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七十三章 聯手 七
    下午兩點半,南粵省常委副省長杜山在參加了一次剪彩儀式后,忽然接到一個電話,頓時面如黑棗,取消了接下來的酒會,徑直鉆進小車,返回家中。

    約莫二十分鐘后,濱海市市長盧金旺的車子駛上高速公路,向省城南都方向疾馳而去,小車里,盧金旺閉著眼睛,不住地搖頭,心情也是糟糕到了極點。

    事實上,他是極為反對激怒王思宇的,尤其是在對方到京城以后,很輕松地跑來了六個億的資金,還有一攬子的意向協議。

    更何況,中石油那樣的大型壟斷央企也要來濱?疾,多達幾十億的投資項目如果能順利拿下來,將有數以百計的濱海企業從中受益。

    這在以往還算不上什么,但在當前貨幣緊縮的財政政策情況下,無疑是雪中送炭的舉動了,不但可以使得許多中小企業度過難關,更能減輕經濟轉型期帶來的陣痛。

    當出口疲軟,整個南粵省面臨著嚴峻的發展問題時,這些項目若能順利實施,濱海市的發展,無疑走上了快車道,樂觀估計,在未來三年的發展當中,甚至會呈現一枝獨秀的勢頭。

    要知道,這只是市委王書記的第一次出手,牛刀小試而已,從關錦溪和袁凌的口中不難得知,王書記尚有余力,若是能利用好這位太子的優勢,光鮮的政績簡直是唾手可得了。

    不僅僅是他,市政府領導班子里的每位成員,都非常清楚這意味著什么,因此,在市長辦公會上,大家的情緒都很高,士氣也很高漲,對于未來的發展,都充滿了信心。

    “在這種情況下,去激怒那位王書記,有必要嗎?”盧金旺默默地想著,臉上閃過一絲煩惱之色,摸出一顆香煙,塞到嘴里,點了火,皺眉吸了起來,煙頭明滅間,表情變得異常凝重。

    沈楠楠這個案子,在濱海搞出的動靜不小,不但在機關單位,甚至在街頭巷尾都引發了熱議,這里面牽涉了著名女主持人,也有電視臺臺長,以及新來的市委王書記,噱頭十足。

    不過,盧金旺敏銳地察覺到,這件案子之所以會炒得沸沸揚揚,除了名人效應外,幕后肯定有人在推波助瀾,其中,似乎市委副書記許伯鴻的嫌疑最大。

    對于老許這種做法,盧金旺其實是頗不以為然的,這種利用制造緋聞來打擊政治對手的行為,委實下作了些,更何況,除非掌握到一些影像資料,否則,根本不會對王書記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杜山會突然插手此事,這讓他在猝不及防之下,也有些為難了,在勸說無果之后,盧金旺只好做出妥協,同意將案子移交到省公安廳處理。

    可事態的發展,果然如同他事先估計的一樣,這種挑釁的行為,捅了馬蜂窩,引發王書記的強力反彈,若是處理不好,無異于引燃炸藥包的導火索,其帶來的災難性后果,難以估量。

    從南粵地方的角度而言,杜山身為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位高權重,是南粵省官場極有分量的官員,向來為省委趙書記倚重,在打擊了南粵謝家之后,風頭更健,影響力直追馬省長。

    而這位市委王書記,也并非等閑人物,于家在京城的勢力就不必說了,他這次來到南粵,更是天子點將,身上穿了黃馬褂,還有省委周副書記扶持,勢頭正旺,無人敢直纓其鋒。

    這兩人若是對上,影響可就大了,雖然樂觀估計,在省委趙書記的支持下,杜山能夠贏得這次較量的勝利,將王書記擠出南粵,但在那之后,如果于系執意進行報復,哪個又能阻止呢?

    就像王書記以前威脅的那樣,離開南粵之后,他想打倒自己和許伯鴻,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情,這話雖然有些傷人,不過盧金旺始終認為,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恰恰相反,那是不折不扣的大實話!

