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
    今當官說容易也容易,說不容易也不容易。容易么+導后面轉,領導說啥就是啥,這樣的話,不但自己能得點小實惠,而且過個四五年說不定還能升上一級。說容易呢,就象陳劍這樣,出發點就是想實實在在的為地方建設做出點成績,為老百姓做點實事,但是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掣肘。

    陳劍感嘆自己在大學中遇到了一個好老師吳學政,吳學政不但給他傳授知識,畢業后還給他介紹了一個好領導周長平。如果沒有周長平的賞識和提拔,陳劍或許現在好在省委政研室寫著他的調查文章,職級也最多是個正科級。

    同樣如此,國內很多很多時候都會存在著權力大于法律,人情大于制度的情況。很多干部就是因為不聽招呼或者說錯一句話,而被打入冷宮,五年、十年,有的甚至仕途到此為止。而陳劍自從下放到地方工作,為人處事上,陳劍雖然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行,但是陳劍的骨子里還是非常硬氣的,只要觸犯到他的底線,他每次都是硬頂著上。在新河的時候如此,現在來到了明山區依舊如此。如果他的身后沒有周長平的背景以及同屬周系的官員罩著,估計在新河的時候早已經被整下臺了。

    陳劍在慶幸之余,也頗有幾分感嘆,陳劍總覺得自己殺伐之氣過重了,自己怎么才能變得外圓內方、手腕靈活、長袖善舞,處理人和事有春雨潤物細無聲的本事。

    陳劍今天一天地好心情被蔡昌華地一個電話給破壞了,下班后直接回到了家里。陳劍和姚子晴的房子早已經裝修好,二個星期以前已經搬入了新居。

    張楠現在每天下班后,就是研究菜譜,學習做菜,但是更多的時候,晚餐還是叫外賣。因為,張楠的那些試驗品難吃不說,有時說不定還會吃出毛病來。

    晚上,照例吃完了叫的外賣,陳劍坐在沙發上,看著張楠有氣無力的收拾著桌上的殘局,估計經過兩個多星期的學習,廚藝始終沒有進步,張楠也覺得有些心灰意懶了。

    “我們還是請個保母吧!标悇粗鴱堥刻煜掳嗷貋砻γβ德档,結果做出來的飯菜還不能吃,浪費不說還消耗自己地精力。

    “看來是該請個保母,至少你每天回來能吃上熱菜熱飯,也不用去吃那些難吃的外賣了!笨磥韽堥獙W習廚藝也是徹底灰心了。

    “那你這兩天留意一下,請個會做飯的保母。這樣,你也可以向她學習學習,總比你一個人每天看著菜譜瞎折騰強啊!标悇πχf道。

    “嗯!睆堥c了點頭。深以為然地說道:“我明天就到外面地保母介紹所去找個廚藝一流地保母。我就不相信我學不會!

    陳劍笑了笑。這種事情還是由著張楠去折騰。自己每天光應付工作就已經是焦頭爛額了。哪還顧得上家里地事呀。

    張楠把餐廳收拾干凈后。一屁股倒在了陳劍地身邊。抱著陳劍地手臂靠在陳劍地身上。柔聲說道:“再過一個月小靜和小嚴就要結婚了。你說我們送些什么好?”

    陳劍這才想起來。自己來到明山已經快兩個月了。還有不到一個月地時間就要過春節了。自己地妹妹陳靜也將在春節期間和小嚴結婚了。

    “送什么東西。你這個做嫂子地定就行了!标悇е鴱堥。微笑著說道。自從陳劍和張楠結婚以后。張楠對陳劍家里地事一直非常關心。每隔幾天總會往陳劍老家打個電話。問問二老地身體怎么樣。注意點什么。不時地寄一點錢和東西過去。這些陳劍看在眼里。對張楠是非常感激地。

    張楠沉默了一會兒。一時也沒想出送點什么合適!瓣悇。我上次聽小靜說。他們夫妻倆等過完年。要到明山區來發展了。要不他們來了之后。就讓他們住在咱們家吧!

