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一百零四章 反腐風暴(再次叩求月票)
    寧聞言臉色頓時一變,接過黃新友手中的談話紀錄看?????看臉上的表情越凝重,看完之后,陳劍沒有任何考慮,直接拿起電話,撥通了市紀委書記龔冀的電話。

    “龔書記,我有重要的事情向您匯報!

    “是的,現在已經初步查明金花鎮黨委書記在工業土地出讓中有重大的違紀行為,金花鎮的班子成員中除副鎮長蔣建同志以外,全部涉及在內!

    “是的,蔣建同志已經向我們縣紀委提供了大量的證據。另外,市紀委廉政帳戶中的那二十萬,就是蔣建同志寄的!

    陳劍在電話中,很詳細的把蔣建提供的情況,向龔冀匯報了一遍。放下電話后,陳劍很嚴肅的對黃新友和吳立新說道:“龔書記指示我們,立即將朱兵、金麗麗以及涉及到的金花鎮的班子人員實行雙規,明天市紀委將派出調查組對金花鎮的這起在出讓工業土地的嚴重違紀案件進行調查。

    黃新友和吳立新走后,陳劍又撥通了公安局局長王德的電話,要求他安排一部分警力,聽從縣委副書記黃新友的調遣,以防止一些人得到風聲外逃。

    安排完一切后,陳劍靜靜的坐在辦公室里,等待著行動的結果。不到一個小時,黃新友就來電,涉及**的金花鎮的班子成員除朱兵以外,全部已經被雙規,金花鎮土地所所長金麗麗也在辦公室里被控制了。但是朱兵目前不在金花鎮。

    放下電話的陳劍一陣的擔心,擔心朱兵是不是事先得到風聲,跑了呢?不過,很快黃新友的電話打消了陳劍的這種擔心。

    “陳書記,我剛剛得到消息,朱兵現在正在錢縣長的辦公室里。是不是現在我馬上過去,還是等在縣政府樓下,等朱兵出來,我們再進行抓捕!秉S新友在電話中,通報了朱兵的下落并請示道。

    朱兵怎么這個時候,跑到縣長錢新林的辦公室里去了。難道,錢新林也涉及其中,朱兵跑到錢新林那里去求援了。陳劍心中想著,但很快他就對正在等待回復的黃新友說道:“不用等在縣政府樓下,你們現在就趕過去,我給錢縣長打電話!

    “陳書記,F在給錢縣長打電話。會不會?”黃新友在電話中擔心地說道。

    陳劍明白黃新友地意思。他是擔心。如果陳劍和錢新林打了電話。在黃新友還沒有趕到之前。錢新林有可能會向朱兵通風報信。使朱兵逃脫。

    “不會地。我相信錢縣長會穩住朱兵地。你們現在過去吧!标悇υ陔娫捴袌远ǖ卣f道。

    陳劍不相信。也不愿意看到錢新林也涉及金花鎮地**大案中。他相信朱兵現在出現在錢新林地辦公室里。是個巧合。同時。他這么做也是給錢新林一個機會。

    陳劍想地一點也沒有錯。朱兵今天到錢新林地辦公室里。確實是個巧合。因為。昨天吳立新針對金花鎮工業土地地出讓問題展開了調查。讓朱兵十分惱火和恐慌。今天一早。他又打電話給自己地鐵哥們閔士龍。閔士龍也不知道情況。這下朱兵就更加慌了。很明顯這是縣委顧忌到自己和閔士龍地關系。故意繞開了閔士龍。對自己展開秘密調查。

    下午?紤]了良久地朱兵決定還是跑到錢新林那里去求援。雖說。錢新林在新河地影響力不比以前了。但畢竟還是縣長。他要肯為自己說話。陳劍也是要看三分顏色地。

    正當黃新友在向陳劍匯報朱兵的行蹤的時候,朱兵正在錢新林的辦公室里,向錢新林大表忠心。

    “錢縣長,現在我們新河的有些人已經漸漸地往陳劍那邊靠了,認為陳劍年輕,跟著陳劍更有前途。不過,錢縣長,我朱兵是決不會去拍陳劍的馬屁的,我可是您一手提拔起來的,我還是那句話,錢縣長您指向哪里,我朱兵就打向哪里!

