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十九章 陳劍登記
    麗的父親原是之江省永成市的副市長,文麗從小也算之家長大的,耳熏目染,對官場上的事也知之甚深。

    后來,父親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反貪風暴中,因貪污受賄被判重刑。新婚不久的丈夫因受不了當時的社會壓力和她離了婚,母親也在郁郁中病逝。家破人亡的文麗孤身一人回到了老家新河,從開一家小餐館開始,慢慢的做成了百味佳這么一家比較大的飯店。

    因為小時候和曹明麗是鄰居,到了新河以后曹明麗也一直很照顧她,當文麗剛開店的時候,就幫著文麗辦理各類執照,平時也給文麗的百味佳拉了不少的生意,所以兩人的姐妹感情很好。所以文麗看到曹明麗十分煩惱,當然想幫著曹明麗出出主意。

    對于文麗這個小姐妹,曹明麗知道也是一個精明強干的人,或許真的有法子讓自己化解和陳劍之間的誤會。曹明麗當下把今天的事和自己的判斷跟文麗說了一遍。

    “明麗,你也別太著急了,陳劍這樣不過是提前想敲打敲打你。

    這樣,過兩天不是有電影攝制組到新河來嘛,既然這個攝制組是陳劍介紹來的,那他一定會出面參加歡迎攝制組的宴會,到時,你好好向陳劍表個態,解釋一下誤會!蔽柠惵犕瓴苊鼷惖脑,沉吟了片刻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辈苊鼷惷碱^不展的說道,然后又低聲跟文麗恨恨的說道:“有機會,你跟你那個小男人說一聲,別有事沒事打我的小報告!

    曹明麗口中的小男人就是高晉。原來,高晉跟著陳劍和曹明麗來過一次百味佳以后,很快就喜歡上了這個飯店。平時就把自己的接待放在了百味佳,在他的帶動下,新河很多部門都把接待轉移到了百味佳。文麗對高晉很感激,加上高晉孤身一人在新河,平時對高晉的生活也很關心,這么一來二往,兩人地關系日益密切。文麗是個三十多歲,成熟的少婦,相貌氣質俱佳,高晉也不是什么好人,本來就喜歡熟女。一次在高晉酒醉之后,兩人就發生了超友誼的關系。文麗作為一個離了婚的單身女子,對能攀上這么一個年輕地常務副縣長,又是省委組織部長的公子,十分慶幸,而高晉則沉醉于文麗的熟女風情,不能自拔。作為文麗要好地小姐妹對文麗和高晉之間的關系當然是非常明了,所以曹明麗非常不滿意高晉明知自己是文麗非常要好的小姐妹,還要到陳劍面前打自己的小報告。

    夜晚,在百味佳后面小院的臥室里,燈光朦朧,文麗躺在高晉的懷里,床鋪凌亂,兩人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

    “高晉,今天明麗到我這兒來了,她情緒不高,還說你給陳書記打了她的小報告!蔽柠愐贿厯崦邥x**的胸膛,一邊輕聲說道。

    “呵呵。昨天上午開縣長辦公會地時候。你不知道曹明麗那個樣。一個勁地向袁華獻媚。我后來跟陳老大提了一句?隙ㄊ顷惱洗笄么蜻^她!备邥x一臉地幸災樂禍地樣子。

    “什么獻媚啊。說得這么難聽。明麗這人我了解。袁華是新來地。她表現地熱情一點也正常嘛!蔽柠愝p輕捶了一下高晉地胸膛。

    “這個袁華可不是個省油地燈啊。他到新河來以前是明陽市委辦地副主任。來到新河第一天。就想給陳老大來個下馬威。你告訴曹明麗。不要和袁華太熱乎了!备邥x從床頭拿了一根煙。點上后。說道。