    “他們不會自己買房啊,他們小兩口如今可是比我們有錢!标悇πχf道。

    “買房,還不是需要裝修啊,等人好住進去還有一段時間了。你看我們家空空蕩蕩的,平時要是你不回來,我一個人在家,特別地寂寞。如果小靜和小嚴住進來,那咱們這個家肯定會熱鬧許多!

    陳劍明白了,這段時間由于工作忙,平時回到家基本上都已經是張楠上床睡了,有些冷落張楠了。陳劍摟著張楠的手臂緊了緊,直接把張楠拉進了自己的懷里,臉貼上了張楠的秀發,有些抱歉的說道:“張楠,這段時間,我陪你的時間是少了點,以后我一定注意!

    這段時間,夫妻之間難得有這么親昵的行為,張楠的臉上微微泛紅,柔聲說道:“你剛剛調到明山區來工作,這個明山區剛剛發生過**大案,情況復雜,你又要急于打開工作局面,這點我理解!

    張楠這識大體,又為自己著想的話,讓陳劍大為感動。手用力往上一拉,橫抱著張楠,直接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膝蓋上,頭也順勢埋在了張楠那高聳的胸脯上。

    陳劍的頭一埋下去,居然發現張楠身上那件全棉置地的居家服里面居然是真空的,沒有了硬邦邦的罩杯阻隔,陳劍的臉靠在上面軟軟的,十分舒服。

    張楠被陳劍這一靠,弄得身上的癢癢的,側過身子,拉開陳劍的頭,臉色紅潤的說道:“別鬧!

    “怎么里面是真空的呀!标悇φ{笑了一句,手卻順著居家服的下擺直接伸了進去,往剛才頭靠著的那團軟肉探去。

    張楠一下子被擊中要害,身子立刻軟了下來,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雙手環抱著陳劍的脖子,嘴里解釋道:“今天下班人家想學做菜,但是菜依然沒有做成,身上倒全是油煙味,所以,你還沒有回來之前,我已經洗過澡了,一時貪圖方便就沒有穿內衣。你別亂摸呀,嗯。

    張楠在解釋地同時,**已經在陳劍地撥動下硬了起來,幾天沒有過正常的夫妻生活了,張楠忍不住呻y/>

    舒適的手感配合張楠那**蝕骨的呻y/>

    “這里是客廳啊,我們還是去樓上臥室吧!睆堥藭r身體一顫,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劍哀求道。

    “這有什么關系,我們家在最頂層,別人也看不見,怕什么!标悇σ贿吅俸傩χf道,一邊已經把張楠那條寬松地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扒拉到膝蓋處。

    “哎,別在這里呀”

    未等張楠說完,陳劍已經在張楠按倒在了沙發上,自己已經來不及解皮帶,直接從褲子洞里掏

    熱堅硬的小陳劍,對準張楠微翹地臀部之中狠狠的扎兩人的身體碰撞,發出了“啪”的一聲。

    前戲太短,里面還有徹底的濕潤,隨著小陳劍的扎入,張楠頓時感覺一痛,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好在這種感覺并沒有持續多久,隨著陳劍賣力地抽動,很快張楠就感到有種飄入云端的感覺,不由自主地隨著陳劍的沖擊而迎合起來。

    終于,張楠在一陣顫動后,象爛泥似地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而陳劍隨著張楠的顫動,明顯地感覺到小陳劍在張楠的體內被一陣一陣的擠壓,也就加快了抽動的速度,不一會兒,陳劍在一陣猛烈的噴發后,倒在了張楠的身上,不住的喘著粗氣。

    等氣息稍微平穩一點,陳劍從張楠的身上翻到了旁邊,撫摸著張楠胸前的那團白花花的綿軟半球,看著還緊閉著眼睛,沒有從**的快感中緩過來的張楠笑著說道:“怎么樣?在客廳里的感覺要比在臥室里好吧!

    張楠無力的把陳劍的手從自己的胸前扒拉下來,睜開眼睛,嗔怪的瞪著陳劍說道:“連澡都沒洗,就急吼吼的跟人家那個,趕緊去洗個澡!闭f著,閉上了眼睛,有些疲倦的說道:“我還得躺一會兒!

