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團聚(郁悶....)
    個電氣集團開發部的經理不是別人,正是陳劍魂牽夢月。胡秋月此時手中的文件夾也掉落在了地上,死死地抱著陳劍,眼眶中的淚水也終于抑制不住,滾落了下來。

    良久,陳劍慢慢地松開了胡秋月,仔細看著她。三十五歲的胡秋月,看上去依舊象二十七八的模樣,頭發剪短了,臉龐較之以前也略微豐盈了一點。

    陳劍拉著胡秋月坐到了沙發上,撫摸著胡秋月的臉龐,深情地說道:“秋月,你終于回來了!

    胡秋月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展顏一笑,對陳劍說道:“怎么,一年多沒見,就不叫我姐姐了!

    “你是我的姐姐,但更是我的愛人,以后我就叫你秋月,而且再也不允許你離開我了!标悇p輕地把胡秋月擁入了自己的懷里,帶著稍許責備的口氣說道:“這么長時間,為什么不給我一點的消息?為什么回來也不通知我?”

    “我出去的時候,剛剛結婚,我不想讓你太牽掛了,所以,就一直沒有聯系你。其實,我也是剛回來不到一個星期,原想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再通知你。今天王董讓我那些資料給明山區的陳區長,我自己也沒想到這個陳區長居然就是你!焙镌屡吭陉悇Φ膽牙,幽幽地說道。

    陳劍突然想到了點什么,下子坐直了身體,對胡秋月緊張地問道:“孩子,我們的孩子呢?”

    一聽陳劍問孩子,胡秋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祥和的笑容,說道:“孩子跟我一塊兒回來了,現在正在家里保母帶著呢!

    “走們這就回家,我要見我的孩子!标悇龅貜纳嘲l上站了起來,拉著胡秋月急切的說道。

    “急什,你不是還要和王董談談工廠搬家的事嗎?”胡秋月微笑著說道。

    “不談。以后有地是時間談。我現在就想快點見到我們地孩子!标悇鸷镌戮屯T外跑。

    “看你!焙镌逻B忙掙開陳地手嗔道:“你也不看看外面這么多地人。再說。即使要走還得跟王董打個招呼!闭f著。推了陳劍一把。說道:“你先到外面去等我。我打聲招呼就出來!

    陳劍想想也是。剛才自己是有點沖動了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就在門外等你。那你可要快點呀!

    “行了。去吧。你就等在車里吧。公司給我配了一輛車。待會我出來就跟在我地車后面!

    陳劍也顧不得跟王霞道別了。興沖沖地跑到了酒店外面。司機孟剛看到陳劍出來忙把車開了過來。

    “孟剛。你自己打車回去吧還有點事!

    跟了陳劍也是一年多了,孟剛知道什么事該問么事不該問,連忙從駕駛室出來,只是囑咐了一句:“區長,您小心點!

    陳劍坐在車里,目不轉睛地看著酒店的大門口,焦急著等待著胡秋月,十分鐘的時間,讓陳劍感到好象是等了幾個小時一樣的漫長。終于,陳劍看到了胡秋月的身影,連忙閃了一下車燈。只看見胡秋月朝著車燈亮起的方向微微一笑,然后走到停車場,上了一輛半新的別克車。

    胡秋月離開省委政研室以后,就搬離了省委宿舍大院,現在的地址陳劍也知道,只得慢慢跟著胡秋月的別克車在后面走著。

    陳劍驚奇地發現,胡秋月行車的方向竟然和自己家的方向是一樣的,快要到吳山廣場的時候,胡秋月的車開進了路旁的一個小區,這個小區就在陳劍家所在的那個小區后面,步行只有五分鐘的距離。

    跟著胡秋月的車停在了一棟單元樓的下面,下車后,陳劍走到胡秋月的面前,驚異的說道:“原來,你現在就住在這里呀?”

    “是啊,這套房子是集團分給我的,怎么了?”

    “我現在就住在你們小區的前面?”陳劍苦笑著說道。

    胡秋月看了一眼前面的兩幢大樓,笑著說道:“那里可是高尚住宅小區,看來,你現在的小日子也過得不錯!

    “這房子是張楠陪嫁的。行了,我們趕緊上去吧!标悇ζ炔患按南肟禳c見到自己未曾謀面的自己和胡秋月愛情的結晶。

    胡秋月的房子在三樓,胡秋月一打開房門,陳劍就迫不及待的沖了進去,把在客廳里的一個中年婦女嚇了一跳,剛想張嘴喊出聲的時候,看到胡秋月笑瞇瞇的跟在后面,連忙改口說道:“秋月,你回來了!

