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零五章 被舉報了
    新林在辦公室里正生著悶氣,辦公室的門敲響了。

    “誰?”錢新林粗聲粗氣的叫道,嘴里還嘀咕了一聲:“今天我誰也不見!闭f完低頭抽著煙。

    陳劍在門外聽到錢新林的叫聲,知道今天他今天氣得不輕,微微一笑,推開門,走了進去。

    一進門,房子里全是煙霧,朦朧中錢新林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頭大口大口的抽著煙。陳劍把門開大了,然后邊走向窗前準備開窗戶,邊說道:“我說老錢啊,你到底抽了多少煙啊,連個人影也看不清了!

    錢新林聽到門外那個人竟自說自話的進來了,正要發火,突然聽到了陳劍的聲音,抬頭一看,縣委書記陳劍正在窗前開窗戶。

    錢新林連忙把手中的煙掐滅了,站起身來,驚詫的說道:“陳書記,你怎么來了?”

    “怎么,你錢縣長的辦公室,我難道就不能來了?”陳劍打開了窗戶,站在窗前笑著說道。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陳書記,你有什么事,打個電話,我過去就行了,怎么勞駕陳書記親自到我的辦公室來!卞X新林邊走過來,邊解釋道。

    這時,錢新林的秘書小心的走進來,對著陳劍和錢新林叫道:“陳書記,錢縣長!

    錢新林一看到自己的秘書,就火大,陳劍來了,也不知道通報一聲,大聲說道:“還愣著干嘛,趕緊給陳書記泡茶啊!比缓,走到陳劍面前強笑著說道:“陳書記,你請坐!

    看到錢新林這副樣子,陳劍知道錢新林是跟自己生氣,并沒有遷怒到自己,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接過秘書必恭必敬奉上的茶,笑著說道:“我今天到你這兒來,也沒什么事,就是下班了,到你這兒來轉轉,隨便想請你一塊兒去喝杯酒!

    “真地沒事?”錢新林在陳劍地對面坐下。一臉疑惑地說道。

    陳劍把雙手一攤。說道:“錢縣長。你看我是有事情地樣子嗎?平時。也就是一個人住在招待所。無聊。今天想請錢縣長一塊兒去喝兩杯!

    錢新林想起外面傳地那些風言風語。有點賭氣地說道:“陳書記。這個時候我們一起去喝酒?峙虏惶奖惆!

    “哈哈。老錢啊。你是聽到了外面地那些傳言了吧。你管那些嚼舌頭地人干嘛。今天就沖著你能把朱兵穩在你地辦公室。配合黃書記。順利地把朱兵雙規。我就敢說。你老錢跟金花鎮地**大案毫無關系。再說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啊!标悇笮Φ。

    錢新林心中一陣地感動。剛才地郁悶一掃而空。握著陳劍地說。激動地說道:“陳書記。謝謝你地理解!

    “呵呵。怎么樣。不生悶氣了?”陳劍笑著問道。

    “不生了,不生了,跟那些個嚼舌頭的人生悶氣犯不著!卞X新林也苦笑著說道。

    “那到我那兒喝酒去?”

    “好,早就聽說陳書記那兒有特供的茅臺了,今天我老錢也到你那兒去嘗嘗這特供茅臺!卞X新林頓時感到神清氣爽,站起身來說道。

    陳劍和錢新林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出了辦公室,陳劍的秘書費明正在和錢新林的秘書閑聊著,看到陳劍出來,費明連忙上前叫道:“陳書記,錢縣長!

    陳劍擺了擺手,說道:“今天我和錢縣長一起去喝兩杯,你過去通知高明富準備一下!

    “好的!辟M明轉身匆匆下樓了。

    錢新林也笑著對自己的秘書說道:“你就不用跟著了,我和陳書記一塊過去!

    秘書點頭應著,心里卻十分的納悶,剛才錢縣長還發著火,怎么陳書記一到,就高高興興的和陳書記一塊兒去喝酒了。

    那些下班時看到陳劍來縣政府大樓,而故意留下加班,盼望著陳書記能注意自己的官員們,驚奇的發現,陳書記居然和錢縣長說說笑笑一同上了車。自然,關于錢新林也涉及金花鎮**大案的謠言不攻自破了。

    收到通知的高明富聽說縣里的一二把手一同要來招待所吃飯,連忙吩咐廚房開始準備菜肴,自己則候在招待所的門口,迎接著領導的到來。

    陳劍和錢新林來到了招待所,在招待所主任高明富的引領下,來到了餐廳的小包房。陳劍坐下后,對著高明富說道:“把我的酒拿來,另外通知廚房可以上菜了,今天我要和錢縣長好好喝幾杯!标悇υ谡写呀涀×税肽甓嗔,高明富平時對陳劍照顧的很好,所以陳劍和高明富說話也比較隨便。