    “放心吧。明麗也不是這么不懂事地人。不然以前老書記調走之后。她早就向錢新林靠攏了。有機會。你也跟陳書記說一說。這是個誤會嘛!蔽柠愝p聲細氣地跟高晉說著。

    “沒事。其實陳老大心里有數。不過是跟曹明麗提個醒而已!备邥x一邊說著。一邊又攀上了文麗那對碩大地熟透了地豐乳。

    “你手里還拿著煙呢。當心點。嗯。嗯!蔽柠愐彩腔⒗侵。高晉這么一挑逗。忍不住又呻y/>

    “我把煙掐了!备邥x嘴里含著文麗那顆熟透了地葡萄,含糊著說道,人也順勢再一次壓到了文麗的身上

    第二天是周末,下午陳劍在辦公室里在圈閱著文件,張楠地電話打進來了。

    “陳劍,我到了招待所了!

    陳劍接到電話一愣,說道:“你怎么這么早就到了,下午不上班嗎?”

    “我今天特意是請了半天假過來的,誰知道你們新河雙休日辦不辦結婚登記呀,再說了,登記前還要體檢了,你趕緊回來,我們得抓緊時間了!睆堥陔娫捴屑焙鸷鸬卣f道。

    陳劍聽了也感覺有道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了,看來是要抓緊時間了,連忙說道:“那你直接來縣委接我吧,咱們先去作婚前檢查!

    “那你過兩分鐘下樓,我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后,陳劍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然后出門,準備下樓地時候,秘書費明從辦公室里跟出來了。

    “陳書記,您要出去嗎?要不要叫孟剛把車開出來?”費明恭恭敬敬的問道。

    “不用了,費明,今天下午我有事要辦,就不回辦公室了,你也不用跟著了!标悇Ψ愿赖。

    “好的,陳書記!弊鳛轭I導的秘書,費明從來不會問為什么,他知道哪些是自己該知道的,哪些又是自己不該知道的。

    來到樓下,正好張楠吉普飛馳而來。上車后,陳劍笑著對張楠說道:“走,先去中心醫院做婚前檢查!睆堥参⑽⑿α诵,笑容中還帶著少許的羞澀。

    中心醫院,今天院長老王親自巡視各個科室。待他走到婦科門診時,突然看見一個年輕人正坐在婦科門診外的長凳上,定睛一看,竟然是縣委書記陳劍。陳劍他可不陌生,當初那個車禍小女孩住院的時候,陳書記可是陪著女朋友到醫院來看過好幾次,后

    說陳書記的女朋友還認了那個車禍小女孩作妹妹。五十出頭的王院長還對那個小女孩羨慕不已,竟然能搭上縣委書記的關系。

    “陳書記!蓖踉洪L脫口而出道。但是一叫,馬上就后悔了,陳書記一個人坐在婦科門診外的長凳上,說明里面有人啊。該不會是陳書記陪人來做人流之類吧,陳書記可是還沒有結婚,聽說他地女朋友也是在明陽的,里面的人不會是陳書記的情人吧。這下,可糟糕了,自己這么一叫,不是撞破了陳書記地**了嘛。但是,喊出去的話又收不回來。

    陳劍在等在婦科門診外,等待著張楠。本來,他這次登記結婚,就不想讓人知道,不然象過年一樣,上門的人肯定又是多得不得了,陳劍嫌麻煩,甚至連自己地死黨高晉也沒告訴。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抬頭一看,眼前一個五十多歲的,穿著一身白大褂的醫生正揣揣不安的看著自己,很面熟。

    “請問你是?”陳劍見有人叫自己,又是個醫生,也就站起身來,微笑著伸出手,問道。

    “陳,陳書記,我是中心醫院的院長,上次見,見過您!蓖踉洪L連忙雙手握住陳劍的手,結結巴巴的說道。

    陳劍這才想起了,自己當初在劉曉梅車禍住院和環保局員工被打傷的時候,見過這個院長幾次,怪不得有點面熟,好象還記得這個院長姓王。

    “王院長,你好!标悇πχ屯踉洪L握手,打招呼。

    王院長沒想到陳劍還記得自己地名字,心中又是激動,又是害怕,不禁朝婦科門診的門口瞄了幾眼,要是真的撞破了陳書記的**,那自己可是要倒霉了。

    陳劍見這個王院長有些不安,還鬼鬼樂樂的瞄著婦科門診的門口,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知道這個王院長誤會自己了。他可不想,明天傳出陳書記等在在中心醫院的婦科門診外面的小道消息,現在人們地想象力可是驚人的。

    所以笑著對王院長解釋道:“王院長,今天我正好和我的未婚妻來做婚前檢查!

