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二十章 婚紗攝影
    子晴在天蒙蒙亮的時候溜回了自己的房間,過度疲睡到手機響起才醒了過來。陳劍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機一看原來是項海亮的電話。

    “陳劍啊,聽說昨天你登記結婚了,你小子也太不夠意思了,怎么著也通知一聲啊,今天我打高晉的電話才知道。聽你的聲音怎么象剛醒過來啊,是不是昨晚新河之夜太過操勞了,呵呵!彪娫捯唤油,就傳來了項海亮的聲音,這家伙居然還笑得那么yd。

    “喂,我已經到新河了,住在新河大酒店,你什么時候過來呀?”項海亮繼續哇啦哇啦的說道。

    “原來是海亮啊,你們到了,我正有事要你協助呢!标悇σ矐械酶忉,打了個哈欠,說道。

    “什么事?我項海亮早就說過,你陳劍有事,只要我項海亮能做到的,絕無二話!表椇A猎陔娫捘穷^拍著胸脯說道。

    陳劍一笑,心道不禁暗道,這燕京人就是會侃。

    “是這樣的,我老婆要拍婚紗照,我想請你的攝制組幫我們拍一下!标悇Π雅幕榧喺盏囊笳f了出來。

    “沒問題,我馬上叫王永貴幫你安排,化妝、服裝、攝影一條龍服務,包管讓你滿意。那你什么時候過來,我還等著和你一起聚聚呢?”

    陳劍抬手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了,也不知道張楠和姚子晴起來了沒有。陳劍在電話中跟項海亮說道:“這樣吧,中午我在百味佳請你吃飯,我十一點半到!

    掛了電話,陳劍跑到衛生間梳洗了一番后,走出了廂房。在院子里就聽到了從堂屋傳來張楠清快的笑聲。陳劍撩開門簾走進堂屋一看,只見張楠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蕾絲的花邊、綴有小碎花的透明褶皺、錯層次的寬松裙擺、曳長的頭紗,充滿浪漫風格的婚紗把張楠完美地身材顯現了出來,散發出無限的女性魅力,陳劍一下子看呆了,此時張楠給陳劍的感覺猶如天使下凡一般,怪不得又有人說,穿著婚紗的女人是最美的。

    “陳劍。你看怎么樣。這是我專門請人設計地!睆堥吹疥悇φ驹陂T口。呆呆地望著自己。笑著問道。

    “美。真是太美了!标悇Υ舸舻刭潎@道。

    “哥。你看傻了吧!迸赃呉ψ忧缈吹疥悇ΠV癡地樣子。有點吃味地說道。

    陳劍這才發現姚子晴正站在臥室門口。只是陳劍一進門被穿著婚紗地張楠給吸引了。沒有注意到姚子晴。姚子晴見陳劍進門就癡癡地看著張楠。連自己這兒瞄也瞄。心里暗罵陳劍真色。忍不住才發了聲音。只見姚子晴樣子有點憔悴。一副沒有休息好地樣子。估計是一大早就被張楠拖起來了。

    “婚紗這么快就送來了!标悇ψ呓藦堥。問道。

    “是啊。我哥一大早就派人把婚紗給送來了。早上我想讓子晴幫著我試婚紗。她還不樂意。就想睡覺。我是硬把她給拖起來地!睆堥ξ卣f道。

    陳劍也笑著看了姚子晴一眼,結果被姚子晴狠狠的瞪了一眼,好象在說,你倒睡得舒服,我可是一大早就被你老婆給拖了起來,現在還困著呢。

    “對了,張楠,我那個開影視公司地同學帶著攝制組已經到了新河了,剛才他和我通了電話,我把咱們拍婚紗照的事也跟他說了,他那已經開始在準備了,待會我要跟他一起去吃飯,你們去嗎?”陳劍說道。

    “我不去,我還要睡覺,昨晚張楠睡在我的旁邊,我一夜都沒睡好,你們兩口子去吧!币ψ忧缍⒅悇,把一夜都沒睡好,這句特地加重了口氣。

    陳劍也是一臉無奈的看著她,仿佛也在跟姚子晴說道,誰叫你昨晚偷偷摸摸過來地。

    “想睡覺,門都沒有,我還有好幾件婚紗沒有試呢。陳劍,吃飯我就不去了,什么能拍了,你再來接我!睆堥χf道。

    “我可不想再幫你試婚紗了,我要睡覺了,困死了!币ψ忧缛滩蛔〈蛄藗哈欠,轉身往臥室走去。

    “不行,你一定得幫我試,好歹我也是你嫂子呀!睆堥B忙也跟進了臥室。

    陳劍則乘機拿起張楠的越野車鑰匙,趕忙離開,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只聽見姚子晴在里面喊著:“我要睡覺啊,哥,管管你老婆!

