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劉曉梅的麻煩
    陳劍啊,在忙嗎?”周五下午,陳劍正在辦公室里看接到了張楠的電話。

    “我在辦公室里看文件呢,你什么時候到新河呀?”兩人已經登記結婚了,陳劍對張楠來新河看自己,心中有幾分期盼。

    “我現在還在臺里沒出來呢。本來今天我想早一點來新河的,我昨天晚上已經和曉梅約好了,請她吃晚飯,我這個做姐姐的登記結婚了,怎么說也要告訴自己妹妹一聲吧?墒桥_里臨時有事,我不能早走,今天是周五,曉梅三點半就放學了,你幫我去學校接一下曉梅吧。我忙完了,就趕到新河來!睆堥陔娫捴姓f道。

    “行!奔热焕掀庞忻,陳劍自當遵守。

    下午三點二十,陳劍結束了工作,準備去完成老婆下達的任務,去新河中學接劉曉梅,算起來劉曉梅現在已經是自己的小姨子了。

    “去新河中學!鄙宪嚭,陳劍吩咐了自己的司機孟剛。

    車子快到新河中學門前時,陳劍發現學校門口已經聚集了好多家長,估計都是接孩子的。陳劍感覺一號車直接開到學校門口,太扎眼了,連忙叫孟剛在學校的不遠處提前停車。下車后,陳劍告訴司機孟剛就等在這里,自己去學校接人。

    當陳劍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學校正好放學。陳劍就在馬路對面點了根煙,等著劉曉梅出來?墒顷悇φ榱藘筛鶡,學校里的學生都出來了,也沒發現劉曉梅的身影。

    難道,這個小丫頭學習不好,被留校了,陳劍心里想著,走進了學校。劉曉梅現在已經上初三了,陳劍來到位于教學樓的三樓地初三年級,從東到西,四個班級,都沒發現劉曉梅的身影。

    “這位同學,請問一下,劉曉梅在哪個班級?”陳劍看到一個正在做值日生的女同學,問道。

    “你是劉曉梅什么人?”那個值日生女學生。抬頭疑惑地朝陳劍問道。

    “我是劉曉梅地哥哥。今天來接劉曉梅地。但是怎么沒見她人呀?”陳劍聽出來了這個女學生認識劉曉梅。笑著說道。

    “哥哥?你是劉曉梅地表哥吧。你快去看看劉曉梅吧。今天下午。勞秋雁說劉曉梅偷了她地項鏈掛件。劉曉梅被王老師叫到辦公室里去了!憋@然。這個女學生對劉曉梅很熟悉。聽到陳劍說是劉曉梅地哥哥時。連忙說道。

    “偷東西。曉梅怎么會偷東西呢?”聽到這個女學生地話。陳劍眉頭皺著問道。雖然平時劉曉梅來到陳劍地住處和陳劍話不多。但是在陳劍地眼里。劉曉梅乖巧地孩子。怎么可能偷東西呢。

    “勞秋雁是劉曉梅同桌。今天她戴了一根鉆石項鏈?墒窍挛缢l現自己項鏈上地鉆石掛件掉了。就一口咬定是劉曉梅偷了她地鉆石掛件。所以。下課后劉曉梅被王老師帶到辦公室里去了!迸畬W生是劉曉梅地同班同學。把劉曉梅地事跟陳劍說了一遍。

    陳劍聽完后。連忙女學生問清了王老師地辦公室。往王老師地辦公室走去。

    陳劍剛走到辦公室門口,就聽見里面有個中年婦女在大聲訓斥著劉曉梅,

    “你說,你到底把我們家秋雁的鉆石掛件藏哪里了?趕快交出來?別給我裝可憐,你這個沒娘教地,居然還是個小偷,快交出來!蹦莻中年婦女說話很惡毒,劉曉梅早年母親病逝,她居然罵劉曉梅是沒娘教的。

