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襲擊(一萬一千大章,求月票)
    于是自己的偶像來了,文麗張羅著上了一大桌的百味,而且還一個勁地表示,這段飯一定要她請客。

    “看來,今天雖然是我請客,但是到頭來還是沾了你的光!笨粗@么一大桌的菜,陳劍和趙冰碰了一杯以后,笑著說道。

    “那好啊,這頓不算,以后有機會你再請我一次就行了!壁w冰喝了一口紅酒笑吟吟地說道:“你可要記住喲,還欠我一頓飯!

    陳劍不由的一陣苦笑,這個小丫頭倒是挺會上竿子爬的?磥,能在娛樂圈混的,看看外表清純,但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晚上,在影視外景基地度假村的晚宴,主要是邀請中午沒有出席酒會的新河縣的領導,以及一些留下來的嘉賓。

    正當大家都在高采烈的舉杯碰杯的時候,只有環球影視公司的總經理趙昆好象一副郁郁寡歡的樣子坐在哪里。

    突然,趙昆口袋里的手機然響了起來。趙昆掏出手機,看了一眼顯示號碼,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到一個沒人的角落里才接通了電話。

    “怎么樣?”

    “老板,趙冰一個男人現在正在新河的一家名叫百味佳的飯店里吃飯,那個男人就是您給我描述的那個姓陳的。我看著他們進去的,現在我正在停車場盯著吶!彪娫捠勤w昆的助理楊帆打來的。

    原來,自從趙昆在中午的酒宴上被;寧好好耍了了一頓之后,一直忿忿不平。在如今的娛樂圈里趙昆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那些想上戲的女演員,哪個不想爭先恐后的上他的床。就是那個趙冰,始終對趙昆不屑一顧,這倒是讓趙昆心更加癢癢,吃不到嘴的總是最好的。

    天。好不容易在這個影視外景基地碰上了趙冰。趙昆當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想被一個貌似很一般地陳劍橫插了一杠。而且還戲耍了自己一番。這口氣趙昆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地。今天來參加晚宴地時候。趙昆意外地在大廳地角落里看到了盛裝打扮地趙冰。一想起趙冰打扮得此迷人。應該就是和陳劍一起共進晚餐地時候。趙昆不禁妒火中燒。再加上中午地事情。趙昆便吩咐自己地助理楊帆帶幾個人。盯住趙冰。尤其要注意那個和趙冰一起出去地那個年輕人。并把陳劍地體貌特征想楊帆描述了一遍。

    “你給我盯緊了會他吃完飯出來地時候。給我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姓陳地。打斷他地一條腿。記住。千萬不能傷著趙冰!壁w昆在電話中惡狠狠地對楊帆說道。

    “放心吧。老板。我今天特意帶們武生班地幾個弟兄。他們地身手都可以證把那個姓陳地一條腿打斷。而且不會傷到趙小姐一根汗毛地!

    “告訴他們。給我好好干。事成之后。每人給他們二千塊錢!

    “謝謝老板。我會跟他們交待清楚地。今天地活包管給您干得漂漂亮亮地。敢跟我們老板搶女人。我看那個姓陳地這是活膩味了!彪娫捘穷^楊帆諂媚地說道。

    “行。我等著你們地好消息!睊鞌嚯娫捄罄サ啬菑堦庺璧啬樕下冻隽艘唤z得意地笑容。心中暗道:得罪了我趙昆地人。就得讓他付出代價。不讓那個姓陳地嘗嘗厲害。他還不知道馬王爺長幾只眼。

    百味佳門口的一輛金杯面包車上,坐在駕駛位置上一臉猥瑣的楊帆回過頭,對車廂里四名手持鐵棒的彪形大漢說道:“兄弟們會趙冰小姐和一個男人從飯店里出來的時候,你們就給我上去好好地招呼那個男的。記住了,絕對不能傷害到趙冰小姐,那個男人老板交待了,要他的一條腿。事情都給我辦利落了板說了,事成之后人賞一千塊的辛苦費。

    楊帆這小子把趙昆許諾的每人兩千塊的賞金,克扣了一半。不過車里的那四個武生班的小伙子一聽有一千塊的賞金頓時十分興奮,為首的一個小伙子討好地對一臉猥瑣的楊帆說道:“楊哥就放心吧,弟兄們一定把這活干得漂漂亮亮的!

