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飯店沖突
    實,陳劍并不反對縣長袁華介紹實力強的建筑企業開河景觀整治工程,在招標中適當的照顧一下,也不是不行。但是千不該萬不該,你袁華不能暗示胡振軍一定要拿下這個工程。這給陳劍的感覺是,我陳劍提出了這個新開河的景觀整治,而且還拼命向市里爭取了補助資金,結果,你袁華上任沒多久,就想采這個桃子,這放了誰都不會舒服的。

    而胡振軍則為了不得罪袁華,也私自答應并暗示下屬的水務局內定了這個工程的中標單位。這讓陳劍感到胡振軍這個人不可靠,搖擺不定,今天胡振軍自己找上門來,陳劍還是打算再給他一次機會,畢竟是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人嘛。所以陳劍才這樣嚴厲的批評胡振軍,要是換成別人,陳劍早就不跟他多羅嗦了,直接撂在一邊了。

    胡振軍沒想到自己小小的一點私心,竟然讓陳書記發這么大的火。這也是胡振軍沒有什么政治經驗,自己不想得罪袁華,這本身沒有錯,錯就錯在他不該瞞著陳劍,私下搞小動作。當初袁華暗示胡振軍后,你胡振軍作為陳劍的嫡系,就應該把這件事跟陳劍匯報了,該怎么辦,讓陳劍來定。而不是你胡振軍答應下來后,背著陳劍幫袁華,這不是腳踏兩只船嘛,這在官場是非常忌諱的。

    胡振軍最終下定了決心,自己是陳劍一手提拔起來的,知恩圖報姑且不提。另一方面,雖然袁華是縣長,但和陳劍在新河的影響力比起來,還是差上一大截。自己只有死心塌地的跟著陳劍,千萬可不能再搖擺了,聽陳劍的口氣雖然嚴厲,但還沒有打算把自己徹底地關掉,當下一臉沉痛的對陳劍說道:“陳書記,您處分我吧,這件事都是我的責任!

    陳劍原本就是打算好好敲打胡振軍一番,現在見胡振軍一臉悔恨和沉痛的表情,陳劍的口氣稍微緩和一下,說道:“處分你,有什么用。你是分管建設口子的,以后碰到招標地項目多了,一定要貫徹公開、公平的原則,中標單位一律進行公示。決不能再有暗箱操作地行為了!

    “陳書記,您就放心吧。我回去一定再次重申您的指示,此次招標工作一定做到公正、公平!焙褴娐牭疥悇χ皇桥u了自己一頓,并不想在繼續追究,連忙說道。

    胡振軍在這一時刻心里已經想好了,這次的新開河景觀整治工程的招標,說什么也不能讓袁華介紹的那個建筑企業中標了,縣長袁華那兒,得罪也就得罪了。不然,陳書記一定會認為自己對他是指示依舊是陽奉陰違,自己可不能象王世安那樣,因為搖擺不定,而被陳劍打入冷宮,還成立了一個招商局,架空了這個經委主任地大部分的權力。

    這個周末張楠因為要回南江而沒有來新河看陳劍,姚子晴也回了東方市,陳劍樂得輕松,打算去一趟臨州,看看胡秋月。

    高晉自從搭上了文麗以后,也很少回臨州,雙休日基本上是在百味佳和文麗一起廝混。周五下班后,正當陳劍準備去臨州地時候,被高晉給拖住了,硬是拉著陳劍一塊兒去百味佳喝酒。

    陳劍無奈。只好跟司機孟剛說。讓他明天上午再接他去臨州。自己則上了高晉地車。一同前往百味佳。

    來到百味佳。楊杰已經在包房里等候了?吹疥悇M來。楊杰連忙站起來。笑著迎上前來。7788小說網

    “陳書記。想不到今天你也來了!睏罱苄χ完悇ξ樟宋帐终f道。

    “我是給高晉抓了壯丁。原本我是想會臨州去看看以前地同事地!标悇嘈χf道。

    “我說陳老大。以前在省委地時候。也沒見你有什么特別好地朋友啊。是不是想趁著張楠這個星期不來。想去打打野食啊。那也不必跑臨州那么遠嗎。楊杰在明陽地那個會所里面不是就有嘛!备邥x跟在陳劍后面。一臉淫笑地嚷嚷著。