    錢新林瞇著眼睛聽著朱兵的話,放在以前,他聽朱兵這么說,會很高興,畢竟朱兵是自己一手提拔上來的,作為一個領導,看到下屬這么向自己表達忠心,那肯定是件十分欣慰的事情。

    但是,自從他昨天想通了一些事以后,對朱兵越是這么表忠心,越是認為朱兵有問題,朱兵這是害怕吳立新來查他,跑到自己這兒來求援來的。

    果然,朱兵見錢新林看著自己不說話,以為錢新林思考剛才自己的話,繼續說道:“錢縣長,陳劍來了以后,根本就不把您這個縣長放在眼里。先是整了德民和德強,后來又把李縣長和楊部長整了下去,現在看到我是緊跟您的,又派吳立新來調查我,想把我也給整下去,不過錢縣長您放心,我朱兵是經得起考驗的,我是決不會給您丟臉的。金花鎮,這幾年的工作成果是有目共睹的,決不是某些人想抹殺就能抹殺掉的”

    正當朱兵正大言不慚的訴說著自己的工作成績的時候,錢新林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卞X新林

    電話。

    “錢縣長,我是陳劍,你先別說話,朱兵是在你這兒吧,現在已經查實,朱兵在金花鎮的工業土地的轉讓中涉嫌重大的違紀,你先把他穩住了,黃副書記正帶著紀委的人往你的辦公室來,馬上對他實行雙規!彪娫捴袀鱽砹岁悇Φ穆曇。

    “我明白了!卞X新林最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這個朱兵的確有重大的**行為。

    放下電話后,錢新林看了看坐在自己面前,一臉誠懇的樣子的朱兵。心道:哼,還在裝腔作勢。嘴上慢慢的問道:“怎么,吳立新在調查你嗎?”

    “是的,他們知道我和紀委閔書記的關系很好,特意繞開了閔書記,派了黃新友的親信吳立新來調查我。昨天還傳喚了我們好幾家企業的老板,那些老板也很氣憤,有的甚至要求撤資。我今天上午是好說歹說,才安撫住那些老板。您說,吳立新那不是故意要破壞我們金花鎮良好的經濟建設嗎?”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沒有違紀,怕什么,吳立新又不能誣陷你!卞X新林繼續敷衍著朱兵。

    “我是不怕,但是吳立新這樣搞,已經嚴重的干擾了我們金花鎮的經濟建設,金花鎮可是您錢縣長一手帶起來的。

    正當朱兵說得起勁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隨之門打開了,縣委副書記黃新友,縣紀委副書記吳立新帶著兩名紀委工作人員走了進來。朱兵頓時感到了一絲不詳的預感。

    “錢縣長!秉S新友向錢新林打了一聲招呼。

    錢新林坐在位置上,無力的朝著朱兵揮了揮手。

    黃新友知道陳劍已經和錢新林通過電話了,看到錢新林揮手,朝著錢新林點了點頭,然后厲聲向朱兵說道:“朱兵,你在金花鎮的工業土地出讓中,涉嫌重大違紀,現在正式對你實行雙規!闭f完,手一揮,身后的兩名紀檢干部,立即上前,一人一條胳膊抓住了朱兵。

    “錢縣長!敝毂缶鹊拇蠼械溃骸澳,他們這就已經下手了!

    “砰!卞X新林用力往桌子上一拍,霍地從椅子站了起來,對著朱兵嚴肅的說道:“什么叫他們向你下手了,他們是黨的紀檢干部,專門是懲治你們這些**的干部的。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承認你的違法亂紀行為,還想跑到我的面前來鉆我的空子。我告訴你,對你實行雙規,是我們新河縣委的決議,剛才陳書記已經打電話通知我了,我是同意的,也是支持的!闭f完,錢新林向黃新友揮了揮手說道:“黃書記,你們把他帶走吧!