    陳劍心中偷笑著,急忙逃出門去,跳上車,趕緊發動汽車走人。

    陳劍原先約好項海亮是十一點半到百味佳碰頭的,但是現在十點半才多一點,陳劍一邊開車,一邊給項海亮打了個電話。

    “海亮,你現在在哪里?我過來了!

    “陳劍啊,我在新河大酒店,你過來了,我下來接你!表椇A猎陔娫捴姓f道。

    陳劍放下電話,感到項海亮過分客氣了,只要告訴自己在哪個房間就可以了,干嘛還要下樓了接自己呀。

    但是,陳劍來到新河大酒店一看,那里聚集了好多人,由于是雙休日,有許多的學生,高舉著一個女明星的海報,嘴里還大聲喊著“趙冰,趙冰!本频甑乇0埠蛣〗M的一些工作人員正堵著大門阻擋著這些人。

    看到陳劍從車上下來,項海亮急急忙忙從酒店門口趕過來,看到陳劍開著張楠地車,嘴里說道:“哥們,可以啊,豐田強橫,居然還掛著軍牌!

    “這是我老婆的車!崩掀哦株悇φf地時候感覺有點怪怪的。陳劍指著酒店門口圍著這么多人問道:“這是怎么回事,那趙冰是誰?”

    “怎么,你連趙冰都不知道?難道,你平時不看電視地。

    項海亮驚奇的問道

    陳劍搖了搖頭。

    “趙冰就是前段時間熱播的那部瓊瑤阿姨的清廷戲里的女主角,這次簽約了我們公司,我們這部武俠電影就是為她量身定做的。門口那些追星族就是沖她來的!表椇A两忉尩。

    “那我們還上去嗎,要么直接去百味佳!标悇Π欀碱^,看著門口這么多地人,說道。

    “上去一趟,我把趙冰介紹給你認識,包管你見了驚為天人!表椇A列χf道。

    陳劍已經習慣了項海亮說話的夸張了,倒也沒怎么在意,淡淡的說道:“那么就上去坐坐!

    陳劍隨著項海亮在門口保安的護衛下,穿過了人群,進入了酒店。項海亮的劇組住在頂樓,把整個頂樓都包了下來。樓梯口居然還有保安守著。

    “這主要是防著那些狗仔隊來騷擾!表椇A脸悇忉尩。

    “想不到,你這劇組倒搞得挺大的,怎么上次在之江度假村沒有見到那個叫趙,趙什么的!

    “趙冰,是趙冰!表椇A练朔籽,對陳劍居然連趙冰也不知道,還小看他們的劇組,表示強烈地不滿。

    “我的陳書記,我們公司現在拍的這部武俠片,總投資要三千多萬,我

    家一當都投進去了,就是要打造今年國內最佳的訴你,只要這部影片一上映,包管火,讓你們新河做廣告,你們可是占了大廉價了,還什么叫劇組還搞得挺大!

    陳劍見項海亮有些不高興了,連忙笑著說道:“好了,海亮,我也不過是這么隨口一說,別生氣,你的這部電影我看肯定會火地,到時我們新河還沾光,你說不是!

    聽到陳劍這么說,項海亮的臉色才好看起來,笑著說道:“走,上我房間坐一會兒,待會我介紹趙冰給你認識!

    項海亮是公司的老板,所以住著一間套房,走進會客室,項海亮一邊給陳劍泡茶,一邊說道:“陳劍啊,你老婆是干什么地,怎么開輛軍車?”

    “她在明陽電視臺工作,她父親是在部隊工作的!

