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報到
    寧獨自一人返回了縣委招待所,走到招待所樓下的時人影從角落離走了出來。

    “陳書記!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今天在晚宴上心事重重的費明。

    “哦,是費明啊!标悇Ρ粐樍艘惶,看清了是費明,才松了一口氣。

    “費明啊,你怎么在這里,是不是找我有事?”陳劍問道。

    “陳書記,我想找您談談!辟M明說道。

    “好吧,我們上去談吧!标悇σ膊恢蕾M明過來找他有什么事。

    陳劍帶著費明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沒等陳劍開口,費明已經在門口的柜子里拿出了陳劍的杯子,然后幫陳劍泡好了一杯茶,放到了陳劍的面前。一切都顯得那么的熟悉和自然。

    “費明,你自己也泡一杯吧!标悇M明自己曾經是自己的秘書是非常滿意的,坐在沙發上微笑著說道。

    費明給自己也泡了一杯茶,然后在陳劍的面前,端端正正的坐了下來。

    “說吧。找我來到底有什么事?”陳劍微笑著問道。

    “陳書記。我。我能不能跟您一塊兒去明山區?我還給您當秘書!辟M明稍微躊躇了一下。然后鼓足勇氣。說道。

    “費明。你想跟我一塊兒去明山區?”陳劍聽到費明地話。感到很意外。

    “是地。陳書記。上午知道您要調到明山區工作后。我就有了這個想法!辟M明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說心里話。陳劍是很希望費明能跟著自己一塊兒去明山區地。明山區地情況復雜。司機和秘書都是自己人地話。也不失是保護自己地一種法子。

    “費明。你想跟我一塊兒區明山區。我是很歡迎地。但是。有個前提我要首先向你說明。明山區目前地情況很復雜。具體什么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你現在已經是個正科級地鄉黨委書記了。你年輕又有學歷。再過兩年說不定還可以更進一步。但是到了明山區。你不過是個正科級地秘書。一旦我在明山區工作開展不順利地話。你很可能會受到我地牽連。這一點。你可要考慮清楚了!标悇σ槐菊浀卣f道。

    費明聽了陳劍地話,頓時一愣。費明想跟著陳劍一起去明山區,不能不說,費明也有著自己的私心。陳劍是南江軍區副司令員張幼華的女婿,省委書記周長平的外甥女婿,這點曾經作為陳劍秘書的費明是很清楚地。再加上陳劍的年紀很輕,能力也很強,費明感到如果能一直跟隨陳劍,自己也會隨之出人頭地。

    剛才陳劍地話傳遞了兩個信息,一個是陳劍是希望自己能跟隨他去明山區赴任的。第二個是目前的明山區情況復雜,陳劍沒有跟自己明說,說明情況是很嚴重的,正如陳劍所說的,里面存在著連陳劍都無法掌控的風險。

    現在擺在費明面前地是兩條路,去還是不去。費明是主動向陳劍提出要跟著去明山區的,陳劍擺出了明山區地情況,如果費明此時退卻的話,難免會給人有種虛情假意地感覺。但是雖然跟著陳劍去明山區有風險,但是如果費明依然能一如既往的跟隨陳劍,那將來陳劍飛黃騰達地時候,也不會忘了費明這個忠實的部下。

    這種選擇,說嚴重點關系到費明今后下半生的道路該如何走,但是也不容許他長時間的考慮,陳劍正微笑著看著費明。愣過之后,費明沉吟了一會,最后咬咬牙說道:“陳書記,不管明山區那邊的情況怎么樣,我還是想跟著您!

    費明的話讓陳劍非常滿意。如果費明此刻打退堂鼓的話,陳劍也不會怪費明,但是至少在心目中不免會對費明大打折扣。如今費明稍微考慮了一下,就義無反顧的決定跟隨自己,讓陳劍感到去明山區任職又給自己增添了一份信心。

    “費明,你也不用這么急著表態,畢竟你的家在新河嘛,回去后跟嫂子好好商量商量。如果確實決定想去明山區的話,下個星期給我打電話,我會安排你的調動手續的!标悇πχf道。

    費明點了點頭,說道:“陳書記,我家那口子一向是聽我的,下星期一我一準給您打電話!

