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正式當選
    杰接到陳劍電話十分興奮,第二天就趕到了明山區。楊杰之所以到明陽去發展,主要是因為身為臨州市委書記的楊萬年不愿讓自己的兒子在自己的轄區內經商。

    昨天陳劍的一句有沒有興趣到明山來發展,就讓楊杰感到十分的驚喜。明山的經濟實力明擺在那里,機會要比新河多多了,陳劍既然邀請自己到明山來發展絕對不會是無的放矢,肯定是有具體項目在等待著自己。

    陳劍在辦公室里正忙著準備自己在三天后的明山區人大會議上的發言,作為代區長陳劍將在會議上做政府工作報告,同時不出意外的在這次會議上當選為正式的區長。

    當楊杰出現在三樓區長辦公室的門口時,費明也是一臉驚喜的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

    “楊總,是什么風把您給刮來了!辟M明和楊杰在明陽的時候就很熟悉,當然知道楊杰就是臨州市委書記楊萬年的兒子。如今費明跟隨陳劍來到了臨州市下屬的明山區,看到楊杰,費明自然不會怠慢這個臨州的太子爺。

    “費明,哦,費主任,調到明山來以后,感覺怎么樣?”楊杰也笑著拍著費明的肩膀說道。

    “當然好了,各方面的條件都比新河好多了。等過了春節,老婆和兒子也都要過來了!辟M明也是笑著說道,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費明調過來也有快兩個月了,由于在明山,除了司機孟剛以外,費明也不到幾個熟人,今天見到楊杰,費明說起話來也難得比較輕松。

    “老婆不在身邊寂寞吧,今天晚上我帶你出去樂樂,臨州這地方可不比別的地方,夜生活非常的熱鬧,甚至比東方市都不差!睏罱軌旱吐曇魧M明說道,臉上還掛著yd的笑容。

    “謝謝楊總地好意,只是晚上還不知道有空沒空了!辟M明聽了楊杰的話,神色尷尬,同時也不想放棄和楊杰交好的機會,有些扭捏地說道。

    “哈哈,你這家伙是悶騷,行了,待會我讓陳老大放你假!睏罱芄Φ。

    費明有些受不了楊杰地調笑。連忙說道:“楊總。陳區長就在辦公室里。您跟我來吧!闭f著便走到里間地大門邊。敲了兩下門。然后開門進去。

    “陳區長。楊總來了!辟M明進門后。向正在伏案工作地陳劍匯報導。

    陳劍抬頭一看。費明地身后跟著地楊杰。正在東張西望地到處打量著自己地辦公室。

    “楊杰。你小子這么快就到了!鞭k公室里也沒有外人。陳劍笑著從辦公桌后面走了出來。點著楊杰說道。

    “您陳老大一聲召喚。我豈能有半點耽擱啊!睏罱芤叉移ばδ樀卣f道。

    “楊杰。來。坐。費明。泡茶!标悇ψ叩綍蛥^地沙發前。笑著招呼道。

    楊杰坐到了沙發上,趁著費明泡茶地工夫,再次細細打量了一圈陳劍的辦公室,笑著說道:“明山區不愧是明山區啊,這區長辦公室還是非常有腔調的,這才符合我們陳老大的身份嘛!

    陳劍微微一笑,沒有接楊杰的話茬,從茶幾上拿起香煙拋給了楊杰一支,自己點上煙,深深吸了一口后,朝楊杰問道:“怎么樣,白水溪水庫的大壩修建工程做得怎么樣了?”

    楊杰把手中地香煙往茶幾上了,頗為自豪的說道:“快了,春節前就要完工了。陳老大,這次白水溪水庫大壩地修建工程,我可是沒打算掙多少錢,實實在在的依照設計圖紙,有些重要地部位,甚至還超出了設計的要求,我敢打保票,修建好地這個大壩絕對能抵御百年一遇的洪水!