    “哦,那你岳父官不小吧,什么職務啊,能不能引見引見,我們拍戰爭題材影片的時候,經常需要部隊的協助!表椇A列χf道,他估計陳劍老婆地父親大概是師級干部之類的。

    “她父親是南江軍區副司令員!

    項海亮的笑容頓時凝結了,連忙說道:“她父親是南江軍區副司令,剛才的話算我沒說啊。我的媽呀,南江軍區副司令可不是我這種層次的人能見地!

    “不過你真要拍什么戰爭影片需要部隊協助的,我倒可以幫你問問,我那大舅子就是駐扎在明陽一個部隊地副團長!标悇πΣ[瞇的說道。

    “那太好了,等拍完這里地外景,我們一起去明陽,你把你那個大舅子約出來,我來安排。向我們這種影視公司也確實需要結交結交部隊的朋友,拍電影可少不了部隊地協助!表椇A馏@喜的說道。

    項海亮把泡好的茶遞給陳劍,連忙掏出手機,說道:“陳劍啊,你可是我的貴人啊,自從遇到你以后,我碰到的全是好事。你等著,我把趙冰叫過來,你們認識認識,如果你有什么想法,盡管跟我說!闭f著便撥通了手中的電話。

    “永貴嗎,你把趙冰帶到我房間來!

    沒過幾分鐘,門口便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表椇A琳f了一聲。

    陳劍一看,原來是那個瘦子導演帶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穿著白色及膝長裙,披肩長發的女子進來了。

    “項總,趙冰來了!笔葑訉а莨Ь吹某椇A琳f道?吹疥悇σ苍诜块g里,連忙跟陳劍打了招呼,“陳書記,您好!鄙洗卧谂R州的時候,他見識過陳劍的能量。

    陳劍也朝那名瘦子導演點了點頭。

    “項總,您找我?”跟著瘦子導演進來的那名女子說道。

    陳劍看了一眼,大概這個女子就是項海亮所說的那個明星趙冰。

    “趙冰啊,這位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你好好陪陪這位先生,我和王導還有點事,待會過來!表椇A脸w冰吩咐道。

    “好吧,項總!壁w冰稍微遲疑了一下,用眼睛瞟了瞟坐在沙發上的陳劍,最后還是答應的,但是看得出來,趙冰的眉宇間有著幾分不情愿。

    “陳劍啊,先讓趙冰小姐陪陪你,我跟永貴一起幫你落實一下,你上午給我布展的任務!表椇A列χ蜿悇φf道,然后和那個叫王永貴的瘦子導演一同走出了門外,臨到門口的時候,項海亮還轉頭努著嘴指了指了趙冰,向陳劍曖昧的笑了一下。

    趙冰聽到項海亮竟然親自去辦陳劍交辦地事,也是一驚,能讓自己老板親自干事的人也肯定不簡單。

    其實,今天陳劍跟項海亮上來,一個是禮節性的,令一個純粹是消磨時間,畢竟離午飯還有一段時間。對于面前這個叫趙冰的女明星根本就沒興趣。

    項海亮走后,陳劍依然坐在沙發上喝著茶,并沒有搭理站在一旁的趙冰,一個是因為剛才陳劍看到趙冰好象并不情愿留下來陪自己;另外一個是因為陳劍本來就對那些娛樂圈內的明星就根本不感興趣。

    趙冰見陳劍坐著毫無動靜,緊張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一點。趙冰從小就愛好表演,并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在大二那年被瓊瑤阿姨看中,出演了一部清廷電視連續劇,沒想到竟然一炮打紅。今年又新簽約了這家不算太大的影視公司,但是這家公司給予自己地條件實在是太具有誘惑力了,投資三千萬,拍一部國內迄今投資最大的武俠片,請她做女一號。

    趙冰明白電影的影響力是電視遠遠達不到的,如果自己能主演這部影片,那對于自己來說是具有重要意義的。

    趙冰在這個圈子里也有些日子了,也明白潛規則之類地。今天老板請她陪坐在沙發上的那位朋友,趙冰知道這種麻煩終于降臨到了自己身上了,但是她無法拒絕,如果她還想在這個圈子發展的話,她就不能拒絕。

    所以,看到陳劍坐著不說話,趙冰努力擠出了笑臉,走到陳劍面前,伸出手笑著說道:“請問先生怎么稱呼?”

