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十三章 再行南江
    然陳靜和小嚴的事情定下來了,自然留親家一起吃晚t??t?天也是大顯身手,姚子晴和張楠幫著打下手,一桌飯菜在晚飯時分上桌了。

    女人喝紅酒,男人喝的自然是張楠帶來的特供茅臺。嚴立德也是久歷官場了,自然認得這是省部軍級以上特供的茅臺,盯著陳劍倒酒的酒瓶,眼睛直發光。陳劍看著眼里,笑了笑,說道:“嚴叔,待會回去的時候,帶兩瓶回去,這酒市面上是買不到的,喝個新鮮!

    “這怎么好意思呢,喝了還要拿,不可以的,不可以的!眹懒⒌伦焐霞倏蜌庵,可眼睛還是盯著酒瓶不放,畢竟這東西稀罕,拿出這東西就意味著你和省部級領導有關系,身價頓時要漲好幾倍啊。

    陳劍也沒有跟嚴立德多推讓,跟張楠使了個眼色,示意一下,待會給嚴立德帶兩瓶。張楠顯然對下午的事情還耿耿于懷,很不情愿的點了點頭。

    酒倒上以后,嚴立德夫婦端著酒杯站起身來,想敬姚子晴。姚子晴淡淡的說道:“嚴副主任,今天先敬我不合適吧,你們是長輩,我可是晚輩,怎么能讓你們敬我酒呢。即使要敬,也應該敬我干爸、干媽才是呀!

    “對,對,姚經理說得對,應該先敬親家。

    由于陳靜接受了他們的道歉,轉眼成為他們未來的兒媳婦了,嚴立德夫婦也放開了許多,說話也靈活多了。

    嚴立德夫婦恭恭敬敬的敬了陳父、陳母一杯。嚴立德平時在陳父、陳母眼里也算是大干部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兒子已經是縣委書記了,未來兒媳又是將軍的女兒,干女兒更是東方市委書記的女兒,也就坦然接受二來嚴立德夫婦的敬酒。

    酒過三巡,嚴立德的話也開始多起來了,在座的三位**嚴立德已經知曉了,但還沒清楚陳劍具體是干什么的,只聽小嚴說過好象在之江省下面的一個縣里工作。嚴立德便故作關心的問道:“不知道,陳靜的大哥在哪里高就?”

    既然陳靜和小嚴的事情已經成了,那嚴立德夫婦也算是陳劍的長輩,所以,陳劍對嚴立德還是很客氣的,畢竟是為了自己妹妹嘛。

    “嚴叔,你叫我陳劍吧,我現在在之江省明陽市新河縣委工作!

    嚴立德看了一下陳劍。雖然陳劍地氣質沉穩。但歲數看上去和自己地兒子差不多。估計也不過是一般地國家干部吧。不過這小子地運氣還真好。能搭上將軍地女兒。嚴立德心中對陳劍暗暗下了評價。

    “哦。原來在新河縣啊。這個地方我知道。不過那里條件還是比較艱苦地。怎么不想法子調回來啊!眹懒⒌碌匮韵轮。你們既然有高官地親戚。將軍地岳父。想調回來不過是小菜一碟。

    “那兒地條件雖然不比這兒。但是那里剛剛開始發展。我覺得在新河工作挺好地!标悇Σ宦堵暽卣f道。

    “是啊。年輕人是應該在艱苦地地方鍛煉鍛煉。我們小嚴啊。就是缺乏鍛煉。大學畢業直接進了縣化工工業公司,F在還不過是個副科長。哪比得上陳劍你啊。走上了仕途。將來地成就肯定了得啊!眹懒⒌潞攘艘稽c酒。不知不覺地開始打起官腔來。

    “嚴副主任。我現在也在新河工作。新河現在正在陳書記地領導下。飛速發展。我看不出兩年準能超過這里地華亭縣!币ψ忧缭谂赃吢牪幌氯チ。要不是看在你是小嚴地父親。陳靜未來地公公。誰有空聽一個小小地科級干部在這里打官腔啊。

