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代理區長的第一天
    午送走了市委領導一行后,陳劍在明山區政府辦公的帶領下,來到了位于行政中心西側的區政府辦公樓。

    這棟辦公樓的建筑結構和行政中心東側的區委辦公樓的結構是一模一樣的。一樓是區政府辦公室,二樓是各個副區長的辦公室,三樓則是區長辦公室。作為代區長的陳劍,辦公室自然安排在三樓區長的辦公室。

    陳劍一邊聽區府辦主任王有根的介紹,一邊走上了三樓。三樓的面積是樓下的三分之二。樓梯上來,第一間是會議室,平時用于召開區長辦公會議的。第二間則是接待室,用于接待領導和人數較多的客人。

    最后一間是區長辦公室,區長辦公室是一個大套間,進門首先是秘書辦公室。推開里間的門,呈現在陳劍眼前的區長辦公室,讓陳劍的眼睛頓時一亮,整間辦公室足有一百來平方,朝南面向行政中心廣場的是一排落地窗,陽光非常的充足。落地窗前,擺放著一套有兩個單人沙發、兩個雙人沙發和一個三人沙發組成的會客區。

    碩大的辦公桌朝著進門向東擺放著,辦公桌的后面則是一排長長的書柜,里面已經擺放了一些充當門面的精裝本的書籍,在皮制大轉椅后面的東南角,擺放著兩面旗幟,分別是國旗和黨旗。

    陳劍站在辦公室的中央,看著整間辦公室,看得出來,辦公室里所有地東西都是嶄新的。這么豪華的辦公室,甚至比省委書記周長平以及市委書記楊萬年的辦公室還要好。跟自己原來的新河的那間簡陋地辦公室真是一個天上一個低下呀,經濟實力的差異同時也造就了辦公條件的巨大差異。

    “陳區長,這里面的辦公家具都是根據朱書記的指示新換的,您還滿意嗎?”區府辦主任王有根在陳劍的身邊恭敬的問道。

    這么好的辦公條件,哪有不滿意的道理,陳劍無語地點了點頭。

    “陳區長,請到這兒來看看!蓖跤懈叩綍鴻慌赃,打開了一扇小門,說道。

    辦公室的西北角居然還有一扇小門,陳劍剛才還沒有注意到。走進小門,是一條比較寬敞的過道,靠南面有兩扇門,王有根同時打開了這兩扇門,其中一間是區長專用的洗手間,里面除了正常的設施外,居然還有一個碩大的沖浪浴缸和一間淋浴房,這間洗手間比外面五星級賓館的房間的洗手間絲毫不差。

    陳劍注意到這間洗手間有兩扇門。打開另一扇門。是一間休息室。休息室還有一扇門。就是剛才王有根打開地兩扇門其中地一扇。整間休息室布置得和賓館中地商務房間差不多。彩電、冰箱一應俱全。頗有現代氣息地辦公桌上還擺放著電腦。一張六尺地大床上鋪著潔白地床單。

    又一次感到震撼地陳劍。沒有說話。當王有根帶著詢問地申請看著自己地時候。陳劍微微點了點頭。走出了房間。過道地盡頭是一扇玻璃門。門外則是一個建設在二樓樓頂地空中花園;▓@顯然是經過精心設計地。雖然現在是冬天。但是花園中依舊顯得綠意盎然。冬季地臘梅點綴著花園地色彩。木質地平臺上。還擺放著一些樣式古樸地桌椅。鵝卵石鋪上地小路邊還有木質地長椅。

    陳劍站在玻璃門前簡單地瀏覽了一下。然后回到了辦公室。坐上那張大轉椅。地確比他在新河地那張椅子要舒服很多。

    “王主任。請你把近期區政府地一些工作以及我們明山區今年地一些政府公報拿給我看一下!标悇χ苯臃愿赖。

    “好地。陳區長。我馬上準備!蓖跤懈鶓艘宦。然后指著辦公桌上地一疊文件。說道:“陳區長。這是我們明山區今年地一些經濟數據以及各部門及鄉鎮第三季度各項指標地完成情況!

