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一百零三章 繞不過的難題
    周一的清晨,外面天光剛剛放亮,王思宇躺在被窩里,睡得正香,卻被一陣輕微的敲門聲吵醒,他睜開眼睛,見柳媚兒翻了個身,又抱著被子,香甜地睡了過去。(請記住我&&)

    王思宇抬頭看了掛鐘,還不到六點鐘,就嘆了口氣,悄悄地溜下床,打開臥室的房門,卻現瑤瑤穿著一身校服,站在門口,那張如花似玉的俏臉上,帶著促狹的笑意。

    王思宇打了個哈欠,拿手摸著她的腦袋,悄聲道:“小寶貝,又在搞什么?”

    “舅舅,你好久都沒陪人家晨練了!”瑤瑤雖然長大了許多,可說話的腔調還是沒有變,既嗲又飄,當然,她也清楚,大人們都喜歡她這樣撒嬌的樣子。

    王思宇笑笑,點頭道:“好,稍等,我去換衣服!

    “好的,那你快點!爆幀幟蜃煲恍,興高采烈地下了樓,換上粉紅色的運動鞋,又拿了一對羽毛球拍,站在門口守候著,不時揮動雙臂,把羽毛球從球拍上顛了起來。

    王思宇洗漱一番,也換上運動裝,在肩頭搭了一條白毛巾,領著瑤瑤跑出院子,繞著后面的小山丘慢跑了一圈,就回到院子里,就找到一塊平整的綠地,打起了羽毛球。

    瑤瑤雖然年紀還小,但動作極為敏捷,手疾,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里,竟然打出幾個精彩的好球,當然,滿場飛奔之下,她也有些累了,紅撲撲的小臉上滿是汗漬。

    王思宇見了,就有些心疼了,決定休息一下,把白毛巾丟了過去,半開玩笑地道:“看起來,還蠻有運動天賦的,要不,以后搞體育,當奧運冠軍,怎么樣?”

    瑤瑤撇了撇嘴,接過毛巾,擦著臉上的汗,笑嘻嘻地道:“不喜歡當運動員,看了電視,她們的訓練太苦了,我喜歡甜的,不喜歡苦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拿手梳理著羽毛球,搖頭道:“那可不成,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嬌生慣養的最大缺點,就是心態容易出問題,以后沒辦法面對挫折!

    瑤瑤把毛巾放下,又擺好姿態,笑瞇瞇地道:“唉,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有了難題,就都丟給媽媽和你,或者媚兒阿姨,我就做喜歡的事情好了!

    王思宇有些無語,還是笑著追問道:“那你倒是說說,到底喜歡什么呢?”

    “就是玩啊,買好吃的,穿好看的衣服,以后長大了,買好多大房子,還要有漂亮的跑車!”瑤瑤似乎也沒什么遠大的人生理想,不過,現實得倒像個大人,說完后,她挪動下腳步,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示意比賽可以繼續開始了。

    王思宇嘆了口氣,手腕一抖,輕巧地了球,沉吟道:“那你總該想好,以后做什么?”

    瑤瑤向前跑了兩步,把球救起,美滋滋地道:“去管金礦啦,或者當畫家,再不行,就當女市長好了!

    王思宇笑著搖頭,來了個海底撈月,把羽毛球高高地挑了起來,輕聲道:“哪有那么容易,你說的這三樣工作,估計都干不了!

    瑤瑤抬頭望天,向后跑了幾步,敏捷地躍起,揚起手腕,來了記漂亮的扣殺,隨后盯著羽毛球的落點,詫異地道:“為什么?”

    王思宇故意慢了一步,彎腰把羽毛球拾起,笑著道:“因為你太懶了,又太嬌氣,不喜歡學習,這三樣工作,都是很辛苦的,可沒想象中那樣容易!

    瑤瑤雙手叉腰,翻了下白眼,很無語地道:“誰家女孩子不是這樣子啊,再說了,人家還每天起床鍛煉呢,也不知家里誰最懶了!”

    王思宇擺擺手,笑著道:“舅舅是工作太累,早晨才起不來!

    “借口呢!”瑤瑤撇了撇嘴,揮動著羽毛球拍,得理不饒人地道:“可你每次到了周末,也都睡得跟那什么似的,根本叫不起來!”

    “看球!”王思宇笑著躍起,又把球打向一個刁鉆的角度,和這小家伙講道理,簡直是浪費時間,她就算是聽懂了,也會頂回來,牙尖嘴利的樣子,倒有幾分媚兒的性格,想來是近墨者黑了。

    半個小時后,廖景卿準備好了早餐,媚兒也起床了,把王思宇的西服熨燙好,四人圍坐在餐桌旁用了早點,王思宇心情大好,破例用公車將瑤瑤送到學校。

    “舅舅,拜拜!”瑤瑤跳下車子,回頭笑了一下,眼睛瞇成月牙狀,扮了個可愛的鬼臉,便轉過身子,樂顛顛地跑了出去,和兩個相熟的女生打了招呼,開開心心地進了校園。

    直到小家伙的背影消失在視線里,王思宇才笑著擺了擺手,司機把車子調過頭,緩緩地離開,這時,附近一輛車上,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搖下車窗,探頭向前望去,瞇著眼睛道:“好像是王記,這是他家的孩子?不可能!”