    王院長聞言,心頓時一定,馬上笑容滿面殷勤的說道:“陳書記,您要結婚了,真是恭喜您啊。您看您要來醫院來做婚前檢查,您只要通知我一下,我馬上安排醫院最好的醫生給您服務,怎么還要您排隊呢,您檢查好了嗎?”

    “謝謝王院長了,我已經好了,我未婚妻這也是最后一項了!标悇σ娬`會解除了,也笑著說道。

    這時,張楠正好從里面出來,看到陳劍和醫生站在外面,笑著說道:“你都好了?”

    “嗯,好了,張楠這是中心醫院地王院長,我想你應該認識吧!标悇Π淹踉洪L介紹給了張楠。

    張楠在劉曉梅住院時,也見過王院長幾次,大致還有印象,馬上笑著對王院長說道:“王院長,你好,以前我妹妹住院的時候,還多虧了王院長地照顧!

    王院長一看,張楠正是以前見過的陳書記那個漂亮地女朋友,連忙說道:“陳書記,張小姐,請到我辦公室坐一下吧,我立刻交待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把檢查報告出來!

    陳劍一想,檢查報告剛才醫生說要半個小時以后才能出來,還是到王院長地辦公室去坐一坐,省的等在醫院里再碰到什么熟人。所以,也就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麻煩王院長了!

    王院長一聽,頓時興高采烈,給縣委書記服務,那可是自己的榮幸啊,衛生局的局長馬上要到歲數退休了,自己給陳書記服務好了,說不定下一任的衛生局局長自己就有希望了。

    王院長在催促陳劍和張楠的檢查報告以最快的速度出來的同時,馬上向主管縣長曹明麗打了電話,匯報了陳劍和未婚妻在中心醫院做婚前檢查這一情況,因為衛生和民政都是曹明麗主管的。果然曹明麗對王院長的匯報非常滿意,贊揚了老王院長非常有政治頭腦。

    曹明麗接到王院長的電話以后,臉上頓時出現了笑容。沒想到,陳劍竟然要結婚了,而且非常的低調,這倒是自己彌補過失,和陳劍消除誤會的好機會。想罷,趕緊出門,親自趕到來到民政局。

    當曹明麗的桑塔納200在民政局大院的時候,看到曹明麗進來地民政局長石海云匆匆從辦公室里跑出來,握著剛下車的曹明麗的手說道:“曹縣長,您今天怎么來了?”

    “老石啊,你馬上到婚姻登記處去安排一下,派一位老練的同志接待結婚登記,縣委陳書記馬上要和未婚妻來你們這兒登記結婚了!辈苊鼷愐差櫜坏煤褪T坪蚜,直接吩咐道。

    “啊,陳書記要來登記,好地,曹縣長,您放心,我馬上去安排。您是不是到我的辦公室先坐一會兒!笔T埔宦牽h委陳書記要來,也是一陣驚喜,要知道陳劍出任縣委書記以來,還沒有來過民政局,自己也不過是在開大會的時候,見過陳書記,從來沒有面對面地和陳書記接觸過,今天倒是個好機會。

    “算了,估計陳書記很快就要來了,我也到婚姻登記處去等著吧!辈苊鼷愡呎f邊和石海云往底樓的婚姻登記處走去。

    再說,陳劍和張楠此時也從中心醫院出來,正驅車往民政局趕呢。張楠一邊開車還一邊笑著對陳劍說道:“今天幸虧碰到了這個王院長,不然估計趕不及到民政局辦理結婚登記了!