    “失策,真是失策,應該降降溫,不能再玩火了!”盧金旺把半截煙丟出車窗外,拿出手機,猶豫了一下,又放了回去,無論如何,也要和先和杜山商議好,不能自作主張,那樣反而容易壞事。

    他和杜山相處的太久了,非常了解對方的個性,在省委領導里面,杜山絕對是性如烈火,特立獨行的,這樣個性化的省部級官員,在國內并不多見。

    半小時后,車子駛進南都市南郊的別墅區,崗樓見了車牌號,直接放行,小車拐進五號院,盧金旺下車后,司機打開后備箱,將兩樣禮物交給他,他提著禮物來到門口,按響了門鈴。

    房門打開,出來的是杜山的老婆,她見來人是盧金旺,忙接過禮物,把人讓進屋子,小聲地道:“老盧,先在客廳坐會吧,老杜剛剛發了脾氣,心情不好,你們別再吵起來!

    盧金旺默默地點頭,無可奈何地苦笑了下,他清楚這句話隱含的意思,看起來,杜山對于他現在的工作,也已經有了不滿的情緒,剛才,恐怕說了什么難聽的話。

    杜山的老婆泡上茶水,遞了過去,坐到他的身邊,微笑著道:“老盧啊,正巧你來了,我還在尋思著,過些日子到濱海去一趟,孩子們也都老大不小了,這婚事也該商議一下了!

    “老嫂子,他們都還年輕,應該以學業為重,婚姻的事情,不用急!北R金旺喝了口茶水,放下茶杯,尷尬地笑了笑,他和杜山相交多年,兩家的孩子關系也極好。

    他家的老三,和杜山的小女兒,更是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家也贊成這門婚事,可沒想到,老三在出國留學之后,移情別戀,和一位來自寶島臺灣的女孩眉來眼去,打得火熱。

    本來,盧金旺一直在干涉,希望他能和那女孩斷了,別傷了杜家女兒的心,可在仕途不暢之后,也就漸漸熄了政治聯姻的念頭,不愿再管孩子的婚事了。

    只是,為了不把關系搞僵,他指點兒子,要冷處理,別一下傷了人家女孩的心,因此,這件事情還都瞞著,并沒有公開,杜山的老婆和女兒也都蒙在鼓里,此時還在提婚姻的事情。

    杜山的老婆看了他一眼,輕笑著道:“老盧啊,其實,為了你的事情,我們家老杜沒少說話,前段時間,還和省委趙書記提了,希望能調你到梅嶺當書記,可難度很大啊!

    盧金旺笑了笑,雙手摸著沙發扶手,搖頭道:“老嫂子,不用提了,到了我這把年紀,也沒了爭勝的念頭,就是利用這幾年時間,多干些具體的工作,對上上下下有個交代就成了!

    “那可不行!”杜山的老婆板起面孔,把手一擺,語重心長地道:“老盧,你千萬別灰心,別被一時的挫折打敗,我和老杜都像以前一樣,堅定不移地支持你,相信,很快會有轉機的!

    “謝謝老嫂子,多謝!北R金旺輕輕點頭,注視著桌面的茶杯,緩緩地道:“不過,不服老是不行了,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他們的頭腦靈活,思路開闊,有時候,是覺得跟不上形勢了!

    杜山的老婆伸出手指,向窗外指了指,沒好氣地道:“再怎么年輕,也不能讓個毛頭小子當市委書記啊,他在濱海干的一些事情,老杜也都知道了,真是荒唐頭頂,讓人啼笑皆非!”

    盧金旺不好說什么,就淡淡一笑,又拿起杯子,喝了幾口茶水,吧嗒著嘴,暗自思忖道:“毛頭小子又怎么了,我們這些老家伙都在他那吃了虧,人家不按套路出牌,亂拳打倒老拳師啊!

    十幾分鐘后,書房的門被輕輕推開,杜山走了出來,他彎下腰,將手里的噴壺放在墻角,站直了身子,雙目如電地掃射過來,招了招手,表情平靜地道:“老盧,你來啦?過來坐吧!

    盧金旺點點頭,走進書房,坐在深棕色的沙發上,微笑道:“怎么,也被京城那位氣到了?”

