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六十一章 不給面子
    王德一聽,知道陳劍火了,連忙說道:“陳書記,我包管把事情處理好,交警大隊是該好好整頓一下了!

    掛上電話后,陳劍走進病房,劉曉梅的父親已經從陽臺回到病房里來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一臉愁苦的站在女兒的病床邊,拉著女兒的手?匆婈悇M來了,連忙迎上來說道:“這位兄弟,謝謝你救了我們曉梅的命,還給我們墊付了醫藥費!

    陳劍笑了笑說道:“沒事,只要曉梅能早日康復就好!

    劉曉梅的父親抖索著嘴唇,有點羞澀又有點不安的說道:“兄弟,你墊付的醫藥費過段時間我一準還給你!

    陳劍聽了,不由心里一酸。張楠在一旁說道:“劉大叔,你們經濟困難,我是曉梅的姐姐,曉梅的醫藥費我都包了,你別著急!

    “這不成,這哪成呀,你們已經救了我家曉梅的命了,哪還要你們付醫藥費啊。不成的,不成的!眲悦返母赣H連忙擺著手說道。

    “老劉啊,你也別著急,那個肇事車主會把賠償款給你們送來的!标悇φf道。

    “唉,我去過交警大隊,那里的警察說那個開車的已經拘留了,但沒錢賠我們呀!崩蟿@了口氣說道。

    “老劉,你放心,那車是有單位的,那單位會賠給你們的!

    一聽陳劍這么說,老劉眼睛一亮,說道:“真的,如果這樣,那就好,那我們也有錢還給你墊付的醫藥費了!

    陳劍拍了拍這個樸實漢子的肩膀,說道:“只要曉梅能好好治療,盡早好起來,比什么都強,我這點錢不急的!

    張楠也在病床邊不住地撫慰著曉梅。曉梅躺在病床上?戳丝搓悇。又看著坐在旁邊地張楠。握住張楠地手。叫了聲:“姐姐!眱尚星鍦I流了下來。

    這時。黃德民正在氣急廢弛地撥打著黃德強地電話。黃德強今天正和幾個狐朋狗友在明陽地ktv鬼混。電話響起。一看是自己大哥地電話。不敢怠慢連忙接起電話。

    “德強。在哪兒呢?”黃德民聽到電話里傳來很嘈雜地音樂聲。問道。

    “我在明陽。和幾個朋友聚聚。什么事?大哥!

    “什么事。為了你地事。你大哥地身上這身皮快要被剝掉了。今天縣委書記陳劍問起那個車禍地善后處理。聽說還沒有賠償;饸夂艽。你趕緊回來。準備點錢。去賠給那個撞傷地小女孩!弊约杭钡孟鬅徨伾系匚浵。自己地這個弟弟倒好。還在外面花天酒地。黃德民就氣不打一處來。

    “大哥。我現在在明陽呢。再說準備錢也得等到明天。這樣。大哥你也別急。我明天上午。就把錢給那撞傷地小姑娘送去!秉S德強也聽出了黃德民地焦急。連忙說道。

    掛上電話后,黃德民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姐夫錢新林,說道:“姐夫,德強那兒說好了,明天上午就把錢給送過去,王局那兒你看?”

    “明天你跟德強一塊去,態度要好一點,錢么多給一點,現在的關鍵是你們找人頂罪的事,做的怎么樣?被讓人抓到什么痛處!卞X新林說道。

    “這個姐夫你盡管放心,頂罪的是德強的司機,絕不會有問題的!秉S德民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好,你先回去吧,王德那兒我會打電話的!卞X新林有點疲憊的說道。

    黃德民見姐夫肯為自己說話,也放下了心,說道:“姐夫,那你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黃德民走后,錢新林靠著自家沙發的背上,頗傷腦筋。老婆黃秀娥走出來有點憂心的說道:“新林,德民的事不要緊吧!

    “你這兩個弟弟,真是不讓人省心啊,德民干事也太沒責任心了,公安局局長王德對他很不滿意,我的話還不知道管用不管用了!卞X新林無力的說道。

    “那你可一定要幫幫德民啊,你畢竟是縣長,跟下面一個公安局長說一聲,王德敢不聽!秉S秀娥急道。

    “你懂什么,王德現在已經倒向新來的書記陳劍了,如果沒有陳劍的意思,王德怎么敢動德民啊!

    “那你就更應該幫幫德民了,人家這樣排擠德民還不是沖你來的。如果這次德民被排擠了,那以后你的臉還往哪兒擱呀!秉S秀娥在一旁嘮嘮叨叨的說道。

    錢新林被黃秀娥說得火氣,起身大聲說道:“你這兩個弟弟膽子也太大了,一個肇事逃逸,找人頂罪。一個是偏護縱容,玩忽職守,F在人家陳劍就抓住了德民的小辮子,你說讓我怎么辦?”

    黃秀娥見自己丈夫發火了,倒也不敢再說什么,扁了扁嘴,委屈的走進了里屋。

    “唉”錢新林嘆了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腦門,在客廳里踱了幾步,還是走到茶幾邊拿起了電話,給王德撥了過去。錢新林不得不打這個電話,正如剛才他老婆說的,就這樣讓王德把黃德民給排擠了,他這個做縣長的臉可往哪兒擱呀。更關鍵的是,下面的干部都是看領導臉色跟風的,連自己小舅子被陳劍輕易的給整下去,那以后還會有誰還能聽自己的。

    王德接到電話一看是錢新林的,苦笑了一下,心道:這黃德民的速度也真快,自己剛罵過他,就去搬救兵了。

    “錢縣長,你好!

