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六章 組織部來了個年輕人 一
    中醫不愧為國家瑰寶,按著胡可兒提供的方子,文武火熬制,每天服用兩劑,王思宇身體恢復的度極快,沒過多久,就已經痊愈了,這讓他心里充滿了感激之情。(請記住我們的)

    只是,與這位千嬌百媚的小嫂子相處,卻是件異常艱辛的事情,幾次目光擦出火花,都險些失控,但到了要緊關頭,兩人卻都懸崖勒馬,各自控制住了。

    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王思宇以前是不大相信有紅粉知己的說法的,在他的印象中,男人和喜歡的女人多半只有兩種結果,或者上床,或者分手,再無別的出路。

    然而,和胡可兒的相處,竟然顛覆了他的看法,似乎男女之間,真的可以有類似柏拉圖式的精神之戀,不需要身體上的交流,就能取得精神上的愉悅,有時候,甚至更加妙不可言。

    盡管,這樣的舉動,其實是在無奈之下,向世俗道德做了屈服,不過,保持目前的默契也是極好的,兩人都沉浸在其中,旁邊的幾位佳麗,也都有所察覺,不時地拿兩人開些玩笑。

    又過了些日子,天氣一天天地冷了起來,胡可兒的演出卻日漸頻繁,又開始在大江南北飛來飛去,她復出之后,仍舊星光熠熠,炙手可熱,紅得紫,歌壇天后的地位不可動搖。

    女人們也漸漸忙碌起來,王思宇在家里休養得心慌,愈想復出工作了,這段時間,脫離了官場生活,倒感覺渾身不得勁,晚上做夢的時候,都在到處視察,或者坐在主席臺上做報告。

    而南粵官場上也漸漸平靜下來,繼省委領導班子調整之后,下面又有十余名廳處級干部受到了處理,不過,在周松林的精心安排下,這些動作都很隱蔽,并未造成太大的沖擊。

    當然,這也與謝家的配合是分不開的,謝家是南粵官場拼圖當中不可或缺的勢力,他們的立場極為鮮明,就是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充當維護南粵政治穩定的基石。

    謝家的兒媳艾蓉蓉調到了濱海,擔任市委秘長,然而,在上任沒幾天,就吃了軟釘子,被鄭大鈞氣得暴怒,鄭大主任仗著有省委記當后臺,沒把這位頂頭上司放在眼里。

    艾蓉蓉受了委屈,心理不平衡,便給王思宇打電話,了通邪火,又哭哭啼啼的翻起了舊賬,搞得王思宇心里很不是滋味,結果可想而知,次日上午,鄭大鈞就賠禮道歉,乖乖地聽話了。

    上面的任命雖然沒有下來,可王思宇即將趕赴江南,成為新任省委常委,組織部長的消息卻迅地傳開,已經有江南省的干部借著進京開會的機會,前來探望,但大都被他婉拒。

    有了陳啟明的提醒,王思宇變得格外謹慎,在沒有摸清江南省的政情時,不想趟進渾水,免得深陷其中,進退兩難,若是重蹈南粵的覆轍,那就成了笑柄,也沒法向春雷記交代了。

    在一個晴朗的周末,王思宇收拾好行裝,在眾美人的相送下,離開京城,提前趕到江南省,準備先了解一下那里的風物人情,順便探望闊別已久的方氏夫婦,以及小丫頭方晶。

    熙熙攘攘的人流,在機場中川流不息,王思宇剛剛出了通道,就看到了一身警服的方晶,小丫頭現在變化很大,那張秀氣文靜的臉蛋上,竟有種與年齡不相符的成熟。

    “小晶!”王思宇停下腳步,輕輕揮手,伸開雙臂,等著小丫頭撲過來,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方晶在看到他之后,表現得極其冷淡,只是淡淡一笑,就轉身向外走去。

    王思宇有些失望了,拿手撓了下后腦勺,訕訕地跟了出去,把旅行包放進警車的后備箱里,拉開車門,坐到副駕駛位上,轉頭笑道:“怎么,小晶妹妹,不歡迎哥哥?”

    “哪敢!”方晶啟動了車子,緩緩開了出去,面無表情地道:“爸爸說了,你都當上省委組織部長了,這可是大官,比當年的二叔還神氣!”

    王思宇笑笑,輕聲道:“怎么了,小晶,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是和老師吵架了嗎?”

    方晶咬著嘴唇,抽動下秀挺的鼻梁,有些生氣地道:“出車禍的事情,為什么沒告訴我?”

    王思宇啞然失笑,輕聲道:“一點小傷,不礙事的,沒和你講,只是怕你分心!

    “是嗎?”方晶冷笑了一下,安靜地開了一段路,把車子靠邊停下,板著面孔道:“小宇哥哥,我也有件事情要講!

    王思宇笑笑,點頭道:“什么事兒,說?”

    方晶抬眼望著遠處,淡淡地道:“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是大學同學,他也分到江南省了,我們之間關系很好!

    王思宇心里一震,有些不舒服,但還是點點頭,微笑道:“這是好事兒啊,回頭見見面,讓小宇哥哥給你把把關,看小伙子怎么樣!”

    “謝謝,不必了!”方晶面色一變,打開車門,把手向外一指,怒聲道:“下車,馬上下車!”

    王思宇攤開雙手,一臉無辜地道:“方大小姐,又怎么了?”