    這個王有根倒是心挺細地。已經準備好了一部分資料讓陳劍了解情況。陳劍微笑著沖著王有根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看看。王主任。你有心了!

    終于得到了新任代區長的表揚,一直表現的誠惶誠恐的王有根頓時心稍稍定了定,笑容滿面的躬身說道:“陳區長,那您先慢慢看著。我下去準備資料了!

    “王主任,你先去忙吧!

    得到陳劍的答復后,王有根屁顛屁顛的下去準備陳劍剛才吩咐他需要的資料了。

    王有根走后,陳劍并沒有馬上翻閱桌上王有根事先給陳劍準備好的材料,而是從寬大舒服的大轉椅上站了起來,走到陽光充足的落地窗前,點了一根煙,看著面前寬闊的行政中心的廣場。

    此時的陳劍還沒有完全適應目前作為明山區代區長的身份和這個對于他說來,非常豪華而又十分陌生的辦公環境。

    說實話,出身貧寒的陳劍對這么豪華的辦公環境有著抵觸的心理。這個占地三百畝,耗資四億建立的行政中心,是前任區委書記在中央宏觀調控時期,頂風力主建設的,但是建成后,不到一年,這位前任區委書記就已經在這次明山區**案中落馬了,當然違背中央宏觀調控的精神,頂風建設這個行政中心也成了他的罪狀之一。而以前一向被他壓制的朱國榮和剛調來明山區的自己卻坐享了他創造的這么一個豪華的辦公環境。

    陳劍雖然對眼前的這一切有抵觸的心理,但是他不能表露出來。畢竟明山區是個經濟強區,需要有這么一個光鮮亮麗的衙門來襯托。

    “既來之,則安之!标悇π闹心恼f了一句。然后拿起辦公桌上的那疊資料,坐在被太陽光照得暖洋洋地沙發上看起來。既然自己無力改變這一即成的事實,何不盡情的享受呢,畢竟這樣優美的辦公環境,至少陳劍感到自己的工作效率會提高很多。心中的憂慮還不如轉變為工作地動力,實實在在的為明山區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做一些有用的工作。

    王有根的效率也挺高的,沒過半個小時就來到了陳劍的辦公室,由于陳劍還沒有來得及配備秘書,外間還沒有人,王有根在敞開的里間的大門上敲了兩下,直到陳劍的目光從手中地文件移到王有根身上的時候,王有根才笑嘻嘻的走進來,彎腰把手中的文件放到陳劍面前的茶幾之后,依然連結著彎腰的姿勢,說道:“陳區長,您要的資料都給您準備好了!

    陳劍抬頭笑了笑,說道:“王主任,有勞了!

    “陳區長,哪兒的話,我們區府辦就是為領導服務的!甭牭疥悇蜌獾卦,王有根連忙說道,臉上謙卑的笑容更盛了,而腰也彎的更低了。

    “陳區長,有兩件事,想跟您請示一下?”王有根問道。

    聽王有根有事請示,陳劍微笑著說道:“王主任,請坐,有什么事盡管說吧!

    說著,陳劍放下了手

    件,隨手從口袋里掏出了香煙,手一抖彈出了一個向王有根遞了過去,面帶微笑的說道:“王主任,抽煙!

    剛剛在沙發上挨下半個屁股的王有根象屁股上有彈簧一樣,一下子蹦了起來,彎著腰雙手從陳劍遞上來的煙盒中抽出一根軟中華。眼尖的王有根馬上在陳劍遞上來的軟中華的煙殼發現了和普通地軟中華的不同,這包軟中華分明就是特供的軟中華。作為一名經濟強區地區府辦主任,王有根也是很見多識廣的,他知道這種軟中華是專門供應省部級以上干部及部隊軍級以上干部地。明山區這個新任的年輕代區長手中居然也有這種煙,說明這個陳區長地來頭很大呀,怪不得年紀輕輕就能來明山區任代區長了。

    王有根看向陳劍的目光變得更加恭敬了。

    當陳劍也拿起一根煙地時候,王有根迅速的從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機,恭恭敬敬的給陳劍點上了煙。