    黃新友朝那兩位抓著朱兵胳膊的紀檢干部做了個手勢,兩人架著朱兵就往外走了,黃新友和吳立新分別跟錢新林道了聲別,也跟著離開了錢新林的縣長辦公室。

    金花鎮黨委書記朱兵在縣長錢新林的辦公室里被帶走,并且被雙規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個大院。緊接著是傳來了是整個金花鎮班子,除了副鎮長蔣建以外的班子成員全部被雙規。

    整個新河的政壇被震動了,有些屁股不干凈的領導干部開始揣揣不安起來,說不定哪天就查到自己。有些頭腦靈活的干部見金花鎮一下子空出了這么多的位置,頓時開始動腦筋,準備四處活動了。

    行動很成功,所有涉嫌人員全部被雙規,沒有一個逃脫的。黃新友和吳立新來到了陳劍的辦公室復命。

    黃新友顯得神采奕奕,一下子年輕了許多似的,吳立新在陳劍面前依舊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陳劍滿臉笑意的分別和黃新友和吳立新握了手,高興的說道:“很好,黃書記,立新同志,你們辛苦了!

    “陳書記,想不到金花鎮的整個班子差不多全爛了,我作為主管紀檢和政法的副書記,沒有及時發現,是我的失職,我向你檢討!秉S新友故作沉痛的說道。但是還是掩飾不了臉上興奮的表情。

    “哎,黃書記,這怎么能是你的責任呢,我不是也沒發現嗎?要不是那幾封舉報信,我們還蒙在鼓里呢!标悇嵛恐S新友說道,接下來陳劍的話鋒又一轉,語氣也變得嚴肅的說道:“不過,我們的紀委還是有責任的,對兩個月前舉報朱兵的問題沒有引起重視,沒有向縣委報告,也不加以嚴查,這種行為是失職,紀委應該做出深刻的檢討!

    自從,陳劍在吳立新的匯報中得知縣紀委在兩個月前就收到過舉報朱兵的舉報信后,對閔士龍就更加的不滿了。

    “陳書記,是我們紀委的工作沒有做好,我們回去后一定好好的檢討!眳橇⑿侣牭疥悇κ謬绤柕呐u紀委,實質上是對閔士龍的不滿,一個縣委書記對下屬的紀委書記不滿,那對紀委副書記就意味著機會,頓時心中一陣竊喜。但是作為紀委副書記,他連忙上前檢討。

    “立新同志,雖然這次你能十分迅速的查明金花鎮的**案件。但是之前的舉報信,你怎么沒有

    間向黃書記匯報呢。

    說明你這個同志,還是沒有足夠的警惕性,作為一名紀檢干部應該時刻連結警惕嘛。今天晚上,要連夜組織突審,一定要把問題都搞清了,明天市紀委的調查組就要來了,這個案子就由你負責,一定要配合好市紀委調查組的工作!标悇κ謬绤柕膶橇⑿抡f道。

    吳立新一聽陳劍的話,看似陳劍在批評他,實質上把這個案子交給自己負責,說明了陳劍還是很信任他。吳立新連忙說道:“陳書記,我包管把這案子辦得漂漂亮亮的,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闭f完,便向陳劍和黃新友告辭了,去落實陳劍布置的突審工作。

    吳立新走后,陳劍對著黃新友說道:“從蔣建同志反映的材料上來看,副縣長米志國也參與了金花鎮所謂福利的分配,這件事你怎么看?”

