已經趕到的區府辦主任王有根說道:“暫時先不要讓記者進來,告訴他們我們會在適當的時候召開新聞發布會社會公開這起事故的原因及調查結果的,現在請他們不要干擾我們的調查和搶險工作!

    王有根連忙接受命令著區府辦相關人員去落實了。這時,朱國榮乘坐著明山區的一號車來到了現場攔在外面的記者一看到車牌,連忙涌上去試圖采訪這個明山區的一把手。好不容易朱國榮在相關的工作人員以及警察的保護下沖破了重圍,一邊走向陳劍這邊,一邊氣急廢弛的對張海陽吼道:“張海陽,你是干什么吃的,你們新城區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故,你們平時的安全生產是怎么抓的!

    本來,作為城區管委會的主任張海陽知道這起事件的發生,自己是難辭其咎的。好在陳劍到達現場后,一直在布置現場的搶險和調查工作,還沒來得及批評他。但是,現在朱國榮這么一吼,讓張海陽的臉色頓時煞白,戰戰兢兢的說道:“朱書記,這起事件,我有責任!

    陳劍則皺了皺頭,對氣勢洶洶走上前來的朱國榮說道:“朱書記,目前還不是追查誰的責任的時候,我們現在只有加快搶險速度,盡快查明事故原因,向市里匯報以及向媒體公開!

    見陳劍開口了,朱國榮也不好再向張海陽說什么,朱國榮稍稍考慮了一下,皺著眉頭對陳劍說道:“向媒體公開?還是不必了吧!

    “朱書記,您看現在外面已經來了這么多記者了,瞞是瞞不住了,倒不如向他們公開,也免得他們胡亂猜測,出現負面報導,波及有關的領導!甭牭街靽鴺s反對向媒體公開,陳劍連忙說道。

    其實,這么大的事故,想不讓媒體報導這是不可能,在陳劍看來,與其這樣,還不如大大方方的向媒體通報。同時,因為這個事故是發生在金城花園,開發商就是萬毅的金城房地產公司,很可能會涉及到省委萬副書記,陳劍在向朱國榮勸說的時候,稍微暗示了一下。

    朱國榮當然是聽得懂了,點了點頭,同意了陳劍的說法,接著陳劍又把剛才組織開的現場會的內容,向朱國榮匯報了一遍。

    應該說陳劍的處理是非常妥當的,朱國榮聽了以后也沒有什么可說的。但是在自己的轄區內出了這么大的事,朱國榮無論如何也興奮不起來,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我們還是回去研究一下該怎么向市委市政府報告吧!

    “不過,朱書記,到目前為止開發商金城房地產公司的老板和總經理都沒有露面,我看是不是?”

    雖然陳劍的話只說了半句,但是朱國榮聽得出來,涉及這樣重大的事故,相關的責任人是要先控制起來的,但是這家開發商金城房地產公司的老板,畢竟是省委萬副書記的兒子萬毅,朱國榮不能不謹慎處理。皺著眉頭稍微考慮了一下之后,朱國榮嘆了一口氣,說道:“還是先向市委市政府匯報吧!

    于此同時,金城房地產公司的老板萬毅剛剛接到消息從東方市趕回來,由于事關重大,他第一時間沒敢回自己的公司,而是躲進了一家五星級賓館里。知道樓倒了之后,金城房地產公司的總經理孫浩知道這是重大的責任事故,根本就不敢到出事現場,只是派了公司負責這個項目的一個部門經理去現場。

    當聽說這個項目負責人一到現場就被控制住了,孫浩得知后就更加惶惶不可終日了,直到萬毅到了之后,才趕緊到酒店去看自己的老板。

    晚上還有一更,往各位同學留意,望月票鼓勵。(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co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