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宦海馳騁 > 第十七章 又見張楠
    周麗影是吳學政的大舅哥張幼華的妻子。張老爺子和周老爺子是老戰友,兩家關系非常要好,所以張家的兒子就娶了周家的女兒。周麗影和張幼華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已經結婚了,常年在部隊,難得回家。女兒就是張楠,張楠不久前,被夫妻倆硬是從燕京叫回來。想想女兒也二十多了,夫妻倆也想張羅著給女兒找個對象。前段時間,吳學政在丈夫張幼華面前把自己的學生夸的象花一樣。周麗影沒想到,吳學政的這個學生竟然是自己弟弟的秘書。

    “原來這個陳劍就是吳學政的那個寶貝學生啊。上次,吳學政在我們幼華面前,把他這個寶貝學生那個夸喲,簡直是天上少有,地上難找,連幼英也一個勁的幫腔。弄的我家幼華直想招他做女婿,還說找個時間,讓學政安排見上一面,想不到在你這兒當秘書呢。今天你姐夫原來打算請你去吃晚飯的,正好把陳劍一塊兒叫去,讓你姐夫見見!敝茺愑芭d奮的說道。

    周長平一聽,也高興的說:“我看行,陳劍這個小伙子,性格沉穩,能力又強,確實不錯。不然我也不會選他做我的秘書。晚上我就把他帶過去!

    姐弟倆聊了一會家常,周麗影便起身告辭,畢竟周長平是省委書記,工作很忙,周麗影也沒太打擾他的工作。

    看著一直送她到樓梯口的陳劍,周麗影也很滿意,這個小子斯斯文文的,長的也不錯,。自己家那個野丫頭能找到這樣的對象還真不錯。

    陳劍被周麗影一路盯得渾身直泛雞皮疙瘩。心想,這個書記的姐姐怎么這么看自己呀,看看自己的身上,也沒什么不對呀。真是莫名其妙。

    下班后,周長平對正在收拾文件的陳劍說:“陳劍,晚上陪我一塊兒去赴個晚宴!

    “好的,周書記!

    陳劍一邊把周長平晚上要看的文件放入周長平的包里,一邊心想:做領導的秘書,就是時間不受自己支配,只要領導在外面活動,秘書就得陪著,其實也蠻辛苦的。今天不知周書記去赴什么宴,原先的日程上好像沒有這項安排嘛。

    陳劍提著包,緊跟著周長平下了樓。在門口,周長平的一號車已經停在門口了,陳劍馬上上前打開車門,并用手擋住車門的上部,防止周長平的頭撞到。這些都是胡光明在交接的時候關照的細節。等周長平坐好,輕輕的關上車門,自己轉身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陳劍扭過頭,問道:“周書記,去哪里?”

    周長平看了一天地文件。有點累了。仰頭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說道:“去集團軍軍部!彼緳C小何聞言啟動車子。穩穩地向前開去。

    小何是周長平從燕京帶下來了地司機。平時言語不多。已經給周長平開了四年多車了。是周長平地絕對心腹。

    車到了集團軍軍部門口。站崗地戰士看到之江省地一號車過來。而且車上有著特別通行證。立即敬禮放行。陳劍發現小何進入軍營后地目光變地狂熱起來。心想。這個小何不簡單?磥硎遣筷牫錾淼。不單單是個司機而且肯定還是個保鑣。

    小何顯然對這里地環境很熟悉。車七拐八彎來到了軍部后面地一個家屬院。在一座標明一號樓地小樓前停下了車。

    陳劍下車。剛為周長平打開車門。一聲有點熟悉地清脆聲音:“舅舅!苯又粓F紅云飄過來。只見一個長發披肩。穿著一件火紅羊絨衫地年輕女子奔了過來。

    周長平也一掃疲態。笑著從車里鉆出來!伴。好久不見了。讓舅舅看看!

    陳劍一呆,這不是張楠嘛。

    這時,張楠也發現了陳劍,愣了一愣,然后黛眉一挑:“陳劍,你怎么在這兒!

    周長平在旁邊笑著說:“陳劍是舅舅的秘書,今天和舅舅一塊兒來吃飯!

    在張楠的印象里陳劍一直是個裝酷的土包子,在燕京的時候聽姑姑說陳劍分到了之江省委工作,沒想到這個土包子現在居然成了舅舅的秘書。當下眉頭一皺說道:“舅舅你來吃飯就吃飯,干嘛帶些不相干的人呀!

