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十八章 女朋友
    張幼華高興的說道:“小王,把我的那套酒具拿來!

    公務員拿上了一套酒具。陳劍一看,這套酒具很有特色。只見那個公務員打開其中的大罐,里面注入了滾燙的熱水,再把倒滿茅臺的酒壺放入大罐中,把蓋子蓋上。稍等片刻,從里面取出酒壺,把熱好的酒倒入一個個酒杯。酒杯比普通的酒杯要大上一號,一杯足有一兩。

    張幼華端起酒杯,“來,陳劍啊,你是學政的學生又是長平的秘書,說起來也不是外人。今天第一次上我們家,來,先喝上一杯!

    陳劍端起滿滿的一杯酒說道:“好,我干完,您隨意!闭f完一仰頭,把滿滿的一杯全部倒入了口中。酒很醇,比吳學政家里喝的那種茅臺要醇厚,特別是被熱水燙過后,陳劍直覺得一股暖流,從口中穿過食道,直達胃里,五臟六肺暖烘烘的,臉上也微微紅了起來。

    張幼華見陳劍很爽氣,也一口干了杯中的酒,招呼著陳劍:“來,來,吃菜!

    由于是家宴,沒有平時外面飯桌上的那種刻意恭維和虛假客套,吃的都很開心。除了張楠,她坐在陳劍身邊顯得很不自在。

    “陳劍啊,你是哪里人呀?”周麗影給陳劍夾了一塊魚,開始問起陳劍的情況來。

    “謝謝伯母,我是東方市華亭縣人!

    “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家里有父母,還有個妹妹!

    “家里人都好吧?”周麗影有些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味道。

    “都好。父親由于鄉里地企業不景氣。去年就退休了。幫著母親承包著村里三畝地。妹妹前兩年。中專畢業后在縣里地化工廠上班!标悇侠蠈崒嵉卣f道。

    “哦。你父母倒是很辛苦地。你們小輩可要記得孝敬父母呀!敝茺愑坝行└锌卣f道。

    “是呀。我父母辛苦了一輩子。就是為了供我上大學。妹妹為了減輕家里地負擔。放棄了讀大學地機會。上了個小中專。我現在只有好好工作。將來讓家里人過上好日子!

    “真是個懂事地孩子。對了。聽你老師說。你還沒有女朋友吧?”周麗影了解完陳劍地家里情況后。話鋒一轉。轉上了正題。

    “伯母。我還沒有女朋友!

    “哦!敝茺愑帮@得很滿意。心說。是個實誠地孩子。隨即跟張幼華使了個眼色。意思是。我問完了。該你了。

    張幼華喝了口酒,清了清喉嚨說道:“陳劍啊,看的出來你是個好小伙子,懂得孝敬父母,工作上也要求上進。既然你沒有女朋友,那我就給你介紹一個怎么樣?”

    陳劍連忙說:“伯父,我剛踏上工作崗位,應該把精力放在工作上,還不想談戀愛!

    “哎,陳劍,不能為了工作而耽誤你個人的事嘛,女朋友還是應該要找的。再說了,一個人有沒有結婚,這也是組織考察一個干部的標準,結了婚的就比沒結婚的得分要高哦!敝荛L平也在旁邊幫腔的說道。

    “對!睆堄兹A指了指張楠繼續說道:“你看,我這個丫頭怎么樣,今年大學剛畢業,別的沒啥,就是性子太野,我把她介紹給你做女朋友!

    “!”,“!”陳劍驚訝的張大了嘴。張楠聽到后更是把筷子上的菜抖落在了桌上。

    “我不同意,我堅決不同意!睆堥芽曜油郎弦慌。

    “楠楠,我看陳劍這個小伙子就蠻好,跟你挺相配的!敝茺愑罢f道。

    “有什么好的,就這樣一個土包子、鄉巴佬,我才不要做他的女朋友了!

    “啪!”張幼華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對著張楠說道:“住口,什么土包子、鄉巴佬。我看,你就是看不起農民。別忘了,你爺爺參加革命前,只不過是個放牛娃,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我看你這是忘本。你不要說了,這事就這么定了!

    周麗影也在一旁批評道:“楠楠,你這話可不對。當年,我和你舅舅下放到農村時,多虧了鄉親們的照顧,少吃了很多苦,那些農民都是些非常純樸、熱情的人。你怎么能罵陳劍土包子、鄉巴佬呢!

    周長平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看著張楠,嘆了口氣。

    張楠看到父親大光其火,一貫疼愛自己的媽媽也批評自己,感到十分委屈,坐在那里,嘴一扁,眼眶一紅,眼淚象珍珠一樣往下落。

    陳劍看著不忍,也覺得張幼華的提議有點荒唐,自己和張楠身份地位差上太多了,簡直就是亂點鴛鴦譜嘛。當下對張幼華說道:“伯父,謝謝你這么看得起我,既然張楠不愿意,那就算了。再說,我不過是個農村出來的窮小子,什么也沒有,根本就配不上張楠!