    第二天是周末,陳劍跟袁華交接了工作,也算是在新河站好了最后一班,正式卸下了新河縣委書記的職務。

    下班后,陳劍應約來到了姚子晴的晴廬,今天姚子晴特地約了陳靜和小嚴,大家一起聚聚。

    “哥!碑旉悇ψ哌M晴廬的時候,陳靜就已經聞訊從堂屋里跑了出來,一把抱住了陳劍。

    “哥,聽子晴姐說,你又升官了,要調到臨州的明山區去當區長了,是吧!标愳o像個長臂猿似的掛著陳劍的身上,笑嘻嘻地問道。

    “你這丫頭,都這么大了,還象個小孩子一樣!标悇Π忾_陳靜環抱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笑著說道:“是啊,我下個星期就要調到明山區去工作了!

    這時,姚子晴也出現在堂屋的門口,微笑著看著他們這對兄妹說道:“快進來吧,外面冷!

    “走,哥,咱們進屋,今天子晴姐親自下廚做了好多好吃的!标愳o拉住陳劍奔奔跳跳的走進了堂屋。

    小嚴正在堂屋幫著擺放著餐具和酒杯,看到陳劍進來了,也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走到陳劍面前,說道:“哥,恭喜你了!

    小嚴如今和陳靜已經辦理了登記手續,只等過年把婚禮辦了。陳劍對小嚴這個妹夫也是非常滿意的。

    “謝謝,小嚴!标悇πχ牧伺男赖募绨蛘f道。

    姚子晴幫著陳劍把外衣脫下,掛好后,對陳靜說道:“小靜,幫我到廚房把菜端出來,我們開飯了!

    沒等陳靜開口,小嚴連忙說道:“子晴姐,我來吧!闭f著便往后面的廚房走去。小嚴的歲數雖然比姚子晴大,但是小嚴非常感激姚子晴能給自己和陳靜這個創業的機會,所以也跟著陳靜叫姚子晴,子晴姐。陳靜也樂得偷懶,朝姚子晴笑著伸了伸舌頭。

    “你這丫頭,就知道偷懶,什么事都要小嚴來做,能找到象小嚴這樣的丈夫也算你地運氣!币ψ忧缧χ鴮﹃愳o說道,說到下半句的時候,還不忘朝陳劍看了一眼,然后轉身也進入廚房去端菜了。

    “哥,我總覺得子晴姐看你的目光有些異樣,是不是她也喜歡你呀!钡纫ψ忧缱吆,陳靜突然湊到陳劍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陳劍被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你這丫頭,別瞎說,子晴是你的干姐姐,也是我地干妹妹,什么喜歡不喜歡的!

    “哼,你別不承認,我早就看出來了,當初在我家第一次見

    候,我就發現嫂子跟子晴姐有些針鋒相對,估計嫂子晴姐喜歡你!标愳o一副我很了解的樣子說道。

    “別亂說話,你子晴幫了你這么大的忙,你還在背后說人家!标悇τ趾脷庥趾眯Φ恼f道,自己這個妹妹真是鬼精鬼精的,怪不得小嚴被她吃得死死地。

    而陳靜卻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繼續說道:“如果子晴姐真地喜歡你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再多個嫂子!闭f著拍了拍陳劍的肩膀,笑道:“誰叫我的哥哥是這么優秀呢!

    正說著,姚子晴端著菜從廚房里走出來,說道:“你們兄妹倆在說什么呢,快洗洗手吃飯了!

