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七十七章 張楠的妹妹
    下班了,費明走進來,幫陳劍整理了桌子和包。

    “今天我要去看個朋友,你和老劉不用跟著了,把車留下來就可以了!标悇ο肓艘幌抡f道。今天是周末,下午張楠又沒有打電話說要來,他打算去造訪一下黃新友。

    “好的,陳書記,我去把車鑰匙拿來!辟M明收拾完,出門去安排了。

    陳劍坐在老板椅上,抽著煙,考慮著去該如何去造訪黃新友。費明走進來也沒有打擾,只是輕輕的把車鑰匙放在桌子上,便出去了。

    考慮了一會兒,陳劍從櫥門中拿出兩罐張楠帶來的茶葉,拿起車鑰匙出門了。上班以后,陳劍很少自己開車,陳劍沿著新河大街朝著縣城東部慢慢開去。新河縣城不大,黃新友的家也不遠,黃新友住在一個普通的居民小區,開進小區大門后,陳劍四處看了看,這是個老式的居民小區,據說是黃新友還是做鄉黨委書記的時候分的,以后就一直住在這里,沒有換過地方,比起其他領導干部動輒房產四五套,黃新友看來還是個十分清廉的干部。毫無背景的黃新友能夠一步一步從一個最基層的干部走到現在,成為一個縣委副書記,也不是偶然的。

    找到了黃新友家所在的單元樓,陳劍停好車子,拿著裝著兩盒茶葉的袋子,來到位于底樓的黃新友家門口,按響了門鈴。

    “誰?”里面叫了一聲,隨即一個五十來歲的婦女打開門,看見門口站著一個不認識的年輕人,手里還提著個袋袋,皺著眉頭問道:“你找誰?”

    陳劍滿臉帶笑的說道:“請問,黃書記在家嗎?”

    “你快走吧,我們家老黃是不收東西的!秉S新友的老婆說話間,就要關門。

    陳劍連忙拉住門,笑著說道:“阿姨,黃書記別人的東西不收,我的東西他一定會收的!

    “老婆子,是誰?”黃新友從里面走了出來,手里拿著把鍋鏟,腰間還束著圍裙,看樣子,正在炒菜。當看到陳劍正笑吟吟的站在門口看著他時,不由的驚呼道:“哎呀,陳書記,你怎么來了,快請進。哎,老婆子,你怎么還擋在門口啊,這是縣委陳書記!

    一陣手忙腳亂。黃新友把手中地鍋鏟交給了自己老婆。一邊請陳劍進門。一邊解下腰中地圍裙。

    “想不到。黃書記在家還能炒菜做飯!标悇πχf道

    “今天是周末。一般周末沒事。我總喜歡自己弄幾個菜。好好喝上一杯。陳書記?煺堊!标悇Φ氐情T。讓黃新友十分高興。

    陳劍在一張比較陳舊地沙發上坐了下來。把手中拎地袋子放在茶幾上。說道:“初次登門造訪。也不知道帶點什么。兩罐茶葉。聊表敬意!

    “陳書記。真是太客氣了!秉S新友客氣了一下。收下了地東西。

    其實黃新友沒有去向陳劍匯報工作。主要是。他一貫地為官之道就是兩邊都不靠。華夏官場。不管大小?偸怯腥四銧幬覔尩。黃新友一向是做好份內地工作。決不參與到權力斗爭中去。上次在常委會中。支持陳劍。主要還是看到大勢所趨。再說自己是縣委副書記?偛荒芊磳ψ约旱仨旑^上司吧。不過通過一段時間地工作以后。特別是陳劍重新檢測了豎新公路和其它在建地鄉鄉通公路。責令施工質量不合格地恒元建設有限公司返工。并終止了與其地承包合同等。黃新友還是打心眼里贊賞陳劍地。感覺陳劍身上沒有一般年輕干部身上地那種浮躁之氣。而是踏踏實實地為老百姓干事地。所以在這次常委提名地時候。就提了高晉和鄧六春。也算是給陳劍一個支持地信號吧。

    黃新友的老婆給陳劍泡上了茶,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啊,陳書記,剛才把你擋在門外了!

