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偶遇(爆發,第二更到,再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一章 偶遇(爆發,第二更到,再求月票)

    朱德強匆匆趕到上次和吳保榮一起吃飯的那個飯店的保榮正一個人要了一瓶杜康,坐在包房里正自得其樂的自斟自飲。

    “唉,我說你怎么還在這里有心思喝酒呢!敝斓聫娍嘈χ,搖了搖頭在吳保榮的對面坐下。

    “行了,別唉聲嘆氣了,不就是得罪了葉新宇嗎,有什么可害怕的。來,來,陪我一起喝一杯!眳潜s給朱德強倒了一杯酒,滿不在乎的說道:“剛才在那里光顧著和謝裕龍生氣了,菜也沒吃幾口,我可是早就餓壞了,正好到這里來吃一點!

    “保榮啊,我說你什么時候可以不沖動了,好歹你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今天,你得罪的可是區委副書記,他可是手握人事大權的,你就不怕你頭上那頂官帽被他拎掉嗎!笨粗鴧潜s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朱德強皺著眉頭說道。

    “拎掉?”吳保榮正打算和朱德強碰一杯,聽到朱德強這話,舉起的酒杯直接拿到嘴邊一飲而盡,然后說道:“我才不怕呢。前段時間為了我們集團能拿到這個工程,我貿然去陳區長家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被免職的思想準備。我還怕他不成。不過再說了我不過是個小小的科級干部,是在您朱主任的領導下工作的,他葉新宇要免我的職,還應該征求你的意見不是,你就舍得把我撤職了!

    看到吳保榮嬉笑臉的樣子,朱德強是又好氣又好笑,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也悶了一口。吳保榮看到朱德強把酒喝光了,連忙把杯子又倒滿了,然后指著桌上的那盤紅燒魚笑著對朱德強說道:“嘗嘗這紅燒魚,味道挺不錯的,來,吃!

    吳保榮看到朱德強依舊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就放下了筷子,一本正經的對朱德強說道:“德強,你別再煩這件事了。今天我是沖動了一點,但是你也不想想,他們提出的那個要求我們根本是無法滿足的。我也不瞞你說,上午我去陳區長哪里的時候,就問了陳區長有沒有分包的人家,陳區長讓我征求甲方的意見。我估計肯定會有人家分包的想陳區長和楊書記兒子楊杰的關系這么好,這次投標振華建設集團根本就沒有投標,這說明什么,只能說明振華建設集團肯定會從我們這兒分包一塊。你想如果振華建設集團拿掉三分之一,謝裕龍再拿掉三分之一我們還剩多少了,這還不算田啟明萬一也要弄掉一點呢。你別忘了,田啟明是分管區長還有個做建筑公司的弟弟嘞。這次工程可是我們明山建設集團東山再起的好機會,難道讓我把這個機會都做好人做掉呀。再說,即使是我把一部分工程給了謝裕龍,那陳區長會怎么想不會不清楚吧?傊,一句話,既然葉新宇找上門來,那一定是要得罪一方的,我難道為了討好葉新宇去得罪把這個工程給了我的陳區長吧!

    朱德強聽完榮的分析后,頓時有點目瞪口呆沒想到自己一直認為的愣頭青,會分析得如此有條理細細一想,也確實是這個道理。

    看到朱德強不說話了吳保榮喝口酒繼續說道:“德強,你也不要驚訝。如果你處在我這個位置上證也會這么思考。你不是想不到,只是你現在猶豫不決了,一直想著兩頭不得罪,所以才沒想到這一層!闭f著,吳保榮遞給了朱德強一支煙,幫著朱德強點燃,讓朱德強稍微思考一下后,繼續說道:“德強,我勸你還是別猶豫了,葉新宇這種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給他效力。不管你怎么想,我反正是下定決心了,踏踏實實跟著陳區長干,陳區長是個干實事的人,跟著他干也用不著考慮那些狗屁倒灶的事!

    朱德強不得不承認,吳榮確實講得很有道理。

    想想今天地事。葉新宇地確過**裸地幫著謝裕龍爭取利益了。自己夾在中間象個小丑一樣。目前自己現在地心態也地確很患得患失。今天地事明擺著葉新宇肯定也會遷怒自己。本來自己就不是葉新宇地嫡系。如果再這樣下去地話。自己很可能落到個兩頭不討好地境地。唉。還是不想這些亂七八糟地事了。等下周見過陳區長再說吧。

    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朱德強長了一口氣。端起面前地酒杯。對吳保榮說道:“來。喝酒!