    “陳書記,錢縣長,請稍等,馬上就來!备呙鞲恍χf道,然后出了小包房去拿酒了。

    由于事先得到了費明的通知,很快菜就上桌了。高明富做了好幾年的招待所主任了,自然對領導的口味很了解,上來的菜基本上是陳劍和高明富愛吃的菜。

    等服務員離開后,錢新林端起了酒杯,頗為感動的說道:“陳書記,今天謝謝你了!卞X新林心里明白,今天陳劍特地到自己的辦公室跑一趟,還邀請自己一起吃飯,就是為了幫自己消除外面的謠言。

    “老錢,哪兒的話。你我之間這個謝字,就不要提了!标悇σ残χ似鹆司票,跟錢新林稍稍碰了一下,說道。

    “好,謝字不談了,喝酒!卞X新林一口干掉了杯中的茅臺。

    放下酒杯后,錢新林看著陳劍也喝完了杯中酒后,長嘆一聲說道:“陳書記,對于金花鎮這次的**大案,我要向你檢討。朱兵是我一手提拔起來,雖說我受到了他的蒙蔽,但我始終有任人唯親的錯誤。要不是你兩次否決了我對朱兵的提名,我不知道還要犯多少錯誤了!

    “哎,老錢啊,這也不能完全怪你嘛。我不是也沒看出朱兵會有這么大的問題嗎。不過,這件事給我們敲響了警鐘啊,看來一定要加強反腐倡廉的工作!标悇φf道。

    “是啊,陳書記,這次我們紀委的工作也不扎實,閔士龍這個同志,我是了解的,別的都不錯

    平時大大咧咧的,工作不夠細致!卞X新林知道這?????么大的案子,作為新河縣紀委書記的閔士龍是有責任,錢新林也想趁這次機會,為閔士龍說幾句話。

    陳劍一聽,明白了錢新林有保閔士龍的想法,故意沉吟了一下,說道:“閔士龍同志,這次確實沒有認真對待群眾對朱兵問題的舉報,警惕性不高的錯誤,這對于一個紀委書記來說,可是致命傷啊!

    錢新林一聽,陳劍看來對閔士龍非常不滿,有更換紀委書記的意思,在兩人私下聚會時,陳劍這么坦誠的說出來,是向自己表明他的態度。錢新林看了看陳劍那張微笑著的臉,隱隱有堅定之色,心中一嘆,看來常委中自己又要少一個助力了。錢新林沉重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可陳劍的說法。

    陳劍見錢新林點頭了,笑著繼續說道:“老錢啊,現在金花鎮只剩下一個副鎮長蔣建了,這位同志的原則性挺強的,能出淤泥而不染,倒是鎮長的合適人選。你是從金花鎮出來了,對金花鎮的干部比較了解,你看這次金花鎮其他的干部人選問題,該如何安排?”

    錢新林聽到陳劍這么說,沉重的心情立刻緩和了不少,陳劍的意思是金花鎮我只要一個蔣建擔任鎮長,其他的人選是讓給了自己。用一個常委的人選換一個金花鎮黨委書記和幾個副職,雖然看上去自己是吃虧了,但是閔士龍是有錯誤在先,陳劍能這樣做,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錢新林重新把兩人的酒杯倒滿,再次舉起酒杯,說道:“陳書記,你放心,這次我一定把好關,讓金花鎮有個強有力的班子!

    “金花鎮是我們新河一個重要的鄉鎮,他的穩定直接關系到我們新河的經濟建設,那就拜托錢縣長了!标悇湾X新林碰了一下杯,同時一飲而盡。

    主要的事情談完了,大家都有了各自的收獲,小包房里的氣氛輕松了許多。陳劍和錢新林你來我往的,喝得很愉快。錢新林的酒量不大,但兩人還是喝完了一整瓶茅臺。臨走時,陳劍還塞給了錢新林兩瓶特供茅臺和兩條特供中華。

    中華和茅臺對錢新林來說并不稀奇,但陳劍給的是部隊里專供軍級以上干部的特供茅臺和中華,這個就兩樣了,錢新林在高興之余才恍然大悟,原來陳劍不光有省委書記周長平這個老領導,還有軍隊的背景,怪不得公安局局長王德和武裝部部長楊和順一上來就對陳劍死心塌地的,他們可都是軍隊出身的。

    第二天,明陽市紀委的調查組就開到了新河。經過了一夜的突審,除了朱兵和金麗麗還很死硬,其他幾個干部都交待了,收受金麗麗分發的福利,并表示愿意退出這些福利。

    陳劍也在第二天召開了常委會,會上陳劍首先通報了金花鎮**大案的情況。而后,嚴厲的批評了紀委書記閔士龍,并責成他做出深刻的檢討,并要將他的問題提交市委處理。在座的各個常委都明白閔士龍這次常委和紀委書記的職務肯定是不保了。閔士龍在一身冷汗的同時,不斷的看著縣長錢新林,但錢新林始終盯著在自己手中的杯子一言不發。

