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苗木市場
    張云同志擔任紀委副書記,通過!弊鳛槌N瘯臉s最終還是親自宣布了結果。

    “今天的會議就開到這里吧,散會!本o接著朱國榮宣布了散會。

    眾常委紛紛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施建華連忙起身向支持他的提名的洪飛和莊惠明表示謝意。

    洪飛微微朝他笑了笑,并握了握手,說道:“建華同志,政法委和紀委都是一條戰線上的,理應互相支持!

    而武裝部長莊惠明則朝施建華點了點頭,并沒有停下腳步,直接走到了陳劍的面前,伸出雙手握著陳劍的手,笑著說道:“陳區長,我也是個老兵了,以前是集團軍的!

    陳劍明白了原來這個莊惠明也曾是自己岳父的部下,用力握了握莊惠明的手,“莊部長,有時間一起喝酒!

    陳劍以前和王德、楊和順接觸慣了,知道這些從部隊下來的干部都好喝一口。果然,莊惠明頓時眉開眼笑道:“好,那就說定了,有時間可一定要通知我哦!闭f完挺直著胸膛,依舊連結著軍人的作風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陳區長!焙轱w走到陳劍的面前,打了個招呼。

    陳劍也是一臉笑意的跟他握了握手,兩人沒有多說什么,只不過握手時,兩人的手握得很緊,有的事情并不要說破,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洪飛是從省廳調下來的,而省政法委書記、省廳廳長馬建忠也是周系的一員干將。

    此時還留在會議室的莫建林、包越麟以及施建華看向陳劍的目光更加的崇敬了。特別是莫建林有時在陳劍面前還擺擺自己老上級的架子,但是從包越麟開始,到現在已經給了他太多的震撼了。陳劍如今已經不是當初在政研室那個埋頭做學問的毛頭小子了,而是一個行事十分沉穩和老辣地地方大員了。莫建林心中真正有些慶幸和能陳劍一起工作,這個年輕的區長有背景有背景,要能力有能力,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而自己的只要緊跟著他,將來勢必也會水漲船高。

    常委會上地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明山區地行政中心。中午當陳劍出現在行政中心地餐廳里地時候。那些碰到陳劍地大小干部們。無不停下腳步。必恭必敬地叫一聲“陳區長!

    陳劍臉上掛著淡淡地微笑。向每個向他打招呼地干部點頭致意。陳劍心中明白這些都是因為他地常委會上地勝利所帶來地。

    此時地朱國榮象個雕塑一樣地坐在自己地辦公室里。常委會結束后。他一直坐在那里。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秘書沈杰幫他打來地一份飯菜靜靜地放在茶幾上。也不曾動過。

    朱國榮還沒有想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在常委會上遭到慘敗。朱國榮從一個有職無權地區長到大權在握地一把手。在明山這個地方自己地話猶如圣旨一般。朱國榮從中深切地體會到了權力帶來地強烈喜悅。但是現在自己在明山地權威來自陳劍強烈地挑戰。而且在初次地交鋒中。自己竟然慘遭失敗。這讓朱國榮無法接受。正是由于他曾經一直被架空。所以他對目前自己地手中地權力格外地珍惜。他無法忍受陳劍來強奪自己在明山地話語權。

    朱國榮現在在思考。自己為什么會敗給陳劍。莫建林和陳劍地聯盟。從第一次書記辦公會上。朱國榮就已經看出來了。但是為什么包越麟會投入陳劍地陣營呢?洪飛和一向支持自己地莊惠明也倒向了陳劍一方?磥碜约阂郧笆翘】戳岁悇@個年輕地區長。陳劍這么理直氣壯地支持施建華地提名。實際上是在收編明山區原區委書記一系地干部。而自己所欠缺地是容人地肚量。自己上臺后非但沒有去收攏這個散兵游勇。反而大肆提拔倒向自己地那些親信。打壓原來跟自己有過芥蒂地干部。如今是悔之晚矣。

    副區長田啟明獲知在常委會上地消息后。頓時感到十分地興奮。自己和施建華是同時在包越麟地牽線搭橋下。向陳劍靠攏地。如今。陳劍旗幟鮮明地支持了施建華。而且在常委會上竟然能擊敗朱國榮。這個年輕區長地實力果然是與眾不同?磥碜约旱瓜蜿悇Φ仃嚑I。這步棋算是走對了。自從明山**案后。田啟明一直是過著委曲求全地日子。如今該著自己揚眉吐氣了。