    “你不知道,王院長在婦科門診外碰到我的那幅表情,還以為我在陪什么人做人流手術呢!标悇σ部嘈χ鷱堥f道。

    “那你早就好利用你的特權,跟醫院和民政局打好招呼,這樣我們快也快,還不用排隊!

    “我是不想讓新河的干部知道我要結婚了,不然有得煩了,包管登門來賀喜的人絡繹不絕!标悇γ嗣约旱念~頭,說道。

    “都是搶著來

    委書記的馬屁吧!睆堥残χf道。

    說話間,豐田強橫開進了民政局地大院。陳劍下車時,看到曹明麗的車居然也停在民政局大院里,不由的一愣,后來馬上想到衛生局和民政局都是曹明麗分管的,王院長肯定是向曹明麗匯報了自己婚前檢查的事,那曹明麗出現在這里就不奇怪了。

    果然,從民政局的底樓涌出了一大幫人,為首的正是曹明麗和民政局局長石海云。

    “陳書記,恭喜您了!辈苊鼷愋θ轁M面的迎上來。

    “曹縣長,你地消息可真夠靈通的!标悇嘈α艘幌抡f道。

    “陳書記,為您服務可是我的榮幸啊,我曹明麗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都聽從陳書記您的招呼,您就不要跟我客氣了!辈苊鼷愐徽Z雙關的說道。

    陳劍朝著曹明麗微微一笑,當然明白曹明麗話中地意思,握了握曹明麗的手,說道:“曹縣長,你有心了!比缓蟀涯抗庖葡蛄瞬苊鼷惿磉叺厥T,伸出手去笑著說道:“你就是民政局的石局長吧?”

    石海云連忙躬身雙手握住陳劍地手,恭敬的說道:“是地,陳書記,我就是民政局的石海云。陳書記結婚登記那兒都準備好了,您和您的未婚妻可以直接去辦理結婚登記!

    “那就麻煩你了,石局長,不好意思今天沒有帶糖,不過以后一定補上!标悇τH切的說道。

    石海云頓時大喜,他沒想到陳劍會這么客氣,連忙說道:“陳書記,您太客氣了!

    陳劍以前對政府這塊兒的工作并不插手,因為錢新林作為縣長對自己的工作很配合,陳劍也不好多干涉政府的工作。但是現在不同了,錢新林調走了,袁華來當這個縣長了,在歡迎宴會上,陳劍已經領教了袁華咄咄逼人的姿態了,所以自己也注意和下面的委辦局的一把手的搞好關系。

    陳劍和張楠在曹明麗和石海云的陪同下,很順利的辦妥了結婚登記手續,陳劍也沒有在民政局多待,辦妥之后,直接上車和張楠一起返回了縣委招待所。

    進門之后,張楠一直把大紅的結婚證書捧在胸前,一副十分甜蜜的樣子。陳劍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看著張楠的樣子,忍不住說道:“張楠,從今以后,你就不用讓高明富在準備房間了!

    “我還沒做好準備呢,再說了,今天來的時候已經叫高主任給我安排好房間了!睆堥獘尚叩恼f道。

    “不會吧,還沒做好準備啊,我們現在可是合法夫妻了!标悇ψ餮鎏扉L嘆道。

    褲兜里的手機這個時候叫了起來,陳劍拿起一看是高晉的電話,接起電話,高晉地聲音就從手機里傳來。

    “陳老大,你可太不夠意思了,你和張楠都登記結婚了,你居然還不告訴我,我們還是不是兄弟了。我可說好了,今天晚上無論如何在百味佳擺一桌,好好慶賀慶賀!