    陳靜給陳劍做了個鬼臉,應了一聲,奔奔跳跳的到衛生間里去洗手了。陳劍則苦笑著搖了搖頭,也跟著去洗手,準備吃飯。

    晚飯的時候,陳靜又突然跟陳劍說道:“哥,我今天跟子晴姐商量了一下,我們想把成瑤化工有限公司也轉移到明山區去!

    陳劍聽了一愣,朝姚子晴看了看,姚子晴笑瞇瞇地跟陳劍點了點頭。

    “那你們在新河的工廠怎么辦?不開了?”陳劍詫異地問道。

    “小靜是公司的總經理,你讓小靜來回答你!币ψ忧绮⒉换卮痍悇Φ貑栴},而是笑著讓陳靜來回答。

    “哥,我們成瑤公司到目前為止,已經收回了全部的投資,銀行貸款也在十月份全部還清了。我測算過了,目前依照我們公司地經營業績和良好的信譽,重新再向銀行貸款的話,可以貸到八百萬左右。拿著這個八百萬我們就可以在明山區買上四十畝土地,建設五千平方米的廠房,然后再拿明山區的廠房向銀行貸款,足以能使我們引進先進的設備和啟動資金。

    另外,明山區的工業開發區是個相對十分成熟的工業區,交通便當,離東方市也近,便于我們開拓新的市場!闭f到這里,陳靜看了看正在聚精會神的聽自己說話的陳劍,笑著說道:“再說,我親愛的哥哥就要離開新河了,子晴姐不久以后也要到臨州去發展房地產了,所以我也想搬到明山區去。這樣,不但能擴大我們公司的業務,也能和你們大家繼續在一起!

    陳劍聽完了陳靜的話,象是不認識陳靜一樣,仔仔細細的看了陳靜一會,片刻才說道:“小靜啊,我記得你是學化工的,電大讀的好象也是化工專業吧。真的沒想到原來你也這么懂經濟,剛才你說的這些是典型的資本運作,不錯!

    姚子晴在一旁笑著說道:“你才知道小靜的能力呀,我早就說過小靜有女強人的潛質,你看短短半年多的時間,就和小嚴一起把我們成瑤公司經營的紅紅火火的,現在又要擴大規模了?磥,我拉小靜和小嚴來經營成瑤公司是多么明智的選擇!

    小嚴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只是負責一些技術方面的事,公司其他的事務都是陳靜在打理!

    看著陳靜被夸得得意洋洋的樣子,陳劍忍不住想打擊他一下。

    “小靜啊,你到明山區投資辦廠,我可是不會幫你什么忙,也幫不上什么忙,畢竟我也是剛剛調過去,人生地不熟的。

    “哥,我也沒打算讓你幫我什么忙,我這是正常的投資建廠!标愳o一副胸有成竹的說道。

    晚飯后,陳靜和小嚴率先告辭了,他們平時就住在廠里的。臨走時,陳靜還一個勁地沖著陳劍擠眉弄眼的,弄得陳劍哭笑不得。

    陳劍晚上則留在了晴廬。(陳劍和姚子晴的床戲已經描寫過好幾次了,這里就省略了,如果哪位同學有異議的話,請留下您的評論,老萬下次改進。)

    第二天,陳劍向姚子晴借了一輛車,姚子晴起初硬是要把自己的寶馬,讓給陳劍開,陳劍感到開寶馬太招搖了,另外,也怕張楠有什么想法,就拒絕了姚子晴地提議。在姚子晴的公司里,暫借了一輛帕薩特。

    陳劍先是到縣委招待所去收拾一下行李,陳劍準備趁著這兩天有空,回臨州看看張楠地房子,另外也幫著張楠做些裝修前的準備工作,讓張楠一個人忙活,總是有些說不過去。

    回到縣委招待所,高明富已經在招待所樓下的大廳里等候了,看到陳劍進來,連忙應了上來,一副感激涕零的說道:“陳書記,謝謝您的提拔!

    陳劍微笑著拍了拍高明富地肩膀,說道:“老高啊,我也謝謝你這一年多來對我的照顧。你是高縣長提拔地,我不過是提了個建議而已,再說,你老高在接待方面的能力也很突出嘛!