    陳劍笑著點了點頭,這個楊杰陳劍沒有交錯,不比其他只顧摟錢的公子哥,還是非常有責任感和同情心的。從新河的鄉鄉通公路和這次的白水溪水庫的大壩修建工程中就可以看出,楊杰不是那種只顧賺錢不管其他的人。

    費明知道陳劍找楊杰來,肯定是有要事商量,給楊杰泡完茶,再把陳劍茶杯中的水續滿后,回到了自己在外間的辦公室。

    費明走后,楊杰腆著臉朝陳劍笑道:“陳老大,你這次叫我來,是不是有什么工程要廉價我呀?”

    “你小子倒是機靈!标悇戳藯罱芤谎坌χf道:“春節前,我們明山有一個市政道路工程,總投資兩個億!

    陳劍的話音剛落,楊杰就蹦了起來,一臉驚喜的說道:“什么?兩個億的工程。陳老大,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了,是修建連通明山國際機場和之江三橋的機場路,春節前完成招投標,春節后開工,一年完工!标悇ξ⑿χf道。

    “太好了。春節前那個白水溪水庫的大壩修建工程結束,正好能趕上這條機場路的建設工程!睏罱芘d奮的說道。

    “你別想得太好了,這條道路工程可是要全省招投標的,輪不輪得上你還

    “嘿嘿,陳老大,你可是這明山區的區長,招投標這事還不是你一句話嘛。再說了,我的振華集團也算是省內知名的建筑企業,論硬件和軟件不比別的公司差,完全有能力獨立完成這條道路的建設!睏罱芎俸傩Φ。

    “不過,有個情況我必需要提醒你,這個工程開工的時候,你可是要帶一部分資的!标悇︻H有深意的對楊杰說道。

    楊杰聽了一愣,連忙問道:“陳老大,這機場路可是政府投資的項目,你們明山區的經濟實力這么強,難道還要帶資?”

    “機場路是政府投資項目不假,是又我們省、市、區三方共同投資建設的。前期由臨州市政府投入一個億,然后是省財政和我們明山區政府共同投資五千萬。省財政和我們明山區政府的資金依照前期規劃要到明年下半年才投入,前期的資金主要是來自于臨州市財政。不過,目前臨州市財政有困難,依照規定先行下撥地五千萬還沒有撥下來,如今道路的設計費用也是我們明山區政府墊付的。不然連圖紙也拿不到,更別說是招投標了!标悇@了一口氣,把情況一五一十地向楊杰說明。

    “這么說,如果臨州市政府的這筆資金一直不下來,那么這條道路的建設到明年下半年,起碼要墊資一個億?”楊杰聽完陳劍,目瞪口呆地說道。

    陳劍皺著眉頭點了點頭,“是啊,如果臨州市財政這部分資金遲遲不

    話,有這個可能!

    “這工程一旦開工就停不下了,即使能停下來還不是要耽誤工期啊。陳老大,你也知道,我已經在新河的影視外景基地投資了五千萬了,眼下公司可沒多少流動資金,如果這條道路真地要先行墊資一個億的話,我從哪里去弄這么多錢呀!睏罱馨櫭伎嗄樀。

    “情況我都跟你講清楚了,這個工程你要不要參與,你自己考慮一下吧。如果臨州市財政能及時把錢撥下來,也就用不著墊資了!标悇ψ詈笠馕渡铋L的說道。

    楊杰一聽眼睛馬上一亮,但又馬上昏暗下來。臨州市財政如果不困難的話,那前期地五千萬就應該早就撥下來了,自己去求自家老頭子也沒用。楊杰了解自己家的老爺子,當初楊杰請他幫自己打了招呼他都不肯,更別說為了自己的工程,讓臨州財政局硬擠出資金來。

    這到底是兩個億的工程,楊杰有陳劍的協助,肯定能拿到這個工程,但是萬一臨州市財政這筆錢遲遲不下來的話,楊杰又承受不住這巨大地資金壓力。放棄,楊杰又不甘心,但是不放棄,自己目前又拿不出那么多的錢。從陳劍地辦公室出來以后,楊杰感到十分的為難。

    與此同時,在金城房地產公司地董事長辦公室里,金城房地產公司的董事長萬毅此時也感到非常地為難。剛才他接到了蔡昌華秘書的電話,得知陳劍居然敢連蔡昌華的面子都不給,根本就不同意給自己公司寬限十個月的時間。那也就是說,如果自己的地塊遲遲不動的話,那規定期滿后,明山區政府將自己手中那些已經滿兩年的地塊按原價回收了。