    陳劍頓時感到頭痛,自己原想在不驚動的情況下,把結婚登記給辦了,沒想到還是都傳出去了。

    “高晉,我今天只不過是登記而已,儀式要放到五月份才辦呢!标悇嘀樥f道。

    “別人可以不管,我們自己兄弟總要聚一聚吧,就這樣說好了,晚上就在百味佳碰頭!备邥x大概有點不滿意陳劍連他都瞞著,一定要陳劍晚上到百味佳一聚。

    陳劍也沒有法子,只得點頭同意。接下來,陳劍的手機鈴聲不斷,都是自己在新河的嫡系,因為普通干部知道地手機號碼是費明手里的那一部。陳劍也不好關機,只得在電話中不斷的應酬著,有一點陳劍很堅決,那就是不收禮,不擺酒。

    “陳劍,我已經請人設計好了好幾套婚紗,什么時候有空,我們一起拍個婚紗照吧?”在電話地間隙,張楠在陳劍的身邊坐下,充滿期待的說道。

    聽到張楠要拍婚紗照,陳劍心中一動,項海亮明天不是就要來了嘛,不如就請他代勞了。于是陳劍笑著對張楠說道:“行啊,我們這兩天就拍!

    “我的婚紗還在明陽呢,再說了新河有什么婚紗攝影啊!币宦犼悇ν饬,張楠很高興,但是一想到這兩天就拍,張楠皺著眉頭說道。

    “明天,我有個大學同學要來,他現在可是影視公司的老板,帶著一個電影攝制組到我們新河來拍電影。等他來了之后,就讓他的攝制組攝影師給我們拍婚紗照,電影攝制組可比外面那些婚紗攝影店的三流攝影師專業多了!标悇πχf道。

    “真的,讓電影攝制組給我們拍婚紗照啊,那太好了,另外我還可看他們拍電影了!睆堥滩蛔√似饋,還在陳劍地臉上重重的親了一口。

    “不行,我得給我哥打個電話,讓他派人把我的婚紗都送過來!睆堥蝗幌肫鹱约旱幕榧嗊在明陽呢,趕緊掏出手機給**打電話。

    陳劍擦了擦張楠印在自己臉上的口水,等張楠的電話打完,繼續說道:“另外,今天高晉要在百味佳請客,慶祝我和你登記結婚!

    “好啊,不過我還要叫上子晴姐,不對,她如今可是你的干妹妹,現在我和你都登記了,以后她得管我叫嫂子了!睆堥_心的說著。

    陳劍一聽張楠還要叫上姚子晴,立刻想到前天晚上在晴廬地那一幕,心虛的說道:“子晴,就不必了吧!

    “不行,我來之前就和子晴姐約好了,另外今天晚上我還要住到晴廬去呢!睆堥χf道。

    “什么,你還要住到晴廬去,你別忘了,你現在可是我的老婆!标悇β牭綇堥脑掝D時一驚,雖然姚子晴對自己和張楠結婚表示不在意,但是兩人住到一起,還不知道她們要說些什么,萬一自己和姚子晴的事讓張楠發現了可怎么辦。

    “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子晴姐也很喜歡你,既然我們已經結婚了,那今

    我去好好和她談談,好好撫慰她一下!睆堥桓眔態。

    “撫慰她,說得倒好聽,該不是去示威的吧!笨吹綇堥靡獾貥幼,陳劍忍不住為姚子晴抱不平了。

    “看來,你挺心疼她的嘛。要不我跟她說說,讓她給你做小吧!睆堥牫隽岁悇椭ψ忧绲匾馑。

    “別胡說,她現在可是我的干妹妹,做哥哥地,哪有不心疼自己妹妹的!标悇ι珔杻炔绲恼f道。

    “哼,不跟你說了,我現在給子晴姐打電話了,叫她一起去百味佳吃飯!睆堥悇吡艘宦,然后昂著頭到陽臺上去打電話了。

    陳劍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松了一口氣,差點把自己和姚子晴的關系讓張楠懷疑了。

    晚上,陳劍和特地刻意打扮了一下地張楠一起來到了百味佳,張楠本來是個大美女,打扮了一下,更增添了幾分嫵媚和高貴,把在門口迎客的文麗又閃了一下,暗嘆自己的青春也漸漸的逝去。

    碰巧此時姚子晴也駕著寶馬車來到了百味佳,從車里地走出來的姚子晴好象是故意要跟張楠別別苗頭,今天也是盛裝出席晚宴。一身黑色的長裙,披著白色地裘皮披肩,平時披肩的長發,今天也特意挽成了髻,一副成熟高貴的打扮,讓陳劍也看了呆了呆。

    姚子晴笑吟吟的走到陳劍和張楠面前,笑著說道:“哥,張楠,你們也到了!