    陳劍在客廳里沒有看到孩子的影子,一臉詫異的朝胡秋月看去。胡秋月看到陳劍這么急切的樣子,不由的笑了笑,對那個中年保母說道:“張姐,小寧睡了嗎?”

    “睡了,喝了半奶瓶的奶粉剛剛睡著。小寧今天可乖了,您不在家,他也不哭不鬧!睆埥阈χ鴮镌抡f道。

    “張姐,把小寧抱出來吧,他爸爸來了!

    聽到爸爸兩個字,陳劍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原來是小寧的爸爸?我這就把他抱出來!睆埥泱@喜的叫了一聲,連忙興沖沖的跑進里間去抱孩子了。

    “張姐原來是孤兒院的保育員,我回國后,就把她請來當保母了!焙镌伦叩疥悇Φ纳磉,握著陳劍還有些顫抖的手。

    “小寧好乖呦,睡得真好,爸爸來咯!睆埥阋贿呄沧套痰淖炖镎f著,一邊抱著一個粉嘟嘟的小孩從里間走了出來。

    陳劍緊走兩步,看著張姐懷中那個虎頭虎腦,正呼呼睡著的孩子,簡直跟自己小時候照片上的樣子一模一樣。陳劍突然感到鼻子一酸,眼睛一片模糊。

    小心翼翼的接過張姐手中的孩子,陳劍忍不住低頭親了親孩子粉嘟嘟的小臉,可能是自己的胡子扎著孩子了。孩子動了兩下,把頭扭到一邊續呼呼的睡?吹胶⒆舆@么可愛的模樣,雖然兩行熱淚已經抑制不住往下在淌,但是笑容還是在陳劍的臉上綻放了。

    陳劍感到胡秋月扶著自己的手也在顫抖,一

    看到一雙閃動著淚光的眼睛正凝視著自己和懷中的

    此時張姐已經識趣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客廳里只留下這剛剛重逢的一家三口。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胡秋月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不忘口袋里拿出紙巾,幫陳劍把臉上的淚水擦去里還嘀咕著:“大老爺們的,丟不丟人啊!

    胡秋月要伸手接過孩子,陳劍連忙別了別身子,道:“讓我多抱一會兒!闭f著忍不住又親了親孩子的小臉。

    “看你,胡子拉茬的別扎著孩子!笨粗悇@副寵溺的樣子胡秋月笑著說道。

    “孩子叫小寧吧,是兒子還是女兒?”陳劍一邊搖著懷中的孩子邊問道。

    “你這個時候才;起問啊!焙镌螺p輕推打了陳劍一下,然后把孩子的小手捏在手里,笑瞇瞇的說道:“是兒子,名字就叫胡小寧!闭f著,抬起頭對陳劍解釋道:“原來想著回國以后,讓你給取個名字的但是孩子是美國生的,可以領美國的護照所以在我就給起了個胡小寧的名字!

    “胡小寧,蠻好聽的!标悇σ挥米约旱氖种柑Я颂Ш⒆拥男∠掳瓦呅χf道。

    “你不怪我孩跟你姓陳?”胡秋月把頭靠在陳劍的肩膀上,幽幽的說道。

    “姓胡不是蠻好的嘛干非要姓陳呀,小寧可是我們倆的孩子!标悇︱v出一只手,摟住了坐在自己身邊的胡秋月,陳劍就這么抱著胡秋月母子,靜靜的享受著第一次團聚的歡愉。

    陳劍中的胡小寧剛才大概十分享受陳劍搖籃般的輕輕搖擺,突然不動了,小家伙不習慣了,醒了過來,骨溜溜掙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懷抱中,而自己的媽媽則依偎在旁邊,不由的動了動。

    陳劍看,小家伙正睜大眼睛看著自己,不由的驚喜道:“秋月,你看小寧醒了!闭f著,又低下頭狠狠地親了一下小家伙粉嫩的臉蛋。

    剛才是在睡夢里,小家伙有意識,現在見這個陌生男人親自己的感覺遠如媽媽親的這么輕柔,而且還很扎人,頓時“哇”的一聲哭了起來,雙手向胡秋月揮舞著,做出要胡秋月抱的樣子。

    “看你,沒輕沒重的,把孩子弄哭了不是!焙镌乱贿吢裨龟悇,一邊連忙從陳劍的懷中抱過孩子,站起身來,不住的哄著。

    很快,胡小寧在胡秋月的懷中不哭了,可能是聞到了胡秋月身上的奶香味,小手不住的扒拉著胡秋月胸前的衣服。

    “小壞蛋,又想吃了!焙镌螺p輕的拍了拍胡小寧的屁股,朝里面喊道:“張姐,再沖個一百ccc的奶粉,讓他吃了睡覺!