    “嗚嗚,我根本就沒偷勞秋雁地掛件,嗚嗚!眲悦芬贿吙拗,一邊說道。

    “胡說,我的項鏈一直都戴著脖子上,下午這個鉆石掛件就不見了,你就坐在我地身邊,不是你偷的,還會是誰!币粋尖利又有點稚氣的聲音,說道,這個大概就是劉曉梅的同桌勞秋雁。

    “勞秋雁同學,你再仔細想想,你的鉆石掛件是不是掉在別的地方了,不一定就是劉曉梅同學拿的吧?”王老師在一旁說道。

    “王老師,你的意思是我們冤枉這個劉曉梅咯,她是我們秋雁的同桌,不是她偷的,這個掛件會自己長腿跑啊。我真搞不明白了,你們怎么會讓一個沒娘教的小偷安排坐在我們秋雁的旁邊,王老師,你如果不能處理,就叫你們校長過來!蹦莻中年婦女十分囂張,一口咬定就是劉曉梅偷的,還一口一個沒娘教的,罵劉曉梅。

    陳劍在門外聽不下去了,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只見一個胖胖的中年婦女和一個滿臉雀斑的女學生坐在辦公室里,正氣勢洶洶的逼問著劉曉梅,而那個戴著眼鏡的王老師則一臉無奈的在旁邊勸解著,而劉曉梅則蹲在旁邊捂著臉哭,嘴里還一個勁的說著:“我沒偷,沒有偷勞秋雁的鉆石掛件!

    “同志,請問你找誰?”王老師看到陳劍走進來,問道。

    “我是劉曉梅的哥哥,是來接劉曉梅的!标悇χ钢鴦悦氛f道。

    蹲在地上的劉曉梅聽到了陳劍的聲音,連忙站起來,看到陳劍站在辦公室里,就象看到親人一樣,頓時“哇”的大聲哭出來,一頭撲到陳劍的懷里,嘴里不停的跟陳劍說著:“陳大哥,我沒有偷東西,我沒有偷勞秋雁的鉆石掛件!

    陳劍拍了拍劉曉梅的后背,輕聲跟劉曉梅說道:“曉梅,別難過了,陳大哥相信你沒有偷東西!

    “你來的正好,既然你是劉曉梅的哥哥,那么叫劉曉梅把偷我們秋雁的鉆石掛件交出來!迸峙俗叩疥悇γ媲袄湫χf道。

    “王老師,是吧,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嗎?”陳劍根本就沒有理會這胖女人,而是皺著眉頭朝王老師問道。

    “情況是這樣的!蓖趵蠋熗屏送蒲坨R說道:“今天下午我們班級的勞秋雁同學發現自己項鏈的鉆石掛件掉了,認為是劉曉梅同學拿地,所以”

    “什么掉了,認為拿的,明明是她偷了我們秋雁的鉆石掛件,好伐。王老師,你講不清楚,叫你們校長來!迸峙舜驍嗔送趵蠋煹卦,指著陳劍懷中的劉曉梅叫道。

    陳劍皺著

    有些厭惡的掃了那個胖女人一眼,說道:“請問你為什么一口咬定我們曉梅偷了這個鉆石掛件!

    “我是勞秋雁地媽媽,我們秋雁的這條鉆石項鏈值好幾千塊錢呢,一定是這個這個劉曉梅見我們秋雁的鉆石掛件值錢,就把它偷了!迸峙税寥坏卣f道。

    “你女兒丟了這么值錢的東西,就應該報警嘛,沒憑沒據的怎么可以隨便誣陷一個孩子偷了你女兒的東西呢!标悇δ椭宰诱f道。

    “我們誣陷她,肯定是她偷地,今天我告訴你們,一定要把偷我女兒的鉆石掛件交出來!迸峙擞纸衅饋。

    陳劍也懶得跟她這種不講道理的人說清楚,轉過頭對王老師說道:“王老師,我記得中學生好象是不允許學生戴首飾的吧,這位勞秋雁同學首先就違反了學校的規章制度,你們學校怎么不阻止呢。另外,她們丟了如此貴重的東西,就應該報警嘛,怎么能盯住我們曉梅不放呢!