    高明富伺候了三任縣委書記,在縣委招待所主任的位置上已經整整當了十年了,想不到還是這個年輕的縣委書記臨走時想到了他,把他提拔到了縣政府招待辦主任的位置上,級別也從原來的副科級跳到了正科級地位置。聽到陳劍對他以往工作的肯定,也不擺出居功地態度,高明富的鼻子隱隱有些發酸,連忙說道:“陳書記,您地大恩我高明富沒齒難忘!

    陳劍笑著說道:“好了,老高啊,別說這么肉麻的話了,我上去收拾一下就走了!闭f著陳劍徑直往樓上走去。

    高明富連忙跟上去,邊走邊說道:“陳書記,我幫您!

    周麗影送給張楠地房子位于臨州的市中心,東臨吳山,西靠西子湖,環境非常的優美。小區不大,一共只有兩幢樓,張楠的房子居然是整個小區唯一四套復式房型中的其中一套。

    房子是靠西一幢樓的頂樓,上下二層將近三百平方米。下面一層除了客廳、餐廳、廚房以外,還有三間臥室。樓上的面積雖然比樓下小一點,只有一間書房和主臥,但是卻有一個將近八十平方米的大露臺。站在露臺上,整個西子湖一覽無余,風景妙不可言。

    陳劍站在露臺上,遙望著不遠處的西子湖,感覺很震撼,這套房子就是在如今房地產不景氣的情況下,價值也在五百萬左右。張家居然給了張楠這么大的嫁妝。

    “怎么樣,這里環境還可以嗎?”張楠挽著陳劍的胳膊,幽幽的問道。

    “這里的環境真是太好了,想不到你們家竟然給了你這么好的房子!标悇Ω袊@道。

    “這是我媽留給我的嫁妝。這塊土地原來是部隊的,地方不大,只夠建兩幢房子的,住在這里的人,不是富豪就是政府和軍隊的領導。我們這套復式房,當初我媽特意給我準備的陪嫁。你看這里離新建的之江三橋很近,穿過三橋就是明山區,以后你到明山區去上班,車程決不超過二十分鐘,方便吧?”

    吟吟的說道。

    “方便,真是太方便了。以后我們就把家何在這兒了!标悇εd奮的說道。

    “是啊,我們以后就把家何在這里,用不著兩年,我們也可以再添上一個家庭成員!睆堥f著,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張楠的話不由的勾起了陳劍對胡秋月的思念,算著日子,胡秋月肚子里的孩子十有**已經生下來了,但是到現在胡秋月還是沒有一點的消息,到底情況怎么樣,孩子是男是女,陳劍一無所知,陳劍遙望著遠方,久久的沒有說話。

    張楠靠在陳劍的身上,見陳劍不說話,還以為陳劍不想怎么快要孩子,柔柔的說道:“陳劍,如果你不想這么快要孩子,那我們再過幾年再說吧!

    張楠的話把陳劍拉回了現實,陳劍摟住張楠,輕聲說道:“我沒有這個意思,再說我地年齡也不小了,如果你能為我們家添上一個家庭成員,那再好也不過了!

    張楠往陳劍的懷里靠了靠了,一臉的甜蜜,陳劍調回了臨州,兩人總算是可以一起生活了,此刻的張楠感到非常的幸福。

    星期一,陳劍依照調令上的報到日期,開著帕薩特來到了臨州市委組織部報到;藘商斓貢r間,陳劍和張楠在房子的裝修風格上達到了共識,并且找了一家裝潢公司對房子進行裝潢。而陳劍和張楠暫時棲身在離房子不遠地一家賓館里。

