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六十三章 有了新發現
    錢新林和李振祥走后,王德索性召集全體局黨委委員召開黨委會,討論黃德民的情況。副局長路國富首先發言:“我雖然是分管交警大隊的,但我并不維護交警大隊,不會為上級領導來了為交警大隊說了幾句好話而改變態度,我依然堅持我的觀點,不適合把交警大隊和黃德民樹為典型!崩霞一锇言捳f的大義凜然。

    其實在座的各位局黨委成員都心知肚明,上個星期王德就因為青陽路肇事逃逸時間對黃德民很不滿意,還揚言要把黃德民調到后勤科去。今天錢新林和李振祥來局里調研,就是來給黃德民臉上貼金撐腰來了。

    除了路國富發言后,其他人都看著王德,沒人吭聲。公安局不比其他部門,公安局的局長級別是副處,關鍵還是縣委常委,比一般非常委的副縣長還要有份量,所以大部分公安局長在局里都是一言九鼎的,恰好王德也是其中之一。

    王德見大家都不說話了,微微一笑,說道:“剛才路局長的話說的很好,高風亮節,不護短,我們確實不能因為上級領導來說幾句好話,就隨隨便便把一個不怎么好的部門列為典型吧!闭f到這里停下來,看了看路國富。

    老頭子聽到王德不僅同意他的意見,還重重的捧了一下,頗為激動的說道:“王局,你說吧,我老頭子雖然是快到點了,但黨性、覺悟還是有的,你的意見我絕對擁護!闭f完掃了四周一圈,意思是你們不要因為縣長來給黃德民撐腰而不敢講真話。

    王德見路國富如此配合,繼續說道:“在上個星期的青陽路肇事逃逸案件中,交警大隊出警十分緩慢,在縣委領導心中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像?紤]到局里的后勤科的科長職務已經空缺很長時間了,我建議由交警大隊的黃德民同志擔任后勤科的科長。大家有什么意見嗎?”

    在座的黨委委員聽到王德的話,原來是縣委領導對黃德民不滿意,王德之所以不理睬縣長的招呼,是后面有縣委在撐腰啊,當然都不會發表不同意見,路老頭子更是擁護了。會上一致通過了對黃德民調任后勤科長的決定。

    “那王局,交警大隊大隊長你看誰擔任比較合適?”路國富對王德說道。

    王德知道這個老頭子的想法,交警大隊的副大隊長陳浩是路國富的徒弟。其實這個陳浩的業務能力還是蠻強的,只是在交警大隊一直被黃德民壓著,沒什么權力而已。王德原來也打算讓陳浩出任交警大隊大隊長的職務,F在見路國富問起,王德就想做個順水人情,笑著說道:“路局,你是主管交警大隊的,你提一個人選,大家議議!

    路國富感激的看了王德一眼說道:“交警大隊副大隊長陳浩同志科班出身,業務能力又強,我提名陳浩同志任交警大隊的大隊長!

    王德接口說道:“陳浩,我知道這個小伙子,很不錯,挺適合的!

    大家一見主管副局長提名。局長贊成。也都沒什么好說地。紛紛表示贊成。又是一致通過了陳浩出任交警大隊地大隊長。

    局黨委會結束后。連任命文件還沒有打印完成。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公安局。黃德民氣急廢弛地撥打了姐夫錢新林地電話。

    “姐夫。你和李縣長走后。王德立刻就召開了局黨委會。非但沒有把交警大隊和我樹為典型。還一致通過了。我調任后勤科科長。原來路老頭子地徒弟陳浩被任命為交警大隊地大隊長了。姐夫。那個王德根本就沒把你放在眼里。明擺著跟你對著干嘛。姐夫•••••••”

    “夠了。別說了!卞X新林重重地掛了電話。猛地把辦公桌上地文件掃落一地。嘴里咬牙切齒地低聲罵道:“好你個王德。陳劍。咱們走著瞧!

    王德正志得意滿地坐在辦公室里。剛送走表示感謝地路國富以及得到消息急于來匯報工作地陳浩。正準備向陳劍匯報地時候。桌上地電話響了。

    “喂。局長。我是辛明。我有事要向你匯報!彪娫捓飩鱽砹顺顷P鎮派出所辛明地聲音。

    “什么事?”

    “局長,我們昨天掃了個賭場,抓了些賭徒,其中有個賭徒交待他知道青陽路肇事逃逸的一些情況和現在自首的那個司機的情況有些不相同!