    陳劍看著張楠半裸著下身躺在沙發上,不由的淫笑了一聲,然后起身,脫去了身上的衣服,上樓跑進衛生間沖了一把。

    這座房子功率強勁的中央空調讓整間房子溫暖如春,陳劍從衛生間里出來,也沒有穿任何的衣服,只是在脖子上掛了一條浴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走進了臥室。

    而此時張楠已經躺在了被窩里,陳劍一愣,惑的看著張楠說道:“你沒洗呀?”

    “不洗了,每次那個以后都洗得干干凈凈的,怪不得這么長時間了,還是沒有半點動靜!睆堥行┎缓靡馑嫉拿约浩教沟男「拐f道。

    原來是這個原因,結婚已經半年多了,沒有懷上,張楠有些著急了,干脆做完后,就不洗澡了,陳劍笑著鉆進了被窩,把張楠一把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張楠此時已經換上了一件黑色的絲質睡裙,滑滑的很舒服。

    “陳劍,如果再懷不上的話,我們去醫院檢查一下吧?”張楠皺著眉頭,有些煩惱的說道。

    “別著急,不過半年時間嗎,有什么可著急的,慢慢來吧!标悇Σ灰詾槿坏恼f道。

    “什么慢慢來呀,萬一有什么毛病,我們也好及早治療嘛!睆堥行┬氖轮刂氐恼f道。

    “有什么毛病啊,別瞎說,說不定,今天過后,你就有了!标悇ε牧伺膹堥,撫慰道。

    “但愿如此!睆堥蕾嗽陉悇Φ膽牙,喃喃的說道。

    突然張楠從陳劍的懷里坐了起來,一臉憂慮的對陳劍說道:“陳劍,萬一我還是懷不上,你說,是你的問題還是我地問題。

    陳劍被張楠地這一舉動嚇了一跳,瞪大眼睛對張楠說道:“我說張楠,你沒事吧?瞎琢磨什么呢,什么你的問題,我的問題,我告訴你,我可是絕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你怎么這么肯定你沒問題?”張楠狐的問道。

    “我”陳劍一激動,差點說漏了嘴,馬上反應過來,一把把張楠再次摟進了懷里,改口說道:“我,我身體這么好,平時沒病沒災的,怎么會有問題呢?別在胡思亂想!

    陳劍的這個解釋,總算是讓張楠不再起,張楠躺在陳劍的懷里,又好象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對陳劍說道:“陳劍,你說,我懷不上,是不是我們那個的次數太少了!

    陳劍正愁著張楠會不會鉆牛角尖,一聽張楠這話,不由地開心一笑,緊了緊懷中的張楠,笑著說道:“大概有可能,要不我們在努力努力?”

    張楠想想大概還就是這個原因,不覺的低下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陳劍心中一陣大樂,除了張楠第一次以后,很少會這么主動,每次都是陳劍死皮賴臉地主動湊上去,今天張楠難得主動一次。陳劍一個翻身把張楠壓在了自己的身下,而兩只手則上下其手地開始進攻張楠的要害部位。

    “努力,也別這么著急呀!被靵y中,張楠低聲叫道。

    而陳劍非常迅速的已經把張楠的睡裙往上捋到胸口,那條小內褲也再次被扒拉下來。

    “你被這么急嘛”張楠的聲音到一半邊停頓了下來,因為此時陳劍已經在她的身上開始蠕動了。

    第二天,陳劍地身心在張楠的身上得到了極大地舒解,昨天因為得罪的蔡昌華地郁悶也一掃而空。

    下午,陳劍在食堂里用完餐剛剛回到辦公室,還沒來得及坐下,副區長周顯亮就急急忙忙的進來了。

    “陳區長,我們地一筆款子被市里扣下了!

    “什么款子?”陳劍不由的一愣。

    “是我們修建機場路的款子,一共五千萬,這筆錢一部分是要付給華東市政設計院的設計款,還有一部分是前期的工程款。工程款倒不是太著急,現在還沒有進行招投標,開工也要放到春節后。但是華東市政設計院的設計款依照合同這幾天就要付,不然的話,不但拿不到圖紙,不能進行招標,而且我們還要承擔違約責任!敝茱@亮急急忙忙的說道。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說?”陳劍皺著眉頭說道。修建機場路的事,陳劍是知道的。之江省正在明山區的東部投資建設一個大型的國際機場,已經建設了兩年了,估計到明年年底就能竣工投入運營。作為配套工程,明山區負責建設一條連接機場和之江三橋的高等級公路——機場路?偼顿Y要兩個億,當初規劃是前期工程的一個億是由臨州市財政出,另外一個要到明年工程開工后由省財政下撥五千萬,剩下的五千萬由明山區政府承擔。整個工程由明山區政府負責管理和建設。