    手中有調令,陳劍很順利進入了臨州市委市政府的大門,市委組織部位于大樓東側的一棟小樓里面。陳劍走進了組織部的這幢小樓,小樓里面靜悄悄的,偶爾有人匆匆地走過,看見陳劍只不過也是瞥了一眼而已。陳劍依照調令,來到了位于二樓的組織一處。臨州是副省級地城市,所以一些市委市政府下屬比較大的委辦局也不同于其他的地級市,下屬的部門都命名為處,其部門的負責人也一般都是副處級。

    二樓組織一處的辦公室門是打開地,辦公室挺大的,里面有好幾位工作人員正在工作。陳劍敲了敲辦公室地門,辦公室里的人看了看站在門口地陳劍,結果沒有一個人出聲的,繼續埋頭各干各地事。

    陳劍只得硬著頭皮走進了辦公室,走到離門口最近的一個三十來歲女同志的辦公桌前,說道:“同志,我是來報到的,請問找哪一位同志?”

    那位女同志精神集中的凝視著電腦屏幕,沒有出聲,只是隨手指了指旁邊的座位。陳劍一看,旁邊的座位根本就沒有人,繼續問道:“同志,這個位置上的同志不在,請問還有哪位同志辦理報到手續嗎?”

    這下,這位女同志總算是開口了,但是眼睛依然沒有離開電腦屏幕,“沒有了,就是他辦理的!

    陳劍瞥了一眼,只見這個女同志正在緊張的玩著盛大的電腦游戲,怪不得這么專注的一直盯著電腦屏幕。既然辦理報到手續的人不在,陳劍也沒有法子,只得在門口的一張空位置上坐了下來。

    大概等了十來分鐘,從門外走進來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這名男子走進門,辦公室里的人立刻都站了起來,紛紛叫道:“處長!卑俏皇謱W⑼嬷⒋箅娔X游戲的女同志,也急急忙忙的站了起來。

    陳劍聽到這人是組織一處的處長,也連忙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開口說道:“同志,我是來”

    未等陳劍的話說完,那名處長從陳劍的臉上稍微掃了一下,并不理會陳劍,轉過頭去對著辦公室里的人,說道:“今天,明山區新任代區長陳劍同志要來我們一處報到,今天負責報到的小陸不在,如果陳劍同志到了,馬上通知我,部長還等著陳劍呢!闭f著準備邁步走進里間自己的辦公室。

    “同志,請等一下!标悇凶×四敲庨L。

    處長轉身皺著眉頭,看著陳劍,一副居高臨下的問道:“你有什么事嗎?”

    “同志,我是來報到的,我”

    陳劍的話還沒有說完,處長很不耐煩的打斷了陳劍,說道:“今天負責報到的人不在,你下午再來吧!

    組織部門是管干部的,平時一般的干部看到組織部門的工作人員一般都是客客氣氣的,這也養成了組織部門工作人員狂妄的工作風格。那名處長看到陳劍年紀輕輕,三十不到的年紀,還以為陳劍只不過是一般的干部到組織來報到的。

    “同志,我就是陳劍,前來報到的!标悇吹侥敲庨L狂妄的態度,心里其實很不舒服,只是聽到那名處長講,組織部長正在等自己,就連忙亮出了自己身份。一邊說著,一邊還拿出了自己的調令。

    “您就是陳劍同志!蹦敲庨L驚呼一聲,雖然對陳劍的稱呼已經改變,但是那名處長還是有些懷的接過了陳劍手中的調令,看了起來。明山區地區委副書記、代區長,馬上就要成為一名副廳級的干部,怎么可能三十歲不到呢。

    等那名處長看清,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就是新任明山區區委副書記、代區長的時候,馬上就改變了剛才冷冰冰的,居高臨下的態度,臉一下子變得十分地燦爛,微微彎腰,伸出自己的雙手,帶著恭敬地笑容說道:“陳區長,原來您早就來了,剛才實在是對不起,有所怠慢,有所怠慢!碧庨L忙不迭的跟陳劍打著招呼。開玩笑,眼前這位陳區長可是今天早上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賀峰親自交待的,只要陳區長人一到,馬上就請到他那里去。剛才自己的態度很不好,萬一他到賀部長那里嘴歪一歪,自己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

    陳劍畢竟是初來咋到,也不會因為剛才的一點不愉快要怎么樣,依舊客氣地對朝那名處長說道:“沒關系,我也不過是剛來了一會,是不是部長要見我?”

