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外放
    著陳劍從建華村出來,坐上了車的張星賢總算是松了不過他對富聯強剛才的表現非常不滿意,但是他也不敢對跟自己坐同一輛車富聯強擺著什么臉色,因為畢竟陳劍帶著縣里的領導還要到鄉政府去聽取防汛救災的工作匯報。臺風過后的各項救災工作可都是富聯強的負責,萬一惹惱了富~強,在匯報的時候嘴巴歪一歪,倒霉的可是張星賢自己呀。

    而此時的富聯強心中不免有些失望,陳劍在建華村視察不過是在村里走了一圈,和村黨支部書記以及村主任談了一些災后應該注意的問題,根本就沒有調查為什么建華村會遭受如此嚴重的災害,究竟是天災還是**。因為明眼人都能看出,這次雖然是11號臺風正面襲擊,但是只要事前防范得當,還不至于出現如此大的積水,到現在積水還沒退。這很明顯建華村在臺風來臨之前,根本就沒有進行有效的防汛抗臺工作,而大葉鄉的此項工作恰恰是由鄉黨委書記張星賢負責的。

    兩人各懷心思的坐在車里,倒是張星賢先開了口:“聯強,我們在一起工作也有三四年了吧!

    看著張星賢那張笑容可掬的臉,富聯強的臉上馬上也布滿了笑容,根據不同的對象和情況,臉部表情也要善于轉變,那可是一個干部的基本功。富聯強的笑容中帶著一點恭敬的神態,說道:“已經四年多了!

    “是啊,已經四年多了!睆埿琴t頗為感慨的說道:“聯強,我這個人是有什么說什么地,平時在工作中有時態度不太好,你可不要介意啊!

    “哪能呢,張(。呵!备宦搹娦χ蛄藗哈哈。富聯強心中很明白,張星賢在這個時候跟自己示好,無非是讓自己在陳書記前的匯報,多維護他一下,不要把大葉鄉沒有好好落實縣里的應對11號臺風,防汛救災方案好好落實的情況說出來,畢竟自己這幾天在抗洪救災的過程中,看得很明白地。

    張星賢見富聯強打了哈,知道這幾年自己一直是死死的壓著富聯強,富聯強心中沒有怨氣那是不可能的。張星賢掏出香煙,遞給了富聯強一根,繼續說道:“大葉鄉這次受到了這么嚴重的災害,我們黨委和政府可一定要緊密配合,把工作做好,不管什么事情我們都是榮辱與共的呀!

    張星賢這話意思是告訴富聯強這次發生這么嚴重地災難,你我都是有責任的,可不能自曝家丑,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

    富聯強一聽話,當然明白張星賢的意思,抽了一口煙后,微笑著對張星賢說道:“放心吧,張書記,什么事該匯報,什么事不該匯報,我心里還是有數的!

    聽了富聯強的話之后,星賢懸著的心稍稍放下了一點,笑著對富聯強說道:“聯強啊,以后對鄉里的工作,你可要多分擔一點呀,可不能再象以前那樣躲清閑了!睆埿琴t的意思的是,這件事情過去后,我可以適當的分一點權給你。

    富強則聽了張星賢地話之后。心中暗罵。這幾年只要是有利益地事。你張星賢每次都是死死地抓在自己地手里。碰到麻煩地。吃力不討好地事就丟給自己,F在有事了才想到我這個鄉長啊。不過富聯強對該如何向陳劍匯報還有些吃不準。陳劍剛才在建華村地表現。跟富聯強印象中。那個強硬地。疾惡如仇地縣委書記似乎有些碰不攏。萬一這次自己扳不倒張星賢。那今后自己在大葉鄉地日子可就難過了。當初富聯強就是在這個問題上吃過虧。也容不得他不小心。

    很快車隊便進了大葉鄉政府。幾個鄉黨委副書記和副鄉長已經事先接到了通知。等候在辦公樓下迎接縣領導一行。

    此時地張星賢又顯得生龍活現了。跟在陳劍地身后?桃鈷熘t卑地笑容給陳劍介紹著鄉里地其他領導班子成陳劍也是笑容可掬地和那些干部們一一握手。

    鄉政府二樓地會議室為了迎接縣委書記以及其他縣領導地到來。已經布置一新。桌上鋪著淡藍色地臺布。每把椅子都擦得一塵不染。每個座位前還擺放著一個茶杯。一盒精裝利群以及一小碟水果。