    如果拋售那些地塊,萬毅十分的不甘心,已經提前獲知國家政策將有所轉變的萬毅明白,知道到明年的下半年,這些地塊的價格肯定會直線上升的。如果不拋,那自己不得不要動工開發,但是要開發這么多的地塊,萬毅目前還沒有這大的實力,而且,開發的周期長,不但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哪比得上炒地皮那么簡單高效啊。開發一個樓盤,萬毅可以炒好幾個來回的土地了。

    沒法子,萬毅只得把自己公司的總經理孫浩叫過來,共同商量該怎么辦。

    “孫浩,你說說看,如今蔡市長也沒法子了,那個陳劍居然不買蔡市長的帳,你說下一步我們該怎么辦?”萬毅垂頭喪氣的對孫浩說道。

    孫浩也皺緊了眉頭,陳劍的強硬,孫浩是領教過的,但是孫浩也沒想到陳劍居然連自己的上司臨州市市長的面子都不給。孫浩知道,自己公司的地塊如果想保住的話,陳劍是關鍵,如果陳劍始終在明山區區長的位置上,而且態度始終強硬的話,那么依照萬毅的思路,想等到明年下半年后,賣上個好價錢,那是不可能的。為今之計,只有讓陳劍做不成這個區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公司的地塊。

    孫浩眼珠轉了轉,陰森森的說道:“老板,最后的法子,只有讓陳劍當不成明山區的區長,事情才會有轉機!

    “當不成區長?別做夢了,陳劍是省委書記周長平親自點將的,況且三天后,明山區的人大會議就要召開了,屆時陳劍作為唯一的候選人,選舉明山區的正式區長。想讓他當不成區長,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比f毅還以為孫浩有什么好法子,結果是這么一個餿主意。[8]〖0〗[0]「小」[說]<網>/>

    “老板,從明面上來看陳劍當這個明山區的區長是板上釘釘地事,難道我們不能就劍走偏鋒嗎!睂O浩一臉陰森的說道。

    “怎么個劍走偏鋒法,你說說看?”萬毅一愣,連忙說道。

    “明山區不是要召開人大會議了嘛,我們就把明山區的人大代表都有哪些搞清楚了,然后我們再整些陳劍地黑材料,寄給所有的人大代表。而且還要向市里、省里都寄過去,到時候,我看陳劍還當得成當不成這個區長了!睂O浩說著得意洋洋的笑起來。

    “混蛋!比f毅突然怒吼一聲,“這決不行!比f毅一聽孫浩地這個建議,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依照孫浩的說法,一旦實施的話,這可是個非常嚴重地政治事件?隙〞徊榈降椎,如果被查到是自己所為,那不光是自己的公司要倒霉,而且還要牽涉到自己的老爺子。這種毫無根據,而且牽涉到政治穩定地行為,是在政壇上是深惡痛絕的,除非牽涉到自家的身家性命,不然的話,沒人敢冒這么大的風險。

    孫浩只不過是個市井出身,干事不擇手段,但是萬毅可是出身官宦家庭,對這種事情的嚴重性是非常明白地,為了多賺錢,就要冒這么大的風險,萬毅是斷斷不敢地。

    “算了,剛才的那些話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比f毅深深嘆了一口氣,孫浩雖然不懂里面地道道,畢竟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考慮,“這種事情牽涉實在是太大了,稍有不慎我們將死無葬身之地。還是想想下一步我們該怎么辦,究竟該如何處理那些已經滿兩年地地塊!比f毅此時是徹底的繳械投降了,斗不過陳劍,少賺點就少賺點吧。

    孫浩不知道他剛才提的那個建議會有這么大的后果,也是嚇了一跳。政治上的事他比萬毅差的太遠了。但是在經營上的本事,孫浩還是很有兩下子的,不然萬毅也不會聘任他為公司的總經理,而且還是非常的信任他。

