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五十五章 環保局調研
    常委會上的情況很快就傳遍了縣委縣政府大院。徐國清今天一早踏入縣委大院,平時行色匆匆的人今天看見徐國清都站定,恭恭敬敬的叫了聲,“徐書記!毙靽鍎t昂著頭,一臉威嚴的走著,不時對那些向他打招呼的人從鼻子中發出“嗯”的聲音。走到縣委大樓的大門口,正好陳劍從旁邊一條路轉到門口,徐國清立刻從舉頭挺胸變成低頭彎腰,臉上也頃刻掛滿了笑容。

    “陳書記,您早!

    “哦,老高啊,早!标悇托靽逦帐謫柡。

    兩人一同踏入縣委大樓,向三樓辦公室走去。樓里的工作人員發現,剛才還一臉威嚴,舉頭挺胸的徐書記,現在微微躬著身子,臉上帶著謙卑的笑容,跟在年輕的陳書記身后,象極了這兩天電視里熱播的清宮劇里的公公。此時跟在陳劍身后的徐國清渾然不知自己從此多了個“徐公公”的外號。

    來到辦公室,費明已經給他泡好了茶,正在辦公桌上把各種文件歸類整理。見陳劍進來,說道:“陳書記,剛才交通局的胡局長來了,現在正在鄧主任的辦公室!辟M明的話一共傳遞了兩個信息,一個是胡振軍來了,二是胡振軍和鄧六春關系很好。陳劍雖然了解情況,但對費明的細心仍然十分滿意,對伸手接過自己手中拎包的費明說道:“叫胡振軍過來吧!闭f完也沒有走向辦公桌,點了根煙,在會客區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費明帶著胡振軍走進來,費明彎下腰輕聲對陳劍說道:“陳書記,胡局長來了!

    陳劍抬起頭,對費明后面有點局促不安的胡振軍說道:“振軍同志,坐!

    胡振軍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出任交通局局長,上個星期鄧六春打電話給自己,說陳書記提名他為交通局局長,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只是在陳劍下來考察的時候見過一面,那次陳劍對豎新鄉的工作并不滿意,自己還有點不安?墒寝D眼幾天,居然提名自己為交通局局長,象做夢一樣。昨天,鄧六春在電話里給他描述了陳劍力挺他和另外兩位的任命正式在常委會通過的經過。他是對陳劍充滿了敬畏,他對錢新林在新河的影響是清楚的,這個年輕的縣委書記來新河不到半個月就打敗了錢新林,能力確實非凡啊。

    胡振軍聽到陳劍叫自己坐下,不敢坐而是趕緊上前一步,彎著腰必恭必敬的說道:“謝謝陳書記的栽培!

    陳劍抬起手向下壓了壓,示意胡振軍坐下。胡振軍這才在陳劍對面挨著半個屁股坐了下來,畢竟是軍隊轉業干部,上身挺著很直,陳劍還是比較欣賞胡振軍身上的軍人作風的,笑著對胡振軍說道:“知道我為什么提名你為交通局局長嗎?”

    胡振軍老老實實的說道:“陳書記,我不知道!

    其實領導是很討厭下級揣摩自己地心思地。如果這時候胡振軍對陳劍說你大概看到我組織農民修路。你才有這個意思提名我做交通局局長地。那陳劍肯定不高興。而胡振軍正是老老實實地說了句不知道。使陳劍很是滿意。在陳劍地理解。這樣地回答說明這個同志很誠實。

    陳劍慢慢地說道:“交通局地職能就是建設和管理全縣地公路,F在我們新河地交通條件還很落后。目前進行地鄉鄉通公路建設還不夠理想。聽說山里地群眾對道路地感情是十分深厚。你是從山里走出來地干部。把你放到交通局局長地位置。就是因為你是山里人出身。我相信你不會違背千千萬萬山里群眾地意愿。把新河地交通公路建設做得更好!