    陳劍雙手接過茶,笑著說道:“沒關系,阿姨,這正說明了黃書記高風亮節的作風!标悇υ诨卮鸬耐瑫r,還稍稍捧了一下黃新友,然后繼續說道:“阿姨啊,不知道今天黃書記做了什么好吃的,待會兒,我可要留下來蹭飯的咯!

    聽到陳劍要留下來吃飯,黃新友連忙說道:“老婆子,你看看鍋里的紅燒魚差不多了嗎?好了就盛起來,把菜都端出來,我今天和陳書記好好喝上幾杯!闭f著站了起來,準備把原先靠墻的方桌搬出來。

    陳劍也連忙起身協助。搬好桌子,黃新友十分高興的說道:“平時就一個人隨便喝兩杯,今天陳書記能賞臉,真是求之不得啊!

    實際上,黃新友很明白陳劍今天的來意。自己的提名人選,陳劍肯定能從中看出自己的意思,對于如此重要的三個常委的人選提名,錢新林和趙一萍肯定會有不少想法的,陳劍是絕不會把這三個人選提名旁落他人的,今天來就是尋求自己的支持和配合。

    黃新友的老婆陸續把菜都端了上來,菜不多,一條紅燒魚,一盆涼拌豆芽,茭白炒肉絲和一個西紅柿蛋湯,都是家常菜。黃新友從里間拿出了一瓶酒說道:“陳書記,菜式簡陋,請不要見怪,這酒可是我閨女過年的時候買來的,咱們喝兩杯!

    陳劍平時一直是一個人生活,挺享受這種家庭感覺的,笑著說道:“黃書記,我是個光棍,家又離得遠,這種家常菜我可是求之不得啊!

    黃新友的老婆是個淳樸的家庭婦女,看到陳劍比自己的兒女大不了多少,也在旁邊笑著說道:“陳書記,如果你喜歡,那以后就經常來我們家吃飯。我們家就我和老黃,兒子閨女都在明陽,你來吃飯,家里也熱鬧一點!

    黃新友在旁邊有點嫌自己老婆羅嗦,說道:“你快點去拿兩個杯子,我要和陳書記喝酒了!钡壤掀胚M來廚房,黃新友向陳劍解釋道:“老婆子,歲數大了,有點羅嗦,陳書記不要見怪啊!

    “哪會呢,阿姨是個很好的人,兒女不在身邊難免寂寞,人之常情嘛!标悇πχf道。

    黃新友也表示認同的笑了幾聲。

    隨后兩人擺開架勢開始喝起酒來,陳劍嘗了嘗菜,黃新友的手藝確實不錯,快趕上找招待所的大廚了,也就食欲大開。

    大家你來我往,很快一瓶酒見底了。今天縣委書記親自上門造訪,黃新友顯得很興奮,執意要再開一瓶。重新倒上酒之后,黃新友借著幾分酒勁,說道:“陳書記,你說組織部長提名誰好呢?”

    陳劍一聽,來了,老家伙征求我的意見了,陳劍拿起酒杯跟黃新友碰了碰,說道:“新河現在正處于經濟發展的關鍵時期,組織部長的人選,還是需要選擇一位熟悉新河干部情況的同志來擔任比較合適。黃書記,你說是吧?”

    黃新友拿著酒杯端在嘴邊,仔細聽著陳劍的話,熟悉新河干部情況的同志是誰啊,除了那個擔任了十五年組織部副部長的劉利民以外,好象沒有人比他更熟悉新河的干部情況了。

    想明白后,黃新友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哈哈一笑道:“陳書記說的對,我們就是需要一位能熟悉和了解新河干部的同志來擔任組織部長!