    陳劍吸了一口煙,看了看給自己點完煙后,依舊站在自己身旁的王有根,笑著說道:“王主任,請坐,不用這么拘束!标悇不知道,自己簡簡單單的發了王有根一根香煙,已經造成了王有根極大的震撼了。因為在新河的時候,由于當初閔士龍的舉報,大家都知道陳劍是南江軍區副司令員張幼華的女婿,而且陳劍抽的中華煙,喝的茅臺酒也都是張幼華送給他的特供品,所以陳劍也習慣了,并不回避什么。

    陳劍發話了,王有根再一次在沙發上坐下了半個屁股,在陳劍的目光示意下,點了自己手中的煙。

    “王主任,你剛才說有事,什么事?”陳劍靠著沙發上,很隨意的問道。

    王有根剛才震撼了一下,差點忘了正事了,聽陳劍再一次問起,連忙說道:“哦,陳區長,有兩件事情要向您請示。第一件事是您的司機,不知道陳區長有什么具體指示沒有?”一般領導對自己的司機都有自己的要求,很多領導調動工作的時候,司機也是跟著領導一起走的。也有的領導需要辦公室給他安排司機,辦公室主任一般都要請示領導,安排怎么樣的司機。

    陳劍本來就打算讓自己在新河的司機孟剛繼續為自己開車。所以聽王有根問起,陳劍笑了笑說道:“我原來在新河的司機孟剛安排他到這里繼續為我開車吧,工作調動的手續,你就幫我辦一下!

    王有根連忙說道:“好的,陳區長。我明天就把孟剛同志的工作調動辦妥。另外一件事,就是給您安排秘書的事,是不是我們辦公室挑選幾名秘書,讓您先看一看?”

    說到秘書的事,陳劍在新河臨走前,關照過費明,如果家里商量好了,就叫他星期一,也就是今天給他打電話。沒想到,費明在周六,陳劍來臨州的路上,就給陳劍打來了電話,堅決要求跟陳劍一起到明山區來工作,而且愿意繼續當陳劍地秘書。對于,費明的這個決定,陳劍當然是很高興。但是費明畢竟是一名正科級的干部,調動手續需要這里明山區的組織部向新河縣組織部發商調函。新河縣組織部放人肯定是沒問題的,現在縣委主持工作的袁華估計恨不得費明調走呢,自己也好在大葉鄉黨委書記地位置上安插自己的人。明山區方面,其實作為區委副書記和代區長,陳劍只消跟明山區組織部部長陸國民打個電話就行了。但是,陳劍覺得自己畢竟是新來的代區長,為了慎重起見,調動一個正科級的干部,還是應該請示一下區委書記朱國榮。

    陳劍沉吟了片刻,對王有根說道:“秘書的事先放一放吧!

    “好的,陳區長!蓖跤懈鶓,心中難免有些失望,畢竟他的口袋里已經裝著一份秘書的名單,排在第一個的就是他一個老朋友的兒子,想推薦給陳劍當秘書地。

    “陳區長,既然暫時不安排秘書,那您有什么事盡管吩咐我吧!蓖跤懈R上又補了一句。

    “好的,王主任!标悇σ渤跤懈χf道。

    王有根走后,陳劍靠著沙發上考慮了一下,決定跟朱國榮匯報一下,自己想調費明來當自己秘書的事情。畢竟區政府是在區委的領導下工作的,而且黨委是管人事的,在明山區這個自己還不了解的地方,剛開始還是什么事情都謹慎一點,一切依照規矩來。

    陳劍撥通了朱國榮辦公室的電話。

    “你好!彪娫捴袀鱽砹艘粋比較年輕的聲音,不是朱國榮地聲音。

    陳劍愣了一下,但是馬上反應過來,如今在明山區不比在新河了,區委書記辦公室的電話象市領導一樣,都是由秘書先接的,然后經過通報后,再把你的電話接進去給領導。

    “你好,我是陳劍,我有事想跟朱書記匯報!标悇υ陔娫捴锌蜌獾恼f道。

    “哦,原來是陳區長啊,您好,我是朱書記的秘書沈杰,我馬上給您通報一下!标悇Φ拿忠粓,電話那頭朱國榮的秘書沈杰也是稍稍愣了一下,馬上就想起今天新上任的代區長不就是陳劍嗎,連忙客氣的說道。