    “老板,如果我們要處理那些地塊的話,我們可以這樣操作:目前我們有三十五平方米的經營性用地已經超過了兩年,依照公司目前的經營狀況來看,我們完全有能力開發其中的十五萬平方米,而另外的二十萬平方米依照市價我們可以賣到六百五十元每平方米的價格,這樣的話,這二十萬平方米的地塊我們還有將近五千萬的利潤。如果到下半年房價真的上去的話,我開發的這十五萬平方米的地塊,到時也可以賣個好價錢,雖然我們投入是大了一點,但是利潤也會比直接轉讓地塊的利潤要高一些!睂O浩細細的分析道。

    萬毅聽了點了點頭,看來只能這么辦了!澳懵撓狄幌,那個一直盯著你買地的曾少強,把我們的這二十萬地塊就轉讓給他吧!比f毅無力的揮了揮手,向孫浩吩咐道。

    楊杰從陳劍的辦公室出來后,回到了他在臨州的公司總部。由于這一年多以來,楊杰一直在新河發展,所以臨州公司的總部也就一直在當初把振華建筑集團買下時的建設

    的一棟小樓里。

    正當楊杰在辦公室里琢磨著陳劍跟他說的機場路工程的事時,楊杰當初在建設局的同事,建設局財務科長吳偉在回單位的時候,看到楊杰的車停在振華集團的門口,知道楊杰回來,便興沖沖的過來串門。

    吳偉和楊杰的關系不錯,當然這里也是楊杰是楊萬年兒子的因素存在。當初,楊杰在買下這個建設局的三產振華建筑集團的時候,身為建設局財務科長的吳偉是幫了很大的忙。所以,楊杰也很領吳偉的這個人情。

    看到吳偉來到自己的辦公室,楊杰也就很熱情的招呼著吳偉,泡茶、遞煙,兩人便坐在沙發上聊了起來。

    “楊總,聽說你在明陽的新河縣發展的不錯,振華集團到了你的手里,算是活了!眳莻バχ驐罱芄ЬS道。

    “這兩年振華集團發展的確實可以,但是到明年就不行了,明年手頭的工程在哪里還不知道了?”楊杰苦笑著說道。

    “楊總,瞧你這話說的,你父親可是省委常委,我們臨州的市委書記,有他在,你還愁沒工程嗎?”吳偉笑著說道。

    “我父親!睏罱芸嘈α艘幌,說道:“如果我父親肯幫我忙的話,我有何必跑到明陽去發展。當初,我買下振華集團地時候,我父親也沒幫我說過話,還不是靠著你們這幫兄弟們協助。再說了,聽說臨州目前建設資金緊張,我上哪里接工程去呀!

    “臨州建設資金緊張?你聽誰說的,我怎么不知道,該不是你去找人家接工程,人家糊弄你的吧?”吳偉聽到楊杰地話,不由的一愣,說道。

    “你是說,臨州目前建設資金不緊張?”楊杰聽了也是一愣,陳劍明明告訴自己,由于臨州財政資金的緊張,機場路工程地前期撥款還不知道什么時候下來了,F在聽吳偉的意思好象臨州根本不存在這個問題。

    “當然不緊張了。我剛剛從財政局辦完事回來,我們建設局明年的資金用度都批下來了,而且還比去年多了一個多億,怎么會建設資金緊張呢。

    吳偉作為建設局地財務科長,跟財政局的關系也不錯,建設資金緊張不緊張他還是知道的。

    聽了吳偉的話之后,楊杰地心里就琢磨開了,為什么陳劍既告訴自己明山有個機場路建設的工程,有意讓自己來做,但同時也告訴自己臨州目前的財政資金緊張,有可能要墊資一個億。一個工程缺口資金達50%,是完全不能正常開工的,陳劍顯然是要把這個機場路建設工程繼續下去。而現在吳偉無意中告訴自己臨州的建設資金根本就不缺,楊杰對吳偉在財政局的關系是清楚地,這個消息還是比較準確的。既然臨州地建設資金不缺,就不存在會克扣機場路的工程資金。

