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闖下大禍了(淚奔了,叩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闖下大禍了(淚奔了,叩求月票)

    姚子晴便和胡光遠達成了初步的合作協議。姚億,胡光遠的望江集團出資四億成立成立了明東房地產有限公司。

    在雙方股權的分配上,胡光遠雖然出資最多但是極力要求姚子晴控股511%,望江集團則占%的股份。在胡光遠看來,如果能搭上姚氏這條大船,不要說送出兩個億,就是送出十個億也是值得的。再說,和姚子晴合作成立這個明東房地產公司,就能在明山新城區大量收購那些閑置的地塊,開發完成后,依照目前的房價就能不但收回現在的投資,還能大大賺上一筆。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即使要得罪之江方方面面的關系,對望江集團本身,損害不大,畢竟是姚子晴控股,望江集團只是參與合作。

    姚子晴自然明白胡光遠的意思,也就笑納了胡光遠的這份大禮。新成立的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就由姚子晴出任董事長,由于曾少強非常熟悉明山乃至臨州的房地產市場,并且作為美國哈佛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的mba,曾少強也有其非常獨到的管理水平和資本運作能力,所以也就兼任了公司的總經理。這讓曾少強興奮不已,而陳劍看在眼里,心里隱隱的有些不舒服。

    晚飯結束后,陳劍由于答應了張楠要早點回家,再加上昨晚和今天早晨張楠的反常舉動和言論讓陳劍有些吃不準,謝絕了胡光遠提議找過地方再慶祝望江集團和姚子晴合作成功地邀請。而姚子晴也急于要回酒店和自己的團隊商量和望江集團合作的一些細節問題,也沒有答應胡光遠的提議。不過,還是在胡光遠一再地邀請下,姚子晴答應入住望江集團旗下的望江賓館的總統套房。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明山區的這個土地回收規定已經實施了將近一個月了。但是,那些囤積土地的房地產公司依然沒有什么動靜。即使有幾家實力較小的房地產公司迫于土地回收規定地壓力,偷偷的轉讓了自己名下的地塊,而接手地房地產公司準備著手進行開發的時候,往往會有直接來自臨州的工商稅務部門對其進行突擊檢查,暫停其一切經營活動,迫使他們不得不停下開發。為此,明山工商局和稅務局跟臨州市局交涉了好幾次,但絲毫沒有任何結果。

    于此同時,想來明山新城區收購地塊的那些房地產公司看到這個局面紛紛地打了退堂鼓。

    土地回收規定實行了將近一個月,而明山新城區那些閑置的地塊居然沒有一塊動工開發的。那些先前就有不同意見的人,紛紛開始質這個規定的可行性。

    面對底下的議論紛紛,作為這個規定地提議人和具體的執行者陳劍,本該背負巨大地壓力,但是陳劍好象沒事人似的,一切如常。倒是臨上任前受到高部長諄諄教誨要配合陳劍工作地莫建林坐不住了,一天下班后,硬是拉著陳劍來到了宋嫂魚味館。

    如今的宋嫂魚味館由于陳劍經常光臨,也引得了一些明山地干部也常來這家魚味館嘗嘗鮮,成為了這條小街上生意最好的飯店。特別是經過上次事件以后,大家都認為宋嫂魚味館的老板娘和陳區長的關系不淺,來宋嫂魚味館吃飯也算是向陳劍變相的示好。

    盡管,宋嫂魚味館的生意火爆,但是三樓的一號包房宋嫂總是雷打不動的替陳劍留著。今天,莫建林拉著陳劍坐到了宋嫂魚味館的一號包房,相陪的還有工業區的管委會主任陳華。

    “陳劍。如今這個土地回收規定已經實行快一個月了。新城區那邊一定動靜也沒有。你怎么一點也不急呀!蹦职欀碱^對陳劍說道。

    “急什么。本來就給他們兩個月地開發期限。不是還有一個月嗎!标悇A了一口菜。斯條慢理地說道。

    “哎喲。我說陳區長哎,F在都快一個月了。那些房地產公司一點動靜也沒有。還有一個月能指望他們動工開發嗎。再說了。先前有幾家房地產公司在新城區收購了幾個地塊。但是臨州地工商稅務部門馬上就來查他們地經營情況。逼著他們開發不成。弄得別地房地產公司都不敢到我們明山來收購地塊了。這明顯是有人在里面搗鬼。就是不讓我們新城區地那些地塊開發起來!