    陳劍抬頭看了看眼前這張笑臉,長得很清秀,肌膚也是雪白細嫩,但是比起張楠和姚子晴來,總好像缺少了點什么,大概就是所謂地氣質吧。高官家庭出身的,身上總會帶有高貴的氣質。

    “陳劍,你就叫我陳劍吧!标悇ι陨院挖w冰握了一下手。

    “不知道陳先生是做什么生意的?”趙冰雖然笑著問道,但是人離著陳劍遠遠地坐了下來,眼睛里充滿了戒備。

    陳劍抬起頭,饒有興趣的看了看趙冰,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點了一根煙,然后笑著對趙冰說道:“趙小姐,如果你不想在這里坐的話,你可以離開,我不會介意的!

    趙冰一聽一下子愣住了,她知道,自從自己走紅以后,想一親自己芳澤的人多了去了,沒想到陳劍會說出這樣地話來。雖然自己很想離開,但是老板的命令卻不能不聽。

    陳劍見趙冰坐著沒動,也沒在理會她,而是坐著靜靜地抽著煙,偶爾喝口茶。一根煙吸完了,陳劍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陳劍感覺沒需要再等下去了,站起身來,對呆坐在一邊的趙冰說道:“趙小姐,我先走了!闭f完,頭也不回地打開門,徑自走了出去。

    趙冰見陳劍出去了,終于舒了一口氣,感覺自己逃過了一劫,不過趙冰對這個陳劍卻感到很好奇,難道這個男人對自己一點想法也沒有嗎?

    陳劍坐著電梯來到樓下,走出大門的時候,看著門口那些還繼續呼喊著地粉絲們,不禁搖了搖頭。

    上車后,陳劍給項海亮打了個電話。

    “海亮,我先走了,直接去百味佳了,你忙完后自己過來!

    “怎么這么快就走了,是不是趙冰給你搭架子啊,你放心,只要你看中了,我保管今天晚上讓她上你的床!表椇A猎陔娫捴

    的說道。

    “說什么呀你,人家小姑娘挺好的,別欺負人家。

    陳劍皺著眉頭說道。

    “噢,我知道了,老婆這兩天在,不方便。不過,你放心,這個趙冰我不會再介紹給別人了,以后有合適的機會,我再給你安排!表椇A猎陔娫捴行χf道。

    陳劍也懶得和項海亮分辯,直接掛了電話,發動汽車向百味佳駛去。

    來到百味佳,高晉已經到了,或者說他昨晚根本沒有離開百味佳。

    “陳老大,那個趙冰怎么樣?”

    陳劍剛到包房里坐下,高晉就急切的問道。

    陳劍看了看高晉,淡淡的說道:“不怎么樣?”

    高晉有些懊惱的說道:“我今天上午聽人說趙冰來了新河,就住在新河賓館,我就知道是隨項海亮的劇組來的。當時我就在想,趙冰來新河項海亮也不通知一下。結果我巴巴的跑到新河賓館,項海亮告訴我,趙冰在接待你陳老大,根本就輪不上我!闭f著不由地一嘆:“青春玉女,卻不能一親芳澤,真是遺憾哪!

    陳劍不由的一笑,說道:“我看那個趙冰也不過如此,你小心讓文麗聽到!

    兩人正說著,項海亮來了。

    “陳劍,我們劇組在新河賓館的會議室給你搭好了一個攝影棚,人員也都安排好了,都是我們劇組頂尖的好手,下午就可以拍了!

    “謝謝你了,海亮!表椇A岭m然有時說話有點夸張,但脾氣還是跟上大學的時候差不多,讓陳劍感到很舒服,也還很親切。

    高晉今天也沒叫別人,就和陳劍一起,招待了項海亮,也算是盡了地主之誼。

    午飯結束后,陳劍便前往晴廬去接張楠,準備下午拍婚紗照。來到晴廬,張楠一個人坐在堂屋。

    “飯吃了嗎?”陳劍笑著問道。

    “吃了!

    “子晴呢?”

    “她昨晚大概確實沒有睡好,午飯后,就進房間誰了!