    杜山哼了一聲,點點頭,拿手指了下胃部,皺眉道:“老盧啊,以前聽說你被氣到住院,我還不太相信,總覺得夸張了些,這下可好,差點把我弄倒了,這個王思宇,真是不像話!”

    盧金旺看了他一眼,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道:“老伙計,我早就勸你了,別在這件案子上做文章,你就是不肯聽嘛,非要觸這個霉頭,這下可好,碰到釘子了吧?”

    杜山擺擺手,滿臉不悅地道:“老盧,這話不應該由你來講,你們那里要能壓住陣腳,我又何必親自出面呢?”

    盧金旺沉默下來,思索良久,搖頭道:“老伙計,對那個人,你還不太了解,他那人是吃軟不吃硬的,逼急了也是能破釜沉舟的,咱們和他斗起來,只會兩敗俱傷,沒有任何益處!

    杜山拿起一份材料,遞給盧金旺,輕聲道:“老盧,你啊,沉穩有余,魄力不足,做事不能畏首畏尾,這是許伯鴻寫的材料,你看下,還需要補充什么內容,我周一交給省委趙書記!

    盧金旺愣住了,把材料拿到手里,戴上老花鏡,皺眉翻看起來,半晌,才把材料丟下,喝了口茶水,語氣凝重地道:“老伙計,三思而后行啊,這份材料交上去,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杜山瞇起眼睛,盯著那張熟悉的面孔,不滿地道:“怎么,怕了?”

    “不是怕,是時機未到!”盧金旺也有些沉不住氣了,拿手敲著材料,忿忿不平地道:“這個許伯鴻沒安什么好心,他這樣搞,是唯恐天下不亂!”

    杜山把手一擺,有些不耐煩地道:“老盧,許伯鴻講的也有道理,他來了沒多久,就搞出那么大的動靜,再不反擊,濱海非亂套了不可,到時損失最大的,還是咱們這些人!”

    盧金旺不說話了,摘下老花鏡,擦著厚厚的鏡片,輕聲道:“老伙計,材料上不少內容,都是經不起推敲的,你這是在搞指鹿為馬,逼迫趙書記表態嗎?”

    杜山忽然笑了,拿手指了指盧金旺,起身道:“這話說的,太難聽了,要是換成旁人,早轟出去了!”

    盧金旺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道:“老伙計,你想過沒有,趙勝達表面上雖然信任你,但其實,只是把你當棋子用,若是真惹惱了上面,把你拋出去,只怕八百只腳都會踩過來!

    杜山走到窗邊,盯著窗臺上一盆劍蘭,若有所思地道:“正是擔心這個,所以,必須要抓住機會,試探下趙勝達的真實態度,這兩年,為了實現他的意圖,得罪太多人了,不得不防!”

    盧金旺默默點頭,下定決心,拿起簽字筆,在材料上寫了名字,語氣沉重地道:“老伙計,需不需要其他常委署名?”

    “不必,你們兩位副書記連署就可以了!倍派睫D過身子,淡淡地道:“別擔心,把皮球踢給趙勝達是最好的選擇,他如果不肯出面解決麻煩,我們也就不必給人當刀使了,立時轉舵!

    盧金旺心里突地一跳,抬起頭來,錯愕地道:“怎么轉?”

    杜山笑了,回到沙發邊坐下,拍了拍盧金旺的肩膀,淡淡地道:“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改和周松林、王思宇合作,有了于家這顆參天大樹,還怕謝家人秋后算賬嗎?”

    盧金旺眼睛一亮,豎起拇指,會意地笑道:“老伙計,你這個煙霧彈放得太成功了,險些把我都騙了!”

    杜山喝了口茶水,淡淡地道:“不演得逼真些,怎么能騙過那只老狐貍?該早下決斷了,否則,有朝一日,若是成了棄子,你我二人,都會被人家打擊報復,下場不會比那些人更好!

    盧金旺點點頭,笑著道:“老杜啊老杜,這是一招攻守兼備的好棋,還是你高明!”

    “高明什么?”杜山嘆了口氣,想起那句‘臭不要臉的’,臉色又變得鐵青,一巴掌拍在茶幾上,怒聲道:“這個囂張的家伙,真是氣死我了,但要有回旋的余地,都不會和他聯手!”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