    “哦。是嗎。想不到新河現在地發展這么快呀。連姚經理所屬地華誼集團也在那里投資。說明新河地陳書記一定是個能人啊。不知道他怎么會讓新河這么迅速發展起來地。如果有機會我們華亭組團到新河去考察。還要請姚經理引見一下呦!闭扇A亭縣在過了年之后。要組織考察團對華東三省一市發展比較快地區縣進行考察。一聽到姚子晴也在新河工作。嚴立德便覺得是個機會;厝R報給沈書記。過完年之后到新河去考察。沈書記一定會非常感興趣地。

    “原來嚴副主任想認識我們新河的陳書記呀?”姚子晴笑著問道。

    “是啊,過了年,我們縣將組團到附近幾個省份的發展比較快的地區去考察、取經。到時如果我們到新河縣去,還望姚經理替我們引見一下新河的陳書記!眹懒⒌侣犚ψ忧绲囊馑,感覺這事有門,連忙說道。

    除了嚴家人以外,在座的,包括陳父、陳母都知道姚子晴口中的陳書記就是陳劍,嚴立德居然還一個勁的請姚子晴引見這位陳書記,都感覺很好笑。張楠更是一時沒忍住,笑出了聲,被張楠的笑聲一引,大家都笑起來了。

    嚴立德頓時感到莫名奇妙,小嚴也轉身低聲問身邊的陳靜,大家為什么笑,陳靜只是一個勁的笑,說不出話來。最后,還是陳父厚道,他感覺讓親家這樣愣著不禮貌,連忙對嚴立德說道:“親家,你還不知道吧,剛才子晴說的那個新河的陳書記,就

    小寧!

    陳父一說完,嚴立德夫婦和小嚴頓時愣住了,沒想到對面坐著的那個笑瞇瞇的,還燒了一大桌菜招待他們的陳靜的哥哥居然是一個縣的縣委書記。

    長期受到官場等級制度教育的嚴立德連忙站起來,慌亂中拿起酒杯結結巴巴的說道:“陳劍,不,陳書記,實在是不好意思,沒想到您就是新河的縣委書記。我敬您一杯!

    陳劍也拿起酒杯和嚴立德雙手高舉著的酒杯輕輕碰了一下,笑著說道:“嚴叔,你太客氣了,再怎么說我是你的晚輩,怎么當得起你敬酒呢。你請坐!

    嚴立德感到非常震驚,雖然華亭縣沾著東方市是直轄市的光,級別是副廳級,但是他一個縣委副主任只不過是個正科級的干部,對面的陳劍比他高出整整兩級,正處級,而且是個握有實權的縣委書記,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嚴立德哪敢坐下,連忙說道:“陳書記,是您太客氣了,我敬您,我干杯,您請隨意!闭f完,把杯中足足一兩的茅臺一飲而盡。

    陳劍朝著四周看了一圈苦笑了一下,也把杯中酒喝光了,然后說道:“嚴叔,這是在自己家里,別那么拘束,吃菜,吃菜!

    陳劍親自下廚的一頓晚飯,由于嚴立德夫婦的加入,大家都顯得興致不高,嚴立德在得知陳劍是縣委書記以后,又顯得拘束起來。晚飯在沉悶的氣氛中結束了,嚴立德一家也及時的告辭了,張楠沒忘了陳劍的吩咐,把兩瓶特供茅臺塞給了嚴立德。

    姚子晴和馬麗也在嚴立德一家走后不久告辭,畢竟從佘山回到市區還有一段路了。陳劍洗漱完畢進入房間時候,張楠已經鋪好了床,看到陳劍進來,張楠嬌媚的一笑,陳劍心里頓時咯噔一下,難道今晚有門,張楠主動獻身,陳劍心中不由自主的想道。

    “今晚,你好好睡,我到隔壁跟小靜一塊睡,小靜今天挺興奮的,我過去和她一起說說話。也省的你每次忍得很辛苦!睆堥闷鹱约旱谋蛔映愳o的房間走去。

    等張楠走出自己的房間后,陳劍轟然倒在了床上,嘴里小聲嘀咕道:“光知道小靜晚上興奮,難道我就不興奮嗎!