    閔士龍不死心,再轉頭看看統戰部長薛立,希望薛立能站出來給自己說幾句話,畢竟兩人平時的關系很不錯。薛立可是個官場的老油子,昨天本來也打算去撫慰撫慰錢新林的,結果走到縣委大樓樓下,發現陳劍一個人走進了縣政府大樓,薛立注意到陳劍徑直走上了三樓,直接進了錢新林的辦公室。薛立不敢再去了,一個人躲在一旁觀察。后來,居然發現陳劍和錢新林上了同一輛車。薛立裝作去找錢新林,錢新林的秘書知道薛立和錢新林的關系,就直接告訴薛立,錢新林和陳劍一起去喝酒了。

    薛立當時就想到了陳劍這次主動來找錢新林,一方面是為了給錢新林消除謠言的影響,另一方面估計是為了金花鎮**案的事。沒想到,今天開常委會,陳劍就向閔士龍開炮,而錢新林則一言不發,薛立明白了,昨晚,陳劍一定跟錢新林通過氣了,所以薛立面對閔士龍求援的目光,也裝作沒有看見。

    接下來在討論新河鎮領導班子人選的問題上,陳劍提了唯一沒有受到雙規的金花鎮副鎮長蔣建代理鎮長一職外,其他的人選,包括鎮黨委書記的人選,都是錢新林提的名,陳劍也表示了贊成。這下,大家才恍然大悟,再結合昨天聽說,陳劍親自去了錢新林的辦公室,想必新河縣的一二把手,在這些事上早已達成了共識。

    這倒讓黨群書記徐國清郁悶不已,他也準備了幾個昨晚到自己家里來效忠進貢的干部提名,結果還沒開口,就讓錢新林捷足先登了。

    對于金花鎮的**大案,在市紀委接手后不久,從金麗麗的家中搜出了那份帳本以后,朱兵和金麗麗這才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經查,朱兵和金麗麗在金花鎮出讓工業土地的過程中,一共收受所謂的福利基金達一千二百多萬元,給國家造成了將近二千五百萬的損失。在這一千二百多萬元中間,除了在班子中的福利分配,分掉了三百多萬元以外,還有將近九百萬全部裝入了朱兵和金麗麗的腰包。

    朱兵除了承認已經證據確鑿的貪污受賄金額外,對是否向副縣長米志國分配福利的事始終不承認,只是承認自己為了讓班子成員放心收受福利,所以才把米志國也列為了福利分配的對象,自己代領的那部分金額,都裝進了自己的口袋。

    吳立新雖然對朱兵的交待很疑惑,但是沒有進一步的證據證明米志國確實參與了金花鎮的福利分配。只得把朱兵和金麗麗移交給了市紀委,做進一步的調查。

    倒是原先那些始終不肯承認向朱兵賄賂的那些買到打折土地的老板們,紛紛來到調查組,主動承認了自己的賄賂行為,并表示愿意補齊土地的價款。陳劍考慮到,既然這些老板愿意補齊土地款,為了不影響新河的經濟發展,向市紀委建議,不對

    板做出處理。市紀委書記?冀在向季文和請示后,???]t?這一要求,這讓那些老板們對陳劍也是感激不盡,平時經常的偷稅漏稅的行為也少了很多,使得當月新河的工業稅收比平時高了一成,這讓陳劍面對稅務局長的匯報,哭笑不得。

    不久,新河縣委常委、紀委書記閔士龍被市委調離新河,去鄰縣當了政協副主席。雖然職級沒有轉變都是副處級,但是閔士龍明白自己的政治道路算是走到頭了。

    副縣長米志國在朱兵被雙規以后,一直心驚膽戰的,好在看守朱兵的一名紀委工作人員曾經是自己的老部下,米志國也協助過他。所以,米志國托這位紀委工作人員帶話給朱兵,告訴他,自己會幫朱兵照顧好他的家人以及金麗麗的兒子的。

    得到消息后的朱兵明白了米志國的意思,考慮到自己和金麗麗難逃罪責了,家人和兒子能得到米志國的照顧也不錯。所以,一口否認了米志國也參加了福利分配這一事實。本來,米志國參與金花鎮的福利分配,只和朱兵發生關系,每次都是有朱兵代領后,交給米志國的,就是連金麗麗也不清楚。朱兵的否認,讓米志國逃過了法律的制裁。