    “王德同志,最近公安局的工作很出色嘛,社會治平穩定,犯罪率也下降了不少呦!卞X新林笑著說道。

    “這都是縣委縣政府領導有方啊!蓖醯驴蜌獾恼f道。

    “哎,你這個局長也做了不少的工作嘛!

    “都是同志們的努力,我的能力,錢縣長你還不知道嗎?”王德也和錢新林兜著圈子。

    “最近,市里不是搞了一個安全行車月活動嘛,下周一我準備和李縣長一起到你們公安局來調研!

    王德一聽,果然。象安全行車月這類活動,只不過是明陽市局交警支隊搞的一個活動,犯得上你們縣長和常務副縣長來調研嗎,還不是來為自己的小舅子來撐腰的。但嘴上還是很恭敬的說道:“歡迎錢縣長和李縣長到我們公安局來指導工作!

    掛上電話后,王德皺著眉頭,想不到錢新林會來這一手,借調研來給黃德民撐腰?磥砻魈爝是要跟陳書記匯報一下。

    第二天上午,張楠帶著讓招待所的大廚煲的骨頭湯去看劉曉梅了。臨近中午的時候,王德打電話過來了。

    “陳書記,我想過來向你匯報工作,你有空?”

    “哦,王局啊,過來吧!

    “陳書記,你看這快中午了,我就到你這兒來蹭飯了!

    “行啊,那你現在過來,我叫餐廳多弄幾個菜,咱們邊吃邊說事!标悇νΩ吲d,畢竟平時在招待所一直一個人吃飯,今天沒什么事,正好和王德喝兩杯。

    “好咧,陳書記,我馬上就到!

    陳劍先是打了個電話給張楠,問她回來吃飯嗎,結果張楠快到了,然后又吩咐餐廳多送幾個菜。

    “陳劍啊,今天他們交警大隊大隊長陪著那個肇事司機的單位老板,送來了五萬醫藥費,這下曉梅和她爸爸不用再為醫藥費發愁了!睆堥M門就對陳劍說道。

    “他們速度倒是蠻快的!标悇β犃死淅湟恍φf道。

    張楠一聽連忙說道:“原來昨天你出去打電話就是為了曉梅的賠償問題啊。怪不得,我還在奇怪昨天晚上曉梅還在跟我講,她爸爸去交警大隊要求賠償問題時,那些交警還愛理不理的,今天上午,交警大隊長還親自陪著那個肇事車輛的單位老板來送醫藥費!

    兩人正說著,王德急匆匆的從外面進來了。

    “陳書記,我來了!蓖醯乱贿M來,看見房間里還有個美貌女子,不覺有點奇怪。上個星期王德來陳劍這兒匯報工作的時候,張楠去看劉曉梅了,所以王德沒見過張楠。

    陳劍見王德愣了一下,連忙介紹道:“老王,這位是張楠!

    “噢!蓖醯逻@才恍然大悟,連忙熱情的說道:“這就是我老首長的閨女吧?我是王德,張副司令的老部下!

    陳劍在一旁笑瞇瞇的介紹道:“老王是我們新河的縣委常委,公安局長!

    張楠也熱情的說道:“噢,原來是王叔叔呀,我聽我爸和我哥都提起過您!

    “難得老首長還記得我,回去后一定要幫我向老首長問好啊!蓖醯乱贿吀鷱堥f著一邊還得意的瞄了陳劍一眼,好象在對陳劍說:“聽見沒有,張楠叫我叔叔,你小子雖然官比我大,但以后你和張楠結婚的時候還得管我叫叔叔!

    陳劍好象看出了王德得意的意思,連忙對張楠說:“張楠,你去叫他們把菜送上來,另外再拿瓶酒過來!

    很快,酒菜就送了上來,一看到特供茅臺,王德就笑瞇了眼,說道:“陳書記,看來我要經常到你這兒來蹭飯!

    “行啊,你要想來,隨時可以來!标悇σ残χf道。雖然陳劍有時會對王德很嚴厲,但說心里話,陳劍是把王德當作可以信任的自己人,所以在王德面前不會去掩飾什么。

    張楠知道王德來,肯定是找陳劍有事,快快的吃完飯,就離開飯桌,回自己房間了。

    “說吧,有什么事?”陳劍和王德碰了一杯說道。

    “昨天晚上,為了事故善后處理的事,我罵了黃德民一頓,我估計這小子也聽到風聲了,不久錢新林就打我電話了。說是周一要和李振祥一起來公安局調研交通安全月的活動開展情況,媽的,這不明擺著來給黃德民來撐腰的嗎!蓖醯掠止嘞乱槐普f道。

    “剛才,張楠告訴我,今天上午黃德民陪著他的那個恒元建設公司的弟弟去醫院給了被撞傷的劉曉梅五萬元的醫藥費。既然他把錢拿出來了,就不用再派紀委對黃德民進行調查了,但這個人確實不適合在交警大隊的位置上呆了,錢新林他們借調研之名來給黃德民撐腰,哼,不必給他這個面子!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