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三十二章 黨校學習
    老萬覺得是時候開始讓陳劍獨擋一面了,所以從本章起開始**了。望各位書友多收藏,推薦。

    新年伊始,人代會召開,老柴省長光榮退休,郭明順利的當選為省長。在二月末,之江重型機械廠在柳衛平的主持下,也順利的完成了設備技改,工廠復工,正式轉型生產破碎機系列產品。電氣集團召開了表彰大會,以表彰柳衛平等技改小組成員在此次設備技改中作出的貢獻。周長平也說話算數,特意親臨會場,并親自給柳衛平頒了獎。

    在政策研究室經研處,潘勇軍和陳紀明都沒有爭到副處長的位置,胡秋月出人意料的當上了副處長。而作為省委書記的秘書,陳劍正科的級別相對低了一點,不久,陳劍也提了一級,兼任了省委辦公廳綜合處副處長。

    半年后,張幼華被軍委任命為南江副司令員,軍銜晉升為中將。由于要到南江赴任,周麗影也調到南江工作,但不知什么原因,張楠卻主動要求留在之江電視臺工作,不要去南江。張幼華以為張楠是為了陳劍才留下的,很高興,臨走時還邀請陳劍到張家吃了頓飯。自然陳劍和張楠又裝作情侶的樣子,而陳劍又收下了張幼華強塞的特供煙酒。之后和張楠又是橋歸橋,路歸路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一年又過去了。一天,陳劍在辦公室里寫稿子,周長平走到了外間。

    “周書記!标悇B忙停下工作,站了起來。

    “陳劍啊,來,坐!敝荛L平在外間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并示意陳劍坐他身邊。

    陳劍意識到周長平要找自己談話,連忙在周長平的旁邊坐了下來。周長平等陳劍坐下后,繼續說道:“陳劍啊,你在我身邊一年多了吧!

    “一年零五個月了,周書記!

    “哦,陳劍想不想換個工作崗位啊!

    陳劍一聽,心中一陣狂跳,是不是要把我外放了,但臉上還是一臉的平靜,“我服從組織的安排!钡恼f道。

    周長平見陳劍一臉平靜。不由點了點頭。心道:這個年輕人不錯。寵辱不驚。

    “過兩天。省委黨校有個青干班開班。為期一個月。你也去加強一下學習!敝荛L平說道。

    “謝謝。周書記。那這里地工作••••••••”陳劍一副不放心工作地樣子。

    “我已經叫辦公廳物色了。今天下午就會來報到。你們把工作交接一下。明天你就在家休息一天。后天去省委黨校報到!敝荛L平習慣性地揮了揮手。

    “好地。周書記!

    下午。王秘書長就帶來了新地秘書。一個三十多歲地中年人?瓷先ナ址重。周長平也認可。陳劍就和這個叫金聯民地新秘書做了交接。而且象當初胡光明關照自己那樣。也關照金聯民一些細節和注意事項。陳劍把周長平地一些習慣、喜好都交待地很仔細。那個金聯民聽了之后顯得頗為感動。在送陳劍出去地時候。握著陳劍地手說道:“陳處長(陳劍兼著綜合處地副處長)。謝謝你地指教。以后常聯系!毖韵轮。有什么事情盡可以找他。

    陳劍當然了解和一個省委書記秘書搞好關系是非常重要的,連忙說道:“沒事,金哥,我們這些秘書的就是要給領導服務好嘛!

    由于一直做著省委書記的秘書,陳劍難得有休息的時間。秘書工作就是這樣,領導工作的時候,秘書在工作,有時領導休息了,秘書還在工作。所以陳劍第二天舒舒服服的睡了懶覺,起來收拾了一下兩個宿舍,下午去買了點菜,也給胡秋月做了頓晚飯,趁機酬謝一下胡秋月。

    次日一早,準時到省委黨校報到。由于陳劍之前是周長平的秘書,省委黨校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知道他也參加培訓,那肯定是外放了。陳劍卸下了首長秘書的工作,大家也少了很多顧忌,紛紛上前恭喜陳劍。

    在報到時,陳劍還發現還有一個熟人跟自己一起參加培訓,就是省委陶副書記的秘書,組織部高部長的公子高晉。由于陶副書記和高部長都是周長平的鐵桿部下,所以陳劍和高晉的關系也不錯。陳劍連忙上前打招呼:“高晉,想不到咱們成同學了!