    楊杰突然想起陳劍最后地一句話,“如果臨州市財政能及時把錢撥下來,也就用不著墊資了!彪y道說,這里面有問題嗎?楊杰當然不好直接讓吳偉去向臨州財政局詢問為什么沒有把明山區機場路建設資金撥下去,畢竟,機場路工程還沒有開始招投標,楊杰這么冒昧的向吳偉打聽,那明顯是告訴吳偉明山區機場路地工程是我楊杰做了,招投標不過是暗箱操作而已。

    到底是什么原因,既然陳劍沒有直接告訴自己,楊杰就決定向費明去打聽。

    費明如今在明山區分到的房子已經裝修好了,由于老婆和孩子要放了假才能在明山來,所以,每天下班后,費明會在行政中心的食堂里吃過晚飯后,才騎著自行車回到自己的家中。

    今天,陳劍走后,費明照例整理了一下第二天的安排,正準備下樓去吃晚飯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你好,陳區長辦公室!辟M明接起了電話。

    “費主任,我在你們行政中心的大門口,趕緊下來吧!彪娫捠菞罱艽騺淼。

    “楊總,有事嗎?”費明想起了楊杰上午來的時候,跟自己說的話,不太肯定問道。

    “上午不是跟你說好了嗎,晚上我帶你到臨州去樂和樂和。你可別告訴我,你沒空,我是親眼看著陳老大的車開出去的!睏罱茉陔娫捴姓f道。

    費明心里感到一熱,上午楊杰跟自己說晚上帶自己去玩玩,以為是楊杰跟自己客氣一番,想不到還親自來接自己。費明來到明山區已經快兩個月了,由于是陳劍秘書這個特殊的身份,費明一般跟明山的干部都刻意的連結一定的距離,平時除了司機孟剛能說說話外,沒有其他的朋友,下班回到家也不過是看看電視什么的,老婆和兒子沒來之前,生活還是很枯燥的。

    “楊總,您太客氣,我馬上來下!备袆又,費明也沒有跟楊杰多客氣,直接答應了下來,畢竟楊杰不但是陳劍的好朋友,也是市委楊書記的兒子,能跟楊杰交好,也是費明非常愿意的。

    費明來到明山行政中心的大門口,只見楊杰的那輛寶馬已經停在那里了。上車之后,楊杰笑著對費明說道:“費主任,今天咱們去好好樂和樂和!

    “那今天我就聽楊總的安排了!辟M明也笑著說道。

    看到費明也不跟自己見外,楊杰高興的說道:“今天我帶你去的那個地方包管讓你滿意!闭f著啟動汽車,往臨州地方向開去。

    楊杰帶著費明來到了南山腳下的一家會所的門口,費明雖然對臨州市區不太熟悉,但是也聽說過,南山腳下可是臨州高檔地休閑娛樂場所的聚集地。

    走進會所,這是一家桑拿會所,顯然楊杰對這家桑拿會所非常熟悉,剛進門就有一個大堂經理模樣的人迎上來。

    “楊總,您好。您是先洗浴還是先用餐?”

    “當然是先用餐了,給我們準備一間套房!睏罱芊愿懒艘宦,然后朝著費明笑著說道:“費主任,這家會所是我一個朋友開地,別看是桑拿會所,這里的廣幫菜做得是非常正宗的,比外面那些飯店強多了!

    費明對這種場所還是第一次來,以前在新河縣委辦坐冷板凳地時候,沒人請他。后來,當了陳劍的秘書以后,費明樣樣都比較注意,一般不會接受別的干部的邀請,再說了,新河也沒有這么高檔地場所。自從來到明山以后,費明就更加注意了,基本上是家、辦公室、食堂三點一線。所以費明多少也有些拘謹。聽了楊杰的介紹,也是點了點頭。

    看到費明這副模樣

    不由的一笑,對費明說道:“費主任,你跟著陳老了!

    費明知道楊杰是什么意思,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楊總,陳區長對我可是沒的說,這次調到明山工作,不但幫我解決了房子問題,陳區長還親自過問了我愛人的工作落實和兒子地轉學問題!