    不一會兒,朱國榮地聲音就在電話響起了。

    “小陳區長,怎么樣,新的辦公室看過了嗎,我已經吩咐他們把里面的家具都換新地,重新布置了一下。我一個老家伙用過的東西,怎么能讓小陳區長你再用呢。呵呵!敝靽鴺s拿起電話也不問陳劍有什么事情,笑呵呵地說道。

    陳劍被朱國榮稱呼小陳區長,一陣的不舒服,自己好歹也當過一個縣地縣委書記,在新河的時候,陳劍也曾被錢新林稱呼過小陳書記,但是,很快就恭恭敬敬地稱呼自己陳書記,現在,朱國榮一副有些倚老賣老,高高在上的語氣讓陳劍有些反感。

    但是朱國榮畢竟是區委書記,而且還兼著臨州市委常委的頭銜,陳劍也只得客氣的說道:“朱書記,謝謝您的安排,其實也沒需要換新的,用您用過東西,也可以讓我更好的體會您的工作精神和工作作風嘛!

    陳劍的話客氣中還帶有對朱國榮的恭維,加之上午陳劍和市委秘書長潘東興的對話,讓朱國榮很是受用,笑呵呵的說道:“陳劍啊,你太客氣了。對了,你有什么事嗎?”

    “朱書記,如果您現在有空的話,我想過來向您匯報!标悇σ琅f一副很恭敬的語氣說道。

    朱國榮也不知道陳劍要匯報什么事情,但是陳劍恭敬的態度讓朱國榮的心情大好,在電話中笑著說道:“我現在正好沒什么事情,你過來吧!

    放下電話,陳劍便出門準備去區委,區政府一般比區委來得忙碌,走到二樓的樓梯時,樓梯上不時走動的工作人員,看到陳劍都是側著身子,恭恭敬敬的叫一聲:“陳區長!

    陳劍雖然都

    但每次都向跟自己打招呼的工作人員報以一個親切走到底樓,聞聲出來的縣府辦主任王有根,連忙跑到陳劍的身前,說道:“陳區長,您要出去呀?我這就給您備車!

    陳劍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到區委去一次!闭f著陳劍跨出大門,往行政中心東側地區委辦公樓走去。

    區委辦公樓和區政府辦公樓相隔兩百米左右,盡管陳劍邊走邊看,還是不到五分鐘就走到了區委。區委的樓道比區政府冷清多了,陳劍一路走上了三樓,也沒有碰到一個人。

    三樓的格局和陳劍那邊的基本上一樣,最里面區委書記的辦公室門開著,當陳劍出現在門口的時候,一個三十歲左右地年輕人看到陳劍,連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迎上來客氣中帶著幾分恭敬的說道:“陳區長,您來了,朱書記正在等您,您快請進吧!

    陳劍走進外間,對這個年輕人說道:“你就是沈秘書吧,請你先給朱書記通報一下!

    沈杰讓陳劍直接進去,肯定是朱國榮事先關照好的,這也透露了朱國榮向陳劍轉達自己的親近。而陳劍堅持讓沈杰進去通報一聲,表示自己對朱國榮的尊重。本來,自己主動要求到朱國榮的辦公室來向朱國榮匯報工作,就是向朱國榮放低自己的姿態,又何必在這最后一個細節上放松呢。

    “陳劍啊,不是讓你直接進來嗎,你看看,還通報什么呀!敝靽鴺s笑著從里間的辦公室迎了出來,既然陳劍對他十分恭敬,朱國榮也特意走出來迎接,一掌控住陳劍的手后,朱國榮笑容可掬地說道:“陳劍啊,以后來我的辦公室,盡管直接進來。來,快請進!敝靽鴺s沒有松開握著陳劍的手,把陳劍拉進了辦公室。

    “朱書記,您太客氣了。您不但是我們明山區區委的書記,而且還是我們臨州的市委領導,我如果冒冒失失的闖進來,不就打擾您工作了嗎!标悇σ彩切θ轁M面的說道。

    朱國榮最近最得意的事就是這次不但當上了明山區委書記,而且還升任了臨州市委常委,級別變成了正廳級。陳劍的話正好撓到了他地癢處,朱國榮高興的說道:“陳劍啊,跟我你就不用那么拘束了,我們畢竟是在一起搭班工作的嘛。來,來,快請坐!