    “對,對,陳區長,您請跟我來!碧庨L連忙說道,朝著陳劍又彎了彎腰,然后領著陳劍朝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賀峰的辦公室走去。

    此時,整個組織一處里面地工作人員都是目瞪口呆,剛才來到他們辦公室里的那個彬彬有禮的年輕人竟然是新任的明山區的代區長。那名剛才陳劍問話的女同志更是不安起來,剛才自己上班玩電腦游戲,一定是給這位陳區長看見了,如今陳區長去見部長了,會不會把自己玩電腦游戲地事情說出來呀。

    臨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賀峰的辦公室在三樓,組織一處地處長帶著陳劍來到部長辦公室的門口后,朝陳劍笑了笑,意思是告訴陳劍就在這兒。然后小心翼翼地敲響了辦公室的

    “進來!币宦曨H為威嚴地聲音從里面傳來。

    處長帶著陳劍走進了辦公室,辦公室里一位五十左右的男子在坐在辦公桌前,帶著老花眼鏡看著文件。

    “部長,明山區代區長陳劍同志來了!蹦敲庨L走到辦公桌前,恭恭敬敬的匯報導。

    “哦,陳劍同志來了!辟R峰抬頭,眼光從架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鏡的上方看向處長身后的陳劍,然后馬上笑著一邊摘下眼鏡,一邊站起身來,并從辦公桌后面走了出來。直接走到陳劍面前,笑容可掬的伸出右手,說道:“陳劍同志,你好,我是賀峰!

    陳劍也不敢怠慢,連忙握住賀峰伸出的右手,恭敬的說道:“賀部長,您好,我今天來報到了!

    “坐,陳劍同志,請坐!辟R峰握著陳劍的手,沒有松開的意思,直接拉著陳劍的手,走向辦公室的右側會客區,熱情的請陳劍在沙發上坐下來。

    “小李,跟陳區長泡茶!标悇ψ潞,賀峰吩咐帶著陳劍進來的組織一處的李姓處長給陳劍泡茶。

    部長吩咐,李處長哪敢怠慢,反而對部長使喚自己,有幾分的榮幸,屁顛屁顛的給陳劍泡了茶,恭恭敬敬的端到陳劍面前的茶幾上。

    陳劍微笑著朝著那名李處長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賀峰揮了揮手,示意那名李處長可以走。然后,做了個請的姿勢,微笑著說道:“陳劍同志,請喝茶!

    陳劍知道,賀峰是要等李處長出去后,才開始跟自己談話,所以,也是微笑著點了點頭,端起了茶杯,輕吹了幾下茶葉,喝了一小口,然后放下茶杯,微笑著看著賀峰。這個時間,陳劍拿捏的正好,放下茶杯的同時,也是李處長走去辦公室并關上門的那一刻。

    果然,李處長出門后,只聽見賀峰說道:“陳劍同志,早就聽楊書記提起過你,歡迎你到我們臨州來工作!

    賀峰的第一句話,就給陳劍傳遞了一個信息,他是楊萬年的人。陳劍頓時也笑著說道:“賀部長,您客氣了,我是來接收組織分配的!