    陳劍在張星賢帶領下走進了會議室?吹阶郎系貣|西。也沒有作聲。徑直走到中間地位置坐了下來。在隨行人員以及大葉鄉領導班子成員落座地時候。陳劍也沒動擺放在桌上地精裝利群。而是從自己地口袋里掏出了一包軟中華。自顧自地掏出一根。已經在陳劍身邊落坐地鄧六春。非常適時地掏出打火機給陳劍點上了煙。陳劍朝著鄧六春笑了笑。把手中地煙盒遞給給了鄧六春。鄧六春也笑著從陳劍地煙盒里抽出一根。自己點上。

    當然。這幅情景都落在了一直非常注意陳劍地張星賢地眼里。陳劍連桌上擺放地精裝利群也看不上眼。只抽自己帶地軟中華。張星賢非但沒有覺得尷尬。反而有一絲地興奮。這說明什么。一個常抽中華地縣委書記至少可以說明陳劍也不是一個傳說中那么非常清正廉潔。

    張星賢打死也不相信,陳劍手中的軟中華會是自己買的。張星賢此刻心中還在暗暗后悔,后悔不該聽信面的傳言,也不該被陳劍辣手的反腐手段嚇破了膽,應該早點去參見陳書記,陳書記也不是一個不肯收禮的人嘛。

    會議開始,作為大葉鄉一把手的張星賢拿出了自己的筆記本,照例準備向縣委縣政府匯報大葉鄉此次遭受臺風侵襲的情況時,沒想到剛想開口,陳劍已經率先出聲了。

    “請富聯強同志先給我們介紹一下,大葉鄉災后的救援情況以及善后措施落實情況!

    陳劍這話一出,讓張星賢頓時臉一紅,把就在嘴邊的話馬上收了回來。坐在縣領導對面的那些大葉鄉其他干部們也是一愣,依照慣例,上

    到下面來檢查工作,都是由一把手進行匯報的。沒記竟然讓平時一直被張星賢死死壓制的富聯強首先匯報。難道說,富聯強已經不露聲色地搭上了縣委陳書記了嘛,還是陳書記因為這次大葉鄉受災嚴重已經對張星賢不滿了。表面上,那些大葉鄉的干部們依舊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心里可是都在打著鼓。

    一旦縣委書記對下面的一個鄉黨委書記不滿意就意味著這個鄉黨委書記快要當到頭了,大葉鄉的那些干部平時都是緊跟張星賢的,萬一在這次事件中,張星賢被處分或者調離,那就意味著這兩天一直在積極進行救災地富聯強有了出頭之日。陳劍的話一出之后,大葉鄉的其他干部看向富聯強的目光有了明顯的轉變了。

    富聯強也沒想到,陳劍一上來就要求讓他來匯報大葉鄉災后的救援情況以及善后措施的落實,這說明自己這兩天沒日沒夜的救災工作,陳書記還是知道的,頓時趕到心中一熱,鼻子有點微微發酸,在開口匯報之前,富聯強瞟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張星賢,從張星賢地發紅臉上捕捉到一絲不安的神色之后,富聯強的心中頓時涌動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雖然富聯強平時在大葉鄉表現的十分低調,也從不跟張星賢去爭什么東西,但這并不表示富聯強沒有野心,只是吃過一次虧后的富聯強變得格外的小心,沒有足夠的掌控的時候,他不愿也不敢輕易出手,但是今天有這么大一個機會擺在自己的面前,再怎么謹慎地富聯強也要抓住這次機會來搏一搏。

    “陳書記,各位領導,我們大葉鄉在這次11號臺風的侵襲中,共有六個村莊進水,三千多畝田地被淹,其中有近兩千畝是即將成熟的藥材,應該說損失是非常嚴重的。但是在臺風過后,我們也立即展開了各項防汛救災工作,被淹的六個村莊地村民被撤離到鄉中心小學,中學等學校以及鄉影劇院等場所進行安置,并且做好了村民們的食宿工作。另外對于被淹地村莊以及田地,我們進行了積極的排澇工作,但是由于外部河流地水位過高,泄洪緩慢,導致村莊和田地的積水沒有迅速地被排放,不過我們已經加大了排放力度,全鄉各個泵站都是日夜不停的工作,估計到今天薄暮可以將村莊以及田地中的積水排光。另外,對于受淹的村莊我們也已經組織好了衛生防疫工作,各種消毒藥品已經分發到個受災的各個村,等積水完全退去之后,就進行消毒,防止各類傳染病的發生。還有”