    “陳區長,這個工作是我上任后,具體在抓的,前段時間我們就已經把請款報告打給市政府了。本來說好了,我們今天去財政局辦理撥款手續,但是今天我去的時候,財政局突然說市里財政緊張,這筆錢暫緩了!闭f到這里,周顯亮特意停頓了一下,看了看陳劍說道:“我打聽了一下,聽說這是蔡市長親自批示的!

    原來,周顯亮今天去辦理撥款手續,結果被告知這筆款子暫時不能調撥。周顯亮可就急了,因為如果這筆款子不能調撥的話,那周顯亮自己親自的負責的機場路的項目就無法依照合同撥付給華東市政設計院的設計款,不付設計款的話,那就意味著圖紙拿不到。拿不到圖紙,春節前完成招投標,春節后開工,那就成了一句空話。如果機場路不能正常開工,影響工期,他

    抓這個項目的副區長可是要負責人的。

    好在,周顯亮在臨州市委辦公室擔任過副主任,人頭還是比較熟的,財政局地一個副局長私下向周顯亮透露這是蔡市長地意思。

    聽到是蔡市長的意思,周顯亮聯想到前段時候,自己的老領導市政府秘書長李文海向自己曾經透露過蔡市長對明山區的這個土地回收政策不滿意,連忙趕到市政府向李文海打探具體情況。

    李文海也不了解具體情況,在和蔡昌華的秘書通過電話后,李文海高深莫測的對周顯亮說道:“這件事情,你是沒法子解決的,還是回去早點向你們的代區長陳劍匯報吧!

    周顯亮聽李文海的意思,這次財政局把款子扣住,和陳劍有關,便急急的趕回來向陳劍匯報。

    聽了周顯亮地匯報后,陳劍算是明白了,這是蔡昌華對他的報復。堂堂一個副省級的市長因為下屬一個區長沒有聽他開后門的招呼,就利用手中地職權在工作上來刁難,這個蔡市長的胸襟未免也太小了吧。陳劍心中苦澀地想道。

    “我們這條機場路地設計款是多少?有沒有法子先行支付?”陳劍沉吟了一下,問道。

    “設計款倒是不多,一共六百萬,但是目前的資金是一個籮卜一個坑,根本就沒法子先行支付!敝茱@亮哭喪著臉說道。他也沒法子,這項工作是他主抓的,周顯亮在心里暗想,你們神仙打架,可是把我這個小鬼給害苦了。

    “周區長,你先回去吧,資金的事我幫你想想法子,先把設計費解決了,畢竟不能影響機場路的正常開工!标悇]了揮手,說道。

    “謝謝陳區長,那就太麻煩您了,不過,您可要快點,不然在春節前就來不及進行招投標了!敝茱@亮聽陳劍同意幫他解決資金問題,倒是真心感謝陳劍,雖說他完不成這項任務,陳劍這個代區長也有責任,但畢竟這個項目是他主抓的,責任不比陳劍小。

    周顯亮走后,陳劍讓費明通知財政局局長閔家輝來一趟。明山區這個行政中心地建立,把大部分的行政職能部門集中在一起,對工作倒也十分方便。十分鐘不到,財政局局長閔家輝胖呼呼地身影便出現在了陳劍的辦公室里。

    “陳區長,您找我?”閔家輝走進陳劍地辦公室恭恭敬敬的問道。

    “閔局長,請坐!标悇M臉笑容,對閔家輝十分客氣。

    閔家輝是最近上任地財政局長,是朱國榮的絕對親信,當初朱國榮并不得勢的時候,閔家輝卻把朱國榮這個冷灶燒得很好。如今,朱國榮升任區委書記,也沒有忘了這個患難部下,把閔家輝任命為財政局的局長。