    影視公司那些武生班的人,本來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仗著自己有點身手,平時除了在戲里面跑跑龍套之外,就是充當別人的打手。

    楊帆一副盛氣凌人地拍了拍那個為首小伙子的肩膀說道:“不錯,好好干,以后有上戲的機會,我會盡量給弟兄們安排的!

    “謝謝楊哥,跟著楊哥干事就是痛快!睘榱朔奖銞罘淖约旱募绨,那個為首的小伙子前傾著身子,一臉討好的說道。

    包房里,陳劍一臉驚詫地看著趙冰消滅著桌上的各類具有新河特色的土菜。這個趙冰可是真能吃啊,這一大桌的菜被趙冰消滅了一大半,而且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嘿嘿,不好意思,我這人吃相比較差。不過,這里的菜確實很不錯,上次來拍戲的時候,我就很饞這里的菜,今天難得來一次,當然要好好過癮一下了!壁w冰吃掉了整整一盤子的白切野豬肚之后,喝了一口紅酒,看到陳劍正用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自己的時候,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沒,沒關系的,吃得下那是好事情,說明身體健康。不過,象你這種明星,是非常注重身材的,吃了這么一頓,接下去兩天少不了就要節食減肥了!标悇β犃粟w冰的話之后,笑著對趙冰說道。

    “沒關系的,我這人不用節食的!闭f著,趙冰又夾了一塊蜜汁糖藕放進嘴里嚼了起來,咽下之后,一副可愛的模樣對陳劍說道:“我這個人有一點就是好,那就是吃死不胖,不用象有些人喝涼水也長肉,稍微吃一點身材就走樣,我是永遠不會擔心這個問題的!闭f到這里,趙冰看了陳劍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不過,我也不是一向吃相這么難看的,只有在家人和好朋友面前才會這樣,平時人家還是很注意舉止的!

    很明顯經過了這頓飯,趙冰已經把陳劍歸類于好朋友這一檔了。其實陳劍今天和趙冰出來吃飯,存粹是個意外,本來陳劍只不過是隨口一說,但是不想被趙冰當真了,這才硬著頭皮帶著趙冰一起來到百味佳,F在聽趙冰這么一說,陳劍不由的心中暗暗苦笑,看看吃得也差不多了,拿起桌上是餐巾紙擦了擦嘴,說道:“差不多了看今天就到這里吧,我們該回去了!

    “這么早就回去呀,怎么說你都是這兒的東道主,吃完飯你就帶我到新河

    逛吧!壁w冰手托著下巴,一副迷死人不償命的姿道,話語中不乏撒嬌的味道。

    陳劍這是有點哭笑不得,看來這個丫頭不是一丁點兒的上竿子爬居然向自己提出陪她逛街的要求。陳劍在新河待過差不多兩年,在新河認識的人也不少,如果自己帶著趙冰在新河逛街,萬一人家認出了趙冰,那前任縣委書記和當紅女明星一起逛街可是一條大新聞啊。

    “行了,晚上我還有事,再說了新河只不過是個小縣城,可不是什么大城市,沒什么好逛的們還是回去吧,回去晚了,你們老板該著急了,還以為我把他們公司的臺柱子騙到哪里去了!

    “那好吧!壁w冰看到陳劍的態度堅決,也不再說什么,擦了擦嘴,戴好剛剛進門時的行頭著陳劍準備離開百味佳回度假村。

    文麗聞訊急忙趕來,由于今天趙冰是跟陳劍一起來的,在吃飯的時候,文麗也不好進去打擾,如今自己的偶像要走了什么她也是要送一送的。

    文麗挽著趙冰手,一路送出了飯店的大門口路上還十分關心趙冰答應送她的那套趙冰簽名的寫真集。

    “文姐,你就放心吧回去一準幫你寄過去!彼偷介T口后,趙冰還從自己的手袋中拿出文麗的名片文麗的眼前晃了晃,笑著說道:“就是這上面的地址對嗎,我記住了!