    “雖然在金花鎮福利分配的名單上有米志國的名字,但每次上面的領款簽名都是由朱兵代領的,現在還沒有證據證明米志國的確參與了福利的分配。除非朱兵承認確實是他替米志國代領的,并且交給了米志國。這樣才能認定米志國參與了金花鎮的福利分配。當然,也不排除朱兵為了把其他班子成員拖下水,故意把米志國列為分配對象這個可能性!秉S新友皺著眉頭說道。

    “這樣,黃書記,你先找米志國談一次,聽聽米志國他怎么說!标悇φf道。

    “好的,陳書記!

    臨近下班的時候,費明拿著一疊文件,走進了陳劍的辦公室。陳劍正坐在沙發上抽煙,新河發生了這么大的**案,一個鎮的領導班子幾乎全軍覆沒,陳劍的心情怎么也輕松不起來。

    一根煙抽完了,陳劍伸手再想拿煙的時候,發現費明還沒有走,一邊在整理辦公桌,一邊不斷的用眼睛在偷看自己,好象有什么事。

    陳劍眉頭一皺,不悅的說道:“有什么事就快點說!

    “陳書記,是這樣的,朱兵是在錢縣長的辦公室被帶走的,F在外面都在傳,金花鎮的**大案,錢縣長也有涉及。他們說,朱兵正在錢縣長的辦公室和錢縣長訂立攻守同盟,被黃書記給堵了個正著!辟M明支支吾吾的說了出來。

    “放屁!标悇θ滩蛔”懦隽艘痪浯衷,霍地站了起來,憤怒的說道:“說這種話的人,簡直是不負責任,錢縣長是配合黃書記把朱兵穩在了他的辦公室里。這些話都是誰說的,說這種話的人,一定要給予紀律處分!

    “現在,外面很多人都在傳!笨吹疥悇Πl怒了,費明怯怯的說道。

    陳劍揮了揮手,示意費明出去,心里一陣的心煩意亂。重新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稍微平靜一下后,陳劍抬手看了看時間,現在離下班還有十分鐘,估計錢新林還在辦公室里,陳劍決定親自往錢新林的辦公室走一趟,一個意思是消除一下謠言,另外一個也撫慰撫慰這個縣長。畢竟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人,竟然出了這種事,放在誰的身上也不好受。

    陳劍打定主意后,走出了辦公室,向對面的縣政府大樓走去。走到縣政府大樓的樓下,正好是下班的時間,大樓里的工作人員走出辦公室,驚奇的發現縣委書記陳劍正一步一步的走上樓。

    現在,誰都知道陳書記在新河縣是真正的老大。所以,看到陳劍上樓,一個個都停住了腳步,恭恭敬敬的叫道:“陳書記!

    陳劍看著眼前一張張恭敬地臉,想到剛才費明傳的話,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但是表面上還是笑容可掬的朝著向自己打招呼的人點頭致意。

    走到三樓后,陳劍正好碰到了錢新林的秘書走出辦公室,陳劍笑著問道:“錢縣長在辦公室嗎?”

    那秘書一看是陳劍,頓時一下子愣住,張大了嘴巴,一個勁的點頭,半天才結結巴巴的說道:“陳,陳書記,錢縣長在辦公室里,我馬上去通知!

    陳劍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了!北愠X新林的辦公室走去。

    錢新林現在的心情很差,今天下午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朱兵被雙規了,錢新林并不難過,難過的是,朱兵在雙規之前,還一個勁的哄騙著自己,錢新林恨自己以前簡直瞎了眼,看錯了人,還一個勁的提名他出任要害的職務,幸虧當初都被陳劍否決了,不然自己也跟著倒霉了。

    更離譜的是,朱兵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被雙規以后,外面居然傳言,朱兵是在和自己訂立攻守同盟,是被黃新友直接堵在辦公室里的。這讓錢新林感到異常的郁悶,把一個人關在了辦公室里,并且關照秘書一個人也不見,自己抽著煙,生著悶氣。

    眼看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但是這段時間是雙倍月票啊,老萬再次叩求各位兄弟姐妹把月票投過來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www??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