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一章 住院療傷,念頭通達 上
    天色雖然很晚,路面上卻是車輛不斷,但路過的司機經過這里,大都踩了油門,疾馳而過,車禍生半個小時后,才有一位好心的司機停下車子,奔到深溝里,打開車門,把滿臉血污,人事不醒的王思宇抱了出來,送往醫院緊急搶救。

    而當司機拿出王思宇的手機,翻開電話號碼簿時,立時驚呆了,上面一排排的電話號碼,不是某某省長就是某某記的稱謂,讓人看得眼暈,他不敢擅自做主,就把手機交給了院方值班領導,值班領導也是吃了一驚,趕忙撥通電話號碼求證,證實了這位年輕人的真實身份。

    醫院方面很快得到指示,要求成立專家組,緊急搶救,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挽救王記的生命,與此同時,省內幾位著名的醫學專家,也接到通知,趕忙放下了手頭的活計,被省政府派來的小車接走,趕往醫院會診。

    伴著此起彼伏的電話鈴聲,王思宇遭遇車禍,生命垂危的消息,以驚人的度傳播著,從南粵到京城,乃至渭北華西,一顆顆心房被揪緊了,只是這消息,都是在官員之間傳播,連濱海市的廖景卿和柳媚兒,都尚未知情,仍平靜地呆在家里,瑤瑤因為失手打碎了一只杯子,被母親呵斥了幾句,正獨自躲在房間里抹眼淚。

    晚上八點多鐘,手術室外,南粵省的省委常委,凡是在家的都紛紛趕到醫院,等候最新的消息,而在聽取匯報,得知車禍極可能是有人蓄意制造后,省委記趙勝達面色鐵青,當即下達指令,讓省公安廳馬上成立專案組,灑下天羅地網,不惜一切代價,緝捕犯罪嫌疑人。

    老爺子周松林更是臉色蒼白,背著雙手,在長廊里走來走去,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再沒了往日的鎮定從容,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除了寶貝女兒,也只有躺在手術臺上的那個年輕人,最讓他牽腸掛肚了,在聽說王思宇傷勢嚴重,很可能會失去生命時,老爺子終究是克制不住內心的悲痛,老淚縱橫。

    就在眾人焦慮地等待結果時,常務副省長杜山的手機鈴聲忽然響起,他趕忙走到僻靜的角落,接通了電話,只聽了幾句,就變得目瞪口呆,驚懼交加之下,他面色慘白,心如刀絞,手機忽然滑落,跌落在地,杜山拿手捂住胸口,出幾聲痛苦的呻吟,就再也支撐不住,身子晃了幾下,順著墻邊軟軟地滑了下去。

    “杜省長,杜省長,你怎么了?”旁邊人見了,同時出一聲驚呼,趕忙圍了過來,把他從地上扶起,扶到旁邊的長椅上,掐人中的掐人中,揉胸口的揉胸口,終于讓他順過一口氣。

    杜山睜開眼睛,悲從心來,再也難以抑制住情緒,用手捂了臉,放聲大哭,凄慘異常,這種情景,讓所有人都變得不知所措,在場的諸位官員,都清楚王思宇與杜山之間的矛盾,按理來說,前者出了事情,杜省長沒有表現出幸災樂禍的樣子也就好了,怎么忽然變得如此悲傷?

    趙勝達也是滿臉的疑惑,快步走了過去,伸出大手,拍了下杜山的肩膀,皺眉道:“老杜,冷靜下來,你怎么了?”

    杜山滿臉淚痕,嘴唇打著哆嗦,緩緩抬起頭,泣不成聲地道:“趙記,我對不起您的培養,也對不起組織上的愛護,更對不起王思宇同志,我……我教子無方,崢銘……他真是闖了大禍啊,我讓他立即投案自,趙記,我此時此刻的心情,您能理解嗎?”

    “什么,案子是崢銘干的?”趙勝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驚地問道,話音剛落,滿屋皆驚,周圍的常委們都面面相覷,偌大的長廊里頓時變得鴉雀無聲,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杜山的臉上,希望進一步求證,消息是否屬實。

    杜山站了起來,捶胸頓足,泣不成聲地道:“就是崢銘干的啊,他真是糊涂啊,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這讓我怎么向省委交代啊,我現在殺了他的心都有,這可怎么辦!”