    第二天,年初四,吃過午飯后,陳劍和張楠又出發了,趕往三百公里以外的南江。張楠和陳靜昨天晚上足足聊了大午夜,自然是陳劍開車。一臉倦容的張楠上車沒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陳劍的方向感很好,來過一次,就知道通往南江軍區司令部的道路,不到三個小時,張楠的豐田吉普就憑借著車上的特別通行證,一路無阻的開進來了司令部家屬大院。

    也休假回到了南江,看到陳劍,重重的陳劍的肩膀上擂了一拳,“好小子,來了明陽工作這么久了,也不知道過來看看我!

    陳劍夸張的后退了兩步,也笑著對**說道:“我不是叫王德請了你兩次,你都說沒空嗎!

    “沒法子,去年海對面的那個阿扁不是上臺了嗎,軍委組織了次聯合登陸軍事演習,足足忙了大半年,可我給累壞了,哪有時間到新河來呀!**搖著頭說道。

    “你看看你還說我呢,我就是來找你,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你!

    “進去吧,我舅舅已經來了!

    聽到周長平已經到了,陳劍馬上收斂了臉上的笑容,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跟著**朝房子里面走去。

    周長平早年喪母,對自己這個姐姐是非常尊重的,每年春節總是擠出時間來向姐姐、姐夫賀年。

    陳劍自從到新河任縣委書記以后,期間只見過周長平一次。這次正好趁著來張楠家賀年的機會,見見周長平。

    走進底樓的客廳,周長平正和張幼華坐在沙發上喝茶。由于張楠一下車就跑進來了,所以周長平和張幼華知道陳劍到了,兩人正等著他呢。

    很隨意的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陳劍則走到茶幾前,恭恭敬敬的叫道:“伯父,周書記!

    “陳劍,坐,在家里,別這么拘束,都是自己人!睆堄兹A抬頭笑著看著陳劍說道。對于陳劍這個準女婿,張幼華一向是非常滿意的。

    陳劍看了看坐在張幼華旁邊的周長平,周長平放下喝了一口茶的杯子,說道:“坐吧!

    陳劍這才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吹疥悇β犃酥荛L平的吩咐才坐了下來,張幼華似乎有點吃味,在自己家里請自己的女婿坐下,女婿竟然要看周長平的臉色。

    其實,陳劍也是為上次的舉報信,怕周長平不高興。在周長平身邊工作了一年半,陳劍很清楚周長平最恨的就是領導干部貪污受賄,生活腐化。

    “陳劍啊,在新河干得不錯!敝荛L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謝謝周書記的夸獎,工作都是班子里的同志一起做的,我還年輕,需要提高的地方還不少!标悇s緊謙虛的說道。

    “哎,你就不要太謙虛了,你到了新河以后積極推動

    鄉通公路的建設,調整農村產業結構,積極招商引資??t3華誼集團也落戶到了你們新河。這些我都知道,你干得挺不錯!敝荛L平連續說了兩次的不錯,說明他對陳劍的工作還是很滿意的。陳劍畢竟是他身邊出去的人,而且快要成為自己的外甥女婿了,陳劍做出了成績,他的臉上也很有面子。

    陳劍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這是新河全體的干部的努力,怎么能都算到我的頭上啊!