    “你費主任不是也一直對陳老大忠心耿耿嗎。走,費主任我們上樓吧!睏罱苄χf道。

    兩人在大堂經理的帶領下來到了三樓一間套房,進門是一個寬敞地客廳,里面的餐桌上已經擺好了餐具,客廳地兩邊各有一扇門。

    大堂經理等楊杰和費明在餐桌邊坐下后,躬身對楊杰說道:“楊總,您有什么具體要求?”

    “先上菜吧,我們還要談一些事情,等下再安排!睏罱芸戳艘谎凵磉叺馁M明說道。

    “好地,楊總,我這就安排上菜,您請慢用,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我!贝筇媒浝硐驐罱芎唾M明分別鞠了一躬,然后走出了房間。

    “費主任,這里有兩個房間,里面各有一套桑拿洗浴設施,待會吃完飯,好好蒸一蒸,泡一泡!睏罱苤钢鴥缮确块g門向費明介紹道。

    費明也不明就里點了點頭,既來之則安之嘛。

    “楊總,剛才聽您跟那個大堂經理說,談點事,有什么事,您盡管說吧!辟M明剛才聽到了楊杰跟那個大堂經理說的話。

    楊杰正要開口,外面傳來了敲門聲,原來是服務員來上菜了。

    等服務員上完菜,楊杰端起剛剛倒上的紅酒,對費明說道:“費主任,來我們邊吃邊談!

    費明也微笑著和楊杰碰了碰杯,現在費明已經料定楊杰今天找自己一定有事。

    果然,兩人喝了一口以后,楊杰神色凝重的對費明說道:“費主任,你對機場路建設工程的情況了解嗎?”

    費明明白了今天陳劍今天和楊杰在辦公室里談的原來是關于機場路建設工程的事?吹綏罱苓@么凝重的神色,費明也不知道陳劍具體和楊杰談了什么內容,也就一本正經的說道:“不知道楊總,您要知道哪方面的情況?”

    “費主任,今天陳老大跟我談的時候,跟我說,機場路工程目前存在著嚴重的資金缺口,是由于臨州市的財政困難,原計劃撥付給機場路工程的資金可能撥不下來。但是經過我的了解臨州的財政并沒有什么困難,我想知道,這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陳老大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有人故意扣住了這筆資金,想為難陳老大!

    機場路資金被臨州市財政局暫扣的事情,費明是清楚的,因為副區長周顯亮為這事來找過陳劍,而陳劍通過財政局的局長閔家輝暫時把設計費解決了,沒有影響在春節前進行工程招投標的工作。不過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這筆資金被暫扣費明不太清楚。

    費明搖了搖頭說道:“臨州市財政局為什么會暫扣這筆資金,我確實不太清楚。不過,您問陳區長在明山得罪了什么人的話,我也想不出會有什么人。不過,有家名叫金城房地產公司在我們明山新城區圈了很多的土地,對我們區政府實行土地回收的政策也有所不滿,這家金城公司地老板叫萬毅,他可是省委萬副書記的兒子,我好象聽說他還請蔡市長找陳區長打過招呼,希望能給他們公司寬限一段時間,不過陳區長沒有答應!辟M明把他知道的情況向楊杰說了一遍,至于根據這些情況怎么判斷,那是楊杰地事情了。

    費明不了解情況,不等于楊杰不了解。臨州市的市長蔡昌華原本就是省委萬副書記力主提拔起來的,雖然表面上對楊萬年很尊重,其實他是萬副書記地人,毫無問,陳劍沒有給萬毅的金城房地產公司放寬期限,連蔡昌華的面子也沒給,這次臨州市財政局暫扣明山地機場路工程款,肯定是蔡昌華授意的,就是為了給陳劍一點顏色看看。

    楊杰也明白了陳劍昨天打電話給他問他有沒有興趣來明山發展,而且今天上午又答應他承建這個機場路工程的用意。如果自己承建這個機場路的工程,蔡昌華對是否暫扣這筆資金,就要想想清楚了,振華建設集團地老板是楊杰,是市委書記楊萬年的兒子,這個事情在臨州的官場上,大家都是知道的。