    下午一上班,田啟明就急急忙忙的來到樓上的區長辦公室,向陳劍正式匯報工作。

    “啟明區長,快請坐!标悇κ挚蜌獾恼酒鹕韥,上前和田啟明親切的握了握手,然后讓田啟明在沙發上坐下。

    田啟明有些受寵若驚的在沙發上埋下了半個屁股,他看得出以前來到陳劍辦公室的時候,陳劍雖然也很客氣,但是這種客氣有距離的,但是今天不同,今天陳劍的客氣是由衷的,有種把自己當做自己人的感覺。

    “陳區長,我是來向您匯報我們明山區的農業情況以及今年的一些發展規劃!碧飭⒚鞴Ь吹恼f道。

    其實明山的農業情況以及今年的發展規劃,陳劍早就看過了,田啟明今天來匯報不過是向陳劍來表明自己的態度。

    陳劍自從上任以來,一直忙著新城區的建設,對其他的工作,還沒有顧得上。如今新城區的工作已經步入正軌了,原先那些閑置地塊大都已經動工開發了。陳劍也打算把自己的工作重心轉移到其他方面。

    明山區毗鄰臨州市區,交通也非常發達,臨州到明陽的高速貫穿了整個明山區,所以明山區的工業十分的發達。相比之下農業反而顯得有些虧弱。明山區境內山地丘陵遠遠沒有新河那么多,陳劍認為在當地政府大力發展工業的同時,農業還是很有潛力可挖的。

    陳劍很耐心的聽完了田啟明的工作匯報,然后微笑著對田啟明說道:“啟明區長,我對目前明山農業的實際情況還是不太了解,光是看看

    聽聽匯報,沒有進行實地的考察是沒有發言權的。;天上午你陪我去幾個鄉鎮看看,我們實地考察一番!

    第二天,天空中飄起毛毛細雨。春節過后,位于江南魚米之鄉的明山已經聞到春天即將來臨地腳步聲。

    陳劍坐在自己寬敝的奧迪車里,陳劍的身邊坐著區府辦的主任王有根,秘書費明則坐著前排的副駕駛位置上。副區長田啟明的帕薩特則跟在這輛明山二號車的后面。陳劍今天在田啟明的陪同下走訪了兩個農業發展比較好地鄉鎮。陳劍考察完之后,也沒有做出具體的評價,只是上車以后一直看著車窗外面綠油油地麥田思索著。

    那兩個號稱農業發展比較好的鄉鎮,其實農業水平還比不上陳劍原先所在的新河縣了。雖說這里農民的收入情況也遠好于新河農民的收入,但是這大部分是得益于明山強大地工業,很多農民如今都在鎮里或者是明山工業區打工。

    在陳劍看來,明山的農業條件要遠比多山地新河好,之所以農業水平沒有新河高,主要是這里的農業結構比較單一,依舊從事著傳統的糧食種植。由于近年來,糧食的收購價始終沒有提高,加上明山工業突飛猛進的發展,如今的就業形勢還是可以地,所以農民對農業生產的積極性十分底。陳劍在考察中甚至還發現了有不少農田荒廢地情況。

    目睹了這些情況,陳劍感到這是對資源的一種浪費,在明山二產和三產地飛速發展,同樣作為第一產業的農業完全還有很大地潛力可挖。目前國家的農業政策就是大力調整產業結構,切實提高農民的收入。顯然明山區在大力發展二產和三產的同時,完全忽視了農業的發展。

    突然映入陳劍眼簾的不在是綠油油的麥田了,公路兩旁的田地里,或者是一大片紅色,或者是一大片綠色,還有就是密密麻麻的種植著樹木。

    “這里是什么地方?”陳劍有些奇怪的問道。這里的田地里居然不種植糧食,取而代之是樹木和那些不知名的紅色、黃色的小苗。

    “這里是舊街鎮!弊陉悇ι磉叺耐跤懈B忙回答道。

    “旁邊田里種著的紅的和黃的都是些什么東西呀?”

    “哦,陳區長,紅的那種叫紅花繼木,黃的叫金葉女貞,都是些綠化品種!弊鳛槊魃降漠數厝,顯然王有根認識田地里種著的那些作物。

    看到陳劍很有興趣的看著窗外的那些綠化品種時,王有根繼續介紹道:“陳區長,我們這個舊街鎮有栽植花卉和盆景的傳統。以前大家不過都是興趣愛好,不過,近年來,由于各地特別是東方市在大搞城市建設,所以到舊街鎮來采購花卉和盆景的比較多。后來,這里的農民看到自己平時的業余愛好還能賣錢,所以就漸漸演變為種植各類的綠化品種,出售給前來采購的綠化公司,F在這里的很多人都辦起了苗圃,專門從事綠化苗木的買賣,而農民也都把自己田地改種這些苗木。陳區長,您看,那一片綠色的小苗叫瓜子黃楊!蓖跤懈d高采烈的向陳劍介紹著。