    “滾。你小子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标悇πχ屏烁邥x一下。

    “各位,今天想吃點什么?”老板娘文麗親自進來點菜。

    自從和高晉在一起后,文麗也顯得比以前靚麗多了。

    “文麗,你就看著幫我們安排一下得了!备邥x大大咧咧地摟著文麗的肩膀說道。

    “文老板,你也別忙活了,一塊兒坐下吃吧,反正這兒也沒外人!标悇πχf道。

    “對,陳老大說得對,文麗,跟我們一塊吃,待會好好敬我們陳老大幾杯!备邥x也在一旁笑著說道。

    文麗莞爾一笑,說道:“那好,我先去給你們安排一下菜,待會再過來!闭f完,文麗轉身朝外面走去。文麗地身材很好,走路的樣子很婀娜,看著文麗地背影,楊杰偷偷地咽了一口口水,朝著高晉輕聲說道:“熟女的風情果然無敵,怪不得你小子最近到我那兒去得少了!

    “你要是羨慕,也可以去找個姐姐。我告訴你,象文麗那種歲數的女人知道疼人,跟她在一起,我總是感到自己很放

    高晉得意的朝楊杰揚了揚頭,一臉陶醉的說道。

    不一會兒,文麗親自端著菜走了進來,后面跟著幾個服務員。

    “這些都是幾個新菜,大家嘗嘗,給提提意見!辈岁懤m擺上了桌子,三葷二素,外加一個湯。文麗站在一旁笑著介紹道。

    “文老板,要是菜味道不好,我們可不付錢呀!标悇σ残χ,難得和文麗開了玩笑。

    “陳書記,有高老板在,還哪用得著付錢啊,是不是啊,老板娘!睏罱荞R上在旁邊打趣著高晉和文麗。

    文麗臉一紅,在高晉的身旁坐了下來,對于高晉她可不敢奢望有什么結果。

    高晉則一把摟住了文麗,朝著楊杰說道:“楊杰,你可記住了,以后看到文麗得叫嫂子。知道了嗎,待會好好敬你嫂子一杯酒!

    “沒問題,我現在就敬嫂子一杯!睏罱苷f著拿起桌上已經開好的茅臺,倒了兩杯酒,雙手遞給文麗一杯,然后端起另一杯,一副恭恭敬敬是樣子,說道:“嫂子,小弟敬你一杯!迸e起酒杯一飲而盡。

    文麗輕泯了一口,紅著臉輕笑道:“我不大能喝酒,意思意思了!

    高晉一把搶過文麗手中的酒杯,說道:“跟他客氣啥!闭f完,將文麗喝過一點的那杯酒咕嘟一口喝了下去。

    由于在座地都是朋友,大家也少了幾分拘束,熱熱鬧鬧的喝了起來。陳劍跟楊杰碰了一杯后,問道:“楊杰,鄉鄉通公路的建設進展如何了?”

    “鄉鄉通公路就剩下幾條路的瀝青攤鋪和劃線了,估計還有兩個月就能完工了。提前一個月完工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陳書記,你可別忘了當初的承諾,給我獎勵啊!睏罱苄χ卮鸬。

    “沒問題,多提前一天,我就多獎勵一天,獎金由高晉發放!标悇σ餐Ω吲d,故意把發放獎金地權力交給了高晉。

    “行啊,振華建設集團如果能提前完成鄉鄉通公路的建設,獎金我一定如數發放!备邥x十分豪爽地拍了拍胸脯,然后看了看一臉得意的楊杰,繼續說道:“不過這獎金我會直接轉到百味佳,作為楊杰你的招待費用,省得你每次到這里來吃飯總惦記著怎么賴帳!