    “這個,學校是有規定學生不能戴首飾,但是王老師被陳劍說得啞口無言,偷偷看了看旁邊地這兩個母女,似乎有些懼怕這對母女。

    “我就是戴,怎么樣,我告訴你我爸是教育局的局長,如果今天劉曉梅不把我地鉆石掛件交出來,我就叫我爸讓學校開除她!蹦莻滿臉雀斑的勞秋雁在一旁得意地說道。她一向就對長得比自己漂亮很多的劉曉梅看不順眼,平時仗著自己是教育局長地女兒,經常欺負劉曉梅,劉曉梅每次都是忍氣吞聲的。今天自己違反校規,戴著別人送的鉆石項鏈到學校里來顯擺,結果到了下午鉆石的掛件竟然不見了,所以就一口咬定是劉曉梅偷了自己的鉆石掛件。

    “哦,原來是勞文池的女兒,怪不得公然違反校紀校規沒人管。小小年紀就這么囂張跋扈,勞文池堂堂的教育局局長怎么連自己的女兒都教育不好,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陳劍瞥了一眼這個欠管教的小丫頭,說道。

    “什么?你竟然這么說我們!迸峙藲獾脻M臉通紅,她堂堂的教育局長的夫人什么時候這么窩囊過,朝著王老師叫囂道:“王老師,叫你們校長來,今天一定要把這個劉曉梅開除了,然后送派出所!

    王老師則一臉無奈的站在旁邊沒動,其實他也不相信劉曉梅會偷同桌勞秋雁的鉆石掛件,在他的眼里,劉曉梅一直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今天只是礙于這個局長夫人,才將劉曉梅叫到辦公室來了解情況。哪知這對母女竟然一上來就朝著劉曉梅逼問,讓她交出鉆石掛件。

    王老師沒有去叫校長,但是辦公室里的吵鬧聲倒是把新河中學的李校長給驚動了,李校長聞訊趕來。

    “怎么回事?”李校長一臉威嚴的站在門口喝道,但當他看見胖女人母女站在辦公室里的時候,立刻彎腰笑著跑到胖女人面前,說道:“原來是勞夫人在哪,勞夫人您今天怎么會有空到我們學校來呀!

    胖女人見李校長到了,頓時一振,指著陳劍和劉曉梅說道:“李校長,這個劉曉梅偷了我們秋雁的鉆石掛件,不但不拿出來,反而來了這么一個哥哥還對我們出言不遜。你們學校一定要開除這個劉曉梅,她再不交出東西的話,就把她送派出所!

    李校長看了一眼陳劍以及在陳劍懷里哭泣的劉曉梅,轉身朝著一臉無奈的王老師,說道:“王老師,你是怎么搞的,怎么勞秋雁同學的鉆石掛件被盜,為什么不向我匯報?”

    “校長,學校里本來就有規定,學生不能佩戴首飾,再說了勞秋雁同學的鉆石掛件掉了,也不一定是劉曉梅同學偷的!蓖趵蠋熞娦iL上來就批評自己,剛才大概是受到了陳劍的感染,大著膽子說道。

    李校長見王老師竟敢當眾頂撞自己,心里十分不高興,但是,王老師說得也確實有道理。李校長覺得自己有需要向劉曉梅了解一下情況,畢竟是教育局局長地女兒丟了東西,現在連他的夫人也吵到學校里來了,萬一處理不好,得罪了勞局長,自己這個校長的位置可能就保不住了。

    “劉曉梅同學,是你偷了勞秋雁同學地鉆石掛件么?”李校長嚴肅的朝劉曉梅問道。

    “校長,我根本就沒有偷勞秋雁的什么鉆石掛件!眲悦窂年悇Φ貞牙锾鹆祟^,委屈的說道。

    “胡說,就是你偷的,快拿出來!眲谇镅阍谝慌越械。

    陳劍也懶得跟這個沒有教養地小丫頭爭論,正色的對李校長說道:“校長,你們學校的學生既然丟了貴重的東西,就報警吧,我們曉梅沒有偷什么東西!

