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二十四章 巡視江南 七
    次日早晨,省城江州市籠罩在一片霧氣當中,空氣的質量很差,能見度不足十米,霧氣蒼茫中,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身著便裝,在別墅區內慢跑著,他是江南省委副記、省長張平湖。(請記住)

    張平湖自年輕時起,就養成了晨練的習慣,幾十年如一日,很少間斷過,在他看來,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恒心,有毅力,只有長期堅持不懈地努力,才能真正地把事情干好。

    在以前的省委常委里面,張平湖的年齡已經很大了,但若論身體素質,只怕除了政法委記戴小樓外,沒人能和他相比,這靠的不是營養品,而是日積月累的鍛煉。

    “生命在于運動,政治也是如此!”回味著昨晚和儲君通話時,這句耐人尋味的話語,張平湖微微一笑,似乎眼前的霧氣,都消失不見了,前方只剩下一條筆直的大道。

    和儲君相交已久,張平湖更是打心眼里佩服對方,現在的國內官場并不太平,儲君也是深居簡出,韜光養晦,可他還是依靠著政治智慧,和高的手腕,在幾次運動當中,都占盡先機。

    張平湖很想活學活用,在江南官場也動一場運動,徹底控制住局面,當然,要做到這點,也頗不容易,且不說來自上面的阻力,單單是沈君明那個人,就很難對付。

    這個老對手,沉穩冷靜,從容不迫,有一手密不透風的防守功夫,要想在他身上打開缺口,實在是太難了,而那位新來的省委組織部長,也是一個未知的變數。

    “慢慢來,要有耐心,先搬走幾塊石頭,再推倒那面墻!”張平湖暗暗地想著,不知不覺間,加快了腳步,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絲毫不像已近花甲之年的老者。

    秘李信陽和一位警衛,分別跟在他的左右,兩人精神高度集中,不時向四周張望,唯恐出現不之客,影響到省長晨練,盡管這個院子戒備森嚴,很難有人混進來,可還是不能麻痹大意,畢竟,以前有過一次深刻的教訓。

    就在去年夏天,一位退休的老干部,不知用什么方法,躲過了警衛的視線,趁著張平湖晨練的時候,忽然沖了過來,高舉血跪倒在地,惹得張平湖極為不快,雖然,那件事情圓滿解決了,可幾名瀆職的警衛人員,卻都被撤換,連李信陽也做了檢討。

    又跑了幾圈,張平湖停下腳步,接過李信陽遞過的毛巾,喘息著道:“霧氣太大,氣壓有點低,呼吸都很困難,這江南省的空氣質量,真是越來越差了!

    李信陽點點頭,輕聲道:“省長說的是,以前小的時候,經常跑到溪湖邊上看流星,現在卻看不到了,科技越來越達,星空卻離我們越來越遙遠了!

    張平湖拿著白毛巾,把臉上的汗漬擦凈,皺眉望向前方,喃喃地道:“看不到星空,那是光學污染啊,這些年在環境治理的問題上,確實要注意了,不是酸雨,就是光化學煙霧,再就是山體滑坡,水體污染,這樣的例子太多了。(請記住我)”

    “是啊,省長說的對!痹谶@個話題上,李信陽不敢多說,因為他琢磨不透,這是省長的一時感慨,還是真的想要治理環境污染的問題了,要知道,以前有類似的疑問時,省長總是習慣說,這是展經濟要付出的必然代價,是不可避免的。

    記得,以前在省長辦公會上,曾有副省長提出建議,關停幾家污染嚴重的企業,卻被張平湖斷然否決了,他還在會上公然提出,一些所謂的環保主義者,有些小題大做,也是杞人憂天。

    關掉幾家大型企業,環境不會立刻好起來,可幾千工人的失業問題,就會擺在大家的面前,無論如何,也要先讓工人吃飽肚子,否則,失業的人找不到工作,會鬧出亂子的!

    果然,張平湖把毛巾遞了過來,又回到了原來的觀點:“要展嘛,總是要付出代價,其實,看不到星空沒關系,只要老百姓家家能吃得上肉,能過上安穩日子,比什么都強!

    李信陽身子微躬,有些拘謹地道:“省長說的對,國計民生才是最重要的!

    張平湖笑笑,輕聲道:“信陽啊,我知道,外面的批評聲音很多,但他們也不能否認,我們創造了歷史,現在這個時代,固然有很多的缺點和不足,卻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歷史上最好的時期!

    李信陽連連點頭,笑著道:“省長說的是,有些人就是喜歡忽視成績,放大缺點!

    張平湖搖晃著手臂,聲音沉穩地道:“那是因為視野太小了,咱們面臨著歷史上最好的機遇期,就是要甩開大步往前跑,要急行軍,只要咬牙堅持住,加趕過去,就能贏取最后的勝利,解放戰爭時期,四野為什么能打勝仗?就是因為跑得快,靠著腳底板,硬是過了美制汽車!

    李信陽跟了過去,小聲說:“省長,組織部的王部長下去視察了,昨天上午走的,出時,就帶了幾個人,沒有通知下面的同志!

    張平湖點點頭,雙手叉腰,微笑道:“是啊,這位王部長很喜歡微服私訪的,上次來江南,也是偷偷摸摸過來的,年輕人嘛,喜歡搞些花樣,不足為奇!