    朱國榮讓陳劍在會客區的沙發上坐下,然后對跟進來的秘書沈杰說道:“沈杰,趕快給陳區長泡茶,就用我從市委帶回來的特級龍井!

    龍井茶是臨州的特產,作為臨州的市委常委,朱國榮也是近水樓臺先得月,能夠享用專門為省部級領導特供的特級龍井。朱國榮這樣關照沈杰,一方面表示對陳劍的親近,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炫耀自己是臨州市委常委地身份。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陳劍已經在三年前就已經開始喝這種茶葉了。

    “陳劍啊,今天來找我,有什么事嗎?”沈杰泡完茶出去以后,朱國榮親切的問道。

    “朱書記,其實我今天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向您請示地!标悇ξ⑿χf道。

    “什么事情,盡管說吧!敝靽鴺s對陳劍上任第一天,就主動來請示工作,感到十分高興。

    “朱書記,是這樣的。我想把我在新河地一個老部下調到明山區來當我的秘書。畢竟我對明山區地同志們還不太熟悉,以前用慣的人,用起來比較順手!

    “用起來還很放心!敝靽鴺s在陳劍說完后,又笑著加上了一句。

    陳劍也不好意思地朝朱國榮笑了笑,表示很認同的朱國榮的說法。

    “不就是要調個秘書過來嘛,這件事,你直接給國民同志打個招呼不就完了嘛,干嘛還特意跑到我這兒來,向我請示呢。別忘了你雖然是代區長,但是還是我們區委的副書記嘛!敝靽鴺s笑著說道,話雖然這么說,但是對陳劍為調個秘書特地跑到自己的辦公室來向自己請示,感到由衷的滿意,這表明陳劍是非常尊重他這個區委書記的。

    “朱書記,我還是覺得非常有需要請示一下您,畢竟我這個老部下是個正科級的干部嘛。雖然我初來咋到,但是組織原則我還是要遵守的!标悇ξ⑿χf道。

    “沒事,不過是個科級干部的調動嘛,又不是處級干部需要在常委會上討論。這樣吧,我給國民同志打個招呼,讓他盡快把你這個老部下調過來。想當初我從永城市調過來地時候,也是把原來的秘書一起調過來的,畢竟用慣的人用起來放心嘛!敝靽鴺s做出一副十分理解陳劍的樣子,把自己的例子也舉了出來。然后又笑著說道:“不過,當初我可沒有象你這樣特地跑來向區委書記請示,而是自己直接給組織部打了個招呼,就調過來了。呵呵!

    對于朱國榮自揭其短,陳劍也是符合地笑了笑,并沒有發表什么評論。

    “對了,你要調過來的這個秘書,是正科級吧,我看可以安排他為你們區府辦的副主任。我這個秘書沈杰也是正科級,也兼著我們區委辦的副主任!敝靽鴺s看到陳劍對他原來新河的老部下是蠻重視,想必也是陳劍的親信,當下朱國榮便做了個順水人情。

    其實,就算朱國榮不說,陳劍也打算讓費明兼任區府辦的副主任,畢竟自己是代區長,這個權力陳劍還是有的,F在聽朱國榮既然這么說,陳劍也只得笑道:“那我就替我的這個老部下謝謝朱書記了!