    “配得上,什么配不上。我就看著你這孩子人老實厚道,性子也好。這丫頭你不用管她,我做主了,還反了她不成。倒是你覺得怎么樣?”張幼華好象自己的女兒嫁不出去一樣,連忙說道。

    “這,這••••••”陳劍看著張幼華,不知道如何說才好。怎么覺得有點強人所難的味道。

    “我看,先交往著吧,慢慢培養感情!敝荛L平說道。

    周長平都發話了,陳劍也就只好為難的點了點頭。

    看到陳劍點頭,張幼華夫婦很高興,不斷的給陳劍夾菜,勸酒。

    看到這副樣子,張楠想到,自己在上大學時,不知有多少男人追求自己,自己可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佛見佛跳墻的呀。怎么今天到自己老爹的嘴里,好象是怕自己嫁不出去似的。更可恨的是居然還擔心陳劍看不上自己。一時氣憤難忍,狠狠的踩了陳劍一腳,站起來,轉身上樓,重重的甩上門,把自己關在了房間了。

    一陣鉆心的疼痛從腳上傳來,陳劍的臉部不禁抽動了幾下,強忍了下來。心說,這丫頭怎么這么野蠻呀,看來,絕不是自己能生受的,看來還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慢慢的淡化這件事吧。

    晚飯后,陳劍送周長平回省委招待所。周長平的妻子是燕京一所中學的校長,女兒也在這所中學上高中,平時就是放假的時候,帶著女兒到之江來住上一段日子。周長平平時就和司機小何住在省委招待所的一號樓里。

    “腳怎么腫的這么厲害!焙镌伦陉悇Φ纳磉,把陳劍的腳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幫著陳劍的腳推拿活血。

    陳劍苦笑著把今天的事跟胡秋月說了一遍。

    胡秋月眼睛一亮,說道:“這可是大好事啊。你想,這張楠的家世這么好,既是你老師的內侄女,又是周書記的外甥女,自己本人又是將軍的女兒。這對你將來的升遷是很有協助的!

    “哎呀,胡姐,你別逗了,這個丫頭在燕京時就對我不理不睬的,今天到她家看見我就象看見仇人似的,你看,這一腳踩得多狠呀。再說了,為了升官去攀龍附鳳,這種事情我可干不出來!

    “對了,這個張楠漂亮嗎?”

    “漂亮是漂亮,但我對她根本沒有感覺。在我心里,胡姐,你才是最漂亮的!标悇θ滩蛔∠肴ケШ镌。

    “哎,別動,腳上的瘀血還沒化呢!焙镌掳醋£悇Φ哪_躲閃著,說道。

    陳劍沒抱著,索性就躺在沙發上,看著胡秋月賣力的按著自己的腳,心中感到十分溫馨,多好的女人啊。

    “胡姐,今天周書記跟我說,結婚也是組織考察干部的條件之一。我們還是結婚吧,你比我大也好,結過婚也好,我都不在乎!标悇φ\懇的說道。

    “你不在乎,我在乎。我知道你對我好,有這我就滿足了,不想再去奢望什么了。張楠的條件這么好,人又長的漂亮,你應該好好去追求!焙镌逻是原來的意思,鐵了心的做陳劍的情人,但按著腳的手卻慢慢停了下來。

    “胡姐,我求你了,跟我結婚吧。我一想到,我將來會跟別的女人天天在一起,我會心痛的!标悇昝摿撕镌率种械哪_,起身緊緊的抱住胡秋月,聲音有點哽咽。

    胡秋月的身子頓時象被雷擊中了一樣,一下自僵住了。不一會兒,淚水打濕了陳劍胸前的衣服。

    久久的,胡秋月推開陳劍,輕聲說道:“陳劍,你現在年紀輕輕就已經是省委書記的秘書了,將來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你跟我結婚太不利了,再說•••••••”

    陳劍猛地吻住了胡秋月的嘴,不讓她繼續說下去。一邊吻著,一邊撕扯著胡秋月的衣服。滾燙的手掌不斷掠過胡秋月的敏感區域,胡秋月開始掙扎了幾下,但不多久身子就漸漸地發軟了,抱著陳劍的頭,回吻這陳劍,身體也迎合著陳劍的動作,花徑也泥濘起來。

    陳劍拉下胡秋月的小內褲,二三下就脫掉了自己的褲子,這時的小陳劍早已經是斗志高昂了,撐開胡秋月的雙腿,直搗黃龍。

    胡秋月似乎比以前更加敏感,沒幾下就死死的抱住陳劍的脖子,雙腿緊緊的夾住陳劍的腰,身子一陣陣的痙攣著。隨著陳劍猛烈的沖刺,徹底癱軟在沙發上,嘴里哭音呢喃著:“傻小子,你糊涂啊,為了姐這個老女人不值得啊!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