    吳保榮知道自己地好友想通了。也笑著拿起來酒杯跟朱德強重重碰了一下。

    陳劍坐在大班椅上。靜靜地聽著鄧六春地工作匯報。依照事先擬訂地時間節點。苗木市場建設工程開標之后地十天內。就要破土動工。鄧六春匯報完各項準備工作后。帶著一臉為難地神色對陳劍說道:“區長。工程地分包單位。除了您以前關照過地振華建設集團外。再增加兩家。您看合適嗎?”

    陳劍微微一笑。說道:“怎么。是別地領導打招呼地。還是你自己有人?”

    “區長,打招呼的人確實挺多的,不過我都沒有理睬,但是前兩天田區長給我打過一個招呼,他的弟弟田啟亮也有一家建筑公司,想分包一點工程做做!编嚵簽殡y的說道。

    “哦,田區長,他有沒有說具體要多少工程量?”陳劍眉頭一皺,問道。

    “這個倒是沒有說,不過聽田區長的介紹,他弟弟田啟亮的公司規模不是很大,才三級資質,聽田區長的口氣,有個二三千萬的工程量,他弟弟也就滿足了!

    “哦!币宦犔飭⒚髦灰蠖f的工程量,陳劍的眉頭頓時一下子舒展開來,畢竟作為分管副區長,也難得有這么大的工程,幫自己的親弟弟爭取這么一點工程也是情理之中,不算過分。稍微沉吟了一下后,陳劍微笑著對鄧六春說道:“這樣吧,就分包給田區長弟弟的公司五千萬的工程吧,可別讓老田對你有什么想法!

    “謝謝區長!编嚵翰缓靡馑嫉男α诵Φ。

    “還有一家是你的關系咯?”陳劍繼續微笑著問道。

    “區長,算是我的關系吧,也不是別人,就是黃德強的恒元建設公司。這小子如今在新河根本就沒活干,自從錢縣長調離之后,以前您還照顧他,現在縣里的基建項目基本上都讓袁華的堂弟袁明給壟斷了。這不聽說我們明山有工程,他就急

    來了是不敢來找您,就天天纏著我。大家都是|上兩次在新河的工程,他都完成得不錯,所以我就想?”說著|六春有些心虛的笑了笑。

    “所以,你就想幫幫他是嗎?”陳劍面帶笑容地替鄧六春把話給說完了。

    “是的,區長就是這個意思!编嚵阂婈悇]有生氣的意思,也把懸著的心一放,故裝不好意思的抓了抓了頭。

    “行了,就讓黃德強的恒元建設公司參與進來吧給他五千萬的工程。不過,你去轉告那小子,千萬要給我把住質量關,絕對不能偷工減料,別給我到明山來丟人現眼!

    鄧六春一聽,心中也十分高興聽得出來,陳劍是把黃德強當自己看待。在鄧六春看來寧能把一個從新河來的生意人當自己人看待,那么跟了陳劍已經兩年多的自己當然更加是陳區長的自己人咯。

    “放心吧,區長定會轉告黃德強的。在您的眼皮子底下諒這小子也敢再偷工減料了!编嚵盒χf道,言語中不露痕跡地捧了陳劍一下。

    陳劍聽了也很高興,想當自己剛剛到新河上任的時候,黃德強就是仗著他的姐夫是縣長錢新林的關系,嚴重的偷工減料。后來不但被陳劍收回了承包權,而且還讓他重新返工。從那以后,黃德強就再也不敢偷工減料了,而陳劍也介紹給他好幾個工程,他都能老老實實的完成,而且都完成的不錯。

    “哦,對了,增加兩家后,把原來給振華集團的工程量減下來一個億。明山建設集團也不容易,不要克扣太多了,借著這個工程讓他們好好恢復一下元氣!标悇θ粲兴嫉卣f道。

    “區長,這個,原先給振華集團整個程三分之一的工程量我已經跟楊總說過了,如果,減下來一個億,楊總會不會有意見?”鄧六春有些為難地說道。

    “他能有什么意見,你告,就說是我說的!标悇M不在乎的揮了揮手,不過也是,楊杰如果沒有陳劍的話,他的振華建設集團決不可能發展得如此之快,陳劍的話,楊杰是絕對聽的。接著,陳劍臉色漸漸變得有些嚴肅地說道:“不管怎么說,明山建設集團是我們自己的企業,協助和扶植它的發展也是我們明山區政府的責任!