    人群出‘嗡’的一聲,又都把異常復雜的目光投向趙勝達,所有人心里都閃過類似的念頭,這下麻煩大了,如果只是因為在濱海搞打黑除惡,導致黑社會殘余分子蓄意報復,還好向上面解釋,可事情居然是杜山的兒子干的,牽涉到官員之間的矛盾,恐怕問題就變得棘手了。

    可以肯定的是,手術室里的那位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于家人在悲痛之下,斷然不肯善罷甘休,假如京城市委記于春雷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興師問罪,告了御狀,極有可能引南粵官場的再次震蕩,到時,不要說常務副省長杜山了,恐怕連趙記都要受到牽連。

    “老杜啊,老杜,你生的好兒子!”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這句話,趙勝達把手一擺,也沒有和眾人打招呼,就拂袖而去,走到樓梯口,再也無法控制住憤怒的情緒,抬腿就是一腳,將不銹鋼垃圾桶踢翻在地,在刺耳的‘咕嚕!曋,顫巍巍地下了樓。

    杜山哭了一會兒,就被省政府的工作人員攙扶出去,坐進小車,趕回家中,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更為眾人帶來了難以形容的壓抑感,滿是蘇打水氣味的醫院里,竟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一群人就安靜地站在那里,也不吭聲,互相只用眼神和肢體動作交流,表情變得異常微妙。

    又等了半個小時,院長帶著幾位專家過來,介紹了情況,只說手術要到凌晨才能結束,患者雖然傷勢嚴重,昏迷不醒,但根據目前的初步觀察,手術成功的希望很大,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請領導們放心云云,眾人這才舒了口氣,相繼離開,只有周松林依舊坐在走廊的長椅上,一動不動,他要守著手術室大門打開,親眼看到王思宇的狀況,才能放心。

    次日上午,廖景卿才得到消息,帶著瑤瑤與媚兒趕到醫院,卻撲了個空,原來,半小時前,王思宇就被送往郊外的軍用機場,乘坐直升機趕往京城,而醫院方面給出的解釋是,手術雖然很成功,但病人始終昏迷不醒,接下來的一周將是重要的觀察期,為了確保安全,上級領導下了指示,要將患者轉到京城最好的醫院接受治療。

    三人趕忙又坐上小車,前往京城探望,瑤瑤早已哭得如同淚人一般,嗓子都有些啞了,另外兩人也是心亂如麻,唯恐王思宇挺不過這關,就風風火火地趕往京城,幾乎在一天之內,王思宇其他的女人也都趕往同一個地點,就連胡可兒也臨時取消了在香港的演唱會,乘坐飛機返回。

    次日下午,玉州城外的古華寺中,煙氣繚繞,梵音陣陣,李青璇面色蒼白,跪在杏黃色的蒲團上,雙手合十,念念有詞,良久,淚水漫過雙眼,從腮邊灑落,‘一定能挺過去的,一定!’她心里暗暗地禱告著,而遠在美國的寧露,也出現在空蕩蕩的教堂里,手撫隆起的小腹,站在耶穌雕像前,面容悲戚地祈禱著。

    案件雖然在三天內告破,疑犯和雇兇殺人的杜崢銘都已經落網,但在表面的平靜當中,卻是暗流洶涌,事態仍在持續酵,公安部孔副部長率隊,趕往南粵進行深入調查,常務副省長杜山預感事態不妙,就以健康狀況不佳為由,向省委提交辭職報告,但未獲批準。省委記趙勝達奉命前往京城,向中央長說明情況,他返回南都之后,面容憔悴,神情恍惚,幾天內都沒有走出辦公室。

    就連省長馬千里也寫了檢查,更加令人膽寒的是,時隔半年之后,中紀委再次派出調查組,趕往南粵,矛頭直指常務副省長杜山,杜家幫成員都被找去談話,許伯鴻被雙規,盧金旺的梅嶺市市委記任命被取消,季黃潮被派往濱海市,一系列眼花繚亂的動作,無不顯示著,又一場聲勢浩大的官場風暴,已經迫在眉睫了,這些日子,就連南粵的天空,都顯得陰暗了許多,仿佛隨時都會降下暴雨。