    富聯強非常細致的把臺風過后,自己積極進行防汛救災的工作,以及受災群眾的各項善后工作跟陳劍和與會的縣領導匯報了一遍。

    陳劍聽著富聯強的匯報,不得不說,富聯強匯報的那些臺風過后的防汛救災工作以及受災群眾的善后安置工作都是十分行之有效的,也避免了更大的損失,很好的安撫了受災的群眾。

    富聯強匯報完之后,陳劍依舊靜靜地坐在位置上抽著煙,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那些大葉鄉的干部們,陳劍沒有發話,坐在陳劍身邊的鄧六春和林飛軍等人也不好出聲。場面稍稍有些冷場。陳劍掐滅了手中煙后,喝了一口氣,終于張口發言了,這讓剛才被陳劍的目光掃視的大葉鄉的干部松了一口氣。發生這么大的災害,不能不說大葉鄉的干部都是有責任的,該不該處理,怎么處理還不是陳劍一句話嘛。

    “同志們,大葉鄉在這次11號臺風正面襲擊新河的過程中,遭受了如此大的災害和損失,我想在座的同志們都是非常痛心的。剛才富鄉長的匯報,可以看出大葉鄉在臺風過后,做了很多工作,也進一步避免了更大的損失。但是!碑旉悇φf道但是的時候,張星賢的身體不由地輕輕抖動了一下,大葉鄉出現這么大的災害,跟張星賢克扣防汛專用款,消極應對防范工作是不無關系的。陳劍看了一眼有些不安的張星賢,繼續說道:“但是,整個新河都是正面受到了今年第11號臺風的侵襲,為什么大葉鄉會發生如此嚴重地災害,遭受這么巨大的損失呢。據我所知大葉鄉的防汛條件在整個新河縣應該是比較好的,在這里我想問問在座可各位大葉鄉的領導們,你們到底有沒有認真落實縣里的應對11號臺風,防汛救災方案!标悇Φ卣Z氣越來越嚴厲,說到最后還重重的拍了一下會議桌,讓張星賢等人嚇了一跳。

    落實縣里的應對11號臺風,防汛救災方案是由黨委書記張星賢一手負責的,與會的大葉鄉的干部們都把眼光看向了張星賢,使得張星賢不得不開口說道:“陳書記,我們大葉鄉是完全依照縣里下發的應對11號臺風,防汛救災方案嚴格進行落實的,在臺風來臨之前,我還向林縣長做過了具體的匯報!睆埿琴t沒法子,繼續謊稱著自己嚴格落實了縣里的防汛方案,并且把林飛軍也拖下了水,希望林飛軍能協助自己說兩句。

    陳劍在新河地強勢地位,就是連縣長袁華也討不了好,更何況是來新河配合袁華工作的林飛軍了。林飛軍是分管大葉鄉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的副縣長,此時,林飛軍聽到張星賢把自己拉進來了,也不好再連結沉默了,開口說道:“是啊,陳書記,在得知11號臺風突然改變路徑,即將向我們新河襲來的時候,我曾經打電話給星賢同志了解防汛方案的落實情況,星賢同志當時就告訴我,他們已經認真落實了縣里的防汛方案了!

    其實大葉鄉發生這大的災害后,陳劍對負責指導和監督大葉鄉防汛救災方案落實的林飛軍就非常不滿意,同樣是負責指導監督縣里防汛方案落實的副縣長,胡振軍整整一個星期始終工作在豎新鄉,然而

    飛軍,陳劍在縣政府大院里就碰到好幾次,工作浮于就是沒有深入到防汛抗臺地第一線,在得知11號臺風即將正面襲擊新河,僅靠一個電話怎么能解決問題呢。但是當著大葉鄉干部的面,陳劍也不好直接訓斥林飛軍,只是很不滿的看了坐在自己右面的林飛軍一眼。林飛軍看到陳劍的不滿地目光也是心里一陣~緊張,朝著剛才把自己拖進來地張星賢狠狠的瞪了一眼。