    上午十點鐘,在二號禮堂開了會,王思宇返回辦公室,屁股剛剛挨到椅子,就接到省委記趙勝達打來的電話,自從談了濱海市市長人選的問題后,兩人就再沒進行過直接的工作溝通。

    趙勝達是何等人物,堂堂一個省委記,手握大權的封疆大吏,城府之深,遠非常人能比,他自然清楚,在上次的人事調整問題上,是王思宇在私下里做了手腳,才導致意外生。

    盡管很是生氣,但實際上,這種小動作還在他的容忍范圍內,畢竟,討論的人選是濱海市的市長,王思宇作為市委記,還是很有言權的,既然對方在暗地里活動,沒有公開抵制,也就是不想挑戰他的權威。

    在這點上,趙勝達看得還是很準的,他也是從基層一步步干上來的,清楚強硬抵制和藝術斗爭之間的區別,只要沒有撕破臉,就可以繼續靠溝通來解決問題,處于他的位置上來看問題,自然是穩定壓倒一切,除非必要,不想看到官場上彌漫的硝煙。

    對這只漸漸得勢的小老虎,趙勝達也是不敢輕視的,把人事方面的相關事宜講過以后,他拿起杯子,把話鋒一轉,笑瞇瞇地道:“思宇同志,我周三要帶隊出國,怎么樣,一起出去?”

    王思宇笑笑,當然清楚這是客套話,出訪隊伍的成員名單,至少在一個月前就擬定了,不可能臨時變動,于是笑著擺手,輕聲道:“趙記,還是不必了,這邊的工作也忙,一時還真脫不開身!

    “嗯,也好!”趙勝達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沉吟著道:“這次出去,可能要有半個月的時間,你們在家里可要把工作干好,還有最重要的一條,要和杜山搞好關系,不能再鬧矛盾了!”

    王思宇愣了一下,隨即醒悟,笑著道:“趙記,我的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只要杜省長不再生出事端,我們自然可以相安無事了!

    趙勝達嘆了口氣,拿手摸著頭,語氣舒緩地道:“思宇同志,杜省長在濱海工作多年,對那里很有感情,這是應該理解的,你不要做出些過格的舉動,免得刺激到他!

    “放心好了,我會尊重省委領導!蓖跛加畹恍,嘴里雖然這樣說,心里卻在感嘆,濱海這邊的情勢,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了。

    只要動了許伯鴻,就意味著斗爭的開始,他就要提高警惕,隨時留意杜山的反撲,而到那時,盧金旺也調走了,沒了投鼠忌器之憂,杜山的出手,將再無顧忌可言,一定極具威脅。

    趙勝達聽了,有些不放心地道:“思宇同志,可要記住咱們的約法三章,別像上次那樣,和他們串聯起來,搞突然襲擊,否則,我從國外回來,一定要找你算賬!

    這話里面威脅的意思太明顯了,王思宇也有些頭皮麻,試探著道:“趙記,這話有些聽不懂了,上次的事兒,可和我沒關系!

    “別裝糊涂!”趙勝達敲了下桌子,又緩和了語氣,心平氣和地道:“就在剛才,杜山找過我了,說你背著省里,在暗中調查許伯鴻,有這事兒?”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暗叫糟糕,杜山的動作夠快的,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捅到了趙勝達那里,自己這邊就很難解決了,如果還按照原來的方案辦,怕是摘不清責任了。

    皺眉想了想,他抬起頭,目視前方,語氣強硬地道:“趙記,我們現在調查的是一宗**案,涉案嫌疑人中,涉及到一位許記的親屬,目前他是否與案件有關,我還不太清楚,但如果有問題,那是一定要查下去的!

    趙勝達擺了擺手,語氣變得極為輕松,有些不以為然地道:“許伯鴻同志這個人,我很了解,他還是不錯的嘛,能有什么問題?”

    王思宇卻淡淡一笑,輕聲道:“趙記,還是應該等案子調查完,才能下這個定論!

    話音過后,電話那邊忽然沒有聲音了,出奇地安靜,隨后,伴著‘啪嗒’一聲,電話被掛斷了,耳邊響起一陣嘟嘟的盲音。

    王思宇摸著紅色的話機,思索良久,才輕輕放下,點上一顆香煙,搖頭道:“沒辦法,繞來繞去,終究還是繞不過趙記這尊大佛,只不過,想不和這位省委記生正面沖突,就把難題解決掉,又談何容易呢?”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