    李校長聽了陳劍地話,想想也是,看看陳劍主動要求報警,而劉曉梅一臉委屈的樣子,估計這鉆石掛件也不一定就是劉曉梅偷的。李校長轉身對著那個胖女人,笑著說道:“勞夫人,我看還是報警吧,您看呢?”

    胖女人逼問了劉曉梅半天也沒有逼問出來掛件的下落來,心里也懷疑不一定是劉曉梅偷的,主要是自己的女兒一口咬定是劉曉梅偷地,但是她一向是蠻橫慣了,今天在陳劍那兒她受了氣,何況又是在自己丈夫的地盤上,她那肯罷休呀,F在聽李校長征求自己地意見,依舊囂張的叫道:“報警不是不可以,但是這個劉曉梅不肯拿出我們秋雁地鉆石掛件,學校就應該開除這個劉曉梅!

    李校長也弄得左右為難,沒有證據怎么能隨便開除一個學生呢,可那個胖女人畢竟是教育局局長的夫人。

    陳劍見這個胖女人依舊一副不依不饒地樣子,校長又是為難的樣子,嘆了一口氣,掏出手機,給費明打了個電話。

    “費明嗎,你現在給教育局的勞文池打個電話,就說是他女兒在學校里掉了一個鉆石掛件,叫他馬上到新河中學來一趟。另外你通知一下城關鎮派出所,請他們派人到新河中學調查勞文池女兒鉆石掛件丟失的情況!

    當陳劍掛上電話后,屋子里的人除了劉曉梅以

    有人都驚奇的看著自己。李校長聽到陳劍在電話里費明的人,而且還直呼教育局長勞文池的名字。他隱約記得這個縣委辦有個副主任就叫費明,而且是縣委陳書記的秘書,想到這里,李校長頓時一驚,他早就聽說縣委陳書記是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難道說,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縣委陳書記,李校長朝著陳劍戰戰兢兢的問道:“這位同志,請問你是?”

    “我是劉曉梅同學的哥哥,今天我是來接我妹妹的,才發現出了這么一件事!标悇Τ钚iL說道。

    那個胖女人剛才聽到陳劍打電話的口氣也吃了一驚,但現在聽陳劍再一次重復自己是劉曉梅的哥哥,頓時也放了心,她諒這個年輕人也沒什么了不起的,剛才那個電話虛張聲勢也不一定。藐視朝陳劍哼了一聲,轉頭不理睬陳劍了。

    李校長聽陳劍說他是劉曉梅的哥哥,心也定了下來,這個劉曉梅是個普通的單親家庭出身,家境比較貧寒,去年學校還減免了她一部分的學雜費,這個李校長還有印象。

    暫時安靜下來以后,陳劍拉著劉曉梅坐了下來,撫慰道:“曉梅等警察到了,咱們就回去,等你張楠回來以后,咱們就一起吃飯,F在,別難過了!

    劉曉梅看著陳劍,以前她看見陳劍總是有點害怕,但是今天看到陳劍,就象陳劍是自己親哥哥一樣,讓她有安全感和依靠。劉曉梅朝陳劍點了點頭,漸漸的止住了哭泣。

    新河教育局局長勞文池接到費明的電話先是一愣,費明說,陳書記讓他去新河中學一趟,他女兒的鉆石掛件掉了。但稍微轉念一想,頓時大驚失色,女兒的這根鉆石項鏈可是一個包工頭送的,因為勞文池把幾座學校的校舍修復工程承包給了他。陳書記怎么會知道女兒的鉆石掛件掉了,難道說勞文池不敢再想象下去了,急忙往新河中學跑去,路上還不斷地罵著自己的老婆和女兒。學校里有規定,學生是不能佩戴首飾的,自己也從來不允許女兒把這條鉆石項鏈戴出去,可是自己地女兒長得象自己,一臉的雀斑,又不好看,可偏偏就愛臭美。而自己的老婆又是一副官太太地樣子,對女兒又是十分溺愛,肯定今天是趁自己出門早,讓女兒戴著鉆石項鏈去上學了,要是被陳劍知道這根項鏈是自己收受下面包工頭的,拿還了得啊。陳劍上任以來,對**從來是深惡痛絕的,下手不留情面地,連李振祥,楊百春和米志國都進去了,更何況自己一個小小的教育局長呢。