    陳劍在了解了費明調查地情況后,雖然指示紀委書記吳立新和副縣長胡振軍組成聯合調查組趕赴大葉鄉,調查這次大葉鄉受災嚴重的真實原因,但是還到大葉鄉政府來開這個會地目的,一個是想聽取一下富聯強對于災后大葉鄉救災和善后問題的匯報,最主要的還是想給張星賢一個機會,讓他主動交待一下他自己沒有嚴格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以及近年來大葉鄉農田水利建設中存在的問題。

    如今,陳劍聽到張星賢還是一口咬定自己嚴格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對近年來大葉鄉沒有認真對溝渠和河道進行清淤疏通,導致洪水泛濫的問題絕口不提,心里非常惱火,當下也沒再跟張星賢多羅嗦,轉而對富聯強說道:“富鄉長,你是大葉鄉的鄉長,我也知道在臺風過后,你一直在防汛救災的第一線,那么你來說說你們大葉鄉究竟有沒有嚴格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另外你再說說你們大葉鄉這次受災如此嚴重,積水退去的速度如此之慢,到底還有沒有其他原因?”

    陳劍的這句話一出,在座的人除了鄧六春和費明外,都是一震,陳劍這是擺明了不相信張星賢和林飛軍的話。張星賢此時如坐針氈,他現在只能祈禱在車上自己跟富聯強的談話能起作用。而林飛軍見陳劍雖然沒有直接批評自己,但是當眾質疑自己給張星賢的證明,也讓他尷尬不已,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陳書記,各位領導,我作為大葉鄉的鄉長,在這次11號臺風過后,大葉鄉遭受了這么大的損失,我是責無旁貸!贝藭r的富聯強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將自己了解到的情況向陳劍和盤托出,給自己贏得一個機會。

    “陳書記,我們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是由鄉黨委書記張星賢同志具體負責地。但是在臺風過后防汛救災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受災較嚴重的幾個村莊的防范措施很不到位,有點就根本沒有任何的防汛措施。另外,臺風過后,積水之所以排放地速度如此之慢,是由于大多數溝渠和河道淤積厲害,導致泄洪能力的降低!

    正當富聯強正色的向陳匯報他在防汛救災中發現的種種問題的時候,張星賢的臉色正在慢慢地變白,雖然會議室中的空調打得很涼爽,但是大顆的汗珠還是從張星賢的額頭滴落下來。

    最后,富聯強一副沉痛的樣子說道:“對于我們大葉鄉沒有嚴格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在農田水利設施中存在著這么多的問題,我作為鄉長還是有責任的,我請求縣委、縣政府對我進行處分!

    富聯強很聰,在他的匯報中,已經闡明了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是由張星賢負責地,也不難聽出農田水利建設也不是他負責的,那就一定也是張星賢負責的,他這樣主動承認錯誤,請求處分,實質上是已經把張星賢逼近了死角。

    而此時的張星賢畢竟在官場打滾多年的老油子,剛才富聯強的話不過是他一家之言,又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證據,自己只有死不承認,別無他途。于是張星賢強自鎮定下來,說道:“陳書記,各位領導,我是負責我們大葉鄉落實縣里的防汛方案的,我敢說我們大葉鄉確實是在林縣長的指導和監督下,嚴格落實了縣里地防汛方案。至于說積水退去的速度慢,是由于溝渠和河道淤積厲害,降低了泄洪能力,在這點上我想說的是,我們大葉鄉的農田水利建設是年年通過縣農委的檢查和驗收地,我們”

    正張星賢振振有詞的在為自己辯解地時候,鄉政府大院里傳來了汽車馬達的聲音,聽起來還不是一輛,而是好幾輛。不一會兒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吳立新和副縣長胡振軍兩人在大葉鄉政府一名工作人員地陪同下走進了會議室。

    “陳書記!眳橇⒑秃褴娮叩搅岁悇Φ拿媲,雙雙叫道。

    “立新同志,你來向他宣布吧。

    陳劍擺了擺手,朝吳立新說道。

    吳立新點了點頭,然后面向大葉鄉黨政班子領導,一臉正色地說道:“關于大葉鄉在此次11號臺風的侵襲中,損失巨大,大葉鄉可能存在著對縣里布置的防汛救災方案沒有認落實。另外在近年來大葉鄉農田水利建設中可能存在的問題,經縣委研究決定,由縣紀委、農委、水務局組成聯合調查組,對上述問題進行調查,我是聯合調查組的組長,振軍同志是副組長,如果有同志了解情況的,可以向我們調查組反映。另外從現在起我們聯合調查組將奔赴各個受災比較嚴重的村莊進行進一步的調查!