    “子晴,從現在起我可不能叫你子晴姐了,今天我和陳劍登記了,你也是不是該叫我一聲嫂子呀!睆堥χf道。

    “張楠,我可不會叫你這個小丫頭嫂子呢,我和你各論各的,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叫我子晴姐吧,說什么我都是你姐姐!币ψ忧缧χ鴮堥f道,還用眼睛瞟了一下站在旁邊的陳劍。

    陳劍看到兩人有爭的意思,連忙說道:“對,子晴說得對,各論各地,很好。里面的人都到了,我們還是趕緊進去吧!

    張楠有些不滿意的瞪了陳劍一眼,畢竟自己和姚子晴的關系不錯,叫姚子晴喊自己嫂子本來就存著開玩笑的意思,但張楠還是對陳劍幫著姚子晴有些不滿,有些賭氣的朝姚子晴說道:“那就各論各的吧,子晴我們進去吧!币补室獠唤幸ψ忧缱忧缃懔,挽起陳劍的胳膊。

    “好地,好妹妹!币ψ忧缫矉尚χf道,然后挽起陳劍另一邊的胳膊,朝陳劍笑著說道:“哥,我們一起進去吧。

    看到姚子晴也挽住了陳劍,張楠不禁翻了翻白眼,但是姚子晴是陳劍的干妹妹,挽一下陳劍也無可厚非,所以,張楠也并不作聲。陳劍倒是被兩個大美女挽著感覺很尷尬。

    當三人在文麗的帶領下,出現在包房門口的時候,包房里坐著地人,看到陳劍竟然被兩個美女挽著,不由的都愣住了,因為張楠和姚子晴他們都認識,知道張楠是陳劍地女朋友,現在升格為妻子了,但沒想到新河制藥有限公司的姚總竟然也挽著陳劍。

    包房里在座地人都是高晉請來的,王德、楊和順、鄧六春和胡振軍都是陳劍地嫡系,但是陳劍沒想到,曹明麗居然也在座。

    “大家都來了!标悇π呛堑淖吡诉M去,看到眾人有些愣,陳劍介紹道:“張楠和姚總大家都認識,張楠是我的妻子,姚總是我的妹妹!闭f著看到大家還有點不理解,陳劍又補充道:“姚總是我父母親的干女兒!

    大家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姚總是陳劍的干妹妹。連忙請陳劍等三人入座。陳劍自然是坐在首位,姚子晴則乖巧的主動坐到陳劍的右首,張楠作為妻子坐在了陳劍的左首。這一點張楠對姚子晴很滿意,坐下后還笑著跟姚子晴點了點頭。

    文麗親自給眾人倒上了酒,高晉率先站起來舉起酒杯說道:“陳老大,你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啊,要不是曹縣長通知我,我還不知道今天你和張楠登記結婚,來今天我敬你們一杯,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陳劍和張楠也端起了酒杯站起身來,陳劍笑著看了看坐在旁邊的曹明麗,心道:怪不得今天曹明麗也在座,原來是她給高晉傳的消息。曹明麗看到陳劍的目光頓時心一虛,頭馬上低了下來。

    陳劍和張楠跟高晉碰了一杯,然后陳劍又示意文麗把自己的酒杯加滿繼續說道:“今天,大家特意為我和張楠慶祝,在這里我們謝謝大家了!闭f著看了看拿著酒瓶站在高晉身后的文麗,陳劍也知道文麗和高晉的關系,所以說道:“既然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文老板你也不要這么站著了,也一起坐下吧!7788小說網