    文麗不好思地笑了笑了,連聲的向趙冰道謝?吹轿柠愡@么急切的樣子,陳劍想想都好笑,怎么看文麗這歲數已經過了追星的年紀,怎么這么迷趙冰啊,陳劍倒是看不出這個趙冰有什么特別的。

    “好了,那我們走了!标悇Υ驍嗔宋柠惡挖w冰戀戀不舍的交談,微笑著說道。

    “姐,再見,我回去后,馬上給你寄過來!壁w冰也笑著跟文麗辭別,不忘又重復了一遍對文麗的許諾。

    當陳劍帶著趙冰走出店門口向停車場走去的時候,坐在金杯面包車中一直觀察著的楊帆一下子就認出了遮得嚴嚴實實的趙冰以及走在趙冰身旁的陳劍。

    “出來了,就是這小子。你們快,記住,不能傷著趙冰小姐,打斷那個男人的一條腿!笨吹疥悇挖w冰出現后,楊帆連忙對車里的那四個打手吩咐道,而且還不忘再次重復了一下老板趙昆的要求。

    “呼!苯鸨嚨能囬T被打開了,四個打手手里拿著用報紙裹好的鐵棒魚貫下車,分成兩個方向向正在往停車場走來的陳劍和趙冰快步圍了過去。

    站在飯店門口的兩個保安一看不對勁,連忙對還在目送趙冰背影的文麗說道:“老板,不對勁啊,這幾個人看樣子是沖著這兩個客人來的!边@兩個保安剛才看到老板文麗對那兩個客人一副熱情而又客氣的樣子,知道這兩個客人和老板的關系不一般,看到從面包車上下來四個人朝著這兩個客人沖去的時候,連忙向老板文麗匯報導。

    文麗定睛一看,果然不妙,那四個人提著白乎乎的棒子,就是沖著陳劍和趙冰去的,頓時嚇了一條,這兩人可不是其他人,一個是自己的偶像,另一個是自己男朋友的兄弟,況且不但是新河前任的縣委書記,還是現任的明山區長啊,可千萬不能出任何閃失。

    “唐逸,黃安國,你們趕緊去保護這兩個客人,我去叫人!蔽柠惣泵Ψ愿雷约菏窒碌倪@兩個保安,然后急匆匆地跑進店里叫人去了。

    其實,陳劍帶著趙冰走到一半,看到有四個人分兩個方向向自己和趙冰沖過來,感覺就不對了分明就是沖著他們兩個人來的。

    “別動!标悇σ话褦r住了絲毫沒有發覺不對的趙冰。

    “怎么了?”趙冰詫異的抬頭問道。

    “這幾個人看樣子是沖我們來的,趕緊回去!闭f著陳劍拉起趙冰的手轉身往飯店跑去。

    一看到陳劍要跑,領頭的那個打手,連忙大聲招呼了一聲,“截住他們!比缓笠粨]手,帶著自己身邊的一名打手迅速得撲向陳劍和趙冰。

    陳劍一看,兩個方向都有人向自己沖來,連忙把趙冰往前一推,大聲叫道:“你快進去!

    趙冰也被眼前的一副嚇傻了,她哪經歷過這種場面只見四個人手里拿著用報紙裹著的棒子,氣勢洶洶地往自己和陳劍沖來。連忙邁著小碎步,往飯店里跑去,由于趙冰今天穿著高跟鞋和旗袍,根本就跑不快,陳劍不得不停下腳步,掩護趙冰。陳劍在新河將近兩年從來沒發生過這種東西以為這幾個人是沖著趙冰來的。

    “就是這個小子,弟兄們招呼他,廢了他一條腿!彼膫人很快就追了上來,并且從兩個方向直接向陳劍圍攏。

    “你們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陳劍已經看到飯店門口的兩個保何在沖過來了,朝著想自己沖過來的這四個人,厲聲問道。陳劍想拖延一點時間,等待那兩個保安過來。

    哪知道,那四個人二話沒說接掄起手中的棒子往陳劍的身上砸了過來。陳劍見勢不妙,連忙轉身撒腿就跑,但是動作還是慢了半拍,有兩個鐵棒狠狠地砸在了陳劍的身上,陳劍頓時被砸了一個踉蹌,從背后傳來了一陣火辣辣的痛。根據自己被砸中的感覺,陳劍立刻明白了他們手中報紙包著著的是鐵棒。

    好在百味佳的兩個保安及時地趕到了不畏懼的以二敵四地迎了上去。

    陳劍見有人來協助,陳劍忍著巨痛,轉過了身子,不忘大聲對那兩個保安喊道:“小心了,他們手中拿著的是鐵棒!