    “呃,”周長平的笑容頓時僵掉了。

    陳劍聞言,站也不是,走了不是,尷尬萬分。自己是領導要求陪著來吃飯的,結果到了地面上,人家主人根本不歡迎你。

    “怎么說話呢?陳劍是我特意請來的客人!敝茺愑白吡诉^來,拍打了張楠一下,對陳劍說:“陳劍,你別在意啊,這丫頭從小就被寵壞了,說話沒輕沒重的!

    陳劍心說,這是怎么了,我好象從來沒有得罪過她,上次在吳學政家就對自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今天周書記叫自己來陪吃飯,想不到居然到她家里來吃。好嘛,居然周書記還是她的舅舅,活該自己倒霉。

    想歸想,臉上還是帶著笑:“阿姨,沒事。張楠我在燕京老師的家里就認識,說不定里面有什么誤會!

    “誰跟你認識呀,扮酷假清高,我看著就來氣!睆堥琢岁悇σ谎。

    “我,我扮酷假清高,我什么時候扮酷假清高了!标悇τ悬c莫名其妙。

    “好了,別理她,陳劍來,進屋!敝茺愑暗闪俗约号畠阂谎,拉著陳劍朝屋里走去。

    “楠楠,你怎么這么不給舅舅面子。陳劍是舅舅的秘書,是舅舅叫他來的。再說,陳劍是個優秀的小伙子,什么扮酷假清高呀!敝荛L平也批評著張楠。

    張楠見自己的媽媽和舅舅都幫著陳劍,非常不滿意,撅著嘴巴跟在后面進屋,心里對陳劍的恨意更甚。

    “長平呀,恭喜你榮升為封疆大吏!睆堄兹A在客廳里大聲的對周長平說著。

    周長平也笑著對張幼華說道:“姐夫,我可聽說,你明年也要升任南江軍區的副司令員了!

    “哈哈,哈哈!睆堄兹A爽朗的大笑著。

    張幼華,十六歲就被張老將軍送入軍營,以后又在南疆與南越作戰了十年,大大小小幾十仗,是那時全國有名的戰斗英雄。這樣有實戰經驗的將軍在當前和平年代里,是很少見的。

    “幼華,這位就是學政的學生陳劍!敝茺愑袄悇淼綇堄兹A面前。

    張幼華今天回來聽周麗影講過,那個被自己妹夫夸成象花一樣陳劍是自己小舅子的秘書,就急切的想一見。

    小伙子長的很精神,氣質儒雅淡定,舉手投足有點自己妹夫的風采。再說又是周長平的秘書,要知道省委書記的秘書不是什么人都能當的,F在一看很滿意,看來自己的妹夫說的不錯,是個好小伙子。

    陳劍早就聽說過張幼華的戰績,對于這個共和國的英雄陳劍是很尊敬的。連忙說道:“張將軍,您好,我從小就聽過您的戰斗事跡,想不到您是師母的兄長!

    張幼華拍了拍陳劍的肩膀,有點不滿的說:“既然知道我是你師母的兄長,還叫張將軍!

    陳劍臉一紅,叫了聲“伯父!

    張楠在旁邊聽了,直朝陳劍白眼,這個土包子怎么這么受家里長輩的喜愛。

    “哎,這樣就對了嘛,來吃飯!睆堄兹A很高興。

    一幫人來到餐桌前坐了下來,張楠走到周麗影的身邊想坐下來,卻聽張幼華說道:“丫頭,你就坐陳劍身邊,你們年輕人坐一起!

    張楠對張幼華這個父親還是有些懼怕的,也沒敢回嘴,瞪了陳劍一眼,撅著嘴巴極不情愿的在陳劍身邊坐了下來。

    看到他們倆坐在了一起,周麗影、周長平和張幼華三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一旁的公務員拿了好幾瓶軍隊特供的茅臺酒過來,張幼華打開酒,對陳劍說:“小伙子,會喝酒嗎?”

    陳劍認為陪周長平出來吃飯也是工作,酒喝多了不太好,很為難的看了周長平一眼。周長平看見這個姐夫喝酒就頭痛,今天正好帶了陳劍,看到陳劍征求的目光,便說道:“陳劍,你今天陪我姐夫好好喝!

    陳劍見周長平也一副鼓勵你喝的樣子。心想,陪領導吃飯,給領導擋酒也是工作之一呀。硬著頭皮站起身來對張幼華說道:“伯父,酒會喝一點,但是我的酒量不太好,您可千萬手下留情!

    ()( 宦海馳騁 http://www.yjscee.live/1_1345/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