    大家聽到陳劍這么說,頓時發出了一片善意的哄笑,看來,大家對高晉和文麗的關系都是心照不宣的。

    文麗更是羞紅著臉,連連推辭,倒是高晉把文麗往身邊一拉,說道:“文麗,既然陳老大這么說,你就坐下吧!备邥x頂著組織部長公子的頭銜,另外自己未娶,文麗也是單身,所以也根本不在乎,再說了,他也很喜歡文麗,對陳劍這么給自己面子,也感到很高興。

    坐在一旁,低著頭地曹明麗聽到陳劍說在座的都是自己人,頓時也十分高興的抬起了頭,望向陳劍。陳劍也笑著跟她點了點頭,示意認同她是自己人。

    陳劍和張楠兩人分別和大家敬著酒,畢竟大家今天是特地為他們兩人慶祝的,姚子晴則做足了陳劍干妹妹地角色,不斷地給陳劍和張楠的杯子里倒酒。

    待陳劍和張楠敬到王德和楊和順的時候,張楠稱王德和楊和順為叔叔,除了姚子晴和高晉以外,眾人都很詫異。

    陳劍笑著解釋道:“王局和楊部長都是我岳父地老部下!

    王德則放下酒杯一臉得色的說道:“當年我和和順都是跟著張副司令在南疆和南越鬼子打過仗!

    這下大家都清楚了,怪不

    一來就和王德、楊和順關系十分密切,原來是有這么。王德口中的張副司令,大家心里都是心知肚明的,除了南江軍區副司令員張幼華,還能會是有誰呢?想不到陳劍的背景這么強悍,不但曾是省委書記秘書而且還有軍方的背景。曹明麗和鄧六春看向陳劍的目光就更加炙熱了。

    陳劍看在眼里,心道:幸虧他們不知道姚子晴的背景,不然更加震驚了。

    晚宴地氣氛很熱烈,結束的時候,陳劍也喝了七八分酒意,走出百味佳,張楠跟姚子晴說道:“子晴姐,今天我跟你一塊兒回晴廬吧!

    姚子晴一愣,指著正在和王德等人握手告別的陳劍說道:“張楠,你們新婚,你不和我哥住一起呀?”

    “我還沒做好準備,不想這么快就廉價他!睆堥獘尚咧,輕聲說道。

    “那好吧,不過,我哥他酒喝得差不多了,干脆,你開車,我們一起去晴廬吧,反正那兒還有兩間客房!币ψ忧缏犝f張楠還不愿和陳劍同房,臉上的笑意就更盛了。

    “那好!睆堥c了點頭,然后走過去,扶著有點搖晃的陳劍,上了車。

    當張楠開著車跟著姚子晴的寶馬往新河制藥公司的方向開去的時候,陳劍發覺方向不對了,連忙朝張楠問道:“張楠,去哪兒呀?”

    “去晴廬,子晴說她那兒有客房,你喝了這么多地酒開車有不行,跟我們一塊兒去晴廬,到了那里,你就睡客房吧!睆堥χf道。

    陳劍頓時酒醒了,自己陪著張楠去自己和姚子晴偷情的晴廬過夜,這算什么事嘛。但是,自己已經是在車上了,看看車外,快要到新河制藥的廠區了,陳劍也只得作罷。

    到了晴廬以后,陳劍假借不勝酒力,趕緊溜進了左邊廂房的客房,陳劍單獨和張楠,姚子晴待在一起,陳劍總是感到很心虛,害怕一不小心,自己露出馬腳來。

    而姚子晴則和張楠如同姐妹般一起手挽著手,一同進入了正房。

    陳劍在客房里,沖了一個澡,晚上確實喝了很多酒,躺在床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突然,陳劍在迷迷糊糊之間發現有人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剛剛坐在身來,想開燈看看是誰地時候,一個柔軟的身軀跳進了自己地懷里。