    由于記恨錢新林和薛立在常委會上沒有為自己說話,閔士龍拒絕了他們的送行宴。倒是答應了副縣長米志國的宴請。

    閔士龍長期擔任新河的紀委書記,沒有多少人到他那兒去孝敬。平時,也就是自己的鐵哥們朱兵經常包個紅包什么的,由于朱兵和米志國的關系,米志國也經常孝敬孝敬這個縣委常委、紀委書記,再加上兩人同屬于錢新林派系的,所以,閔士龍和米志國的關系也不錯。

    如今,閔士龍要調走了,米志國抱著日后好見面的心態,單獨宴請了閔士龍,送送他。二人在米志國下轄單位的三產飯店的包房里喝著酒。

    心情不暢的閔士龍也是借酒消愁。

    酒過三巡,有幾分酒意的閔士龍言語中充滿了對陳劍的怨恨,對不肯伸手幫自己的錢新林和薛立也相當不滿。米志國則在一邊解勸著。

    “志國啊,你也別勸我了,還是想想自己吧,小心陳劍把你也收拾了!遍h士龍帶著幾分醉意說道。

    米志國頓時一驚,金花鎮**案后,縣委副書記黃新友第一時間就找過自己談話,好象對自己很懷疑。后來,雖然托人給朱兵遞了話,朱兵也沒有出賣自己,但米志國總是感覺到不踏實,F在外面也有很多風言風語,自己的屁股又不干凈,難保陳劍以后不會收拾自己。

    就在米志國胡思亂想的時候,閔士龍繼續說道:“你以為陳劍一天到晚的唱著高調,他就干凈啊,你看看他平時抽煙抽的都是軟中華,聽說在自己的招待所里喝的都是茅臺。你說他的工資能供他這么好喝好抽的嗎。再說,他的那個所謂的女朋友每個周末都會來新河,兩人一起住在招待所,誰知道在搞什么。還有華誼集團新河制藥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姚子晴,每次到新河來,兩人總是搞在一起,不是亂搞男女關系,是什么呀?”

    米志國一聽閔士龍這話,心中不由的一動,收受名酒名煙,亂搞男女關系,這兩條罪名如果上告的話,即使不能把陳劍拉下馬,但也能給他造成極大的麻煩。雖然陳劍有省委書記的后臺,但出了這種丑聞,陳劍要是因此被調走的話,那自己就安全了。再者,要是錢新林因此坐上縣委書記的寶座后,自己作為錢新林已經為數不多的鐵桿部下,很可能會掛上常委的頭銜。

    想到這里,米志國不知不覺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志國,你笑什么呀,看我倒霉,你開心是伐!遍h士龍正說著,發現米志國正在笑,不滿的說道。

    米志國頓時覺得自己失態了,連忙臉色一整,說道:“老閔,我哪會笑你啊。我為你感到不平還來不及了!

    “我是倒霉了,這輩子也算到頭了,這些都是被陳劍給整的!遍h士龍嘆了一口氣說道。

    “老閔,既然這樣,你就忍下這口氣啦!泵字緡谝慌哉f道。

    “那有什么法子,人家是一把手,后面還有靠山,我能把他怎么樣啊!遍h士龍垂頭喪氣的說道。

    “其實,我倒有法子讓你出了這口氣!泵字緡衩氐男Φ。

    “什么法子?”閔士龍瞪大眼睛看著米志國。

    米志國湊近閔士龍的耳邊小聲說道:“你剛才不是說,陳劍收受名煙名酒,亂搞男女問題嗎,那你寫信向紀委反映呀!

    “這樣行嗎?又沒有證據,別扳不倒陳劍,反而自己落個誣告的罪名啊!遍h士龍聽完下來一跳,說道。

    “你傻呀,虧你還是老紀檢了,可以寫匿名信嗎,列上這兩條罪名,讓他們查,F在哪個干部沒有點毛病呀,把陳劍搞臭了,即使不能把他拉下馬,也讓他灰溜溜的滾蛋!泵字緡庪U的說道。

    閔士龍一聽,眼睛一亮,心道:寫匿名信倒是一個法子,反正自己要調走了,沒什么可顧忌的。自己這樣被陳劍整了,說什么也要向陳劍報復一下。

    “對,就這么干!遍h士龍咬牙切齒的迸出這么一句。

    看到閔士龍上鉤了,米志國的臉上也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

    沒過多久,明陽市紀委,之江省紀委,相繼收到了舉報明陽市新河縣的縣委書記陳劍收受名煙名酒,亂搞男女關系的舉報信。

    而此時正在新任金花鎮的領導陪同下,正和來新河的華誼集團新河制藥有限公司總經理姚子晴一起視察剛建好的新河制藥有限公司廠區的陳劍絲毫不知道自己被舉報了。

    求月票,老萬的月票可憐巴巴的還沒有五十張,保底月票還沒達到了,離雙倍月票的截止時間越來越近了,老萬急啊。老萬三拜九叩,求各位書友請投老萬的月票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