    “看來你對這里挺熟悉的!标悇πχ鴮ν跤懈f道。

    “嘿嘿,陳書記,不瞞你說,我老婆就是出身在這個舊街鎮的,我的老丈人如今也在村里搞起了苗圃,所以對這些綠化品種和舊街鎮的情況很熟悉!蓖跤懈俸傩Φ。

    “辦苗圃和種植這些苗木收入怎么樣?”陳劍饒有興趣的看著車窗外那一大片紅的、綠的以及黃色的苗木,問道。

    “收入挺高的,辦苗圃呢前期投入比較大,前兩年基本上只是投入沒有產出的,但是兩年之后,隨著樹木的長大和市場上苗木價格的變動,利潤還是比較大的。種植那些紅花繼木、金葉女貞等小苗,投入不大,但是收入也不錯。這些小苗不象種植糧食,一年就能產出,它是需要種植兩年才能出售。一般來說的話,象這種小苗我們這兒賣給綠化公司的批發價是兩毛錢一棵,而一畝地能夠種植六萬株這種小苗,也就是說,一畝地兩年的產出就是一萬二千元,換算到年收入就是六千元一年每畝地的收入。大大高于種植糧食的收入,所以這里的農民都是大規的種植這些小苗!

    正當王有根滔滔不絕的介紹著,車子卻慢慢地停了下來。費明扭頭向陳劍解釋道:“陳區長,前面堵車了!

    陳劍轉頭往前一看,果然前面停著好幾輛大卡車,正?吭隈R路邊上裝著剛剛從田里挖出來的各類小苗。原本二車道的道路,如今變成了一車道,來來往往的車輛也變得擁擠不堪。

    “裝苗的車把路都堵住了,交警隊也不管管!蓖跤懈炖锊粷M意的嘟囓了一句,然后向陳劍請示道:“陳區長,我這就打電話讓交警隊派人來疏導一下交通?”

    陳劍點了點頭,也確實這些大卡車往路邊一停,嚴重的阻礙了這條道路的交通。

    陳劍看了看這一時半會還走不了,索性開門下車,想到前面去看看。陳劍倒不是不滿意這里地交通情況,而是對這里種植的苗木產生了濃厚地興趣。

    看到前面車里陳劍下了車,坐在后面車里的田啟明也連忙下了車,急匆匆地跑到了陳劍的身邊,也皺著眉頭埋怨道:“這個舊街鎮,每次都是這樣,每年春秋兩季這條路都不會通暢,這些裝苗的車輛都會亂停放!

    陳劍聽了以后,用詢問的眼光看了看田啟明。

    田啟明連忙給陳劍解釋道:“陳區長,舊街鎮大部分都種植了苗木,春季地三四月份和秋季的九十月份是綠化種植地季節。每年這個時候,總是會有很多的外地車輛到我們舊街鎮來采購苗木,車子就這樣隨意的停放在路邊,造成交通堵塞!

    這時,王有根

    話,也匆匆的趕到陳劍的身邊!瓣悈^長,交警大[|近的巡邏車來疏導交通!

    陳劍一邊走,一邊看著一輛輛重噸位地卡車正在裝著那些苗木,陳劍發現這些卡車的車牌不但有之江牌照地,而且還有東方市、江南省以及安徽和閩省,陳劍甚至還看到了來自燕京的卡車。

    路旁田里地農民把一棵棵小苗用小鏟刀從地里挖出來,然后把根部用稻草繩包起來,以防土球散落。接著專門有人把這些小苗集中到公路旁邊,然后幾個人一邊計數一邊裝上車。

    陳劍在一輛掛著東方市牌照的大卡車邊停下了腳步,車邊站著幾個人,其中一個人看上去是綠化公司地,不時的驗看一下苗木的質量,其他幾個人則在一旁計算著苗木的數量。

    “同志,你們是從東方市來得吧?”陳劍用東方市的口音對那名驗看苗木質量的中年男子笑著問道。

    那名中年男子抬起了頭,看到眼前站著幾個人,打頭的是一個年輕小伙子,正笑瞇瞇的問自己。由于聽口音大家都是東方市人,那名中年男子也笑著回答道:“我們是從東方市來的,你也是東方市的吧?”

    “是啊,我是東方市人,正好路過這里,這不都堵住,過不過去,所以就下車來看看!标悇χ噶酥笓矶虏豢暗墓,說道。

    那名中年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朝陳劍笑了笑,然后有些無奈地說道:“沒法子,工地上等著種植,這些小苗放置的時間又不能太長,從田里挖出來之后,我們還要連夜趕回東方市,然后明天就種下去,不然的話影響成活率!