    陳劍則看著一臉慘白的張星賢,淡淡的說道:“好了,張書記,你也不用在解釋什了,相信調查組會調查清楚的!

    隨后,紀委坐鎮大葉鄉鄉政府,負責跟干部談話,胡振軍則帶領著農委水務局的人員趕赴受災比較嚴重的村莊,就這兩個情況進行調查取證。

    陳劍則在富聯強的陪同下,前往鄉中心小學以及鄉影劇院慰問了目前還安置在這兩個地方的受災村民。

    第二天,大葉鄉負責村鎮建設的副鄉長就被雙規,緊接著張星賢也以涉嫌受賄和貪污防汛專用款也被雙規。大葉鄉暫時由鄉長富聯強主持工作。

    調查工作陳劍已經徹底的交給了吳立新,大葉鄉由于受災十分嚴重

    胡振軍目前已經取代了指導和監督大葉鄉落實防的副縣長林飛軍,在大葉鄉持各項救災工作。

    但是,讓一個副縣長長時間在大葉鄉主持救災工作也不是個法子,陳劍覺得還是應該盡快的落實大葉鄉的黨委書記以及一名副鄉長的人選。

    副鄉長的人選陳劍倒是無所謂,交給組織部長劉利民就行了,但是大葉鄉黨委書記的人選使陳劍不得不慎重考慮。因為這次11號臺風的來襲,就是因為原大葉鄉黨委書記張星賢地**和不作為造成了大葉鄉三千畝田地被淹,讓陳劍感到心痛的是其中有兩千畝是即將成熟的藥材,另外還有六個村莊進水,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高達一千多萬元,占全縣總損失的三分之一。所以陳劍對大葉鄉黨委書記地人選非常慎重,這個人選不但要肩負起大葉鄉的災后重建工作,還要真正對大葉鄉全鄉近五萬名群眾負起責任來。

    陳劍一時也沒有什么好的人選,便叫來了主管黨群的副書記王方平和組織部長劉利民。

    對于王方平,雖然王方平平時對陳劍還是比較尊重的,但是陳劍一直有點不舒服,到底是什么原因,陳劍自己也說不上來,陳劍一直覺得王方平那副眼鏡后面的眼神讓人捉摸不透,季文和既然能把王方平放到新河縣主管黨群地副書記的位置上,這個王方平決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王書記,利民,你究醞釀一下大葉鄉黨委書記以及副鄉長的人選,后天常委會上討論一下!

    從稱呼上,就可以看出陳這兩人的親疏,王方平是市委任命的,陳劍客氣的稱呼他王書記的同時,也是意味著連結一定的距離。而劉利民則是陳劍一手提拔起來的,稱呼利民顯得比較隨意和親近。

    王方場,利民當然不會現在就征求陳劍地意見,倒是王方平聽陳完后,推了推架在他鼻子的那副眼鏡,微笑著向陳劍征求意見道:“陳書記,不知道您有具體人選嗎?”

    陳劍這次倒實沒有什么具體人選,只是覺得這個黨委書記的人選不能就這樣隨隨便便任命了,還是應該找一個各方面都十分優秀的人選,所以才叫王方平和劉利民一起過來,推選幾個候選人讓自己看看。

    “王書記,我暫時還沒有么具體人選,你和利民一起議議吧!标悇σ彩俏⑿χ醴狡娇蜌獾恼f道。

    今是高晉出院的日子,陳劍下班后,應邀來到了百味佳。高晉上午出院后也沒回縣政府招待所自己的住處,直接來到了百味佳。

    陳劍進入高在百味佳的專用包房時,高晉和楊杰兩人已經開始喝起來了。

    “陳老大,不好意思,這兩天呆在醫院里一滴酒也沒得喝,這是饞死我了,我和楊杰先開始了,你別介意啊!备邥x看到陳劍進來,笑著說道。

    “高晉,你小子身邊怎么樣?喝酒不要緊吧?”陳劍也笑著問道。

    “沒事,我就是疲勞過度兼傷風感冒,在醫院躺了這么多天,早就好了!备邥x說著,端起酒杯美美的喝了一口。

    “怎么,文麗就沒有管管你?”