    而就在這多事之秋,南粵省委副記周松林的家里,卻變得門庭若市,熱鬧非凡,每天都有許多官員前來拜訪,不知從哪里透出的消息,說是中央長為了平息于家的憤怒,決定做出補償,將省委記趙勝達調離南粵,改由副記周松林接任,借以安撫人心,傳言雖然未經證實,但明眼人都清楚,事實上,也只有周松林能夠成為這次車禍最大的贏家。

    一個月后,傳聞相繼得到證實,先是杜山等十余名官員被雙規的消息,通過各種渠道傳播出來,緊接著,中組部的賀云逸部長來到南粵,在全省干部大會上宣布,免去趙勝達同志的省委記、省人大委員會主任職務,另有任用。

    他的職務,由省委副記周松林同志接替,常務副省長的職務,則由北方派系的一位官員接任,而省委副記的職務,則由組織部長葉向真兼任,每當南粵官場動蕩不安時,中央都希望謝家揮更大的作用,穩定局面,這已是多年形成的慣例,不足為奇。

    干部大會開完后,周松林在酒店設宴,款待了中組部的領導,回到辦公室后,心情變得格外明朗,然而,讓他也感到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在官場上費勁心機,打熬了半輩子,沒想到人生的理想,政治上的抱負,卻因這場意外的車禍得以實現,這顯得有些滑稽,甚至是不可理解。

    不過,做到了這個位置,即便是周老爺子,也感到了極大的壓力,南粵官場向來動蕩不安,官員頻頻落馬,人心浮動,如何才能將紛亂的局面穩定下來,走向正軌,將是對他的一次重大考驗,想起昨晚和京城市委記于春雷之間的一席談話,周松林心潮起伏,起身站在窗前,點了一顆煙,煙霧繚繞中,他皺著眉頭,陷入了長久的沉思當中。

    而就在此時,京城某醫院的高干病房里,王思宇身上還打著石膏,渾身上下,裹得如同粽子一般,正努力地抬頭,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去咬那小片薄薄的蘋果,可嘗試了幾次,還是以失敗告終,不禁感到泄氣,懊惱地道:“算了,今天不練習了,到此為止!

    柳媚兒咯咯一笑,耐心地哄道:“好哥哥,別放棄,再試一次,要多鍛煉,才能早點康復,不然,每天躺在床上,多沒意思?”

    王思宇嘆了口氣,輕聲道:“不行,脖子都累酸了,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耐心靜養,傷筋斷骨一百天,這是規律,時間不到,終究沒法康復,年前能下地,我就滿足了!

    柳媚兒蹙起秀眉,將那片蘋果送到王思宇的嘴里,拿手點著他的鼻梁,悻悻地道:“還好了,走了次鬼門關,總算撿條命回來,你這人就是行事魯莽,真真嚇死個人!”

    王思宇吃了蘋果,就閉上眼睛,忿忿不平地道:“都怪那個老家伙,他要不打電話來,我哪里會分心,說不定就躲過去了,就是被電話分了精神,才出了車禍!

    柳媚兒抿嘴一笑,溫柔地道:“好了,都抱怨一個月了,你不是也說,他卦術靈驗,幫過你很多忙嗎?”

    王思宇笑笑,艱難地調整了身體,嘆息道:“沒用,他這次可把我害慘了,下次見面,沒他好果子吃,這個老神棍,真是該打!

    “還想動手?”柳媚兒豎起秀眉,杏眼圓睜,忿忿然道:“這次的教訓也太深刻了,應該牢記,再要犯錯,還會遇到危險,你做官也能做出仇家來,當真是不可理喻!

    王思宇笑著搖頭,輕聲道:“媚兒,這你就不懂了,官場上樹敵是很平常的事情,有些人更是斗了一輩子,都沒分出結果!

    柳媚兒嫵媚地一笑,柔聲道:“那就別做官了,干脆,和我周游世界!”

    王思宇輕吁了口氣,呲牙咧嘴地道:“不行,終歸是離不開官場,這*的一撞,干凈利落地解決了南粵的問題,還是值了!”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