    高晉眨了眨眼說道:“你想不到,我可是早就知道,咱們會成為同學!

    陳劍也沒覺得奇怪,組織部長的公子嘛,消息知道的早也正常。其實不然,高部長知道周長平推薦陳劍參加這次青干班后,就已經開始算計了。組織部長,專門是研究人的,高部長研究了一輩子的人,相信自己不會看錯人。陳劍,華夏著名經濟學家吳學政的得意門生,周長平的心腹,聽說還是張幼華的未來女婿,周、張兩家在華夏的政軍兩界影響力巨大。再加上陳劍本人,能力出色,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而自己的這個兒子雖說也是華清大學的碩士生,但能力一般,自己在位置上還可以順風順水,一旦退居二線,高晉還不知怎么樣了。所以當即和自己的老戰友陶副書記打招呼,讓高晉也參加這個青干班。

    在報到的前一晚,父子倆進行了正式的談話。高部長對高晉說:“高晉啊,你這次也去參加青干班!

    高晉也明白一個秘書參加青干班就意味著外放,想到自己老爸終于同意自己外放了很高興。忙說道:“謝謝爸爸,你這次怎么同意我參加青干班呀?”

    “因為陳劍也要參加!备卟块L有點高深的說道。

    “為什么陳劍參加,我就要參加?”高晉有點奇怪。

    “兒子啊,你以后一定要和陳劍搞好關系。陳劍雖然出身貧寒,但他有個好老師,他的老師就是著名經濟學家吳學政。這個吳學政即是我們周書記的同學,還是南江軍區張幼華副司令員的妹夫。陳劍能成為周書記的秘書,據說還有可能成為張副司令員的女婿,跟他老師的推薦不無關系。而且陳劍自己本身能力強,你看前年電氣集團的案子,陳劍就在里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深得周書記的器重。這次,周書記推薦他到青干班學習,出來后肯定是去下面一個縣主持工作,這個陳劍背后有周、張兩家的背景,能力又強,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爸爸做了一輩子的組織工作,看人的本事還是有一點的,你的能力一般,將來爸爸退休后,你也不可能走的更遠。我叫你也參加這次青干班的意思就是讓你以后就跟著陳劍。陳劍現在剛剛起步,也需要自己的班底。再說,爸爸現在還在位置上,還能給他協助,你這個時候向他靠攏,他一定會很感激的。這樣,你以后就會擁有一個強有力的同盟軍。兒子啊,陳劍可是一支潛力股啊,你可要抓住了!备卟块L鄭重的跟高晉娓娓道來。

    陳劍性格淡定,平時也沒什么架子,高晉對陳劍印象也很好,平時兩人在省委關系處得也不錯,F在聽自己富有政治經驗的老爸這么說,也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說道:“爸爸,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緊跟著陳劍!

    這時的陳劍絲毫不知道高晉父子已經開始“算計”他了,對青干班有個自己的熟人很高興,一路上跟高晉聊的也很開心。

    這次的青干班的人員來自全省各個地市及省委省政府直屬各個部門的年輕干部。說是年輕干部,但陳劍和高晉報到后發現,三十歲以下的就是陳劍和高晉,陳劍二十八歲,高晉二十七歲,其余的都是三十歲以上,四十歲以下的所謂年輕干部。大部分人的級別是處級、副處級,極少數的是正科級。當大家看到陳劍和高晉這么年輕也都很驚訝,但了解到陳劍是省委周書記的秘書,高晉是陶副書記的秘書,更是組織部高部長的公子時,大家作出一副我很了解的樣子,紛紛上前示好,大有要和陳、高二人好好結交的意思。

    陳劍和高晉也明白,一旦下去,也需要各個方面的人脈,而黨校同學通常是官場上官員組成同盟軍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兩人也是投桃報李,很快和青干班的同學打成一片,課余時間也經常三五成群一起喝喝小酒。青干班的同學們對陳、高兩位大秘沒有絲毫架子,也很有好感,特別是高晉,幾乎天天有人邀請,弄得他比跟著陶副書記時還要忙。直跟陳劍感嘆,同學們太熱情了,自己實在受不了了,但愿青干班早點結束等等。陳劍則淡淡的回了他一句:誰叫你的老爸是省委組織部長呢。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