    “她呀,在廚房給我們配菜呢,我騙她我喝飲料!备邥x說著端起的一杯橙汁笑著說道。

    “陳書記!笨吹疥悇ψ叩阶雷舆,楊杰馬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陳劍一聲。

    “楊杰,說起來我還忘了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工地上的那些工人協助,還運來這么多的建筑材料,我現在可是不一定能站在這兒呦!”陳劍笑著說道,坐下來之后,看著楊杰還站著,說道:“看到你,我倒想起來了,那天用掉的你的建筑材料和工人人工,你打個報告,找胡振軍給你報銷。

    “陳書記,您就被寒磣我了,今天要不是高晉出院,我還真地不好意思見您!备邥x站在陳劍的身邊,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說楊杰,你有什么不好意思見我的,再說了你可是在這次抗洪救災中立了大了!标悇μь^詫異地朝楊杰說道。

    “陳書記,您要是再這么說,就把我給騷死了。其實那天臺風來的時候,我們應該主動去協助地,萬一大壩決口,那我們的影視外景基地也全完了?墒,費主任到我們那兒去求援,我們公司在工地上負責的那王八蛋居不肯協助,讓他打個電話給我都不打。我這是害臊呀,您說我們公司怎么就出這么一個王八蛋了。我已經把那個王八蛋給開除了,我們公司可是再也不能要這種不顧大局的員工了,這不是盡給我們公司丟臉嘛!睏罱苁中呃⒌卣f道。

    “楊杰,你被這么說,關鍵是你這個老板還是有這個覺悟的嘛,再說了最后你們公司還不是幫了我們大忙嘛,保住了白水溪水庫的大壩!标悇淖约旱奈恢蒙现匦掠终玖似饋,拍了拍楊杰的肩膀,微笑著說道。

    “陳老大,我剛才還批評了他一頓,你說我們新河遭遇了這么大地臺風,你陳老大都到了最危險的地方,連我都望激流里跳,不就是用他一點材料和人工嘛,他那個工地負責人還唧唧歪歪的,你說他都用了些什么人啊!备邥x在旁邊憤憤不平的說道。

    “好了,高晉,你也別再說楊杰了,如果沒有他當時命令那個工地負責人,白水溪水庫大壩很可能就保不住了!标悇Τ邥x說道,說著轉過頭對楊杰說道:“楊杰,說真的,你算一下一共用掉了你多少建筑材料,還有人工,這個我們是一定要補償給你的!

    “陳書記,您可千萬別提補償這兩個字了,你不怪罪我,我已經是很高興了,那些材料和人工只當我為抗洪做點貢獻吧。連高晉都往水里跳,如果我再收

    還不得被他罵死呀!睏罱芤桓笨蓱z巴巴的樣子忘小小的報復了一下高晉。

    “呵呵,楊杰啊,你也不用一直稱呼我陳書記啊,您啊的,大家都不是外人,你的歲數比我小,就叫我一聲陳大!标悇πχf道。

    “我還是跟高晉一下,叫你一聲陳老大吧?”楊杰腆著臉說道。

    “行啊!标悇σ埠芨吲d,楊杰是個挺不錯的人,陳劍也愿意和他深交。

    “楊杰啊,既然你不肯收那些用掉的建筑材料和人工,我給你介紹一個生意吧,不過前提是你在影視外景基地如果忙得過來的話!标悇ν蝗幌氲搅艘患,笑著跟楊杰說道。

    “什么生意?”楊一聽陳劍主動開口給他介紹生意,頓時眼睛一亮。

    陳劍笑了笑,說道:“我們白溪水庫的大壩有安全隱患,等到了枯水期后,我們準備重修這個大壩,你有興趣嗎?”