    陳劍臉上不由的一紅,昨晚兩人一直折騰到了天蒙蒙亮,而且又是在張楠的眼皮底下,心里感覺有點對不起張楠。

    陳劍抬頭柔聲對張楠說道:“攝制組那邊都準備好了,就等著咱們去拍了!

    “那我們快走吧,婚紗我全試過了,件件都是非常合身!睆堥奔钡恼f道。

    陳劍拎起張楠那裝滿婚紗地箱子,跟著張楠,上車,離開了晴廬。

    此時正睡在床上的姚子晴聽到汽車遠去的聲音,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自己雖然和陳劍在一起的時候,表現的十分隨性,但是自己心愛地男人已經成為了張楠的丈夫。而張楠正要披著婚紗和陳劍一起留下那永恒的一刻。哪個女人不想披著婚紗和心愛地男人一起站在鏡頭前啊,讓這一幸福的瞬間,永久的保存下來。

    陳劍和張楠來到了新河賓館,由于門口有著一大堆的粉絲,陳劍出門地時候就跟項海亮通了電話,所以項海亮帶著瘦子導演王永貴早早的候在了大門口。

    由于項海亮知道了張楠的身份,看到豐田車停下來,項海亮馬上親自為張楠打開了車門,用異常恭敬得體的語氣說道:“這就是弟妹吧,我是陳劍的同學的項海亮,見到你,很高興!

    張楠知道這位就是安排自己和陳劍拍婚紗照地陳劍的同學,也客氣地說道:“項大哥,麻煩你了!

    項海亮聽到張楠叫自己項大哥,不禁眉開眼笑的說道:“哪里,哪里,弟妹太客氣了,我”

    項海亮地話還沒說完,張楠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門口那群粉絲舉著趙冰的海報,大聲叫起來:“趙冰,是趙冰,項大哥,你們劇組里是有趙冰嗎?”

    項海亮一愣,他沒想到張楠居然也是個追星族,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們這部電影地女主角就是趙冰,現在就在里面!

    張楠聽到趙冰就在新河賓館里,有些扭捏的對項海亮說道:“項大哥,我能不能和趙冰合個影,讓她給我簽個名呀?”

    “能,怎么不能!表椇A凉ζ饋。

    “那咱們快點進去吧!睆堥悇Φ氖,急切的催促道。

    陳劍朝著項海亮苦笑了一下,任由張楠拉著往酒店里走去。項海亮連忙和王永貴跑到前面引路,在一大幫保安的保護下,眾人進入了酒店。

    項海亮直接把陳劍和張楠帶進了臨時搭成攝影棚的會議室。

    “趙冰,趙冰在哪里呢?”張楠在內會議室里找了一圈,只有幾名化妝師和幾名攝影,并沒有發現趙冰的身影。

    “弟妹別急,永貴已經上樓去把趙冰給你請下來了!表椇A列χf道。

    張楠這才哦了一聲,但是小臉漲得紅撲撲的,胸脯不斷起伏著,看得出來,想見到趙冰的心情很迫切。

    不一會兒,王永貴帶著趙冰走進來了。趙冰看到上午項總要自己接待的那個陳劍也在,她身邊卻站著一個美艷絕倫,氣質高貴的年輕女子,而這位女子正一臉激動地看著自己。

    項海亮當然不會暴露上午已經介紹趙冰給陳劍認識的事情,連忙搶先上前介紹道:“趙冰啊,這位是我們公司的貴客,也是新河的縣委書記陳劍,也是我的老同學。這位是陳書記的夫人”項海亮想起自己還不知道陳劍的老婆叫什么了。

    而此時,張楠卻走到趙冰的面前,激動地說道:“趙冰,我叫張楠,今天見到你,我真是太高興了,你能不能給我簽個名,合個影啊!

    趙冰聽到項海亮介紹陳劍居然是這里的縣委書記,頓時吃了一驚,沒想到,陳劍這么年輕就已經是縣委書記了。而陳劍還居然有個如此美貌的妻子,怪不得上午對自己一點兒也不加顏色。

    “張小姐,當然可以了!壁w冰也熱情的握住張楠的手,笑著說道。

    “趙冰,別這么客氣,直接叫我張楠就可以了。我告訴你呀,你上次在《明珠格格》中演地實在是太好了,我可喜歡看了!