    “如果滿兩個月不動地話。那就依照規定。全部以當初轉讓地價格回收。然后我們再轉讓給那些有實力開發地房地產開發商。這樣地話。我們明山區不是又賺了嗎!标悇πχf道。

    莫建林看到陳劍如此模樣。不由地愣了一下。然后又焦急地說道:“我說兄弟啊。你這是在跟我裝傻還是什么。你別忘了。還有兩個多星期。就要召開人大了。我是擔心有人會拿這事出來說道。到時你這個代區長能不能選上區長都一定。你還指望一個月以后回收那些地塊?即便你選不上還可以繼續代下去。但是這已經極大地損害了你地威信。到時候誰還會聽你地。以后地工作該怎么開展下去呀!

    看到莫建林如此焦急地樣子。陳劍也知道莫建林是為自己著急。隨即放下手中地筷子。端起酒杯笑著對莫建林說道:“我地老領導。你就別再著急了。我自有法子。來。為了老領導對我地關心。我敬你一杯!

    莫建林聽到陳劍這么說,惑的拿起酒杯對陳劍說道:“你有法子,到底有什么法子,能讓新城區的這些地塊盡快的開發起來?”

    陳劍笑著跟莫建林拿在手上的酒杯碰了碰,一飲而盡,然后看著莫建林依然端著酒杯,一副惑的樣子,笑著說道:“過幾天,就有一家實力很強地房地產公司到我們新城區大量收購地塊,然后馬上開發!

    “收購地塊?我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嗎,原來的那幾個已經收購了一些地塊的房地產公司都被臨州的工商和稅務部門突擊檢查,不得不停下開發。你說地那家實力很強的房地產公司就能順利收購和開發嗎?”

    陳劍放下手中的空酒杯,沒有馬上回答莫建林的問,而是轉頭向陳華問道:“陳華,你們工業區的情況怎么樣?”

    陳華苦笑了一下,說道:“陳區長,我們工業其實涉及到的土地并不是很多。規定剛剛公布地時候,確實有幾家企業急于出手自己手中的工業土地。但是,后來看到新城區這種情況,他們也就停下來觀望了,現在也沒有什么動靜!

    陳劍的臉色慢慢地變得嚴肅起來,說道:“其實我們大家都清楚,我們這個土地回收規定實行了一個月,之所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動靜,其實就是有人不想讓我們這個規定能順利實施。他們是想把新城區的那些地塊

    里,等到房地產市場活躍以后,再出手牟取暴利。土地回收規定就是遏制這些炒地皮的行為,加快我們新城區地建設進程,F在,在我們新城區的那些房地產公司很多都是有背景的,我也不瞞你們,其中囤積土地最多的金城房地產公司的老板就是省委萬副書記的兒子萬毅!

    “省委萬副書記地兒子?”莫建林和陳華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都是從省委出來的,萬副書記具有什么樣地能量,他們都是很清楚的。

    陳劍看了他們一眼,繼續說道:“我估計臨州地工商和稅務部門對那幾個收購土地的房地產公司進行突擊檢查,就是這家金城房地產公司在搗鬼。這段時間,我讓張海陽對囤積土地地那些房地產公司進行了摸底。大部分的房地產公司,雖說有背景,但是要跟我們明山區政府對著干,還有沒有這個膽量和能力的。其實他們也想把手中的地塊盡快轉讓了,因為依照目前的地價,他們已經獲得了足夠的利潤。只是,目前根本就沒有房地產公司敢接手這些地塊。

    所以,我特地從東方市邀請了一家十分有實力的房地產公司,收購和開發我們新城區的這些囤積地塊。如果,到時金城房地產公司如果還是不肯動的話,那滿兩個月的期限,我就依照規定回收他們手中的這些地塊!