    “陳劍啊,來我們明山區工作,家屬和住處都安頓好了嗎?需要我協助的盡管開口!闭勍炅岁悇γ貢ぷ髡{動地事之后,朱國榮又關心起陳劍的生活來了。

    “謝謝朱書記的關心,我的家屬也已經從明陽調到臨州來工作了,住處也已經安排好了!标悇Ξ斎徊幌胱屩靽鴺s幫自己什么忙,朱國榮這么問不過是客氣而已。

    “哪里,我是明山區這個班子的班長,對班子成員的生活當然是要關心了。其實你的住處區里也是會有安排的,等新城區幾個樓盤竣工之后,你可以去挑一套,依照你的級別可以分配一套一百四十平方米地住房。該享受的待遇還是要享受的嘛,好在我們明山區的條件比較好,干部的待遇也比其他區縣來得好!敝靽鴺s笑著說道。

    陳劍剛想推辭,后一想,自己推辭了讓別人怎么辦,不就得罪人了嘛。再一想,反正過段時間自己妹妹陳靜和小嚴也會到明山區來,分的房子,自己用不上,還可以給陳靜用嘛。

    7788小說網

    和朱國榮又隨便聊了一會后,陳劍也就適時的告辭了;氐阶约旱霓k公室沒多久,陳劍就接到了區委常委、組織部長陸國民的電話。

    “陳區長,您好,我是陸國民。剛才朱書記給我打電話了,您要調一個新河的干部到我們明

    看來,陳劍走后,朱國榮馬上就給組織部長陸國呼。

    “哦,是國民同志。

    是地,我想把我在新河的一個老部下調過來,當我的秘書并且兼任我們區府辦地副主任。具體情況,我派人送到你們組織部來!标悇ξ⑿χf道。

    “好的,陳區長,我們一定以最快地速度把這件事辦妥,盡量不影響陳區長您的工作!标憞裨陔娫捴蟹浅?蜌,估計是朱國榮地電話起了作用。

    放下電話后,陳劍由于還沒有秘書,只得委托縣府辦主任王有根拿著自己寫下的費明地基本情況,到組織部跑一趟。

    這下王有根總算是明白了,原來陳區長對于秘書早就有自己的打算。不過看到陳劍寫的費明的基本情況,發現陳區長要調來的這個秘書,居然是新河縣一個鄉的黨委書記,級別是正科級,調到明山區來還要兼任區府辦的副主任。這個費副主任將來會不會威脅到自己在區府辦中的地位呢?王有根不禁有些不安起來。

    臨近下班的時候,王有根來到了陳劍的辦公室。

    “陳區長,新河的孟剛同志的調動手續已經搞妥了,估計現在新河方面已經通知孟剛同志了,快的話后天孟剛同志就能到崗了!蓖跤懈蜿悇R報導。由于陳劍的司機孟剛并不是什么級別的公務員,只是事業編制,調動起來也非常方便。王有根的干事效率還是不錯的,短短半天就搞妥了孟剛的調動手續。

    “麻煩你了,王主任!标悇軡M意,朝著王有根笑著說道。

    “陳區長,您說哪里話,孟剛同志調過來也算是我們區府辦的一員了,這些事情,我作為區府辦的主任,是應該做的!蓖跤懈策B忙笑著說道,緊接著,王有根又請示道:“陳區長,這兩天,您看是不是臨時給您配個司機呀?”

    陳劍自從工作以來,就一直很少開車,明山區地行政中心地處明山新城,這里的路況很好,正好可以過過車癮。

    “不用了,你把鑰匙給我吧,這兩天我自己開車!

    王有根連忙把自己已經帶在身上的車鑰匙交給了陳劍。

    下班后,陳劍把沒有看完的材料放進了公文包里,下樓之后,發現王有根已經把配發給自己的嶄新的那輛掛著明山區二號車牌地新款奧迪a618t轎車停在了門口。

    新款奧迪a6是國內目前生產的最好的汽車,陳劍坐進駕駛室后,發現這輛車跟自己原來那輛紅旗以及借用的姚子晴的那輛帕薩特不好比的,甚至比姚子晴的那輛寶馬的內飾還要好一些。

    陳劍自己駕著車,沿著新建的公路一路開上了之江三橋,下了橋一個左拐就到了自己和張楠下榻的酒店。

    回到自己和張楠開地那間套房,用門卡打開房間后,發現張楠已經回來了,正在衛生間里洗澡。陳劍把公文包扔在了外間的辦公桌上,人坐在沙發上,拿起張楠帶回來的之江日報,看了起來。

    酒店房間里的空調開得很暖和,張楠洗完澡,裹著一件浴衣走了出來,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走到陳劍的身后,隔著沙發一把摟住了陳劍的脖子,紅撲撲的臉在陳劍的臉上摩擦著,柔聲說道:“怎么樣,今天第一天報到順利嗎?”