    話剛說完陳劍咂舌的是,那兩名保安的身手相當的矯健中一個面對朝著自己頭上打來的鐵棒,抬起手臂一格象并沒有什么感覺,然后一腳踹翻了旁邊的打手。那個見鐵棒打在保安胳膊上好象打在石頭上一樣的打手一楞神的時候,這名保安狠狠的一記右鉤拳,狠狠地揍在了他的腮幫子上,這名打手慘叫一聲,在摔倒的同時,吐出了數個白點。

    而另一名保安面對沖上來的兩個人,一個側身讓過了前面一個,然后借勢一腳踢中了他的屁股,把前面那個打手踹了個狗啃屎。這時候后面一個打手已經沖到了面前,同樣的姿勢,左手格著了往自己頭上打來的鐵棒,然后一個頸刀立即把這個打手打暈在地。

    摔了一個狗啃屎的那名打手正好摔在了陳劍的面前,他還想強撐著起

    寧忍著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一腳踢中了他的面目,這踢了個滿臉開花,慘叫一聲,趴倒在了地上。

    前后,不到兩分鐘,這四個從攝制組出來的武生班的打手,全部被打趴下了。金杯面包車里的楊帆頓時嚇傻了,回過神來想打著車子跑路的時候,之前那個保安已經飛快的沖到車邊,一伸手一把拽住楊帆胸口的衣服把他給拖了下來。

    “干什么?你們想干什么?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楊帆被拖下來之后,嘴里驚恐地不停嚷嚷著。

    “閉嘴!北0埠莺莸匾挥浂獬樵诹藯罘菑垜K白的臉上。

    “媽呀!”楊帆慘叫一聲,半邊的臉頓時腫了起來,兩條鼻血從鼻子上淌了下來,楊帆這小子暈血,一看到自己的鼻血出來了,頓時身子一軟昏了過去。那名保安也不管,象拖死狗一樣把楊帆拖到了陳劍面前,狠狠地往地上一摔。

    “還有一個家伙,想跑!北0裁暌暤卣f道。

    這時,“呼啦”一聲,從飯店里出來一大幫服務生和廚師,陳劍扭頭一看就象上次百味佳和袁華的堂弟發生沖突一樣,那些服務生和廚師手上還拿著菜刀、鍋勺、拖把之類的家伙。文麗和剛剛逃回去的趙冰也夾雜在中間。

    “陳劍,你沒?”

    “陳書記,您沒事吧?”

    兩個女人同時跑到陳劍的身邊,趙一臉余悸未消地看著陳劍文麗則緊張地對陳劍說道:“陳書記,我剛才已經打電話報警,并且通知高晉了,他馬上趕回來!

    “,這不是楊帆嗎?”趙冰突然指著地上因為暈血暈倒被保安扔在地上的楊帆叫了起來。

    “怎么,你認識他!标悇θ瘫成系木尥,皺著眉頭向趙冰問道。

    “他就是中午我們碰到的那環球影視公司總經理趙昆的助手楊帆,我認識他!壁w冰指著閉著眼睛倒在地上的楊帆說道。

    “看來,這是沖我來的!标悇湫α艘宦。本來陳劍還以為是沖趙冰來的,但是剛才從前面包圍過來的兩個打手明顯放過了趙冰接沖著自己沖過來?磥,自己中午戲耍了趙昆,他一定是懷恨在心,想不到在這里想報復自己。

    這時警笛聲從遠處響了起來,陳劍背上的疼痛感越來越強烈,但是陳劍還是強忍著疼痛,指著門口拿著各式各樣家伙的飯店員工文麗說道:“讓他們都散了吧。另外你找個人把趙冰送回度假村!闭f著,把趙冰寶馬跑車的鑰匙遞給了文麗。

    趙冰看到陳劍的臉色刷白,額頭上的冷汗正一滴滴的滴下來,急著說道:“陳劍,你受傷了嗎?我不回去!