    “好你個高晉,你可真狠哪!睏罱芤荒槦o奈的叫道。

    正當大家開開玩笑,喝喝酒,氣氛很濃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了吵鬧聲,陪伴著還有摔碎酒瓶地聲音。

    文麗皺了皺眉頭,微微強笑了一下,說道:“不好意思,你們先喝著,我出去看看!闭f完,匆匆的往門外跑去。

    “嫂子,我陪你去!睏罱茉谶@個時候,還是蠻會來事地,知道陳劍和高晉身份特殊,出去不方便,便自告奮勇的跟著文麗一起出去了。

    今天,袁明帶著幾個人來新河水務局交標書,自從接到堂兄袁華的電話叫他投標以后,他就認為這個項目已經非他莫屬了。今天他交了標書后,得知新河的百味佳十分出名,便帶著公司里的人一起來到百味佳吃晚飯。

    在他們包房的服務地那個女服務員長得挺漂亮的,讓袁明看得癢癢地。在明陽的時候,袁明還是比較低調地,因為一來他沒有足夠強硬的后臺,二來也不是特別實力雄厚地老板。但是今天來到新河就不同了,自己的堂哥可是這兒堂堂的縣長啊,再加上今天交了標書,袁明正十分志得意滿,喝了幾杯酒后,就開始對那名女服務員動手動腳起來。

    起初,那名女服務員還是比較忍讓的,但袁明就多了以后,更加變本加厲了,最后竟然一把把那名女服務員拉進了自己的懷里,手直接就摸進了服務的衣服里。女服務員用力掙開后,打了袁明一記耳光。

    這下徹底激怒了袁明,自己可是縣長的弟弟,不但回敬了那名女服務員一記耳光,而且還砸了桌上的酒杯和酒瓶。嘴里還嚷嚷著,一定要把這個小娘們給辦了。

    這時,文麗聞訊趕來了,看到包房里一片狼籍,自己的一個服務員正捂著有點破碎的工作服再哭,臉上赫然五個手指印。

    “小紅,到底是怎么回事?”文麗皺著眉頭,走到那個女服務員跟前問道。

    那名叫小紅的女服務員抬頭看到是文麗,一頭栽進了文麗的懷中,萬分委屈的哭訴道:“文大姐,這個客人要非禮我,嗚嗚!

    這時,有點醉意的袁明發現進來了一個更加漂亮的文麗,頓時一臉淫笑的走上來,說道:“你是這兒的老板吧,剛才你的服務員打了我一記耳光,你說該怎么辦呀?”說著想用手去摸文麗的臉。

    文麗連忙往后躲,驚叫道:“你要干什么?”

    這時,正好楊杰跟進來了,一看到剛才自己叫嫂子的文麗遭人非禮,哪還了得,連忙沖上前去,一把把晃悠悠的袁明給推開。

    “他媽的,你想干什么,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睏罱茏炖锪R著。

    袁明被楊杰給推了個踉蹌,回頭罵道:“你他媽的,作死啊!彪S后一揮

    著自己地手下叫道:“一起揍這個不知死活的王八完第一個沖上去,對著楊杰的臉上就是一拳。

    頓時其他人一擁而上,把楊杰圍在中間打。此時的文麗大叫了起來,大聲喊著人。

    陳劍和高晉碰了一杯后,正準備喝的時候,外面傳來了更大的聲音,有文麗地驚叫聲,又有激烈的打斗聲。

    “糟了,出事了!备邥x第一反應就是往外沖,文麗可是他十分在乎地女人。

    陳劍也連忙跟著跑了出去。來到外面一看,得到文麗呼喚的服務員和廚師也沖了過來。

    “打,把這幫流氓給我打!蔽柠惱莻叫小紅的服務員站在門口,指著包房里面,漲紅著臉叫道。

    七八個服務員和廚師沖進了包房,里面頓時響起了乒乓乒乓的聲音,夾雜著有人慘叫的聲音,文麗則把剛才被打到在地地楊杰給拉了出來。

    陳劍看到楊杰的臉已經被打成熊貓了,鼻血長流,身上地那件名牌西裝早已不成樣子了。高晉見狀怒吼一聲,也要往里面沖,陳劍連忙一把拉住了高晉,常務副縣長參與斗毆,成什么樣子。