    “別開燈,是我!笔且ψ忧绲穆曇。

    陳劍一下子睡意全消,姚子晴地膽子怎么這么大,張楠還睡在她的房間里了,怎么午夜三更就摸過來了。陳劍緊張地看了看門口,仔細聽了挺外面的聲音,外面除了風聲,并沒有其他的聲音,陳劍暫時松了一口氣,然后朝著正穿著睡衣躺在自己懷里嬉皮笑臉的看著自己的姚子晴低聲說道:“你瘋了,張楠和你住在一起呢,你怎么就敢過來了!

    姚子晴輕笑了一聲,一個翻身坐在了陳劍的面前,雙手環繞著陳劍的脖子,狡黠的說道:“讓她發現了,不是更好,剛才她還跟我開玩笑說,讓我做小,如果讓她發現了,她也沒話可說,咱們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陳劍沒想到,張楠竟然把下午和自己開玩笑的話,也說給姚子晴聽,姚子晴竟然還說出就是要讓張楠發現的話來。陳劍苦笑道:“你這不是瞎胡鬧嗎,如果真讓張楠發現了,那還不鬧翻天呀!

    “瞧你嚇的,我剛才跟你開玩笑呢。放心吧,張楠發現不了的,我跟她一起睡,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張楠睡覺都是死沉死沉的,晚上根本就不會醒。

    姚子晴笑著說道。

    陳劍想想也是,自己和張楠在一起也睡過兩個晚上,確實如姚子晴所說的,睡起來很沉,但是姚子晴溜到自己房間里來,膽子確實大了點。

    “你的膽子也太大了,萬一她醒過來,怎么辦,真是色膽包天!标悇ξ⑽⑺闪丝跉,說道。

    “反正,張楠和你都已經登記了,她還說沒準備好。既然她沒準備好,那就廉價我吧!币ψ忧缯f著就吻上了陳劍的嘴唇。

    陳劍本來就喝了點酒,姚子晴這個尤物躺在自己的懷里扭動著,小陳劍早就蠢蠢欲動了,姚子晴的丁香小舌頭往自己的嘴里一伸,小陳劍頓時起來了,直直的頂在了姚子晴的小腹上。

    姚子晴的手向下,一把抓住了小陳劍,沒有穿內衣的酥胸摩擦著陳劍的胸膛,嘴唇轉移到了陳劍的耳垂,還小聲的在陳劍耳邊問著:“在老婆的隔壁和情人偷情,是不是很刺激啊,喜不喜歡這種刺激的感覺呢?”

    此時的陳劍也被姚子晴挑逗的欲火焚身,手也不斷在姚子晴的身上游動著,嘴里含糊的說道:“喜歡!币泊_實偷情總是很刺激的,而且是在老婆的眼皮底下偷情,那就更刺激了。

    兩人一邊激吻著,一邊相互撕扯著對方的束縛,終于兩人**相見,陳劍輕輕的壓上了姚子晴滾燙的身軀,親吻著姚子晴峰巒上那兩粒硬邦邦的小花生,手則在小腹之下,兩腿之間的萋萋芳草地上撫摸著,漸漸的芳草地濕潤了,泛濫了,進而成為了沼澤。

    陳劍的手上也沾滿了姚子晴的**,在姚子晴迷離的眼神呼喚下,小陳劍再一次進入了姚子晴那剛剛消去紅腫的所在。透過隱隱的月光,在晴廬客房的那張大床上,兩具**的身軀糾纏在了一起。陳劍和姚子晴盡情享受著偷情的刺激和樂趣。

    而在正房姚子晴的的臥室里,張楠正在沉睡著,在幸福的夢境中遨游,臉上還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各位兄弟姐妹們,老萬今天的月票數達到了119張,排名也上升到了04位,照這樣的趨勢,老萬離闖入月票榜前一百名的目標已經不遠了。老萬在這里對各位兄弟姐妹們的支持大禮叩謝。(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