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八十章 季文和的態度
    當陳劍立刻人民醫院的時候,那位重傷的小王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不過顱骨骨折,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剛回到辦公室,桌上的電話就響起來了,正在放包的費明連忙接起電話聽了一下,說了聲“好的”后,把電話交給了陳劍,說道:“陳書記,是錢縣長的電話!

    陳劍接過電話淡淡的說道:“錢縣長,什么事?”

    錢新林現在也是頭大的不得了,剛才百利化工有限公司的韓國金董事長打來電話,說是,新河警察到百利公司抓走了兩個韓國員工,并且縣環保局派檢查組進駐了公司,要查百利公司的污水排放情況。金董事長對新河縣政府表示了嚴正的抗議,說是已經嚴重的干擾了百利公司正常的工作秩序,要求環保檢查組撤出百利公司,并且釋放被抓的韓國員工。

    百利化工有限公司是錢新林引進的,新河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每年都為新河創造很多稅收。是錢新林引以為自豪的政績之一,去年環保局因為百利公司排放污水嚴重污染了新開河,而要對百利公司進行查處時,錢新林就把環保局的局長孫長春臭罵了一頓。在錢新林的眼里,只要經濟能發展,稍微犧牲一下環境是不可避免的。環保局的行為純粹是阻礙新河的經濟發展嘛。

    錢新林連忙打電話給孫長春,這次他沒有一上來就不分青紅皂白的罵孫長春,而是詢問派出環保調查組進駐百利公司的原因。畢竟今時不同往日,那時的錢新林在新河可以說是一言九鼎,但此時,新河已經是陳劍說了算了,加上上午在常委會上剛剛被打擊過的錢新林也只能低調行事,對待以前一直不順眼的孫長春也客氣了幾分。孫長春接到錢新林的電話后,連忙向錢縣長解釋,這是陳書記的指示,并告訴錢新林,百利公司打傷了三名環保局的工作人員。陳書記很生氣,后果很嚴重,當場指示要派環保檢查組進駐百利公司。錢新林這才明白公安局抓韓國人,以及環保局派檢查組進駐百利公司的原因。心中暗罵,曹明麗和孫長春只顧抱著陳劍的大腿,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這么大的事情竟然沒人通知他。

    錢新林想了半天還是決定給陳劍打個電話

    “陳書記,我剛才接到百利化工有限公司金董事長的抗議,說是我們抓走了兩韓國員工,并派環保檢查組進駐了百利公司,已經嚴重影響了他們的正常生產。我剛才向環保局了解了一下情況,考慮到百利公司是我縣的一家重要的外資企業,而且公安局這次抓的又是百利的外籍員工,是不是考慮一下國際影響!卞X新林在電話中字斟句酌地說道。

    陳劍聽了心道:去年環保局就想處理這個新開河的污染源,就是被你錢新林攔住的,今天又來了。陳劍強壓著怒火,冷冷的說道:“那錢縣長認為怎么處理才妥當呢?”

    錢新林聽到陳劍征求他的意見,以為有門,連忙說道:“陳書記,我看能不能這樣,百利公司打傷了環保局的人,叫他們賠償受傷人員的一切費用,那兩名韓國人是不是先放出來。至于環保調查組進駐的事••••••••”

    陳劍實在聽不下去了,立馬打斷錢新林的話,說道:“韓國人怎么了,今天這兩名韓國人用棒子把我們的政府工作人員打成了重傷,我看就是應該從重處理,不管誰只要是犯了法,管他是什么人,都要得到法律的嚴懲!闭f完,陳劍反問了錢新林一句:“錢縣長知道韓國人為什么被稱為高麗棒子嗎?”問完,直接就把電話掛斷了。

    錢新林剛想說不知道。發現陳劍已經掛斷電話了。不過他也確實不知道韓國人為什么被人罵成高麗棒子。以前自己理解為是不是韓國以前出產玉米棒子。所以現在被罵成高麗棒子。既然陳劍這么問他?隙ㄊ怯性虻。所以叫來了秘書。問他高麗棒子是什么意思。

    秘書見縣長問他問題。便繪聲繪色地描繪道:“錢縣長。這高麗棒子是對韓國人包括朝鮮人地蔑稱。為什么叫他們高麗棒子呢?就是上世紀日軍侵領東北。成立偽滿州國政權地時候。負責維持治安地大部分低層警察多半是些朝鮮人。日本人不信任他們。不給他們發槍。只是發一些警棍、棒子之類地。而且這些奴化地韓奸警察很喜歡欺負咱們地窮苦老百姓。動不動就拿棒子亂打人。比日本人還惡毒。老百姓就稱他們為高麗棒子!泵貢f完得意洋洋地準備接受縣長地表揚。

    錢新林聽了以后。把手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⒅樥f道:“以后百利公司那個姓金地高麗棒子來。不見!