    就在兩個女人嘰嘰喳喳的說著,項海亮在陳劍的耳邊低聲解釋道:“那個《明珠格格》就是瓊瑤阿姨地那部電視連續劇,趙冰是女主角!

    “項大哥,你安排一下攝影師,幫我和趙冰拍幾張合影吧!睆堥呗曊泻糁。

    “好的,馬上給你安排!表椇A疗嵠嵉陌才艛z影師給趙冰和張楠拍攝合影。

    陳劍則一個人在旁邊坐了下來,也不去管她們。

    攝影師給趙冰和張楠拍了好幾張的合影,由于趙冰下午還要排戲,而張楠則還要跟陳劍一起拍婚紗照,拍完照片后,趙冰便告辭了。臨走時,趙冰表示等照片洗出來之后,一定每張都簽好名,送給張楠。而張楠聽說趙冰這幾天要在新河拍外景,馬上要求明天和劇組

    發,去看趙冰拍戲。項海亮當然是一百個同意了。

    總算是可以拍婚紗照了,張楠被兩名女性化妝師和一名服裝帶到了隔壁地更衣室進行化妝,換衣服。而坐著的陳劍則被另一位化妝師請去化妝。

    陳劍沒想到,自己居然也要化妝,連忙說道:“我就不用化了吧!

    那名女化妝師拉著陳劍,做到鏡子前坐下,一邊麻利的用一把小刷子在陳劍的臉上刷起來,一邊笑著說道:“先生說笑了,哪有拍婚紗攝影不化妝的呢,不然燈光打上來,不好看,照出來的效果也不好!

    陳劍這下倒說不出話來了,也只得閉著眼睛,讓那名女化妝師擺弄著。臉上弄完,把陳劍地頭發也吹了吹,等陳劍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著鏡子里地人,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鏡子里的人居然是自己,臉上地皮膚也變白了。

    妝很快就化好了,然后化妝師替他選了一身衣服,示意陳劍去更衣室換衣服。等陳劍從更衣室出來以后,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都變了變,透著一種驚訝。他愣了一下,接著在鏡子里看到了自己地模樣,也嚇了一跳,這一身的正裝,陳劍的氣質一躍而出,臉容剛毅,配著黑色禮服,身軀挺拔至極,一股男人的氣度淡然散出。

    身后傳來一陣高跟鞋輕輕的落地音,扭頭間,陳劍臉上浮起一抹驚艷之氣。張楠一身雪白的婚紗,臉上化著淡妝,腮紅使她的臉更加的柔和,眼眉處亮晶晶的,貼著一些銀片,柔順的黑發盤在腦后,雙手上套著一雙空手套,白色的高跟鞋裹著的小腳也穿著長筒絲襪,在美麗之外還透著一種天然的貴氣,真有一種無可逼視的青春艷麗。

    張楠看到陳劍恍惚的表情,眼中閃過一絲得意,走到陳劍的身邊,挽著陳劍,站立在鏡子前。鏡子里男的英俊,女地美麗,真可謂是一對璧人。

    這個時候,陳劍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胡秋月,好象站在自己旁邊的就是胡秋月,一會兒漸漸的胡秋月的臉,又變成了姚子晴的臉,陳劍搖了搖頭,再定睛一看,鏡子里出現的是張楠的笑顏。

    “怎么樣?”張楠神采飛揚地說道。顯然她自己是非常滿意的。

    “非常好,張楠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既然大家都好了,那就拍吧!标悇ι钗艘豢跉庹f道。

    “好,那就開始拍!睆堥牭疥悇Φ馁潎@,也非常高興。

    張楠樂滋滋的拉著陳劍來到鏡頭前,依照攝影師的要求,雙臂摟住了陳劍地脖子,纖巧的身子骨,緊緊靠在了他的身上,胸前地兩個大饅頭,在陳劍的胳膊處不安分的滾動著。

    一股香風散入陳劍的鼻孔,陳劍感覺有些尷尬,十分不習慣在鏡頭前做這些親密地動作。

    “先生,請笑一笑,臉部放松,這是拍婚紗照,就是要喜慶點!睌z影師對陳劍說著,接著又對張楠說道:“新娘再媚一點,對,想象著在夜色深沉,燈光昏暗的床上,當你美麗的小腿觸到新郎小腿的一瞬間,那種無以倫比的刺激,你臉上的表情應當是怎么樣地?是不是要在笑中帶媚,媚中帶艷,對了,就是這樣,不用我多說了!

