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六十七章 站隊
    高晉走后,陳劍盤算著下午要來匯報工作的兩個副縣長。曹明麗,在環保局調研的時候,當時給陳劍的感覺是這個排名靠后的副縣長在縣長錢新林的眼里好象并不得意,連環保局增加資金都征求不下來。吳天水,陳劍可是一點也不了解,只是在上任那天的午宴上見過一次,四十來歲,皮膚黝黑的一個人,沒什么特別的印象。

    陳劍打了個電話,叫鄧六春來一下,想叫鄧六春介紹一下,幾位副縣長的情況。

    鄧六春接到電話,不消兩分鐘就來到陳劍的辦公室,輕輕的說道:“陳書記,您有什么指示?”

    陳劍指了指桌前的座位,示意鄧六春坐下,直接說道:“談談幾位副縣長的情況,李振祥和高晉除外!

    鄧六春一聽,心道:該不會是李振祥被抓,陳書記要提常務副縣長吧,讓自己來介紹幾位副縣長,說明是對自己的信任,看來自己離這個常委的位置不遠了。

    正當鄧六春心里在瞎想的時候,陳劍又補充了一句:“要客觀!

    鄧六春稍微理了下思緒說道:“除了李縣長和高縣長外,主管農林的吳天水吳縣長,是我們新河當地人,是老書記提起來的,已經擔任了兩屆副縣長了,以前是主管工業和商業的。主管教育衛生和環保的副縣長曹明麗也是老書記提起來的,當過我們縣的團縣委書記和縣委辦副主任,F在主管工業的副縣長米志國原先是工業局局長,是錢縣長擔任縣長后提的!

    鄧六春話不多,但概括了各個副縣長的背景。今天來匯報工作的是原先老書記的人馬,老書記調離后,他們沒有完全靠向錢新林。陳劍到任以后,他們很謹慎,不斷的在觀察,現在發現陳劍完全占據了上風,自然而然的倒向陳劍。而作為錢新林提拔起來的米志國,當然是錢新林的鐵桿,不會主動投靠陳劍的。

    下午第一個來陳劍辦公室匯報工作的是副縣長曹明麗。陳劍注意到,這個四十出頭的女人今天化了一點淡妝,身上一件略顯緊身的低胸職業裝勾勒出比同齡人要好得多的身材。進門后有點緊張的叫了聲:“陳書記!

    看來陳劍上次在環保局調研時發的火,曹明麗還有點心有余悸。陳劍笑了笑,說道:“坐!

    曹明麗在陳劍辦公桌前坐下來的時候,特意俯身用手拉了拉下身穿的套裙,這一俯身,呈現在陳劍面前的是兩顆白白的半球。陳劍暗道:這個女人倒是蠻會利用自己的資源的,不過就是歲數大了一點。

    曹明麗坐定后抬頭一看。陳劍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臉上不由一紅。連忙說道:“陳書記。我今天主要是想給您匯報一下環保局目前地工作情況和今后地一些舉措!

    “說說吧。目前情況怎么樣。今后還有哪些舉措?”陳劍點了根煙說道。

    曹明麗定了定心神。開始匯報了。主要也就是陳劍調研后地指示落實情況以及資金到位后地使用情況。并且表示一定依照陳書記地指示。堅決把新開河地污染問題查清楚。

    陳劍聽完后說道:“工作開展地不錯。在新開河地污染調查工作上。一定要掌握證據。只有掌握了有力地證據。才能讓別人無話可說!

    “好地。我們一定依照陳書記地指示吧!辈苊鼷愓f完。稍微扭捏了一下。繼續說道:“陳書記。您看上次您到環保局來調研。給我們解決了很大地問題。但是連個晚飯也沒吃。我心里真是有點過意不去。我想。您什么時候有時間。我想請您吃頓飯!

    陳劍下意識地想拒絕。但又一想。對剛剛靠過來地人還是要給面子地。不然他們自己心里也不踏實。想想今天已經和高晉約好了。便笑了笑說道:“我明天晚上有空。曹縣長。你安排吧!

    曹明麗來之前也打聽過,陳劍一般晚上很少參加筵席,今天第一匯報工作,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邀請陳劍吃飯,沒想到,陳劍竟一口答應了,心中頓時十分開心,連忙眉開眼笑的說道:“陳書記,那我安排好以后給您打電話!