    “但是現在目前的關鍵是,你請來的這家東方市的房地產公司會不會也會跟前幾家房地產公司一樣,遭到臨州工商和稅務部門的阻擾,無法開發呀?”莫建林皺著眉頭說道。

    “阻擾?只要他們有這個膽子,如果他們要阻擾的話,恐怕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标悇β恼f道,眼中則發出一陣寒光。

    兩天后,明山區突然冒出了一家名叫明東的房地產公司,這家公司正四處和眾多的在新城區有地塊的房地產公司接觸,想收購他們手中的地塊。

    很快,金城房地產公司的總經理孫浩得到了消息,經過一番調查后,連忙向公司老板萬毅匯報。

    “明東房地產有限公司?孫浩,你查過沒有,這家公司是什么來頭?”萬毅聽完孫浩的匯報后,皺著眉頭問道。

    “查過了,老板,這是一家在東方市新成立的房地產公司。實力很強,注冊資金要五個億。是明山的望江集團和一個叫姚子晴的女人共同投資的,不過,那個叫姚子晴的女人占大頭,出任了公司董事長,望江集團的總經理曾少強則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

    “我說那個臨江集團最近怎么這么安分,原來是去東方市找了一個合作伙伴來運作這個項目。哼,想收購新城區的土地,門都沒有?”萬毅冷笑道。

    “老板,我可聽說已經有好幾家房產公司都在和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積極接觸,想轉讓自己手中的地塊!睂O浩在一旁匯報導。

    “那些鼠目寸光的家伙,只看到眼前的利益,一見明山區出臺了這個規定就害怕了。想收購地塊,好啊,我要讓他收購了,也沒法子開發。孫浩,還是老規據,通知臨州市工商局地徐永成,讓他派人對這個明東房地產公司好好查查!比f毅猙獰的說道。

    “好的,老板,我馬上通知徐局長!

    徐永成是臨州市工商局的常務副局長,前幾次臨州市工商局對在明山新城區收購土地地房地產公司突擊檢查的,就是這個徐永成下達的命令。

    萬毅跟孫浩布置完任務半小時后,孫浩出現了徐永成的辦公室里。

    “孫總,這家明東房地產有限公司可是注冊在東方市的企業,而且又是新注冊的企業,我們不太好查呀!钡弥獙O浩地來意后,徐永成馬上安排手下查了明東房地產有限公司的基本信息后,面有難色的對孫浩說道。

    “徐局長,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雖然不是我們之江地企業,但是畢竟在臨州的管轄范圍內從事經營活動嘛,有什么不好查的,你們工商局想查處哪個企業,不是有的是法子嗎!睂O浩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說道。

    徐永成尷尬地笑了笑了,然后又愁眉苦臉的說道:“孫總,不是我不肯協助,象上幾次,我不是都依照你的意思處理了嗎。不過,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關鍵他不是我們只見之江的企業,實在是不好辦呀!

    前幾次的那幾家房地產公司都是臨州當地的房地產公司,而且在經營中多少有些小毛病,所以也好辦。但是孫浩跟徐永成說地那家明東房地產公司,不是在臨州或者之江的哪個地方注冊地企業,而是在東方市注冊的,目前也沒有什么真憑實據能抓住這家公司有違反規定地地方,徐永成也不敢妄自行動。

    “徐局長,其實我請你協助,大家心里都清楚,就是不讓那些房地產公司到明山新城區收購地塊。想必徐局長也知道,明山區最近實行了一個土地回收的規定吧。其實這個規定就是沖著我們金城房地產公司來地。我也實話告訴你,蔡市長對這個規定也是不太滿意的,這個規定簡直就是急功近利的規定嘛!毙煊莱陕牭綄O浩說蔡市長對這個規定不太滿意,深以為然的不住點著頭。

    “徐局長,你們工商局的局長聽說明年就到點了吧?”

    徐永成聽到孫浩提到這個話題頓時眼睛一亮,朝著孫浩頗為期待的看去,他可是非常清楚金城房地產公司的老板是誰。

    孫浩朝徐永成笑了笑繼續說道:“徐局長,你可是熱門人選啊,我們老板和蔡市長的關系,想必你也是清楚的。不瞞你說,今天我來找你,是我們老板親自交待我的,如果你能把這事辦成了,以后只要我們老板替你跟蔡市長提一提,你還怕這個局長的位置跑了嗎?”

    徐永成聽了孫浩這番話,眼珠在眼眶里滴溜轉了幾下,最后咬咬牙,一本正經的說道:“孫總,請你轉告萬董事長,我一定會把他托付給我的這項任務完成的!

    第二天上午,位于明山新城區一棟新建商務樓的明東房地產公司,突然闖進來了一幫穿著工商制服的執法人員。他們要求明東房地產公司交出工商營業執照,要對明東房地產公司的經營清況進行進一步的調查。

    公司總經理曾少強聞訊趕了出來,對領頭的那名工商執法人員說道:“我們明東房地產公司是注冊在東方市的企業,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我們交出營業執照?”