    鄧六春聽了以后,也是若有思的點了點頭。

    7788小說網

    周五晚上,陳劍在胡秋月的家里完晚飯,和兒子胡小寧逗了一陣之后,小家伙困了,陳劍抱著他哄著入睡以后,交給了張姐。

    來到胡秋月的臥室,胡秋月正在收拾陽臺上收下來的衣物。陳劍從后面一把抱住了胡秋月,親吻著胡秋月的耳朵和脖子。

    胡秋月被陳劍親的臉紅了起來,掙扎了一下,用手擋住了陳劍的嘴,說道:“別鬧了,我今天不行!

    陳劍在床頭坐了下來,一把把胡秋月抱在自己的膝蓋上,故意裝出一副詫異的樣子說道:“今天不行嗎?以前好象不是這個日子嗎?”

    胡秋月輕打了一下陳劍的頭,低聲說道:“以前當然不是這個日子咯,只不過生了小寧之后,這個日子就變了。我們第一次碰面的那天,正好剛剛過去!

    “哦,怪不得我想這個月到了那個日子,你還沒來,我還以為你又有了呢?”陳劍笑著說道。

    胡秋月這才知道陳劍剛才是裝糊涂,在調戲自己。頓時,又羞又惱,兩只粉拳使勁捶著陳劍胸口,陳劍也順勢倒在了床上,兩人嘻吵起來。

    好一會兒,胡秋月沒有力氣了,從陳劍的身上翻下來,不斷的喘著氣。而陳劍和胡秋月并肩躺在床上。

    “陳劍,今天你早點回去吧,這兩天你就別來了,好好在家陪陪張楠。你這幾個星期的雙休日大都在我這兒,也應該多陪陪張楠了!焙镌職庀⑸晕⑵椒一點后,對陳劍說道。

    “干什么,你以為我到這里來,除了看兒子就是要和干那種事情的!标悇Ψ藗身,側躺在胡秋月的身邊,一只手撐著頭,一只手捏著胡秋月的小手,笑瞇瞇的說道。

    胡秋月的臉一紅,朝著陳劍白了一眼說道:“什么啊,其實這話我早就想跟你說了,即使那個,那個不來,我也要對你說。真的,女人懷孕的時候特別希望丈夫能多陪陪自己,你可不能為了我們娘倆,冷落了張楠啊!

    “我知道了。剛才不過是逗你玩的,我知道你這個大姐心疼張楠這個小妹,行了,這個雙休日我就好好在家陪陪張楠,下星期一我再過來看你和小寧!闭f著,陳劍把嘴湊到胡秋月的耳邊小聲說道:“秋月,下星期一總行了吧?”

    胡秋月先是一愣,而后馬上反映過來,羞紅了臉的胡秋月休息了一陣以后,也恢復了一點力氣,一把把陳劍推翻,然后一個翻身壓在陳劍身上,一邊拍打著陳劍的屁股,一邊嘴來還在嬌嗔道:“我要你再說,要你再說”

    得知陳劍這個雙休日沒有什么工作,在家陪自己的張楠非常興奮,第二天一早便和陳母一起去菜場買菜,還揚言要親自下廚給陳劍做兩個自己剛剛從婆婆那里學來的小菜,包管讓陳劍大吃一驚。

    由于陳靜和小嚴由于工作非常緊張,這段時間更是吃住在廠里了,陳劍起床后,一個無聊的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翻看著報紙。

    張楠和陳母買菜回來,一進門,張楠就朝著陳劍大聲嚷嚷道:“陳劍,你知道嗎?剛才我和媽在街邊的綠地上看見一個小孩真是太可愛了,而且和你長得很像!

    陳母跟著后面也異常驚奇的說道:“說了也怪了,那個小孩長得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簡直沒什么兩樣的,巧的是這個孩子居然也叫小寧!

    陳劍一聽,頓時目瞪口呆,毫無問,張楠和自己老媽今天碰到的肯定是自己的兒子胡小寧無了。

    爆發了,老萬說話算話,今天爆發了,二更一萬字。各位書友還有十票左右,老萬就能進入前九十名了。望大家有票的捧個票場,沒票的推薦,打賞都行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