    胡振軍聽了陳劍地話。不禁熱血沸騰。沒想到陳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把自己任命為交通局局長。地確正如陳劍所說地一樣。自己對道路地感情和那些山里地群眾一樣是非常深厚地。當初看到通往豎新地公路修成這個樣子。心痛不已。向縣里作了多次匯報。但總是得不到重視。只好發動群眾自己修破損地公路。

    現在聽到陳劍地話。胡振軍立刻從沙發是上站起來。一本正經地說道:“我一定不辜負陳書記地期望。聽從您地指揮。打開交通局地工作新局面。狠抓目前地鄉鄉通公路建設。絕不出現類似于豎新公路這種情況!

    陳劍對胡振軍地表態很滿意。站起身來握住胡振軍地手說道:“公路建設是有利于人民群眾地民心工程。也是關系到我們新河縣地經濟發展;厝ヒ院蟠竽懝ぷ。我信任你!

    一句“信任你”讓胡振軍如墜云端。渾身發熱。連連表忠心。胡振軍明白能夠得到縣委書記地賞識。自己無非是幸運地。但如何維持住這份賞識。胡振軍只有認真工作。把目前地鄉鄉通公路建設做到讓陳劍滿意。

    下午,鄧六春來到陳劍的辦公室。

    “陳書記,環保局那邊已經通知了,您現在過去嗎?”

    “好,這就過去!

    環保局局長孫長春接到縣委辦主任打來的電話,說明天下午縣委陳書記要來調研,嚇了一跳。自從他擔任環保局局長以來,從未有過縣委和縣政府的正職領導來過環保局,即使是自己的分管領導副縣長曹明麗一年也不過來個兩三次。自己這個環保局是個全撥款單位,每年財政撥付的一點經費剛剛夠人頭費,幾次向曹副縣長反映想增加點經費,可總是沒有下文。就是靠點罰款,企業辦證收點費用維持局里的額外開銷,碰到有點背景的企業違反環保條例,根本就罰不到。一年半前,接到群眾舉報,金花鎮那個韓國人開的百利化工有限公司嚴重排污,環保局前去查處,結果被錢新林的一個電話罵的狗血噴頭,說自己是破壞新河的經濟發展。從此在錢新林眼里環保局就更不待見了,還談什么增加經費呢。想不到,明天下午縣委陳書記會來調研,孫長春連忙打電話給分管副縣長曹明麗。

    “曹縣長,明天下午縣委陳書記要到我們環保局來調研,您看?”

    曹明麗,女,42歲,是新河當地人,年輕時曾擔任過新河的團縣委書記,F在是縣政府分管環保、婦女工作、社會團體的副縣長,也是排名較后的副縣長。接到孫長春的電話也是一愣,在新河環保局是個小部門,陳書記怎么會去環保局呢?

    “明天下午,我也過來,你先準備點材料向陳書記匯報!

    陳劍在鄧六春和費明的陪同下驅車來到環保局的時候,曹明麗和孫長春已經在環保局那破舊的大門前等候迎接了。

    陳劍下車后,看了看環保局那破舊的大門,眉頭皺了皺。曹明麗和孫長春急忙上前。

    “陳書記!

    陳劍和曹明麗握了握手,說道:“曹縣長你也來了!痹陉悇ι先蔚谝惶斓奈缪缟襄X新林已經給陳劍介紹了四位副縣長以及他們的分管情況,所以陳劍對曹明麗出現在環保局一點也不奇怪。

    “陳書記,這位就是環保局局長孫長春!辈苊鼷惤榻B道。

    孫長春還是第一次這樣面對面的見一位縣委書記,連忙躬身雙手握住陳劍的手說道:“歡迎陳書記到我們環保局來調研。陳書記里面請!