    這個閔家輝頗有幾分八面玲瓏,上任第一天,沒有跑到朱國榮那兒去感恩,反而跑到陳劍的辦公室里來匯報工作,而且一副非常誠懇的樣子,這倒是讓陳劍感到很意外。當時陳劍就感嘆,這個閔家輝可是個人物啊。

    “陳區長,您叫我來,有什么指示嗎?”閔家輝坐下后,咧開嘴朝著陳劍露出一臉低微的笑容,恭敬的說道。

    “閔局長,最近財政上能擠出六百萬的資金嗎?”陳劍開門見山的問道。雖然周顯亮說目前的資金是一個籮卜一個坑,但是陳劍知道一個精明的財政局局長手里肯定握有一筆備用的資金。當初陳劍在新河任縣委書記的時候,當時新河雖然比較窮,但是新河財政局的局長嚴俊手里總會藏著一筆兩百萬左右的資金,用于不時之需。只是別人根本動不了,除非他這個縣委書記發話,才動用這筆資金。

    “不知道陳區長需要這筆資金用于什么用途,用多長時間?”閔家輝依舊連結著他那低微的笑容,問道。

    聽到閔家輝如此反問過來,陳劍心中暗暗點頭,這個閔家輝果然不簡單。他并沒有直接拒絕或者答應陳劍的要求。而且他能夠判斷到陳劍是借用這六百萬而不是動用。

    “機場路工程市里的資金有的困難,沒有調撥下來,我們就先行墊付一下六百萬的設計費用,至于什么時候還,估計要等春節以后,具體日期我目前還說不上來,總之,市里的資金一下來,你就直接往里面扣除就是了!标悇ξ⑽⑺伎剂艘幌抡f道。

    “陳區長,既然是機場路工程用款,您讓交通局打個報告,您批一下直接轉給我們財政局就行了。也不用再歸還了,明年我們財政局本來就計劃在機場路工程中投入五千萬,這六百萬就算是提前墊付的好了!

    “那好,我讓周區長親自辦理這件事,謝謝你,閔局長!遍h家輝痛快,陳劍也不羅嗦,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直接把手伸向閔家輝,表示感謝。

    閔家輝連忙從座位上站起來,雙手握著陳劍的手,彎著腰,連聲說道:“陳區長,哪里的話,您是領導,您的指示,我們理應堅決執行!遍h家輝人長得又胖又矮,還要彎著腰雙手握著陳劍的手,兩只手快要伸過頭頂了,樣子看上去頗為滑稽。

    但是此時陳劍絲毫沒有看輕這位看上去有點滑稽和憨厚的財政局局長。陳劍在新河的時候,新河的財政局局長嚴俊在沒有陳劍點頭的情況下,就是連縣長也不能動他手里一分一毫的計劃外資金。而眼前這個閔家輝可是朱國榮提拔起來的人,對自己這個代區長的要求沒有半點猶豫,這個人情陳劍算是記下了。

    蔡昌華指示臨州財政局暫扣了這五千萬的機場路工程款,明擺著是為了報復陳劍沒有聽他的話,同意給金城房地產公司寬限十個月的開發期限。雖然陳劍目前解決了眼前的問題,但是如果這五千萬工程款遲遲不撥下來的話,勢必會影響機場路的建設進程。

    陳劍窩在大班椅中抽著煙,思考著該如何應對蔡昌華的這次刁難,能在春節前把這筆資金爭取到手。在臨州市唯一能讓蔡昌華改變主意的就是市委書記楊萬年,想起楊萬年,陳劍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楊杰。

    蔡昌華是臨州的市長,憑借陳劍目前的能力是無法和蔡昌華面對面的進行抗衡的。陳劍記得我國有位開國元勛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雙方實力懸殊,強攻不行,我就迂回。既然無法和蔡昌華直接抗衡,那我就從側面迂回,讓你蔡昌華不得不撥出這五千萬的工程款。想到這里,陳劍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心中暗暗說道:“蔡昌華,既然你有張良計,那我就有過墻梯!

    今天老萬喝了點酒,腦子有點反應不過來,所以暫時先上傳這么多,缺額部分明天不上,望各位書友見諒。不過,還是請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老萬。月票,推薦,打賞盡管來吧,老萬特別需要這些。(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