    陳劍這時疼得說不出話來了,給文麗做了一個眼色。文麗知道趙冰的身份,既然已經報警了,趙冰此時和陳劍在一起的話,一個是大明星個是政府官員,確實不太方便,連忙勸著趙冰說道:“趙小姐,你趕緊先走吧,我派人送你回去,警察來了,你在的話太方便!比缓笠贿呎泻魪娘埖昀餂_出來的員工們散掉,一邊對剛才把楊帆從車里抓出來的那個保安吩咐道:“唐逸,你把趙小姐送到影視基地的度假村,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闭f著把陳劍給她的車鑰匙交到了那個叫唐逸的保安手里。

    “知道了,老板!碧埔萁舆^了車鑰匙看是寶馬的車鑰匙,不問也知道定是自己剛才還在和黃安國議論的那輛紅色的寶馬跑車。

    “陳劍,我”趙冰還想說什么寧立刻朝著趙冰瞪了一眼。趙冰沒法子,只得低著頭在唐逸后面,往自己的車走去。她也知道自己繼續待在這里的確很不方便,如果事情傳出來,對自己和陳劍都不好。

    趙冰走后,陳劍終于有些堅持不住了,后背的疼痛使他彎下腰,慢慢地蹲在了地上。

    “陳書記,您怎么了?”文麗一看陳劍這副樣子,連忙也急著蹲下來,拉著陳劍的胳膊問道。

    “老板,這位先生,剛才背上好象被他們打到了兩下!绷硪幻悬S安國的保何在一旁對文麗說道。黃安國和唐逸是陳劍走后,高晉托**招的兩個退伍特種兵,所以并不認識陳劍。

    “那你怎么不早說啊,快趕緊送陳書記去醫院!蔽柠愐宦,陳劍是受傷了,連忙急著朝黃安國叫道。

    黃安國慌忙應了一聲,把陳劍攙扶了起來。這時,三輛警車呼嘯著開了過來,一個急剎車,車子還沒停穩就從車上跳下來一個警察,跌跌撞撞地跑了過來,跑到文麗身邊,急著問道:“文老板,陳書記呢,沒事吧?”

    文麗一見是城關鎮派出所的所長辛明,連忙指著黃安國攙扶著的陳劍說道:“陳書記,受傷了,我們正想把他送到醫院去!

    辛明一看保安攙著的那人果然是陳劍,只見陳劍一頭的冷汗,臉色刷白,也嚇了一大跳,連忙彎腰向陳劍問道:“陳書記,您感覺怎么樣,沒事吧?”

    陳劍艱難地抬起頭,朝著辛明,露出了一絲強笑,算是打了一個招呼?膳赃叺奈柠惣绷,連忙說道:“辛所長,你還磨蹭什么,趕緊協助送陳書記去醫院啊!

    辛明這才醒悟過來,人都說不出話來了,能沒事吧,連忙轉頭叫道:“黃德民,用我的車,送陳書記去醫院!

    黃德民如今因為表現得好,已經是城關鎮派出所的副所長了,一聽到辛明的招呼,連忙跑了過來,心里還在嘀咕陳書記是誰呢,跑過來一看居然是陳劍,連忙失聲叫了一聲:“哎呀,是陳書記啊!辈贿^黃德民的手腳很麻利,連忙攙起陳劍的另一條胳膊,和黃安國一起把陳劍扶到了辛明的那輛桑塔納2000型的警車上,并且親自開車,載著陳劍往縣人民醫院駛去。

    今天,是新河影視外景基地開園的日子,中午由于要陪前來參加開園儀式的市長戴金川河縣四套班子的領導都沒有參加中午的酒會。但是,晚上作為也是這個影視外景基地股東之一的新河縣人民政府,協同縣里的四套班子領導來到度假村參加晚宴。

    正當新河縣的各個領導周旋于平時難得一見的幾個明星中間的時候,常務副縣長高晉突然接到了文麗的電話,一聽說陳劍在百味佳門口遇襲,臉一下子變得刷白。連忙把縣委書記袁華、縣長王方平以及公安局長王德叫到門外,把情況告訴了他們。

    袁

    方平一聽,頓時大驚失色,陳劍可是明山區的區長部,如果在新河遇襲出了什么意外的話,他們一個縣委書記,一個縣長麻煩可就大了。袁華連忙問道:“情況怎么樣?”

    “情況不清楚,不過,已經報警了,我想趕回去看看!