    看來自己是白擔心了一場,陳老大真是狡猾狡猾的。讓自己的振華集團中標承建這個機場路地工程,迫使蔡昌華把暫扣的機場路地工程資金撥下來。這里面根本就不存在墊資不墊資的問題,陳老大居然還不跟自己說清楚,讓自己白擔心了一天。想通以后楊杰地臉上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并且按響了桌上地服務鈴。

    費明向楊杰介紹完情況后,楊杰就低頭把整個事情想了一遍,現在,費明見楊杰露出了笑容,知道楊杰自己想通了,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一會兒,剛才那個大堂經理聞訊走了進來,依舊一副顧客是上帝的模樣,恭敬的對楊杰說道:“楊總,您有什么吩咐?”

    “把人都叫進來,今天我要和我這位朋友好好樂和樂和!睏罱芘d致非常高昂的說道。

    第二天上午剛上班,精神顯得有些神采奕奕的費明走進陳劍的辦公室,對陳劍說道:“陳區長,楊總打來電話!

    陳劍剛接起了電話,就聽見電話里楊杰大聲說道:“陳老大,我決定我們振華建設集團參加這次機場路工程的招投標,謝謝陳老大我這次機會!

    陳劍會心的一笑,說道:“好好準備吧,這次招標工作主要是我們周區長負責的,他可是非常嚴格的!

    陳劍這是在告訴楊杰,這次招標工作,是周顯亮在負責,你還應該做做周顯亮的工作。楊杰哪里會聽不出陳劍的意思,連忙說道:“陳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準備的!

    放下電話后,陳劍看到費明還站在那里,不由的問道:“怎么,還有事?”

    “陳區長,昨晚我和楊總一塊兒出去吃晚飯了!辟M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陳劍心中暗暗一笑,看來楊杰這么快就做出決定,這里面還有費明的一份勞。

    “費明啊,來到明山后,我看你平時也不太出去,不過多和楊杰接觸接觸挺好,將來對你的發展也有好處!标悇ξ⑿χ鴮M明說道。

    費明聽了陳劍的話,心中一

    常真心實意的說了一句:“謝謝,陳區長!

    兩天后,明山區第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在行政中心的會議中心隆重舉行。此次人代會除了討論今年度的財政資金用度以外,最重要的一項議題就是選舉明山區人民政府的區長人選。作為唯一的候選人,陳劍自然非常順利的當選為明山區人民政府的區長。

    選舉結束后,陳劍作為明山區的區長,做政府工作報告。當陳劍佩戴這代表證站在發言席上,準備發表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陳劍的心中感慨萬千,想不到自己一個從農村出來地普通人,居然已經成長為了一個副廳級的干部,而且自己還有三個月才滿三十歲。

    “各位代表,我代表明山區人民政府向大會做政府工作報告,請予以審議”陳劍用他那低沉而又稍帶幾分磁性的聲音,開始了他準備了一個多星期地政府工作報告。

    陳劍的政府工作報告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對上年度的回顧。上年度,陳劍總共工作了才一個月,主要是回顧了前任區長朱國榮地工作,陳劍在報告中對上年的工作,做了高度的評價。第二部分是對第二年地工作要求和展望,這是陳劍重點突出的部分,也是他這個新區長今后一年的工作重點和工作要求以及需要達到的目標。陳劍提出地要求很高,講話也非常具有鼓動性。明山是個經濟飛速發展的地區,很多的人大代表都是奮戰在經濟建設第一線的,且不論這位年輕的區長是否在夸夸其談,但是陳劍煽動性的語言以及對國內外經濟形式非常專業地評價和判斷,仍然讓與會的代表們感到熱血沸騰,非常鼓舞人心。陳劍地報告結束后,會場中的掌聲經久不息

    陳劍正式當選區長后地第一項工作依照慣例就是各個副區長的分工調整。不過陳劍對各個副區長地分工并沒有做多大的調整,陳劍認為畢竟明山區政府還是屬于一個新的班子,大家還都在磨合期,還是維持現狀比較好。這讓常務副區長毛偉杰懸著的那顆心也放了下來。毛偉杰分管的那些口子都是屬于財雄勢大的部門,即使陳劍拿掉一個二個,他也沒話可講。

