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上位 > 【冤0329】冤家路窄
    接下來的時間里面,李南的主要精力就是放在督導教育局副局長周仁慶這一個案子上面,實際上督查室的工作還是很多的,只不過目前李南也算是剛剛進入工作狀況,所以暫時只是從具體的事情開始做起,等到熟悉了各項流程,再開始負責更多的工作。

    從這一點來說,姚世林對待李南還是不錯的,沒有一開始就給李南安排很多的事情。李南是督查室常務副主任,本該負責很多的事情,他一上任,姚世林就可以給他壓擔子。但是姚世林沒有這樣做。當然,李南也大致明白,姚世林之所以對待自己這樣的態度,一是看在李逸風的面子上,畢竟李逸風是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而很顯然李逸風對自己是極為看重的,二是自己也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現在也不可能對他的位置產生什么威脅。

    在經過第一次的督導以后,紫金區區委督查室、區教育局聯合行動,對舉報信的內容進行了嚴格的核查,特別是根據李南在督察日志中提示的問題進行了重點的調查,結果發現了一些線索。同時紫金區紀委也介入了調查之中。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搞清楚舉報信關于周仁慶的問題,是否屬實。”李南道,“我們收到的照片,也是一個證明,現在照片已經轉交給了市紀委,市紀委正在就照片的情況向周仁慶進行調查,而且經過核實,照片上的女人,正是舉報信上面提到的女人,從這一點來說,我們有理由相信,舉報信上面的內容,是值得深入調查下去的……”

    聽了李南的分析,督察一科科長張松藝表示認同,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隨即,李南便讓張松藝以督查室的名義,再次對市紀委相關部門提出了意見。

    由于舉報人掌握了比較詳細的資料,再加上這個事情又有市委副書記汪明迪的批示,督查室又在跟進督導過程之中,所以紀委部門也十分地重視,加大了調查力度,很快便將周仁慶涉嫌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等問題,對其進行了雙規。

    從這次的事情上面,李南還是總結了很多的經驗的。首先是,要督導的問題,要么是領導批示過的,自然要全力以赴去落實好,要么是上級以及本級黨委、政府方針、政策方面的落實情況,也要加強日常的督導。其次是在具體的督導過程之中,還是會遇到很多的問題,比如說被督導的單位,雖然表面上一個個都非常地客氣,但是實際上他們在行動上面,并不會多么認真地配合,在調查、整改的時候,會存在敷衍、拖延或者抵觸情緒,給督導工作帶來阻礙,對督導結果也會造成不可預料的變故。第…就是在督導過程之中,一定要對問題進行深入的分析,只有抓住了問題的癥結,才能確保督導起到良好的效果。

    李南坐在辦公室里面,一邊思索著,一邊翻看著今年的督導計劃。

    市委督查室跟市信訪局在工作上面,是有著很多聯系之中的,一些信訪比較集中的問題方面,市委督查室也會重點的關注。

    隨后,李南又翻看前期的督導工作日志以及市信訪局報送的信訪紀要。

    很快,李南便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之前市委督查室對于群眾反應的塑料廠污染的問題的督導結果,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五月十日,有鶴安區金橋鎮群眾反應的中心小學對面天驕顆粒廠污染嚴重,所排廢氣嚴重影響周邊學校1500余名師生的身心健康和正常教學秩序問題,市委督查室專門發出了督導函,要求鶴安區環保局、金橋鎮盡快調查、解決這個問題。隨后督查室又專門去金橋鎮進行現場調查,發現天驕顆粒廠沒有辦理任何環保手續,無任何治理污染設施,屬擅自違法生產。針對這種情況,鶴安區委區政府督查室進行了專項督導,區政府也已責令瓦屋頭鎮政府對該廠立即予以關閉,并要求區供電局停止對該廠的生產電力供應。這個處理結果,應該是比較妥善的。

    五月十八日,市委督查室又到鶴安區就該情況進行跟蹤督導,對他們提出的解決辦法予以了肯定。

    五月二十日,金橋鎮政府專門就天驕顆粒廠污染問題的整治情況弄了個專項匯報函,稱已經按照之前的整治方案落實到位,目前該廠已經關閉,也停止了該廠的生產電力供應。

    可以說此事到此也算是完結了。可是問題的關鍵是,李南在六月初市信訪局的信訪紀要中,又看到了金橋鎮群眾反映天驕顆粒廠污染的問題,說老百姓對整治的結果不滿意,說金橋鎮在此事上面欺下瞞上,走過場,搞花架子,問題沒有得到徹底解決,該廠僅停產一周后晚上依舊生產,造成的污染還在繼續,造成學校廣大師生無法正常學習和辦公。

    也就是說,關于這個問題,市委督查室雖然督導了,但是最終結果是沒有達到預期效果的,相關部門是說一套、做一套。

    李南的臉色沉了下來,當即打電話把張松藝叫了過來,把自己發現的問題說了一下,道:“關于金橋鎮天驕顆粒廠的污染問題,后續還有沒有相應的跟蹤督導,對于老百姓繼續反應的問題,有沒有后續處理意見?”