    當勞文池趕到新河中學的時候,城關鎮派出所的所長辛明也接到了費明地電話,馬上親自帶人也趕到了新河中學。

    “勞局長,你也到了,我接到費主任的電話,也立即趕到了,你放心我們一定把你女兒丟失的鉆石掛件找到!毙撩骺吹絼谖某丶奔泵γΦ内s來,連忙上前說道。他是以為陳書記和勞文池的關系不錯,幫著勞文池女兒找丟失的鉆石掛件。

    勞文池聽辛明是來調查自己女兒鉆石掛件丟失地事的,心里不由地直叫苦,也顧不得跟辛明打招呼了,直奔學校的辦公樓。

    李校長聽到陳劍電話里叫勞文池過來,也不知真假,坐了一會兒,想想不好,想出去看看,剛走出辦公室就發現勞文池急急忙忙地趕來,連忙打招呼請勞局長過來。辛明等人也跟著勞文池一起過來。

    勞文池跟隨李校長進入辦公室,自己的老婆、女兒都在,另一邊坐著一個哭紅了眼睛地女學生和一個年輕人,定睛一看這個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縣委書記陳劍。

    “爸爸,這個劉曉梅偷了我的鉆石掛件,不拿出來,她的哥哥還對我們冷嘲熱諷的!眲谇镅憧吹阶约寒斁珠L的爸爸來了,頓時跑到勞文池的面前,向勞文池告狀道。

    “啪!眲谖某睾莺莸拇蛄俗约号畠阂挥浂,大聲說道:“學校里面有規定,學生不能佩戴首飾,難道你不知道嗎!

    現在輪到勞秋雁了,“哇!钡囊宦暱蕹鰜,撲到胖女人的懷里。

    “老勞,你瘋了,你怎么不分青紅皂白就打自己女兒啊,應該讓李校長把這個偷東西的劉曉梅給開除了!迸峙丝吹阶约簩氊惻畠罕徽煞蛏蟻砭褪且挥浂,連忙叫道。

    但是自己的這個笨老婆根本不了解自己的意思,還沖著勞文池說道:“老勞,你抽什么筋啊,讓我們走,我們偏不走,反正警察也來了,一定要把我們秋雁的鉆石掛件找出來!

    勞文池心中暗罵著自己老婆是蠢豬,這個時候還念念不忘那個該死的鉆石掛件。見陳劍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也顧不得自己的老婆和女兒了,連忙跑到陳劍身前,結結巴巴的叫道:“陳,陳書記,您好!

    此時,辛明也走到陳劍面前,立正敬禮道:“陳書記,辛明奉命趕到,請陳書記指示!

    陳劍沒有理會身前的勞文池,對辛明正色的說道:“辛所長,這位勞文池的女兒勞秋雁同學在學校里掉了一個據說非常昂貴的鉆石掛件,懷疑是我妹妹偷的,所以今天請你辛所長協助調查一下,這個鉆石掛件的下落,也好還我妹妹一個清白!

    勞文池聽到陳劍的話之后,腦袋頓時嗡的一聲,一片空白,自己的女兒不但弄丟了自己的鉆石掛件,還懷疑是陳書記的妹妹偷的。他是太了解自己的老婆和女兒了,她們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如果她們懷疑是陳書記的妹妹偷的,肯定是要大動干戈,更何況是在自己管轄的地盤上。這下可是把陳書記,給得罪慘了,看看陳書記妹妹那哭紅的眼睛,勞文池知道自己的老婆和女兒給自己創下了多大的禍。

    后面追得很緊啊,老萬上午月票的排名還是第1位,一天月票數量沒有增長,馬上就跌下來了,兄弟姐妹們手中的月票投起來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