    “我們是臨州工商檢查執法支隊的,我們懷你們有非法經營的嫌疑,所以要對你們公司進行調查!鳖I頭的那個人倨傲

    “我們明東公司剛剛成立,憑什么說我們有非法經營的嫌!痹購娛謶嵟恼f道。

    “有沒有非法經營的嫌不是你說的,而是我們說了算,趕緊把你們的營業執照和帳本叫出來吧!鳖I頭的那個人藐視的看了看曾少強說道。

    “你”曾少強還想跟那個領頭的爭辯。

    “曾總,既然他們要對我們進行檢查,那我們就把營業執照和帳本交給他們吧!币ψ忧绱藭r也走了出來,說道。

    “姚董,他們這是有意陷害我們,我們怎么能”曾少強一聽姚子晴居然同意把營業執照和帳本交出來,急著說道。

    沒等曾少強說完,姚子晴手一擺,打斷了曾少強地話,說道:“就能他們查吧,我倒要看看他們是怎么查的,會查出什么結果來。把東西給他們,別忘了讓他們打收條!

    姚子晴說完,有些厭惡的看了看那些工商檢查執法人員,轉身走了進去。

    “聽到了沒有,快把你們的營業執照和帳本交出來吧!鳖I頭地那個得意洋洋的對曾少強說道。

    因為,姚子晴已經同意把營業執照和帳本交給他們,曾少強也沒有法子,只得將東西交給了臨州工商檢查執法支隊的人員,并且依照姚子晴的吩咐,讓他們打了收條。

    臨州工商局的執法人員帶著明東房地產公司的營業執照和帳本走了之后,曾少強拿著他們打地收條來到了姚子晴的辦公室。

    “姚董,這是收條。

    曾少強把收條往姚子晴的辦公桌上一放,問道:“姚董,我們為什么任由他們把我們地營業執照和帳本都收掉呀,沒有了營業執照,我們就不能再進行任何的經營活動了!

    姚子晴朝曾少強笑了笑,說道:“曾總,放心吧,兩天之內他們就會乖乖的把我們的營業執照和帳本送回來。公司正常地經營活動該怎么樣就怎么樣,繼續進行,你也抓緊時間和那些房地產公司連結接觸,盡快把他們手中的地塊拿下來!

    曾少強看著姚子晴的笑顏一陣的恍惚,癡癡的看著姚子晴,嘴里說道:“好的姚董,既然這樣,那我就放心了!

    曾少強由于大學畢業以后就到了美國,常年在國外生活,至今還是單身。當他第一眼看到姚子晴地時候,就被姚子晴的絕世風采吸引了,當得知望江集團要和姚子晴合作,十分地高興。兼任了明東公司總經理后,為了能經常見到姚子晴,更是把自己的辦公地點從望江集團地總部搬到了明東公司。好在胡光遠也覺得目前望江集團的主要工作就是和姚子晴合作盡快拿下明山新城區地地塊,開發起來,也就沒有什么異議。

    姚子晴也經常感到曾少強經常用炙熱的眼光看著自己,但是曾少強畢竟是公司的總經理,也是望江集團派到明東公司的代表,并且曾少強的能力是非常突出的。所以,姚子晴對曾少強還算客氣。

    今天,姚子晴跟曾少強交待完了之后,正準備打電話的時候,發現曾少強還是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自己。姚子晴不由的皺起眉頭說道:“曾總,還有事嗎?”

    曾少強這才清醒過來,連忙說道:“沒事了,姚董!

    “既然沒事了,我要打幾個電話,請曾總回避一下!币ψ忧绨逯樥f道。

    “對不起,姚董,我馬上離開!痹購娔樢幌伦訚q得通紅,連忙向姚子晴道歉后,轉身走出姚子晴的辦公室。

    姚子晴看到曾少強慌不擇路的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不由的搖了搖頭,拿著電話,撥通了東方市副市長唐智明的電話。

    “唐叔叔,我是子晴!