    王德也異常的著急開他和陳劍的關系不錯不講,陳劍還是他老上級張幼華的女婿,如果出了意外,他也沒法子交待,連忙掏出手機打給了城關鎮派出所的所長辛明。

    由于是節日天正好辛明和新任副所長黃德民一起在所里值班,接到報警電話稱百味佳出事了明連忙和黃德民一起奔赴百味佳,如今大家都知道百味佳的老板娘可是高縣長的女朋友,所以辛明非常重視。

    在出警的路上明接到了王德的電話。

    “辛明嗎,你在哪”

    “王局,剛才接到百味佳的話,那里出事了,我正在趕赴現場!毙撩髁⒓聪蛲醯聟R報導。

    “辛明,我告你,是陳書記在那里遇襲了,你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如果陳書記有什么意外,老子撤了你!蓖醯略陔娫捴惺f火急的說道。

    “陳書記,那個陳書記?”陳劍已經調離半年了,辛明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蛋,就是我們原來的縣委書記,陳書記,快點。有什么情況,立即向我匯報!

    辛明一聽竟然是陳劍襲,也嚇了一大跳,立即說道:“是,王局,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在王德和辛明打電話的時,袁華同時也著急地說道:“這樣吧,今天是影視外景基地開園的日子,我們暫時不要驚動其他人,方平縣長留下繼續招呼客人,我們三個馬上趕回去。

    出了這么大的事,袁華和王德也顧不上通知司機了,一起上了高晉的車,急急忙忙的往縣城趕。路上,高晉又撥通了文麗的電話,想問問陳劍的情況怎么樣,心中暗暗的祈禱,但愿陳劍不要出什么事。

    此時,文麗剛剛幫著把陳劍送上了車,由于還要配合辛明的調查,所以留了下來。

    “文麗,情況怎么樣?陳老大沒事吧?”此時,高晉也顧不得袁華坐在自己的車里,直呼陳老大的向文麗問道。

    文麗接到高晉的電話后,象是有了主心骨一樣,不由地“哇”的哭了出來,她剛才看到陳劍那副模樣自己也非常害怕,畢竟陳劍是在自己的店門口,遭到襲擊的。

    文麗這么一哭,高晉的心頓時沉了下來,焦急地說道:“你倒是別哭啊,到底情況怎么樣?”

    文麗哭哭啼啼地說道:“剛才有四個人,哦不,一共是五個人拿著鐵棒要打陳書記,幸虧唐逸和黃安國在,把他們都制服了,不過,陳書記還是受了傷,話都講不出來了,現在剛剛送往醫院。我現在正在配合辛所長調查呢!

    陳劍受傷,話都講不出來,這兩個消息讓高晉的心頓時揪了起來大油門往縣城趕去。高晉掛下電話后,坐在旁邊的袁華看到高晉的臉色異常難看,連忙急著問道:“高縣長,情況怎么樣?”

    “受傷了,估計很嚴重,剛剛送往醫院!备邥x目視著前方,把自己這輛桑塔納2000的速度開到了極致。

    “那我們先趕到醫院!痹A也慌了,一邊說著,一邊親自給人民醫院的王院長打電話,指示王院長任縣委書記陳劍正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必需要以最好的醫療條件救治陳書記,并且告訴他,自己馬上就到。

    在袁華打電話的同時,王德坐在后排也聽到了高晉的話,心里也是一沉,連忙再次撥通了辛明的電話果,陳劍有什么意外,兇手沒有抓到的話,他這個公安局長也算是當到頭了。

    “王局,行兇的一共五個人,已經悉數被抓獲了。陳書記背上大概挨了兩下鐵棒,現在已經被送往醫院了!

    聽到行兇的人都已經被抓住了,王德稍稍松了一口氣,連忙對辛明說道:“立即對這些人進行審訊定要事情調查清楚!