    來到環保局會議室,孫長春開始向陳劍匯報工作,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事。開始陳劍還是耐著性子聽著,聽到后來沒有一項工作是涉及到新開河污染問題的。

    “孫局長,請你等一等,我問你,新開河的污染問題,你們環保局有什么舉措?河中的水質你們檢查過沒有,里面有那些物質?造成污染的原因是什么?對造成新開河污染的企業你們有沒有進行查處?”陳劍忍不住打斷了孫長春的匯報,一連問了四個問題。

    孫長春被問的目瞪口呆,朝曹明麗看了看,低下頭,不說話了。

    “你不要告訴我,你根本不知道新開河污染的情況。整條河流都發黑發臭,魚蝦絕跡了,河邊的居民根本沒法打開窗戶。你們環保局就是這樣進行環境保護的。你這個局長做得稱職不稱職!币妼O長春低下頭不說話,陳劍頓時火就起來了。

    聽到陳劍的話越來越嚴厲,最后居然有撤職的意思,孫長春頓時抬起頭,有點豁出去的對陳劍說道:“陳書記,縣里下撥的經費實在是太少了,僅夠人頭費的,局里的各種檢驗設備嚴重老化,根本就得不到更新。再說,新開河的污染問題,我們一年半以前就根據群眾的舉報進行過調查,發現污染源就是對岸金花鎮的那家百利化工有限公司排放的污水。至于水中的污染物,我們沒有足夠的設備進行檢測!

    “那既然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為什么不進行處理,那家化工廠到現在為止還在排放污水!标悇烂C的問道。

    “我們當時就上門進行處理了,但是,但是••••••”說到這里,孫長春支吾起來。

    “但是什么?”陳劍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聲說道。

    孫長春嚇了一跳,也顧不得旁邊曹明麗不住的打著眼色,說道:“但是,錢縣長不允許我們處理,還說我們處理那家百利化工有限公司是破壞新河的經濟發展!

    “情況是這樣嗎?”陳劍嚴厲的目光移到了曹明麗的身上。

    曹明麗這個時候那個后悔,心說:陳書記來環保局調研,我來湊什么熱鬧啊。

    “這個,陳書記,錢縣長也是為了縣里的經濟發展考慮嘛!辈苊鼷惤Y結巴巴的說道。

    “為經濟發展考慮就能這樣犧牲環境,為了眼前這點小錢,你知道以后要治理好這個環境要花多少錢嗎?十倍,甚至百倍,如果現在還這樣縱容這些高污染企業無所忌憚的排放污染源,那就是這個地方的罪人!标悇Ρ患づ。

    會議室誰也不敢大聲喘氣,陳劍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對曹明麗說道:“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

    “沒事,陳書記,是我的工作沒做好,我•••••••”曹明麗連忙說道。

    陳劍手一揚,阻止了曹明麗繼續說下去,轉頭對孫長春說道:“你打個報告上來,我叫財政局給你們撥發一百萬的計劃外資金,用于檢驗設備更新和新開河污染調查的經費,你必需?顚S,一定要做好新開河污染的調查取證工作,然后對排放污染源的百利化工有限公司進行查處,不要有什么顧忌,碰到什么問題,可以來找我!

    陳劍的話給在座的帶來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孫長春見如此雷厲風行的處理問題,心中不禁有點感動,讓他這個冷門局長心中感到有一種被重視的感覺,連忙說道:“陳書記,以前是我的工作沒有做好,F在有您的這些話,我包管?顚S,一定把百利化工有限公司對新開河的污染做成鐵案!

    “那就好,碰到具體問題,你和我的秘書聯系,需要我出面的,盡管給費秘書打電話!标悇κ疽赓M明把聯系方式給孫長春。

    等從環保局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曹明麗和孫長春依照慣例給陳劍張羅晚飯。結果陳劍直接說道:“不要麻煩了,你們不是經費很困難嗎,我直接回去了!

    一再拒絕了曹明麗和孫長春的邀請,陳劍還是走了,只留給他們一個匆匆的背影。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