    “如果全省的區縣都象你們新河一樣,能夠依靠自身的條件,調整產業結構,積極尋求出路,我這個省委書記可就輕松多了!敝荛L平的笑呵呵的靠著沙發背上說道。

    “陳劍這小伙子確實不錯,當初我一眼就看出來了,當初學政也不是把他夸成花似的!睆堄兹A聽到周長平如此夸獎陳劍,也高興的說道。

    “今年,在工作上你們有什么打算呢?”周長平問道。

    “周書記,今年我們的工作重點是,第一,完成鄉鄉通公路的建設;第二,在全縣適合種植藥材的鄉鎮,大力開展藥材種植,去年年底,各個鄉鎮的藥材育種站都已經建立起來了。第三,就是加強干部隊伍建設,加大反腐力度!标悇Π呀衲晷潞拥墓ぷ髦攸c向周長平介紹了一遍。

    “很好,你們新河的工作思路很好!敝荛L平說著,朝張幼華看了看,繼續說道:“加大反腐倡廉的力度,加快農村產業結構的調整也是今后幾年中央的重點工作,從某種方面來講,你們走在了全省的前頭!

    張幼華也深有感觸的點了點頭,的確最近的內參主要是講加大反腐倡廉的力度,以及調整農村產業結構,減輕農民負擔,加快農業經濟的發展。

    “陳劍啊,你們新河在發**的問題上做得很好,特別是你們金花鎮的**案,給我們敲響了警鐘,F在省里象這種私設小金庫,私分國有資產的現象還很多,你們金花鎮的**案就是這種現象的典型代表,你們給省里樹立了楷模啊。

    周長平不遺余力的褒揚了陳劍。

    “不過,你在做出成績的同時,也要注意加強自身的學習和提高,注意團結周圍同志,要尊重領導!敝荛L平突然話鋒一轉,問道:“聽說,你和戴金川的關系相處的不太理想?”

    陳劍一聽,心里咯噔一下,戴金川可是周長平一手提拔起來的人啊,連忙說道:“周書記,戴市長對我們新河的工作是非常支持的。只是,上次在處理韓國人的事件上,我不夠冷靜,沒有足夠尊重戴市長的意見,是我的責任!逼鋵,陳劍心里挺不服氣的,在處理韓國人的問題上,他自認為自己處理的沒錯,戴金川當時顧忌太多,也太軟。

    周長平看了陳劍一眼,慢慢的說道:“在處理韓國人的問題上,我看過你們新河的處理方案,你們的處理還是很恰當的。這件事,我也批評過戴金川,他的顧忌太多,干事不夠堅決。不過,陳劍啊,你在工作中也要注意和上級溝通,你們相處的位置不同,考慮的問題也當然不同!

    陳劍頓時一驚,想想自己當時的處理也欠考慮,即使戴金川有不同的意見,自己也要和戴金川多進行溝通。而自己把事情直接捅到季文和那里,給戴金川造成了很大的被動,這也有可能影響周長平和萬副書記的高層角力。

    “周書記,當時我的確有些欠考慮,干事太急躁,我檢討!

    “哎,這是在家里嘛,又不是在辦公室里,用不著檢討,戴金川,我有機會會跟他提一下的?傮w來說,你還是不錯的,難怪高部長會把自己的獨生兒子也放在你這里,他還是很有眼光的!敝荛L平擺了擺手說道。周長平的話使陳劍的緊張的心情慢慢的定下來,張幼華也適時的拋給了陳劍一根煙。陳劍連忙起身分別給張幼華、周長平點上,看到**已經自己點上了,最后才點上自己的煙。

    張幼華和周長平交換了一下眼神,張幼華開口了:“陳劍啊,有件事照道理,不該由我先開口,但是我還是想問一下,你和張楠的事,打算什么時候辦呀?你看你們也好了兩年了,是時候該辦了吧!

    陳劍心里一陣急跳,雖然每次回家,自己的父母也老是催自己早點成家,但是陳劍自己還沒有做好準備,雖然現在和張楠的關系很好,但是每次提起結婚的事,陳劍的眼前總是會浮現出胡秋月的影子,畢竟胡秋月是陳劍的第一個女人,也是第一個求過婚的女人。

    說兩句,雖然雙倍月票的活動結束了,但是老萬還是希望各位兄弟姐妹把月票投起來,畢竟老萬現在的月票排名還在一百名以外。在這里,老萬多謝了。另外晚上還有一更,大概五六千字吧。老萬沒有別的可以回報大家的,就是包管每天9000?以上的更新,周末會有所爆發的。(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