    陳劍放下手中地報紙,抬起手,摸著張楠的臉龐,嗅著張楠身上散發的女人的清香,說道:“很順利,今天是楊書記親自送我去上任的。你呢?”

    張楠今天也是第一天到省報去上班。

    “我也挺好的,分配在省報策劃部,還算清閑,沒有在明陽時那么忙,平時也好兼顧一下房子的裝修!睆堥χf道。

    陳劍想起來了,張楠的媽媽原來是臨州市委宣傳部的部長,對于省報當然是很熟悉的,報社地領導也不會不知道張楠是省委書記周長平的外甥女,當然會給她好好安排了。

    張楠繞過沙發,抱著陳劍的手臂坐到了陳劍地身邊,身體靠著陳劍的身上,說道:“陳劍,今天我們到哪里去吃晚飯?”

    張楠洗完澡以后,身上只是裹著一件浴袍,陳劍地手臂直接被張楠摟在兩座山峰的中間,由于張楠里面沒有穿內衣,陳劍被張楠抱著地手臂感覺軟軟的很舒服。

    陳劍轉身面向張楠,張楠剛剛洗完澡,臉上地紅暈還沒有退去,紅撲撲的非?蓯,透過張楠身上那件沒有扣子,只是靠腰間一根帶子扎著的浴袍門襟的縫隙中,粉嫩白凈的胸部呈現在了陳劍的眼前,一顆粉紅色的小豆豆也是若隱若現。陳劍頓時感到血液往下走,有匯集到小陳劍那頭的趨勢。

    陳劍把手從張楠的懷中輕輕掙脫出來,一把把張楠摟進了自己的懷里,另一只手則順勢伸進了張楠的浴袍里面,一下子摸上了張楠胸前其中的一座峰巒。

    張楠沒想到天還沒黑,連晚飯還沒有吃,陳劍就開始不規矩了,羞紅了臉的張楠稍稍掙扎了幾下。但是,人已經被陳劍緊緊摟住了,動彈不得。

    “被這樣,你不吃晚飯了?”張楠紅著臉,輕聲說道。

    陳劍一聽,心中一動。因為這兩天陳劍和張楠雖然睡在一張床上,但是由于張楠老家的親戚來了,根本不能做什么,再加上張楠睡覺喜歡抱著陳劍,這么一具美妙的**抱著懷里,小陳劍也是一陣立正,一陣稍息的,弄得陳劍不上不下的,十分難受。剛才聽張楠的意思好象她老家的親戚已經走了。

    “怎么,可以了?”陳劍有點不確定的問道。

    “嗯!睆堥p輕的嗯了一聲,臉紅紅的。張楠自己也感到老家的親戚一走,自己也特別想那事。

    證實了自己的想法以后,陳劍迫不及待的把張楠抱了起來,往里面的房間走去。張楠雖然心中也是很想的,但是出于女人特有的羞澀,在陳劍的懷里,晃著兩個腳丫子,叫道:“你不吃晚飯了!

    “人倫大事也不能耽誤,我們一起溫存完了再吃也不遲啊!闭f著,陳劍把張楠往床上一扔,一臉淫笑的撲了上去。

    各位兄弟姐妹們,由于你們的支持,老萬的月票排名已經上升到了第011位了。老萬感謝你們的大力支持。在此,老萬向各位大禮參拜了。

    今天,老萬在一邊碼字的時候,一邊看著自己的月票數不斷的上升(雖然無法和其他大神相比,不斷上升也大致是兩個小時增加一票。)老萬碼字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許多,靈感也不斷的閃現,今天上傳的時間比往日提早了許多。希望老萬每天都能不斷的閃現靈感,碼字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