    “陳劍同志,楊書記跟我關照過,你來組織部報完到之后,楊書記要找你談話。然后親自送你去明山區上任,當然我也一塊去。不過,現在楊書記正在會見中紀委的同志,明天他們就將回去了!辟R峰繼續笑著說道,有意無意的向陳劍透露了明山區的案子結束了,中紀委調查組也要回燕京了。

    陳劍明白,賀峰剛才給自己透露的信息,等會楊萬年跟自己談話地時候,也會告訴自己。上個星期,楊萬年第一次找自己談話時,就曾說過,等陳劍正式上任后,向陳劍詳細說明明山區**大案的具體情況。

    當然,對于賀峰的示好,陳劍也是很領情,連忙笑著說道:“是嗎,那就太感謝賀部長了!标悇Φ母兄x看似是感謝賀峰要和楊萬年一起送他去上任,實際上感謝的內容,彼此也就心照不選了。

    賀峰也是朝著陳劍笑了笑,對于眼前這個年輕人,賀峰心里也是暗暗的贊賞,從進入賀峰辦公室開始,陳劍始終連結從容有度的姿態,說話也是含而不露。賀峰暗道:怪不得省委周書記親自點將,讓陳劍去主持明山區政府地工作,這個陳劍果然有幾分火候。

    這時候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賀峰抱歉的笑了笑,走進去接電話,一番嗯嗯啊啊之后,小聲的說了幾句話,放下電話笑著回來,說道:“陳劍同志,楊書記剛剛結束與中紀委同志的會晤就打電話來問你是否到了沒有,我說你已經來報到了,楊書記讓我立刻帶你去他地辦公室!

    今天一大早,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顧文杰會同中紀委調查組就來到了臨州市委,向楊萬年通報了明山區**案的調查情況,以及宣布明山區**案地調查工作正式結束了。

    楊萬年懸著的一顆心也終于放了下來,此次明山區**案不但明山區有大批的干部落馬,而且還涉及了臨州市的一個副市長,一個曾經擔任臨州市委常委,如今是臨州人大的副主任以及之江省的副省長。

    調查地結果是明山區除了原臨州市委常委、明山區委書記外,其余落馬的干部交由之江省紀委繼續雙規,查清問題后移交檢察機關。原臨州市委常委、明山區委書記和臨州市副市長以及人大副主任異地關押,由中紀委做進一步地審查。

    而涉及到的之江省地副省長估計上面有人說話了,調離了之江省,到閔省去擔任了政協副主席,總算是沒有遭受牢獄之災,但是政治前途也算是終止了。

    作為臨州市委書記的楊萬年在自己地轄區內發生了如此之大的**案,幸虧周長平保了他,不然作為一把手,領導責任肯定是逃不脫的。

    跟省紀委書記顧文杰以及中紀委調查組會晤完畢后,楊萬年迫不及待的詢問自己的親信組織部長賀峰,陳劍到了沒有。

    如今的明山區,抓了區委書記在內的四名區委常委、二名副區長以及十二名鄉鎮和各職能部門的主要領導,弄得明山區的干部隊伍人心惶惶。平時大家都是在一起工作的,難免會有一些橫向聯系,請客送禮,收收紅包這是如今官場十分普遍的事情,但是一旦上綱上線,那就是**,F在這么多人被抓了,而且面臨著省紀委的審查,大家都十分害怕,被抓的這些干部什么時候會把自己給咬出來了。

    雖然目前新任臨州市委常委、明山區委書記朱國榮和目前在主持區政府工作的常務副區長毛偉杰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這次事件對明山區造成的影響還是十分巨大的,已經嚴重影響了明山區的經濟發展。臨州市的經濟總量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來自明山區的貢獻。另外,明山區作為之江省在全國百強縣前十名中的唯一一個區縣,如果明山區因為此次**案而造成明年跌出全國百強縣的前十名,這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經濟名次的倒退,是關系到整個之江省的形象問題。

    如今的明山區急需有一個懂經濟的,能力又強的同志去主持明山區的經濟工作。而陳劍又是省委書記周長平親自點將的,也是自己兒子極力推崇的,能力超強,又是擁有經濟博士頭銜的干部。

    各位兄弟姐妹們,今天白天老萬有些私事,所以今天的更新稍微遲了一點,望大家海涵。今天是十一月的第一天,老萬振臂高呼:“求月票,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idianco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