    張姐聞聲,連忙拿著奶瓶到廚房里沖了小半瓶的奶粉,一邊搖著一邊把胡小寧從胡秋月的手中接了過去。胡小寧顯然不想離開媽媽的懷抱,一只小手抓著胡秋月的胸口,嘴里不住的咿咿啊啊著,直到張姐把奶嘴放到他的嘴里,才松開了小手,兩只手扶著奶瓶咕嘟咕嘟的喝起來。

    “張姐,你還是把他抱回房吧,在這里他聞到我的味道,就不肯睡了!焙镌率媪艘豢跉,向張姐吩咐道。

    張姐進門后,陳劍不由的問道:“你沒給孩子喂奶嗎?”

    胡秋月臉一紅,白了了陳劍一眼說道:“喂了,都喂了七個月了,回國后才隔奶的,不過現在隔奶的時間還不長,小家伙一聞到聞到味道就想吃,所以,現在讓他和張姐一塊兒睡。

    說著,胡秋月從自己的包中拿出一個文件夾,遞給陳劍說道:“我跟王董說了,你臨時有事先走了,這些都是我們集團準備搬家的材料,你先看看吧!

    陳劍接過胡秋月手中的文件夾,扔在了沙發的另一邊,然后一把把胡秋月拉進了自己的懷里。一只手十分不老實的在胡秋月的身上游動著。

    一年多沒見,胡秋月好象害羞了很多臉對陳劍說道:“這些材料你不看了?”

    “材料有的是時間看,不過今天可是我們一家三口團聚的日子,看什么材料啊!

    胡秋月胸前的一?圩觿倓偙缓幇抢臅r候就已經解開半顆了,現在在陳劍那只大手的游動中,全開了,露出了白花花的胸部寧一邊說著,一邊把頭埋在了胡秋月的袒露的胸口婪地聞著胡秋月身上的奶香味。

    陳劍呼出的熱熱的氣息,讓胡秋月心旌搖曳,兩人畢竟已經一年多沒見了,胡秋月也忍不住抱緊了陳劍的頭,把自己的臉放在陳劍的頭上摩擦著。

    慢慢地胡秋月感覺陳劍的手已經伸進了自己的一步裙中忙稍稍掙脫了一下,紅著臉在陳劍的耳邊說道:“去我的房間吧這里小心張姐聽到了!

    陳劍輕輕的把胡秋月抱了起來,而胡秋月則微閉著眼睛雙手環抱著陳劍的脖子,把頭靠在陳劍的懷中。這套房子是個兩室一廳的格局,一間是張姐和胡小寧住著,另一間毫無問就是胡秋月的房間。

    陳劍輕輕用腳把房間門踢開,進入漆黑的房間后用腳后跟把門關住。借著從窗口射進來的月光,陳劍輕而易舉的找到了床的位置。燈沒開窗簾也來不及拉,陳劍把胡秋月輕輕的放在床上。黑黑暗胡秋月放開了許多,躺在床上抱著陳劍的脖子不肯放手微微抬起,尋找著陳劍的嘴唇。

    陳劍順勢輕輕地壓在胡秋月的身上,低頭吻住了胡秋月尚在尋找的嘴唇。一條丁香小舌有些迫不及待的鉆入了陳劍的口中。

    陳劍一只手抱著胡秋月,另一手不住的在胡秋月的身上游動,尚在乳期的胡秋月胸前的尺寸明顯比以往大的多。陳劍把手伸進了胡秋月衣服的里面,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個顫悠悠的**,太震撼了一只手竟然抓不住。薄薄的文胸上明顯還有濕漉漉的感覺,陳劍直起身子,迅速的解開了胡秋月衣服的扣子,一對豐滿肥碩的**頓時跳了出來,一只手伸到背

    到搭扣,兩個手指一搓,徹底放開了。陳劍一頭扎中,嘴里泥濘著:“我要吃奶奶!

    此時,胡秋月閉著眼睛,享受著陳劍的愛撫,一年多時間的思念,今天終于相聚了,胡秋月的身體也顯得異常的敏感。抱著陳劍的頭,兩條穿著黑色絲襪的腿不斷地和陳劍的雙腿交織在一起。

    隨著小陳劍不斷的膨脹,陳劍適時的解開了自己的衣衫,輕柔的攬著胡秋月的腰,終于進入了那早已泛濫的沼澤之中。由于胡秋月剛剛生完孩子的原因,略顯得有些松弛,但是滑爽無比的感覺讓陳劍壓抑不住痙攣低吼著。

    漸漸的兩人找到了以往默契的配合,一進一出間進入了水乳交融的境界,一時間,春光滿屋,呻y/>

    喘息聲中,一切似乎漸漸地回歸到了平靜。兩人分別在房內浴室中隨便沖過涼后,回到床頭。陳劍用枕頭塞住了后背,慵懶的半靠在了床頭上,而胡秋月則是裹著浴巾,一臉幸福而滿足的依偎在了他胸口。

    片刻,胡秋月突問道:“張楠好嗎?”