    “這些小苗都是種植在哪里的?”陳劍對綠化可謂是一竅不通,不由地問道。

    “這些小苗大都是種植在公路兩側的隔離機非隔離帶中間的,還有一部分是作為景觀綠化的點綴。你也知道,我們東方市這幾年不是再大搞建設嘛,許多道路都在拓寬,現在的要求都高了,要求道路的機非隔離帶以及中央隔離帶都要種上綠化。這些小苗顏色鮮艷,而且便于修剪,是道路綠化最好的品種!蹦敲心昴凶语@然是綠化公司工程師之類的人物,對綠化很精通。

    “既然有這么多的人家來這里買苗木,難道就沒有一個苗木市場嗎?”陳劍指著路邊一輛輛的大卡車,問道。

    “這里原先有個市場,但是比較簡陋,不過現在都被這里的政府出租給了外來的苗木商。所以,我們也只能到公路邊上來裝苗了!

    正說著,遠處傳來了警笛的聲音。大概是王有根叫來的巡邏車來疏導交通。

    “你看,警察又要來了,其實我們也不愿意到公路旁邊來裝苗,我們一車往往要裝好幾個品種的苗木,這里裝完還要到前面去裝瓜子黃楊,一車裝滿要換好幾個地方。警察還要過來驅趕和罰款!敝心昴凶涌嘈χ鴵u了搖頭說道:“我們這兒也快裝完了,馬上要走,看來你們也堵不了多久了,警察來疏導交通了!闭f完,中年男子連忙催促著趕緊裝完路邊剩下不多的苗木,準備在警察到來之前,趕緊離開這兒。

    “區長,交警大隊來疏導交通了,我們還是回到車上去吧!蓖跤懈谝慌詫﹃悇φf道。

    陳劍點了點頭,轉身往回走,剛才那個和陳劍說話的中年男子聽到了王有根對陳劍的稱呼,愣愣的看著陳劍的背景,嘴里嘀咕了一聲:“乖乖,這么年輕居然是個區長!

    在返回自己停車的地方,顯然那些裝苗的車輛的車主們已經聽到了警車的警笛聲,有的急急忙忙的加快裝苗的速度,有的已經上車準備離開這兒,但是前面的車不動,他們也走不了,不停的按著喇叭,弄得整條路雞飛狗跳的。

    第一次陪陳劍出來考察的田啟明沒想到居然碰到了這種事情,十分不好意思的對陳劍說道:“陳區長,沒想到這兒這么亂,來采購苗木的車輛是一年比一年多,看來是要好好整頓一下這里的交通了!

    陳劍沒有作聲,低著頭邊走邊思索著。田啟明以為陳劍看到這里紛雜囂亂的場面不高興了,揣揣不安的跟在了陳劍的身后。

    突然,陳劍停下了腳步,轉身對后面的王有根問道:“有根,這里原先的苗木市場在哪里?”

    “就在前面不遠處!蓖跤懈汇,也不知道陳劍為什么會突然問起這里的苗木市場,轉身指了指前面,連忙回答道。

    “待會,我們到那個苗木市場去看看!标悇樦跤懈傅姆较蚩慈,然后一下子興致變得十分高的揮了一下手,招呼眾人道:“上車!

    雖然,交警很快就趕到了,但是由于這條道路實在是太擁擠了,陳劍等人坐上車后,仍然等了將近二十分鐘,車輛才慢慢的前行。

    繼續往前開了六七分鐘,道路的右側出現了一片空地,旁邊搭建著很多的簡易房屋,房屋前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盆景,已經挖掘搬運過來的大樹,以及各式各樣的綠化品種?盏氐闹醒腚s七雜八的停放著掛著東南沿海不同省市的各類車牌的大卡車。雖然已經是日落黃昏了,但是整個市場內還是人頭攢動,一副非常熱鬧的景象。

    “陳區長,這里就是舊街鎮的苗木市場!蓖跤懈疽庾屆蟿傇谲囃T诼愤,然后向陳劍介紹道。

    今天,是老萬四十歲的生日,家人準備到飯店里為老萬好好慶祝一番,老婆已經催促了老萬好幾次了,要老萬趕緊準備一番,然后去飯店過老萬小小的四十壽辰。所以今天暫時先寫到這里了。如果各位書友有意也想跟老萬祝福一下的話,老萬厚顏宣布,月票、打賞和推薦是老萬最好的生日禮物。(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idianco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