    陳劍差點笑出來,這個攝影師也夠yd的,說出來一套一套地。不過這樣一來,陳劍的表情倒是自然了許多。

    張楠紅著臉,依照攝影師地要求,將自己的小腿抬起,沿著陳劍地小腿慢慢的磨擦,大腿緊緊貼在了他的大腿上,臉已經貼在了他的臉上,那種表情,果然是無以形容的滿足。

    攝影師顯然對這個造型非常滿意,手不斷的按著快門,一連照了好幾張?偹氵@個動作過去了,陳劍松了一口氣,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小陳劍保管受不了刺激,要站起來。

    進入下一個動作的拍攝,依照攝影師的要求陳劍抱著張楠的腰,把她抱在懷中,而張楠作小鳥依人狀,右臂抱著他的腰,靠入他的懷中,眼媚兒還來了個斜揚,標準的勾魂。

    拍了一張后,那個yd的攝影師覺得不滿意,不斷的糾正著張楠的姿勢。陳劍有點受不了了,張楠柔軟的屁股,在他的腿上揉來揉去,小陳劍也有了抬頭的跡象,陳劍頭一低,印入眼簾的是張楠白花花的胸脯和那道深深的乳溝,讓陳劍無論是視覺、嗅覺還是感覺都刺激著自己的感官。

    整整一個下午,陳劍和張楠不斷的依照攝影師的要求,擺弄著各種各樣親密恩愛的姿勢。陳劍一度快要爆炸了,恨不得沖上去,把眼前那個喋喋不休的yd攝影師暴打一頓。而張楠卻沒有任何的不耐,不厭其煩的依照攝影師的要求擺弄著,陳劍也只得硬著頭皮繼續拍下去。

    “太完美了,這是我拍過的最好的婚紗攝影,新郎和新娘的表現真是太棒了!蹦莻yd的攝影師,終于拍完了最后一組照片,手一揮,贊嘆道。

    聽到總算是拍完了,陳劍頓時長舒了一口氣,雖然現在剛剛還兩月底,氣溫還是很低,但是陳劍的內衣已經被汗浸濕了。

    隨著張楠去卸妝,換衣服,陳劍還是穿著禮服,走到會議室的外面,透了透氣,點上一根煙。剛才拍婚紗照的過程對于陳劍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張楠在拍攝時的表情,忽而青春無限,忽而風情萬種,再加上那張禍國殃民的臉以及絕妙無比的身材,嬌媚的眼神凝望自己的時候,陳劍甚至有種想把張楠就地正法的沖動。小陳劍吐出的粘液也弄得陳劍很不舒服。

    這時,項海亮走了過來,一臉的神清氣爽,后面居然還跟著一個身材極其火爆的青年女子。原先他是在臨時搭建的攝影棚中,看著陳劍和張楠在拍攝婚紗照,大概也是受不了陳劍和張楠的曖昧姿勢,跑上樓去瀉火了。

    “拍完了,怎么樣,我這個攝影師可是在我們劇組是no11,最擅長拍各類寫真,拍出來的效果絕對好!表椇A烈荒樢Φ某悇φf道。

    “這家伙怎么這么yd啊,硬是要我們擺出各種曖昧的姿勢,弄得我都很尷尬!标悇嘈Φ。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樣拍出來的婚紗照,才能體現出你們夫妻的恩愛,以后掛在房間里,只要看著照片,就會有**的激情,我剛才也是被你們倆的姿勢,弄得不上不下的,上去瀉了瀉火,呵呵!

    看著項海亮一臉yd的樣子,陳劍恨不得往他的那張臉上打上一拳。

    老萬,今天的月票排名已經是第1位了,離老萬心中前00的愿望,是越來越近了,謝謝,謝謝諸位對老萬的厚愛。為了表達老萬的感激之情,晚上還有一更,今天爭取更新15000字。(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