    正當袁華他們三人往新河趕的時候,趙冰在百味佳保安唐逸的護送下,回到了度假村。趙冰在現場已經認出了其中一個就是趙昆的助手楊帆,今天的事肯定是趙昆指使的,想報復自己和陳劍中午對他的戲耍。于是,連忙給自己的老板項海亮打了一個電話。項海亮是陳劍的同學,她必需要把這個情況向老板匯報一遍。

    本來海亮對趙冰沒來參加今天的晚宴頗有微詞,趙冰現在畢竟是他們公司最紅的明星,出席今天晚宴的話,肯定會增色不少。不過,趙冰既然有陳劍的關照海亮就是再有意見也不能對趙冰怎么樣。

    “趙冰有事嗎?”席間,項海亮接到趙冰的電話后是十分和氣地對趙冰說道。

    “項總,您現在能出來一下嗎?我就在外面有事要跟您說!彪娫捴汹w冰急急匆匆地對項海亮說道。

    項海亮一愣,但是聽到趙冰的聲音非常著急覺肯定有什么事情,連忙說道:“你在哪里?我馬上出來!

    “我現在就在大堂里!

    項海亮跟同桌的客人打了一個招呼后,便急忙下樓來到了樓下的大堂里。只見趙冰正坐在大堂角落里的沙發上,而一個穿著明顯不是度假村的保安制服的保安站在趙冰的身邊。

    “趙冰出了什么事了?”項海亮走過去,問道。同時用警惕的目光打量著站在趙冰身邊的唐逸。

    其實,唐逸直到趙冰上車后,才發覺老板娘要自己送的竟然是自己的偶像加夢中情人趙冰,頓時無比的興奮。所以在把趙冰送到度假村后,在沒有確認趙冰完全安全的情況下,堅決不肯離開。

    趙冰見到項海亮警惕地盯著唐逸的時候,連忙解釋道:“項總,這是送我回來的百味佳的保安!比缓,轉頭對唐逸說道:“唐逸,這位是我們公司的老板項總,到這里我就沒事了,謝謝你了,我會安排人把你送回去的!

    趙冰讓項海亮安排車先把唐逸送回去,雖然唐逸幫著救了自己和陳劍,但是趙冰還是不希望讓一個外人知道自己要向項海亮匯報的事情。當然,作為趙冰粉絲的唐逸臨走時,還不忘問趙冰要了一個簽名。

    項海亮安排唐逸走后,連忙再次問道:“出了什么事了?”

    趙冰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包括

    出了楊帆的事情,向項海亮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和陳劍中午得罪趙昆的事也一并告訴的項海亮。

    項海亮聽完了趙冰的訴說的事情后,頓時一驚,第一個反應就是想沖到樓上去,把那個一向人五人六的趙昆給揪出來,好好教訓他一頓。但是轉念一想,現在畢竟是在舉行影視外景基地開園的晚宴,趙昆可自己請來的客人。而且,如今自己的公司不但正在和環球影視公司共同投資準備籌拍一部賀歲大片,而且作為國內最大的影視公司之一的環球影視公司在將來也是影視外景基地的大客戶之一,自己還是要慎重。

    “趙冰,你受驚了,先回房休息吧,這件事情我知道了!表椇A廖⑿χ蜈w冰撫慰道。

    “可是項總,這件事該怎么辦,我們不能就這樣和趙昆算了!壁w冰連忙急著說道。

    “你先回去休息吧這件事情讓我和我大哥商量一下后,會處理的!比缓,項海亮陪著趙冰把她送回了房間,然后,馬上立刻返回宴會廳,把自己的大哥項海明拖了出來,把趙冰跟自己講的事情又仔仔細細地向項海明講了一遍,然后,又把自己的擔心也和項海明作了說明。最后向項海明問道:“大哥,這件事情我們該怎么辦呀?”

    項海明皺著眉聽完了項海亮的話后手抱著胸前,在過道里踱了兩圈,打定主意后,對項海亮吩咐道:“你現在馬上通知保安把趙昆馬上給我控制起來。我去向姚董匯報!

    “大哥,如果這樣的話,我們環球影視的合作就泡湯了!表椇A良敝f道。

    “泡湯就泡。海亮,不要計較這些們今天一定要幫著陳劍出了這口氣!表椇C鲌詻Q地說道。當他看到項海亮還是一副猶猶豫豫的樣子,不由的一笑,上前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說道:“海亮啊,你就別舍不得放棄和環球影視的投資了。你想想看,那些襲擊陳劍的人包括趙昆的助手楊帆都已經被抓住了,警方不可能查不到趙昆身上的。況且,襲擊一個副廳級的干部,這事可不是一件小事啊。難道,你沒有注意到袁書記及高晉和公安局的王局都不見了嗎,我估計他肯定回去處理這件事情了。估計警察很快就會上門了。到那時候,你想保趙昆也保不住!