    “沒怎么,本姑娘心情不好,不想拉你了,下車,快下去!”方晶面色漲紅,拿手推了幾下,把王思宇趕下車子,隨后砰地一聲關上車門,揚長而去。

    王思宇有些無語,站在路邊,點了一顆煙,望著遠去的警車,喃喃自語道:“有男朋友了?沒聽說啊,不會是氣話?”

    想到這里,他幡然悔悟,自己犯了個巨大的錯誤,剛才在聽到消息時,無論是真是假,都應該先做出一副失魂落魄,或者是倍受打擊的模樣,而不是故作坦然,那可是犯了兵家之大忌,但現在要想挽回,就很難了,要等小丫頭消氣,才能慢慢溝通,消除誤會。

    在路邊站了十幾分鐘,終于攔到一輛出租車,趕到市區,按著地址,來到市中心繁華地帶的一處高檔住宅區,王思宇在門口下了車,步行進了院子,只走了十幾米,就見方晶倚在警車邊呆。

    王思宇忙快步走了過去,微笑道:“小晶,你要是不歡迎,我見了老師就走!

    方晶嘆了口氣,搖頭道:“上樓,聽說你要來,爸爸很開心,已經讓雪瀅阿姨做好了家鄉菜!

    王思宇心中感動,打開警車的后備箱,將旅行包提了出來,輕聲道:“小晶妹妹,男朋友的事情,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方晶把嘴巴撅得老高,不滿地道:“誰會傻到等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

    王思宇有些不知所措,就苦笑著道:“總之是我對不起你,別生氣了,咱們還當好兄妹!”

    “想得美!”方晶揮起粉拳,忿忿地道:“哪個會和你做兄妹,不是情人,就是敵人!”

    王思宇笑了,嘆息道:“剛才看到你,還覺得變化很大,像是真的成熟了,沒想到,這下又露底了,還是那個不懂事的小丫頭!

    方晶笑笑,沒有說話,默默地領著他上了樓,打開房門,大聲嚷嚷道:“老爸,雪瀅阿姨,人給帶回來了!”

    房間里立時響起銀鈴般的笑聲,小師母陳雪瀅出現在門口,她的相貌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那般的美艷動人,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膚,毫無瑕疵,如同稀世珍珠,釋放著迷人的光暈,晃得人眼睛花。

    以往,每次和這位美艷師母見面,對王思宇來說,都是一種煎熬,那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間展露的無限風情,都是刻骨銘心的。

    然而,和當初相比,他現在要成熟了許多,在瞬間的驚艷與莫名的感動后,就又恢復了平靜,躬身施禮,微笑道:“師母好,我過來探望您和師傅了!”

    “別客氣,小宇,快進屋!标愌]笑靨如花,上下打量著王思宇,輕盈地轉過身子,笑著喊道:“如海,大人物來了,還不過來迎接!”

    客廳里傳來悶雷般的響聲:“他算哪門子大人物,就算當了一號長,也是我方如海的學生,來到我家里,就得老老實實的,不然,照樣打板子!”

    王思宇微微一笑,換了拖鞋,來到客廳里,卻見方如海面容憔悴,眼浮腫,和以前相比,倒像是老了十幾歲,那肥碩的身體倒是沒有變化,軟綿綿地窩在沙里,給人種異常虛弱的感覺,王思宇鼻子一酸,險些落淚,輕聲道:“老師,還好?”

    “還好,還好,剛從國外回來!狈饺绾C鎺θ,一臉慈祥地望著王思宇,輕聲道:“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變化龍,小宇,你不錯,沒有讓我失望!

    王思宇走到他的旁邊坐下,微笑道:“老師,過獎了,江南風景雖好,官場上卻是風大浪高,來到這里真是戰戰兢兢,誠惶誠恐!”

    方如海笑了下,意味深長地道:“天下三分,儲君占優!”

    王思宇嘆了口氣,坦言道:“也正是如此,連陳啟明都鎩羽而歸,我心里就更沒底了!

    方如?人詭茁,把手放在嘴邊,轉頭去望陳雪瀅,笑容可掬地道:“小宇來了,我能破例吸顆煙嗎?”

    陳雪瀅嫣然一笑,輕嘆道:“吸,反正也戒不了,昨晚上還偷偷去了浴室吸煙,搞得里面都是煙味!

    王思宇笑了笑,搶先掏出香煙,遞給方如海一顆,點上后,自己也燃上一顆,輕聲調侃道:“師母管得夠嚴的,老師也太可憐了些!”

    方如海瞇上眼睛,深吸了口煙,嘴邊飄出一縷淡淡的煙霧,點頭道:“是啊,怕肺子出問題,不過,我是不在乎了,醫生已經給劃了句號,最多兩年時間!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趕忙道:“老師,別盡信醫生的,他們有時也不準的!”

    “國內國外的醫院都走遍了,差不多都是這個說法!狈饺绾FD難地挪動下身子,拿眼瞄著女兒方晶,壓低聲音道:“你出車禍的事情,沒有和小晶講,結果,她很生氣,鬧了兩天了,這個孩子,就是不懂事!”

    王思宇笑了笑,小聲道:“剛才了脾氣,一路上都沒理我,還說有男朋友了!”

    “要真有就好了!”方如海嘆了口氣,把手一擺,轉移了話題,有些感慨地道:“小宇,到了這個位置,恐怕已經沒人能教你什么了,不過,想在江南官場立足,我只送你九個字!

    王思宇坐直了身子,表情恭敬地道:“老師,哪九個字?”

    方如海瞇上眼睛,拿手敲打著膝蓋,一字一句地道:“少說話,別管事,不生氣!”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