    張曉松認真查看了相關的資料,又回想了一陣子,道:“李主任,這個問題,按照流程是已經督導完結了的。后面老百姓反應的問題,由于沒有轉到我們這里來,所以沒有后續的處理。”

    李南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樣,那么說明針對我們前期督導的問題,金橋鎮是說一套做一套,并沒有按照他們所說的那樣去處理,因此才引起老百姓的不滿。這個情況,我們必須進行再次督導,對于這種涉及到群眾公共利益且又反復的問題,必須加大督導力度,如果查證屬實,那么要追究相關單位的責任人。你準備一下,我們馬上就去金橋鎮實地看一看。”

    張曉松道:“李主任,這次我們主要是去現場查看實際狀況,人不宜多,就我們去吧?”

    李南道:“行,到了金橋鎮,我們再根據情況考慮下一步的行動。”

    當即張曉松便給辦公室聯系了一下,要了一輛車,兩人前往鶴安區。

    金橋鎮位于鶴安區的郊區,在鶴安區是一個處于中游的鄉鎮,工業倒也不是特別的發達。

    之前張曉松是來督導過這個問題的,所以也算是輕車熟路,大約半個多小時,便到了金橋鎮,剛剛進入鎮區,便看到前面天空中,飄著一股濃濃的黑煙,空氣中似乎還有一股異味。

    張松藝對李南道:“李主任,看樣子,天驕顆粒廠的污染并沒有消除,那個方向,就是其廠房所在。”

    李南沉著臉道:“看來金橋鎮在這個問題上面,消極應對、陽奉陰違,性質十分地惡劣,回頭,要予以公開通報批評。另外,也要責成鶴安區委區政府追求相關責任人的責任。”

    車子經過中心小學的時候,李南看到學校操場上有一些小學生正在上體育課,不過他們中的不少人,不時地抬頭看天空,有的人則扯著衣袖捂住鼻子。

    “他們都是祖國的花朵,但是卻在這樣的環境里面成長,這真是絕妙的諷刺啊。”李南心中暗想道,心中下定決心要把這個事情督察到底。

    天驕顆粒廠就是中心小學的對面,占地面積有一兩畝,廠房門口是一個水泥平地。

    車子停下來,李南剛剛要下車的時候,正好看到前面廠房的門口,走出幾個人來,而其中一個人,還是個熟人,正是調到鶴安區金橋鎮擔任副書記的甘居華。

    “甘居華來這里干什么?”李南心中暗想道,不過看前面幾人的樣子,另外幾個人是送甘居華出來的。或許甘居華是來這個顆粒廠視察情況的。

    甘居華今天專門到顆粒廠來視察,顆粒廠是金橋鎮最大的幾家企業之一,鎮里面十分地重視。甘居華調到金橋鎮來,又運作了一下,以副書記的身份,又分管工業發展。在這一點上面,甘居華是有他的打算的,他父親是搞房地產開發的,有一些人脈資源,他爭取分管工業發展,就是為了通過父親的關系來積累政績,這樣也好實現盡快的發展。

    “周廠長,天驕要發展,必須要擴大規模,資金方面,你盡管放心,你們廠的效益很好,可以向銀行進行貸款嘛,這方面我也有些朋友可以幫忙,你準備一下,改天我聯系了銀行的人,大家做一下來好好地談一談,解決天驕擴大規模的資金需求,希望你們的銷售額明年再翻一番。”甘居華握著天驕顆粒廠廠長的手道。

    幾人寒暄了幾句,甘居華便轉身,在黨政辦副主任的陪同下,準備返回鎮政府。

    很快他便愣住了,看到李南從車子上下來,朝廠房門口走過來,他的臉立即就陰沉了下來,心中憤然道:“這家伙,跑這里來干什么?”.

    (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上位 http://www.yjscee.live/1_1339/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