    “什么不相同?”王德一聽,警覺的問道。

    “是這樣的,我們昨天抓到了一個叫侯小毛的賭徒,我們在審理他是時候,他說他是阿三汽修廠的修車工,由于害怕被判刑,交待說他知道青陽路肇事逃逸的人是誰,我們辦案民警告訴他,那個肇事逃逸的人已經自首了,他就自言自語了說一聲,原來黃老板自首了,這句話引起了我們民警的注意。那個自首的司機是姓蔣的,而車主恒元建設公司的老板,大家都認識是黃德強,那個修車卻說原來黃老板自首了。辦案民警覺得有問題,馬上向我匯報了情況。我馬上突審了侯小毛,據他交待,那天晚上他是被汽修廠老板阿三叫回廠里說是急修一輛事故車,開車來的那個人滿嘴酒氣,聽老板阿三稱呼他為黃老板,先前是很急的,要求馬上把車修好,后來,又說不修了。侯小毛在回家的路上聽說青云路有人肇事逃逸,警察正在抓,當時他就聯想到了今天要修的那輛車。第二天,回到廠里,車被警察拖走了,老板也沒說什么,他也不知道肇事司機已經自首這件事,所以昨天被抓賭給抓進來,害怕被判刑就主動想交待這件事情。

    局長,這其中有兩個疑點,一個是據那個自首的司機交待,是他撞了人以后把車開到阿三汽修廠的,而侯小毛卻說開車來的那個人老板阿三稱他為黃老板。第二個是,那個司機依照程序測驗人體酒精含量時是正常的,侯小毛交待那個開車的黃老板是滿嘴酒氣。

    所以我不敢怠慢馬上向您匯報!

    王德越聽臉色越凝重,這非常有可能是黃德強酒醉肇事逃逸,然后叫自己的司機頂罪啊,連忙對辛明說道:“這件事,除了你和那個辦案民警,還有誰知道?”

    “就我和辦案民警知道,沒有別人知道,另外那個侯小毛我已經單獨關押了!毙撩鬟B忙報告道。

    “那好,這件事要嚴格保密,我馬上趕到你們所里來,再提審一下侯小毛!

    “放心吧,局長,那個辦案民警是我的鐵桿手下,絕對靠得住!

    放下電話,王德立即趕到城關鎮派出所,和所長辛明一起又提審了侯小毛,侯小毛交待的情況和辛明剛才報告的情況一模一樣。

    侯小毛押下去以后,辛明對正在沉思的王德說道:“局長,您看,這會不會是•••••”

    王德手一擺,阻止了辛明再說下去,看看時間已經早過了下班時間了,抬頭正色的對辛明說道:“這樣,現在你和我一起,馬上去縣委招待所,向陳書記匯報!

    辛明先是一愣,馬上就明白這是王德給自己的機會,連忙說道:“是,局長!

    自從陳劍來新河上任以后,一般不會參加一些宴請活動,平時就是一個人在縣委招待所,一葷一素一湯這么打發的。今天正準備吃晚飯了,見王德帶著一個看上去有點眼熟的警察到自己這兒來,笑著說道:“我說老王啊,怎么還想到我這兒來蹭飯哪,還帶了一個,今天可沒有什么好菜啊!

    “陳書記,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向你匯報!蓖醯乱槐菊浀恼f道。

    看到王德臉色凝重的表情,陳劍也收斂了笑容,放下筷子,站起身,領著王德和辛明來到沙發前,坐了下來說道:“有什么事,說吧!

    王德指了指身旁的辛明說道:“陳書記,這是城關鎮派出所的所長辛明,情況是他發現的,讓他向你匯報吧!

    “陳書記!毙撩髁⒓唇o陳劍敬了個禮。

    陳劍示意讓辛明坐下,說道:“辛明同志,有什么情況,說吧!

    辛明隨后把向王德匯報的情況向陳劍又匯報了一遍。王德在辛明匯報完之后,補充道:“辛明向我匯報以后,我立即又提審了這個侯小毛一次,情況確實是這樣,我懷疑這很可能是黃德強酒后肇事逃逸,然后叫自己的司機頂罪。另外,如果真的是黃德強肇事逃逸的話,那黃德民也脫不了干系,出警緩慢肯定是為黃德強的脫逃爭取時間!

    陳劍沒有作聲,拿起茶幾上的香煙,抽出一根,旁邊的辛明很有眼色的給陳劍點上,王德瞥了辛明一眼,好象是說:“好小子,竟敢搶我的馬屁拍!毙撩魇峭醯碌蔫F桿部下,所以毫不忌諱的朝王德笑了笑。

    陳劍沒有注意王德和辛明的舉動,他考慮的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有充分的理由和恒元建設公司解除鄉鄉通公路建設的承包協議,并對其在豎新公路上的質量不過關進行責任追究了。

    陳劍呼出一口煙后,先是對辛明表揚道:“辛明同志,你和你下面的辦案民警能夠連結高度的警惕性,說明你們城關鎮派出所是個經得起考驗的派出所,今天你做的很好!闭f著又轉頭對王德說道:“這件案子在沒有弄清楚之前一定要保密,具體怎么處理你們是行家,我只有一點要求,就是一定要抓到黃德強肇事逃逸的鐵證,把這個案子做成鐵案!

    “陳書記,你放心吧,我一定把這個案子做成鐵案,讓某些人也無話可說!蓖醯孪蜿悇Π艿。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