    陳劍朝著曹明麗笑著點了點頭,看似不經意的抬手看了看手表。曹明麗見此,連忙告辭。今天的匯報曹明麗非常滿意,答應自己的飯局意味著陳劍對自己的接納。走出門的腳步也局的格外的輕快。

    吳天水是土生土長的新河人,沒有什么背景,也是從村主任干起的,憑著勤奮肯干,后來被老書記賞識,從一個鄉的黨委書記的位置上提拔為副縣長。由于是老書記一手提拔的,錢新林對他的態度一直是不冷不熱的。這次縣長辦公會上,更是把他原來分管的商業民政轉給了常務副縣長李振祥,自己卻接手了毫無油水而且事情特別多的農林口子,心中十分郁悶。

    今天上午,吳天水聽說常務副縣長李振祥在明陽**被抓,錢新林的兩個小舅子同時也因為交通肇事逃逸一個被抓,另一個被隔離審查的消息后,吳天水感到是投靠陳劍的時候了,連忙打電話給陳劍的秘書費明,表達了要向陳書記匯報工作的想法。

    看看離費明通知的時間差不多了,吳天水拿起事先整理好的匯報材料,出門去縣委向陳書記匯報工作。剛走下樓,發現曹明麗正滿臉春風的從縣委大樓的方向一扭一扭的走來。吳天水心里暗道:這個女人看這幅得意的神態肯定是剛向陳書記匯報工作回來,沒想到她曹明麗竟然走在了自己的前頭。臉上還是笑著跟曹明麗打招呼道:“曹縣長,從縣委回來?”

    “是啊,上次陳書記到環保局來調研時作了一些指示,我今天是向陳書記匯報工作的落實情況!辈苊鼷愋χf道,看看吳天水也是去縣委的方向,就知道這個吳天水也是去向陳劍匯報工作的,就故意問道:“吳縣長,你這是去哪兒?”

    吳天水見曹明麗故意裝傻,心中暗罵:他媽的,不就是匯報走在我前面嗎,有什么了不起的。吳天水一邊往向前走,一邊揚了揚手中的文件,笑著說道:“我也準備去縣委匯報一下工作!

    當吳天水在費明的陪同下走進陳劍的辦公室的時候,陳劍十分客氣的站起身來和吳天水握了握手,并走到會客區,說道:“吳縣長,坐,費明泡茶!

    吳天水有點受寵若驚,他以前向老書記也好,向錢新林匯報工作也好,他們站都不站起來的,就是在辦公桌前的位置上坐下匯報工作的。陳劍不但站起身來和自己握手,而且還在會客區聽取自己的工作匯報,這說明是對自己的尊重啊。

    吳天水有些拘謹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拿出準備好的匯報材料向面帶微笑的陳劍匯報自己剛剛接手的新河農林業情況。

    陳劍仔細的聽著吳天水的匯報,匯報的內容還是比較客觀的,沒有虛假和夸大,基本上和陳劍下鄉了解的情況差不多。從工作匯報中可以看出吳天水還是個比較務實的干部。

    吳天水匯報完后,看了看陳劍的臉色,陳劍的表情始終如一,也看不出什么來,有點不安的問道:“陳書記,您看您還有什么指示嗎?”

    陳劍發了一根香煙給吳天水,說道:“吳縣長,你剛才的匯報還是比較客觀的。我們新河農業的特點就是山多地少,農業人口占總人口的80%,如何發展農業經濟是關系到我們全縣人民脫貧致富的關鍵。對此,吳縣長有什么想法嗎?”

    吳天水知道,這是陳劍給他出的考題,雖然他是剛剛接手分管農業口子,但畢竟在農村工作過很長時間,對新河的農業狀況還是比較了解的,抽了口煙,考慮了一下說道:“陳書記,我覺得要發展我縣的農業經濟的關鍵還是要調整農業產業結構。根據我縣山多地少的實際情況,應該大力發展經濟作物的種植!

    “我縣曾是有名的藥材之鄉,如果大力發展藥材種植,吳縣長你看怎么樣?”

    吳天水以前是分管民政商業的,縣里的商業公司曾經開展過收購各種藥材的項目,但由于打不開銷路,也就中斷了這個項目,F在聽陳劍說開展藥材種植,面露苦色的說道:“陳書記,不瞞你說,藥材種植在我縣確實產量很高,但是藥材的銷售情況不容樂觀!

    陳劍笑了笑繼續說道:“如果引進制藥企業進駐我們新河呢!

    “那可是一舉兩得的好事,既能帶動我們新河的經濟發展,而且全縣的農民都可以通過藥材種植獲益,陳書記,難道有大型制藥廠能落戶我縣?”吳天水頓時激動起來。

    “暫時還沒有,但是我們要利用我們新河藥材之鄉的特色進行專項招商。引進制藥企業落戶新河,以推動我們新河的經濟建設。如果到時真有制藥企業落戶新河,吳縣長能帶領全縣人民大力發展藥材種植嗎?”

    “如果真的有制藥企業落戶我們新河,別的我不敢說,但我肯定能帶領全縣人民進行藥材種植!眳翘焖姆e極性被陳劍調動了起來。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