    文麗也連忙叫道:“高晉,你被進去,里面的那些流氓已經被收拾得差不多了!贝藭r的文麗杏眼圓瞪,頗有幾分孫二娘的風采。她一個孤身女子,能開這樣規模的飯店,看來還是有兩下子的。

    剛才被打地暈頭轉向的楊杰,已經清醒過來了,從旁邊拿起一個酒瓶,對著陳劍和高晉喊道:“你們都不要動,我來!闭f著又沖進了包房。

    陳劍和高晉也來到了包房門口,只見里面有四五個人已經被打倒在地,百味佳地廚師和服務員們拿著炒菜勺和托板在旁邊圍著。

    楊杰拿著酒瓶跑到剛才第一個打他一拳,意圖非禮文麗的那個中年男子面前,一把抓住他地前胸,準備把酒瓶朝著他的腦袋砸下去,那個中年男子掙扎著,喊道:“你敢打我,我告訴你,我哥是縣長!

    “呸,不要說你哥是縣長了,就是市長,老子也照砸不誤!闭f著一酒瓶就砸了下去,“嘭”地一聲,隨著酒瓶粉碎,那個中年男子慘叫一聲,頭上的血頓時流了下來。楊杰把他往地上一摔,隨后又拿起一個酒瓶,準備去砸第二個,這地上的人剛才都打過他。

    陳劍在門口聽那個中年男子在叫自己是縣長的弟弟時,眉頭皺了皺,把在門口的文麗拉到旁邊問道:“剛才是怎么回事?”

    文麗一副余怒未消的樣子,見陳劍問起,連忙把事情的經過,跟陳劍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最后補充說道:“這個混蛋,還居然冒充縣長的弟弟,活該被打!

    陳劍卻皺著眉頭對文麗說道:“還是報警吧。這會楊杰也打得差不多了!

    說話間,楊杰也捂著臉從里面出來了,嘴里還不停的嚷嚷著:“他媽的,敢打老子,還他媽的敢說自己是縣長的弟弟,老子弄死你!

    “怎么樣,你沒事吧?我已經叫文麗報警了!标悇ψ叩綏罱艿拿媲,問道。

    楊杰看到是陳劍,頓時停住了嘴里的臟話,說道:“我沒事,就是臉上別那幾個混蛋給打青了,估計要一個星期不能出門。既然已經報警了,你和高晉就先走吧,省得到時難看,這里有我就行了!

    陳劍想想也是,自己和高晉待在這里是不大合適,拍了拍楊杰的肩膀說道:“那你就辛苦一下,我和高晉先回縣委招待所。公安局那邊我會打電話的!

    “沒事,陳書記,我也不會廉價那些王八蛋的,不拿出一二十萬,就別想過門!贝藭r的楊杰身上倒有了幾分紈绔之氣。

    高晉此時也從文麗的身邊走過來,擂了擂楊杰的胸膛說道:“兄弟,什么都不說了,這次我謝謝你了!

    “唉呦!睏罱芪孀「邥x剛才擂他的地方,后退一步,靠在墻上,叫道:“高晉,有你這么道謝的嗎,我這兒剛才被一個家伙給踹了一腳,正疼著呢。唉,真是疼死我了!

    文麗連忙緊張的跑上前,扶著楊杰說道:“楊杰,你沒事吧!闭f著白了高晉一眼,說道:“你這人也真是的,怎么就這么沒輕沒重的!

    楊杰則看著一臉尷尬的高晉,狡黠的笑著說道:“還是嫂子好,知道疼人!

    “你小子原來假裝的呀!备邥x這才恍然大悟,上前又拍了楊杰一下。

    楊杰則故裝委屈狀,向文麗說道:“嫂子,你看他又打我!

    陳劍此時被楊杰的搞怪,逗得笑起來,拉著高晉說道:“行了,警察也快來了,我們就先走了!闭f著,又朝著楊杰說道:“剛才沒有喝盡興,等這里的事完了,到縣委招待所,咱們在一起喝兩杯!

    各位兄弟姐妹,前面的越拉越遠,后面的正越追越近了,月票快來啊。老萬頂不住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idianco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