    秘書嚇了一大跳。表揚沒撈著。還激起了錢新林這么大地火。連忙躬身答應。

    第二天上班后。王德便興匆匆地走進來。把手里厚厚地一疊資料往陳劍桌上一放。說道:“陳書記。這是那兩個韓國人和參與行兇地保安地供述。以及受害者和那個逃脫了地村民地證詞。行兇地兇器以及被搶地攝像機都找著了。上面都有那兩個韓國人地指紋?梢哉f鐵證如山。完全可以告他們故意傷害和搶劫罪!

    陳劍拍了拍桌上地資料。笑著說道:“同志們都辛苦了。既然證據確鑿了。我建議立即移交檢察院。該什么罪名就按什么罪名起訴!

    王德也立馬領命而去。

    陳劍正打算想問問環保局檢查組查得怎么樣了,電話又急促的響了起來。陳劍接起電話,市長戴金川惱怒的聲音就傳進陳劍的耳朵里。

    “陳劍,你們新河怎么搞的,怎么抓了百利化工有限公司的兩個韓國員工,現在他們的董事長帶著其他韓國員工鬧到市政府來了!

    原來昨天抓的兩個韓國人中間有一個是百利公司金董事長的小舅子。昨天到縣政府去抗議,沒見錢新林有什么反應,再去的時候,錢新林壓根就不見。所以今天一早帶著公司里的其他韓國員工直接跑到明陽市政府去抗議了,還揚言要去燕京大使館去反應韓國員工在新河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戴金川一聽,覺得事態有點嚴重了,就立馬打電話給陳劍。

    陳劍聽到戴金川上來就是一頓喝斥,心里有點不開心,但還是把整個事件的經過和剛才王德匯報的結果跟戴金川詳細的說了一遍。

    戴金川聽完,想了一會兒,說道:“陳劍啊,你看這個結論是不是下得有些早了,對那兩個韓國人所定的罪名是不是太重了一點。你要知道現在是明陽引進外資的關鍵時刻,國際影響是要考慮的嘛,你們是不是調整一下處理方案,做到雙方都能接受,盡量不要把事態擴大,避免外交上的糾紛嘛!

    陳劍耐著性子聽完戴金川的話,他沒想到堂堂一個明陽市的市長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這不是明顯的袒護韓國人嗎,如果戴金川不是自己的上司,陳劍早就把電話給撂了。

    “戴市長,那些來市政府鬧的韓國人根本就是無理取鬧,我們的行為完全是依照法律的程序,不存在什么不公平的待遇,他們攻擊政府工作人員,搶奪調查取證的攝像機,致使一人重傷,兩人輕傷。而且我們有充足的證據,即使拿到國際上去打這個官司我也不怕!标悇υ敫鹘鸫ń忉屢幌,結果解釋解釋就激動起來。

    戴金川一聽也火了,說道:“我是讓你考慮國際影響,一切都要從有利于經濟發展的角度去處理問題,這是不光是個普通的刑事案件,而且還是一個政治問題。要考慮大局,我的同志!闭f完,戴金川就氣呼呼的掛上了電話。

    陳劍拿著“嘟嘟”忙音叫的電話,心道:這次豁出去了,哪怕是頂著干,也一定要把這兩個韓國人繩之以法。

    放下電話后,陳劍坐在座位上又考慮了一會兒,決定自己有需要向市委書記季文和匯報一下情況。依照組織原則,做為縣委書記也必需要向市委書記匯報。陳劍心里已經做好了被季文和批評的思想準備,打定主意匯報管匯報,處理管處理。重新拿起電話撥通了季文和的電話。

    “曹主任,我是新河的陳劍啊,我有重要事情要向季書記匯報!彪娫捠羌疚暮偷拿貢苊鹘拥,他似乎也從陳劍的語氣中聽出了些異常,也沒有多說什么,很簡潔的說道:“陳劍同志,請稍等一下!

    很快季文和就接起了電話,一如往常威嚴的聲音傳來:“陳劍同志,什么事?”

    陳劍把向戴金川匯報時的話向季文和又重復的匯報了一遍,最后補充了一句:“季書記,那些韓國人今天吵到了市政府,戴市長已經打電話過問這件事情了,我把情況也向戴市長做了匯報!

    季文和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的意見呢?”

    陳劍馬上說道:“我贊成公安局的結論,這兩個韓國人一定要嚴懲。而且對這個百利化工有限公司一定要徹查它的排污情況,如果確認它就是新開河的污染源,我們新河寧可不要這份稅收,也要責令它關閉!

    “陳劍同志,你有這個態度非常好,你把材料準備一下,盡快送過來,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不用理會那些鬧事的韓國人。出了事,我給你頂著!奔疚暮驼f完就掛斷了電話。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臉,笑著自言自語道:“看不出來陳劍這小子有點血性!钡窍胂胱约汉孟髣偛艑﹃悇φf的話,也沖動了一回,大概是受自己父親犧牲在朝鮮戰場上的緣故吧。想到這里季文和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陳劍拿著電話也呆呆的愣住了,他原以為季文和會象戴金川一樣,把自己狠狠批評一段,然后就會堂而皇之的以發展經濟為借口,偏袒韓國人。沒想到,季文和會是這個態度。陳劍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長出了一口氣,看來不用為處理這兩個高麗棒子而搭上自己的政治前途了。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