    “另外,你不要忘記了我們之所以能與進了這個影視外景基地,這可都是陳劍幫的忙,而且我們的姚董和陳劍的關系又是非比尋常,我們不幫著陳劍們還能幫誰呢?能靠上姚董,可是我們公司將來發展的關鍵啊!

    “球影視這次和我們的合作,不過是看中了我們公司近來發展很快,有利可圖而已。但是,隨著我們公司的發展早和環球影視成為競爭對手的,與其將來翻臉如現在就翻臉,還可以在姚董和陳劍面前賣個好!

    說完了拍項海亮的膀說道:“我的傻弟弟,你現在想通了沒有?趕緊去通知保安吧現在去想姚總匯報!

    項海亮一向都是很聽項海的,今天聽到了項海明對整個事件的分析,對自己的大哥更加欽佩了,怪不得大哥能將一家小小的廣告公司發展成為如今項氏兄弟影視這么大的一個公司,自己確實不如自己的大哥啊。忙不迭的點頭說道:“大哥,我明白了。我現在就去通知保安,好好地給陳劍出口氣!

    項海明走進了宴會廳,對正在和新河副縣長曹明麗相談甚還姚子晴低聲說道:“姚董,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向您匯報!闭f完,歉意地向曹明麗笑了笑。

    姚子晴也跟曹明麗抱歉了一下,然后跟著項海明來到了外面,問道:“項大哥,出了什么事?”姚子晴知道,如果不是什么大事,項海明不會親自來找自己的。

    果然,項海明出門后,立即露出一絲緊張的神色對姚子晴說道:“姚董,今天晚上陳劍和我們公司的趙冰在新河縣城遭到別人的襲擊了!

    姚子晴一聽陳劍遭到襲擊,馬上急著問道:“陳劍怎么樣?受傷了嗎?”

    項海明一聽,更加證實了自己的判斷,看來陳劍和這位姚董的關系果然不淺,不問別的,就問陳劍如何了。

    “具體情況還不清楚,據趙冰講陳劍可能是受了一點傷,不過襲擊他們的人是誰,我們倒是知道了!

    “是誰?”姚子晴馬上問道。

    “就是環球影視的總經理趙昆!

    “趙昆?陳劍應該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他怎么會去襲擊陳劍呢?”姚子晴驚詫地問道。

    項海明于是就把事情的經過,包括陳劍是如何得罪趙昆的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最后,對姚子晴說道:“姚董,我已經叫海亮把這個趙昆先控制起來了!

    姚子晴聽完后,咬牙切齒的對項海明說道:“項大哥,你們做得對,絕不能讓這個趙昆給跑了!

    兩人正說著,宴會廳里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鬧聲。姚子晴和項海明走到門口一看,原來,趙昆被兩個保安押著正從里面走出來,而項海亮則一臉青的跟在后面。

    當趙昆被押到門口的時候,趙昆看到項海明站在一旁,連忙叫道:“項海明,你們兄弟倆是什么意思,為什么把我抓起來。

    原來,趙昆正坐在座位上一邊和幾個女藝人打情罵俏,一邊得意洋洋的等著楊帆電話的時候,突然只見,項海亮一臉嚴肅的帶著兩個保安走了過來。趙昆見項海亮帶著兩個保安,正想跟項海亮調笑兩句的時候,卻看到項海亮指著自己對兩個保安說道:“就是這個人,給我把他控制起來,先送到保安部去!

    兩個保安走上來一人抓住趙昆的一只手,把趙昆從位置上拉了起來,押著他直接往門外走去。

    “項老二,你想干什么?”趙昆這么莫名其妙地被項海亮這么抓了起來,而且是在進行晚宴的大庭廣眾之下,這讓趙昆又羞又怒,大聲地向項海亮質問道。

    項海亮藐視地看了趙昆一眼,冷冷地說道:“你自己干了什么,難道你不知道嗎?給我帶走!

    目前的成績是老萬上架以來最差的,今天趁著休息,老萬特發了一萬一千大章,目的就是一個求月票,希望各位支持老萬的書友們把月票投給老萬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