    “有興趣,當然趣了。再說了,如果白水溪水庫大壩有隱患的話,我們地影視外景基地也不安全哪。陳老大,你放心吧,把重修水庫大壩的任務就交給我吧,我包管把它修得異常的堅固!睏罱芘闹馗f道。

    “陳,我聽現在組織部在醞釀鄉的黨委書記和副鄉長的人選?”高晉突然問道。

    “是啊,張星賢和大葉鄉個負責村鎮建設的副鄉長被雙規后,振軍一直在大葉鄉頂著。大葉鄉剛剛遭受了這么大的災害,如果不能馬上落實黨委書記和副鄉長的人選,我怕會影響大葉鄉災后重建的進程!标悇Π欀碱^說道,然后又抬頭朝高晉問道:“怎么,你有合適的人選嗎?”說心里話,如果高晉推薦地人選,陳劍還是信得過的。

    “黨書記難道不是那個富聯強繼任嗎?我想推薦一個副鄉長的人選!备邥x說道。

    “黨委書記我想讓富聯強繼任,他這個人有點守舊,也有點滑頭,雖然在這次臺風過后,他積極組織防汛救災,但是,大葉鄉出現了這么多的問題,你說他這個當鄉長的難道一點責任也沒有嗎。就算他以前受到張星賢地壓制,沒有實權,但至少他可以向縣委反映張星賢的問題吧,但是他非但沒有,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樣地干部把他放到黨委書記的位置上,我看不合適!标悇Π欀碱^說道。

    高晉聽了,也很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對了,高晉,你向推薦的副鄉長是什么人哪?”陳劍問道。

    “哦,就是我地秘書。我那個秘書跟我快一年了,也挺能干,我想讓他到下面去鍛煉一下,一方面是讓他升一級,另一方面也是為他將來考慮,總不能讓人家一直當你的秘書吧!

    高晉的話突然提醒了陳劍,陳劍一直沒有大葉鄉黨委書記的合適人選,自己的秘書費明不正是最合適的人選嗎。費明目前是縣委辦的副主任,而且以前還當過副鎮長,跟了自己也有一年了,也了解自己的執政理念和行事方式,讓費明去當大葉鄉的黨委書記,不但是最理想的人選,而且正如高晉說的,也應該為自己身邊的人考慮考慮,總不能一直讓他當秘書。

    “怎么,陳老大,你是不是有些為難呀,要不就算了,以后有機會再說!备邥x見陳劍突然沉默了,說道。

    “哦,我剛才走神了,高晉你推薦你的秘書當大葉鄉的副鄉長沒問題,你明天自己跟利民說一聲!备邥x這么一說,陳劍才反應過來,有點歉然的說道。

    “我說陳老大,你走神什么呀,是不是張楠不在身邊,你想她了?”高晉聽自己秘書去當大葉鄉的副鄉長沒問題,也挺高興,笑著跟陳劍打趣道。

    “高晉,你還別說,你剛才的話還是真的提醒了我。我一直沒有大葉鄉黨委書記合適的人選,你剛才這么一說,我倒想起來了,我身邊正有一個大葉鄉黨委書記最合適的人選!标悇πχf道。

    “陳老大,你不會是說費明吧!备邥x恍然說道。

    陳劍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是啊,費明以前在下面當過副鎮長,有基層工作經驗,另外通過這一年多的了解,費明還是一個不錯的干部,是大葉鄉黨委書記最合適的人選!

    “費明是不錯的人選,不過把費明下放,你舍得嗎?”高晉笑著問道。

    “有什么舍不得的,既然是個不錯的干部,也應該讓他有個發展的舞臺嘛,至于秘書,我還可以另外找的!标悇σ呀洿蛑饕饬,讓費明出任這個大葉鄉的黨委書記。

    第二天上午,陳劍來到辦公室。費明照例把文件放在陳劍的辦公桌上,然后把泡好的茶端到陳劍的面前,說道:“陳書記,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這句話,費明每天都要問一句,不過今天和往常有些不同。陳劍笑著從座位上了起來,走到費明面前,指著會客區的沙發,說道:“費明啊,今天我想和你談一談,來,請坐!

    費明感到有些詫異,但是還是等陳劍坐下后,端端正正的坐在陳劍的面前,靜靜地等待著陳劍開口。

    陳劍暗自點了點頭,這個費明遇事不急躁,有些寵辱不驚的味道。

    “費明啊,今天我想和你談的是,我想放你去鄉鎮工作,你看怎么樣?”陳劍笑著問道。

    “陳書記,我還是愿意在您的身邊工作!辟M明一臉平靜的說道,心中的波動絲毫沒有在臉上表露出來。

    各位兄弟姐妹們,月底了,后面的追兵的月票數蹭蹭的往上漲呀,老萬的月票數可漲得不快,往各位兄弟姐妹們多多支持。老萬在這里叩謝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