    李信陽笑了笑,輕聲道:“不過,他下去的消息,還是被健民記知道了!

    張平湖微微皺眉,詫異地道:“怎么,有人通風報信?”

    李信陽點點頭,小聲道:“是組織部的田部長!

    張平湖哼了一聲,語氣淡漠地道:“田鳳駒倒是個人才,就是有些小家子氣!

    李信陽笑笑,輕聲道:“沒有扶正,他心里多少是有些想法的!

    張平湖擺擺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那也要穩住,和思宇同志搞對抗,對他沒什么好處!

    李信陽有些意外,猶豫了下,還是壓低聲音,委婉地道:“省長,田鳳駒的擔心很有必要,昨天下午,健民記打來電話,說是王部長在會議言時,似乎對三零五工程項目頗有意見,講話內容,和您的指示精神,背道而馳!

    “哦?”張平湖停下腳步,臉上閃過一絲異樣的神情,吃驚地道:“怎么說?”

    李信陽忙把通話的內容講了下,又輕聲解釋道:“本想請健民記親自向您匯報,可他昨晚的手機一直關機,問過林秘,據說健民記昨晚在酒桌上,喝得多了些,回家就休息了!

    張平湖像是沒有聽到,仍然站在原地,皺眉思索著,良久,才輕聲道:“信陽,上班以后,你把清安日報找來一份,我想看看原文!

    李信陽點點頭,恭敬地道:“好的,省長!

    張平湖背著雙手,仰頭望著灰蒙蒙的天空,喃喃地道:“看起來,還真有些低估他了,這個王思宇,還真有些本事,他是在借著巡視的機會,向省里喊話哩!”

    李信陽跟上一步,謹慎地道:“省長,他的表態,不知是個人意見,還是于家人的立場!

    張平湖眉頭緊鎖,擺擺手,輕嘆道:“算了,不要討論這些,上面的事情,向來很微妙,也琢磨不透,就算是他們幾人之間,也都是……唉,不說了,不說了!”

    李信陽心中微動,他當然清楚,張平湖口中的‘他們幾人’,是何等的身份,因此,就沒有說話,默默地跟著張平湖的身后,返回房間。

    張平湖用過早餐,逗著兩個小孫女說了會話,就換了衣服,鉆進小車,車子離開后,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輕聲道:“信陽,你跟了我多久了?”

    李信陽轉過頭,滿臉笑意地道:“省長,六年零五個月!

    張平湖笑笑,把目光轉向窗外,望著霧氣籠罩下的城市景象,自言自語地道:“是啊,都這么久了!

    李信陽等了半晌,見沒有下文,就轉過身子,暗自狐疑,難道平湖省長動了心思,想把自己外放嗎?不過說實話,做秘再風光,也不如到下面擔任實權干部。

    大部分的秘,盡心盡力地為領導辦事,為的也是有朝一日修成正果,成為眾星捧月般的核心,李信陽自然也不例外,以他的能力,其實擔任縣委記一職,應該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霧氣太大,為了保障行車安全,前面的警車開得很慢,趕到省政府時,居然比平時多花了一倍的時間,張平湖來到辦公室,坐好后,按照習慣,先了杯茶水,翻閱報紙。

    江南日報上轉載的一篇文章,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那篇文章,赫然就是根據王思宇在清安市視察時的講話整理出來的,張平湖忙戴上老花鏡,摸出簽字筆,在文字下面畫著波浪線,眉頭擰成了一個大疙瘩。

    文字內容不難理解,以他的見識,讀懂的東西要比其他人更多,也就更加體會到這張報紙的分量,這讓他的心情變得格外沉重,半晌,張平湖把老花鏡摘下,丟在旁邊,嘆了口氣,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背著雙手走到窗邊,眺望遠方,久久無語。

    十幾分鐘后,桌上的紅色保密電話響起,他轉身看了下號碼,就抓起話筒,沉聲道:“城南,你好,有什么事情?”

    話筒里,呂城南的聲音極為凝重,甚至透著幾分焦慮:“平湖省長,江南日報看過了嗎?”

    張平湖坐回皮椅,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平復了心情,若無其事地道:“看過了,江南日報反應還很快,居然在第一時間就轉載了!

    呂城南點點頭,有些氣憤地道:“這個王思宇同志,剛剛來到江南省,還沒摸清楚情況,就這樣講話,很不負責任嘛!”

    張平湖淡淡一笑,目光落在報紙上,嘆息道:“年輕人嘛,沉不住氣,需要鍛煉,這很正常,不必大驚小怪的!”

    呂城南聽了,微微皺眉,輕聲道:“講話針對性太強了,恐怕他下去轉一圈,對下面的干部,對省里的局勢,都會造成不利影響,很容易動搖軍心,咱們應該……”

    張平湖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講話,輕描淡寫地道:“城南,沒那么嚴重,他喜歡講什么,是他的自由,只要沒有犯原則性的錯誤,就隨他去!

    呂城南嘆了口氣,輕聲道:“平湖省長,我剛才聽說,君明記今天很高興,特別在報紙上做了批示,要求宣傳部門按照王部長的講話精神,盡快形成文件,下到區縣一級!

    “知道了!睆埰胶䲣鞌嚯娫,表情變得嚴峻起來,思索半晌,又拿起那張報紙,皺眉看了起來,半晌,才輕聲道:“這小子,剛剛過來,就下了戰,真是不像話!”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