    大家把話都說明白以后,就更加放開了,不到半個小時,另一瓶酒也見底了。黃新友明顯喝多了,開始唾沫星亂濺,語無倫次的,話多的不得了。黃新友的老婆見狀,連忙把黃新友扶了了進去。此時的陳劍還有點清醒,也告辭出門了。

    出了門的陳劍看著樓下停著的一號車,不禁搖了搖頭,今天開車肯定是不行了。當下,掏出手機,給司機劉大栓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現在的位置,叫他過來把車開回去。

    7788小說網

    雖然,陳劍出來的時候,并沒有告訴費明和司機老劉,自己干嘛去了,但是對自己身邊的這兩個人,陳劍還是比較信任的。

    打完電話的陳劍,站在外面被風一吹,頭開始暈起來了,畢竟今天自己和黃新友喝掉了兩瓶高度白酒,這是陳劍的極限了。人搖搖擺擺的一屁股坐在了黃新友樓梯口的臺階上了。

    劉大栓是縣委小車班的老人了,當然知道黃新友的住處,不多時,就騎著自行車風風火火的趕來了。來到車邊沒有看見陳劍,四處看看,才發現坐在樓梯口的縣委書記,連忙跑過去,把陳劍扶了起來,攙著陳劍坐進了車里。

    躺在車后座的陳劍迷迷糊糊的說道:“這么晚了,還叫你出來,老劉,對不住啊!

    劉大栓一邊發動汽車,還有點埋怨黃新友:“黃書記也真是的,都喝成這樣了,怎么能讓您就坐在外面臺階上了!

    陳劍擺了擺手,說道:“老黃也不行了,今天確實喝得多了點!

    隨著車子的晃動,陳劍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等到陳劍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發現外面是陽光明媚,已經是第二天了。陳劍四周看了看,自己是睡在招待所的房間里,再看看自己身上,已經換上了睡衣。陳劍只記得,被劉大栓扶上了車后,說了兩句話,就睡著了,想不到這個老劉這么細心,不但把自己送了回來,還幫著換上了睡衣。

    陳劍從床上坐了起來,突然聽到臥室外的會客廳,有人在說話。仔細一聽,是兩個女人的聲音,一個是張楠的,另一個聲音很陌生,但是很年輕,而且有點稚嫩。陳劍有些納悶,張楠昨天沒打電話說要來呀,現在怎么會和另一個女孩子在自己的會客廳里呢。陳劍從床上起來,穿著睡衣又不好到會客室去,走進臥室里的衛生間,準備洗漱一下,換了衣服再出去。

    等到陳劍從衛生間里出來,看到張楠已經俏生生的站在臥室里。張楠看到陳劍出來,皺著眉頭問道:“昨晚干嘛去了,怎么喝成這樣!

    陳劍一聽張楠質問的口吻就有點不舒服,但還是回答道:“昨天去看望一個老同志,晚飯時酒喝多了!闭f著看了看張楠反問道:“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也沒個電話!

    “我昨天晚上就來了,今天是來看我妹妹的,又不是來看你,干嘛給你打電話啊!

    陳劍想起剛才外面的另一個女孩聲音大概就是那個車禍女孩劉曉梅,但是對張楠的說話口氣,很不高興。一邊打開衣櫥拿衣服,一邊對張楠說道:“對不起,我要換衣服了!

    張楠一聽,臉一紅,轉身向外走去,嘴里還嘀咕了一聲:“誰稀罕,昨晚的睡衣還是我給你換的!

    準備換衣服的陳劍聽到了張楠的嘀咕,不由看了看身上穿的睡衣,有些愕然,自己還以為是司機老劉協助換的,原來是張楠換的,也就是說,昨天自己被張楠只扒剩下一條內褲,然后再把睡衣給換上的。陳劍苦笑著搖了搖頭,換好衣服,走出了臥室。

    和張楠坐在會客室里說話的女孩果然是已經康復了的劉曉梅。劉曉梅看見陳劍出來,連忙站起來,顯然是已經知道陳劍的身份了,低著頭緊張的叫了聲:“陳書記!

    陳劍笑著說道:“曉梅這么快就康復了,快坐,快坐!

    張楠這時也起身,摟著劉曉梅的肩,對劉曉梅說道:“曉梅,你現在是我的妹妹,別緊張,叫什么陳書記啊,以后就叫陳大哥!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