    “子晴啊,找唐叔叔有什么事嗎?”唐智明接到姚子晴的電話,頓時親切的說道。

    唐智明是姚振強的嫡系部下,分管東方市的經濟工作,這次姚子晴的在東方市注冊明東房地產公司就是請唐智明協助,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一切手續都辦完了。

    “唐叔叔,我們明東公司剛到臨州準備開展業務,就被臨州工商局的人把我們的營業執照和帳本都收去了,還說我們涉嫌非法經營!币ψ忧缦蛱浦敲髟V苦道。

    “你們到臨州也沒幾天呀,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唐智明當然不會相信姚子晴會涉嫌什么非法經營,皺著眉頭問道。

    “我們會得罪什么人呀,我們只不過想在臨州的明山新城區收購一些地塊開發房地產,業務還沒開始呢,怎么會得罪人呢?唐叔叔您可一定要幫幫我呀,您上次不是告訴我您有個黨校的同學在之江當副省長嗎,您讓他幫我打個招呼!

    上次姚子晴在請唐智明協助辦營業執照地時候,唐智明知道近兩年姚子晴一直在之江發展,就隨口跟她說了一聲自己有個中央黨校的同學在之江當副省長,有什么事情他可以協助的。當時唐智明不過是客氣一番,沒想到姚子晴真的求上門來了。

    唐智明知道姚子晴找自己決不是因為單純地被臨州工商局查這么簡單,里面肯定涉及到其他的原因。不過,不管是什么原因,作為姚振強的嫡系部下,唐智明不能不管。

    “好吧,子晴啊,唐叔叔這就給我那個同學打電話,讓他幫你打打招呼,這些小忙叔叔還是能幫的。不過,你在臨州自己也小心點,別給你爸爸添麻煩!碧浦敲饕膊煌鼑诟懒艘ψ忧缫宦,意思是叫姚子晴注意一點,小麻煩他可以幫著擺平的,但也不要闖出大禍,讓姚振強被動。

    “知道了,唐叔叔,謝謝您了!币ψ忧缭陔娫捘穷^開心的說道。

    放下電話后,唐智明沉吟了一下,然后又拿起電話撥通了自己黨校地同學,之江省委常務、常務副省長宋明濤的電話。

    “老同學,今天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呀!彪娫捊油ê,宋明濤熱情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

    “我今天可是有事請你這個宋大省長協助呀!碧浦敲饕残χf道。當初兩人在中央黨校學習地時候,由于都是來自華東地區,所以兩人的關系一直連結得不錯。

    “你老唐有什么事盡管吩咐好了,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句話的事情!彼蚊鳚陔娫捴幸彩切χf道。

    “明濤啊,我們東方市有一家房地產公司在你們臨州地明山新城區發展,剛去沒多久,就被你們臨州工商局給扣押了營業執照和帳本,想請你協助打個招呼,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把東西盡快還給他們!碧浦敲饕矝]有跟宋明濤兜圈子,直接說道。

    宋明濤還以為什么事了,原來唐智明是為了一家

    的房地產公司說情,于是便笑著對唐智明說道:“我就這點小事啊。行,回頭我讓秘書了解一下。我說你什么時候開始管房地產公司的事了!

    “明濤啊,我也不瞞你說,這家房地產公司就是上兩個星期,我協助給辦下來的,結果沒到你們臨州沒幾天,就因為涉嫌非法經營被你們臨州工商局給扣押了營業執照和帳本。

    是我們東方市的企業,又是我給辦地手續,我當然要負責咯!

    宋明濤一聽唐智明這話,當時心里就一動,唐智明堂堂一個副部級的干部會幫一個房地產公司辦營業執照,這本身就說明了這個房地產公司地來頭非常不一般。那怎么又會剛到臨州就被臨州工商局給扣了營業執照和帳本呢,看來這里面的情況肯定不一般。

    “老唐啊,這家房地產公司叫什么名字啊,它是?”宋明濤語氣有些謹慎地問道。

    唐智明一聽宋明濤這樣問,知道宋明濤感覺有點不一般了,笑著說道:“我差點忘了告訴你了這家房地產公司叫明東房地產有限公司,是我的一個領導地女兒和你們之江的一家民營企業共同合作的,具體因為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宋明濤一聽這家房地產公司是唐智明領導的女兒開的,唐智明是東方市的主管經濟的副市長,雖然不是常務,但是也是市委常委。另外,宋明濤知道唐智明和現任的東方市的市長關系一般,他一直是緊跟市委書記姚振強的。這個領導的女兒能讓唐智明幫著她辦理營業執照,而且有事情讓唐智明親自給自己打電話解決的,這個領導無就是姚振強了。