    陳劍愣了一下,有些尷尬回答道:“挺好的,哦,最近也懷孕了,正待在家里休息呢!

    “那你今天還早點回家吧,女人懷了孕,是很需要丈夫陪在身邊的!焙镌掠挠牡恼f道。

    其實,陳劍早就打算今好陪陪胡秋月,所以陳劍在車里等著胡秋月出來的時候,早就把手機關機了,要不張楠的電話早就追過來了。

    “我們這么長時間不見了晚,我好好陪陪你,不回去了!标悇ξ⑿χ鴮镌抡f道。

    “聽姐,今天還是回去吧!焙镌缕鹕砼牧伺年悇φf道:“放心吧,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心里給我們娘倆留個位置就行了在張楠正懷著孕呢,需要你在她的身邊!

    陳劍定定地看著眼前這已經一年多沒有見的女人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有些懊惱的說道:“秋月,當初你要是應了我就好了!

    胡秋月苦澀的笑了笑,一邊起床給陳劍收拾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邊淡淡地說道:“現在不說這個了都是姐自愿的,姐比你大這么多離過婚,和你結婚不合適的。再說了,張楠不僅年輕漂亮,而且她的家庭背景還能幫得上你的忙,對你的發展十分有利。

    說著,把衣服放在陳劍的面前聲說道:“乖,聽姐的話還是早點回家!

    既然,胡秋月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寧也無法再說什么了,只得起身在胡秋月的協助下好的衣服,輕輕地吻了胡秋月一下后,陳劍溫柔地說道:“那好,我回去了。明天是雙休日,我一早就過來看你和小寧!闭f著,語氣一變,笑著說道:“到時候,你可要做點好吃的,很久沒有吃到你做的菜了,我可是很懷念啊!

    “知道了,明天一定給你做好吃的!焙镌乱残χ牧伺年悇Φ哪,說道。

    由于張姐和小寧都睡了,陳劍也沒有再去看看小寧,在胡秋月的催促下,離開了胡秋月的家。把陳劍送出門后,胡秋月關上門,靠在門背后,兩行清淚滑下了臉龐,但是從胡秋月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這是幸福的淚水。

    陳劍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當陳劍輕手輕腳走入臥室的時候,卻發現張楠還沒有睡,依靠在床頭,看著一本育兒方面的書籍。

    “怎么還沒有睡,醫生不是說了嘛,要你多休息,特別是不能熬夜,一定要注意睡眠!标悇ι锨澳米吡藦堥种械臅,皺著眉頭說道。

    “你沒有回來,我一時也睡不著!睆堥诖采,扭動了幾下自己的腰,說道:“陳劍,你今天去哪兒了,怎么電話也打不通啊!

    “哦,我今天去參加了之江電氣集團十周年的慶典,又和電氣集團的王董談了一會工作。電話打不通是手機沒電了!标悇ι狭舜,向張楠解釋道。

    張楠慢慢的靠在陳劍的懷里說道:“陳劍,你別嫌我麻煩,我知道你工作忙,其實你有事只要事先打個電話回來就行了。你不回來,又沒有打個電話回來,我總是有些擔心的!

    陳劍心里一陣的愧疚,自己碰到的都是好女人啊,自己欠她們的是越來越多了,陳劍嘆了一口氣,有些歉然的說道:“對不起,張楠,以后我一定提前給你打招呼!

    張楠往陳劍的懷里鉆了鉆,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看來,為了等陳劍,張楠已經很困了,靠在陳劍的懷里,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沒多少時間就已經沉沉的睡著了。

    看著張楠沉睡的樣子,陳劍不由的笑了笑,在張楠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后準備想把張楠抱到枕頭上面。但是剛把張楠放下,張楠卻緊抓著陳劍的睡衣不放,嘴里說道:“陳劍,你別走!

    “我不走,就在你的旁邊!标悇πχ卮鹆艘痪。

    但是張楠依舊緊閉著眼睛,嘴里繼續在說著:“陳劍你可千萬不能離開我,我絕對不會讓姚子晴把你給搶走的!

    這兩天,老萬異常的郁悶,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老萬最近一個星期的月票數基本上沒動,漲了屈指可數的幾票,排名也往下掉落了十幾位。老萬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哪里,只有再次向各位書友高呼,叩求月票、打賞和推薦。(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idianco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