    明山區政府的土地回收規定執行的非常順利,當毛偉杰得知連后臺異常強硬的金城房地產公司也開始和明東房地產公司接觸,轉讓地塊的時候,毛偉杰知道,他是徹底低估了這個年輕區長的能力和實力。

    隨著陳劍正式當選為區長之后,毛偉杰也失去了想跟陳劍一較高下的雄心壯志,決定還是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以待來日再東山再起。

    分管城建的副區長周顯亮在得到財政局的六百萬資金支持后,付清華東市政設計院的設計費用,很順利的拿到了機場路的設計圖紙。由于,臨州市財政對機場路的資金始終沒有下撥,在是否進行招投標的工作上,周顯亮還是顯得有些猶豫,畢竟萬一確定了施工單位,落實了施工時間,到最后沒有資金可怎么辦呀?

    當周顯亮在區長辦公會上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陳劍一力拍板,不管有沒有錢,招投標工作必需要在春節前完成。

    機場路工程是由周顯亮全權負責的,當招標報名時間截止,所有報名參加投標的企業名單擺在周顯亮面前的時候。周顯亮吃驚的發現其中有一家投標企業是振華建設集團,這不是市委楊書記的兒子楊杰的公司嗎?作為曾經擔任市委辦公室副主任的周顯亮當然知道振華建設集團的老板就是楊杰。結果,當天周顯亮接到了一個在市委時關系處得不錯的副秘書長的電話,約周顯亮一起吃晚飯。自然楊杰也出現在那次的飯局上,有些事情其實不要明說大家也非常清楚,當飯后周顯亮從楊杰的手中接過一個信封的時候,明山區機場路的承建單位,基本上就已經落實了。

    還有一個星期就要過春節的時候,機場路建設工程開標了,中標企業毫無問就是楊杰振華建設集團。

    周顯亮的煩惱很快就又來了,振華集團中標后,楊杰就立馬催著周顯亮簽工程施工合同。但是臨州市財政至今沒有把前期的建設資金撥下來,沒錢簽什么合同呀?既然陳劍力主要在春節前進行招投標工作的,如今又碰到資金問題了,周顯亮自然再次找上了門。

    “陳區長,您看招投標工作已經結束了,中標單位也已經確定了,但是市里的資金至今還沒有到位,您說該怎么辦呀?”周顯亮愁眉苦臉的向陳劍匯報導。周顯亮確實有自己的難處,如果換了其他中標單位,這合同的簽訂拖一拖就拖一拖了,但是這家振華建設集團可不同啊。楊杰堅持要求必需在春節前簽訂施工合同,春節后立即施工,不然他包管不了工期。

    楊杰可是市委書記楊萬年的兒子,周顯亮實在是得罪不起,況且周顯亮還收了楊杰十萬元的紅包,周顯亮必需要替楊杰把事給辦妥了。

    “周區長,既然市里還沒有把資金撥下來,那我們再向市財政局打報告嘛!标悇β犃酥茱@亮的匯報后,淡淡的說道。

    “陳區長,打報告沒用,前段時間,我們又連續打了兩個報告上去,市財政局的意見依然是資金緊張,暫時不能下撥!敝茱@亮看到陳劍不憂不急的樣子,焦急的說道。

    “前兩次我們打報告不過是催促市財政局把資金撥下來,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同了嘛,我們現在已經完成了招投標,春節一過就要動工建設了。這次的報告,要闡明我們的具體情況嘛,特別是已經確定了施工單位,就等著資金下來開工的情況一定要向市財政局說明!标悇χ貜娬{了已經確定施工單位。這下周顯亮如果再聽不出陳劍的意思,他就根本不可能坐上明山區副區長這個位置。

    對啊,我們機場路的中標單位是振華建設集團,想必財政局的那些頭頭腦腦們都應該知道這家公司的老板是誰啊,就是蔡市長也不好在扣押這家振華建設集團的工程款吧,我怎么就沒想到呢。周顯亮一邊心里想著,一邊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陳區長,我馬上再次向市財政局打報告,闡明我們目前的實際情況!(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