    “好的,老唐,我馬上就查一下,事情搞清楚以后,我給你電話!彼蚊鳚龥]有多羅嗦,馬上就說道。

    姚振強作為東方市的市委書記,關鍵還是政治局委員,而且歲數今年才剛剛滿六十,兩年后,很可能更進一步,上調中央啊。雖然宋明濤能以五十二歲就坐上了之江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的位置,在上面也有關系,但是如果能跟姚振強搭上關系,那將來自己的道路豈不是越走越寬。

    想到這里,宋明濤有些感謝唐智明能給自己這個協助機會。宋明濤連忙吩咐秘書趕緊去查一下,臨州工商局是不是扣押了一家叫明東房地產公司地營業執照和帳本,另外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事讓臨州工商局要扣押他們的營業執照和帳本。

    宋明濤的秘書對宋明濤關心這種小事感到很納悶,但是納悶歸納悶,省長的指示還是要不折不扣地完成的。

    宋明濤的秘書作為一個常務副省長的秘書哪里會知道臨州的工商局長是誰呀,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臨州市主管工商的副市長閻魯平,而且特別告訴閻魯平,這件事情宋省長非常重視,盡快查明情況。而閻魯平對宋省長如此關心一家被工商局查處地房地產公司,也感到很驚奇,但是作為宋省長的老部下,閻魯平馬上一個電話把工商局的局長叫到辦公室,了解那家明東房地產公司地情況。

    工商局的老局長也是一頭霧水,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工商局查處了一家名叫明東房地產公司,但是他對徐永成之前查處了幾家房地產公司還是知道一點的。由于徐永成是常務副局長,再加上上面有點關系,在局里自成一系,而老局長想想自己也快到點了,所以對徐永成的所作所為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今天不同了,他們查處地這家名叫明東房地產公司是宋省長非常關心的。

    老局長連忙當著閻魯平的面,一個電話打到了下屬的工商檢查執法支隊,詢問他們是否查處了一家名叫明東房地產公司,是什么原因查處的。

    工商檢查執法支隊的支隊長剛剛從明山區回來,就接到了局長地電話,頓時嚇了一跳,面對局長的詢問,他只得回答今天上午確實查處了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但是什么原因查處,卻支支吾吾地說不清楚。

    最后,老局長火了,大聲質問到底是什么原因查處了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這位支隊長被老局長一嚇,只得如實交待,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是徐副局長下令查處的,原因就是他們自己隨便安了個涉嫌非法經營地罪名。

    閻魯平聽了老局長的匯報之后,也火了,自己地老領導宋省長非常關心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結果是自己轄下的工商局以莫須有的名義居然扣押了人家的營業執照和帳本,這叫他怎么向宋省長交待呀。當即把工商局馬上要退休的老局長訓了個狗血噴頭,指示他立刻把事情查清楚,然后將營業執照和帳本還給明東房地產公司,并且上門道歉。

    老局長沒想到,平時對自己一直是和顏悅色的閻市長竟然毫不留情的狠狠批評了一頓,心中多少有點不服氣,畢竟這不是自己下令查處的,而是那個該死的徐永成所為。但是當他聽到宋省長非常關心這家明東房地產公司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再也沒有脾氣了,老老實實的接受了閻魯平的指示后,急急忙忙的往自己的局里趕。

    而徐永成自從上午接到了自己下屬工商檢查支隊長的電話時說,已經把明東房地產公司查處了以后,正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得意癢癢的做著自己的局長夢的時候。沒想到,自己辦公室的門一腳被人從外面踹開了,把徐永成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他媽的是誰呀!毙煊莱闪R罵咧咧道,當他看清楚門口站著的是老局長的時候,連忙站起身來,笑容滿臉的說道:“原來是局長啊,您有什么事嗎?”

    老局長其實在一路上就已經把徐永成的女性家族成員一個個都問候了個遍,自己兢兢業業工作的了一輩子,很少出錯,沒想到臨近退休了,這個徐永成竟然給自己闖了這么大一個禍。平時你徐永成幫著關系戶假公濟私,只要不出事也就算了,自己也不計較。但是你搞別人的時候,也應該查查別人的底細,有些人,你是根本惹不起的。

    回到局里,一路來到徐永成的辦公室,一腳的踹開了徐永成的辦公室門,沒想到竟然還被徐永成罵了一聲,老局長更火了,直接跑到徐永成的面前,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吼道:“徐永成,你這次可是闖下大禍了!

    各位書友,老萬已經連續三天不停的求月票了,但是還是止不住在月票榜上名次的急速下跌。老萬淚奔了,嘴里大聲喊著:“求月票,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