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六十九章 聯手 三
    最新最快在酒店門口分手,王思宇沒有回家,而是直接開車趕往省委大院,大院門口的警衛室早就接到了電話,看見寶馬車的車牌號,就直接放行。**泡!書。吧*

    十幾分鐘后,車子拐進八號院,停在一片火紅的薔薇花下,他跳下車子,環顧四周,見院子里并沒有其他車輛,不禁微微皺眉。

    這時,秦鳳嵐已經迎了過來,極為熱情地打了招呼:“大半年沒見了,小宇是越來越有領導氣質了,快進屋!

    王思宇笑著點頭,寒暄幾句,就輕聲道:“秦伯母,財叔沒過來?”

    “來了,和樂凱在書房里呢,兩人聊了快半個小時了!鼻伉P嵐陪著王思宇進了屋,就向書房的方向努努嘴,小聲道:“小宇,你們去商量正經事吧,我在外面守著!

    “好的,伯母辛苦了!蓖跛加畋砬殡m然輕松,但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現在要做的事情,自然是需要絕對保密的,不能向外界透露半點風聲,否則,很容易引起軒然大波。

    至于和尹兆奇提前打招呼,倒是無妨,尹兆奇現在沒了根基,即便不想參與此事,也不會冒著和王思宇徹底決裂的風險,把事情捅出去,那就做了死仇,會遭到最為嚴厲的打擊。

    推開房門,屋子里的兩位老人都站了起來,不約而同地道:“怎么樣?”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房門關上,壓低聲音道:“談妥了,只要能拿下渭北,他們就倒過來!

    “還好!”黃樂凱長吁了口氣,拿起紫砂壺,倒上茶水,有些感慨地道:“這個唐衛國,真是厲害,比他二叔的城府還深,神不知鬼不覺的,竟然險些偷天換日!

    孫茂財也點點頭,表情嚴峻地道:“這人確實不簡單,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悄悄整合了渭北官場,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我有責任!”黃樂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點了顆煙,皺眉道:“他能搞定老莊,這還在意料之中,沒想到,竟然能把張躍進拉過去……這個張躍進啊,恨得我牙根直咬!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心平氣和地道:“黃伯伯,這也不能怪躍進省長,他的顧慮也是很正常的,畢竟,唐老還健在,身體也很硬朗,仍然可以發揮作用!

    “宇少,這也是我最顧慮的!睂O茂財表現得很是謹慎,待王思宇落座后,他才坐回沙發,輕聲道:“這種節骨眼上,咱們出來攪局,很可能會引起唐老的震怒,現在,若論黨內資歷,他和吳老最高,說話的分量很重,不容忽視!

    王思宇笑笑,把手一擺,胸有成竹地道:“財叔,這個不用擔心,讓老陳家在前面頂著,咱們只在幕后配合就可以!

    黃樂凱深吸了口煙,撣了撣煙灰,皺眉道:“對,小宇說的對,莊孝儒可是陳家父子的眼中釘,肉中刺,當然要讓他們打頭陣!

    王思宇輕輕點頭,看了財叔一眼,很隨意地道:“唐老即便有所不滿,也很難借題發揮,渭北這邊,本來就是他們喧賓奪主,我們不過是如法炮制罷了!

    孫茂財欲言又止,思索良久,才眉頭緊鎖,小聲提醒道:“宇少,在黨代會期間運作這事兒,難度不小,而且,動靜搞得太大,一號可能會生氣!

    “不怕!”黃樂凱擺擺手,把半截煙熄滅,丟到煙灰缸里,起身走到旁邊的書柜前,掏出鑰匙,開了鎖,從書柜里拿出一份厚厚的卷宗,丟在茶幾上,不無得意地道:“我早就給他老莊記賬了,從他當省長,到現在做書記,也犯了不少錯誤,五十條罪狀怕是有了!

    孫茂財愣了一下,拿過卷宗,從里面抽出一份材料,見封面上寫著‘張躍進’三個字,就是呵呵一笑,丟到旁邊,接連找了幾份,才翻出莊孝儒的那份材料,他皺眉看了半晌,就抬起頭,輕聲道:“樂凱兄,真有你的,這一頂頂帽子扣過去,可夠他老莊喝一壺的!

    黃樂凱哈哈一笑,瞇上眼睛,搖頭晃腦地道:“那是自然,在渭北這么久,要是抓不到幾根小辮子,春雷不說話,小宇也會罵我老糊涂哩!”

    “那哪能呢?”王思宇笑笑,好奇地接過卷宗,翻看了一會兒,就有些失望。材料里面雖然記錄了莊孝儒的不少污點,卻沒有抓到根子上?窟@些東西,顯然是沒法扳倒那位封疆大吏的。但礙于面子,他還是笑著點頭,附和著道:“還是黃伯伯高明,寶刀未老!

    黃樂凱更加高興了,一拍大腿,意氣風發地道:“那好,明兒我去趟京城,和春雷商量下,如果有必要,就去趟中南海,先給他提前抹點藥!”

    王思宇倒嚇了一跳,怕他壞事,趕忙道:“黃伯伯,不用急,等和陳啟明商量完再定!”

    “也好!秉S樂凱也有自知之明,唯恐節外生枝,把事情搞糟,就點點頭,借坡下驢道:“小宇,你盡管拿主意,黃伯伯一定全力支持,我別的本事沒有,進出中南海卻如履平地!

    “謝謝黃伯伯!蓖跛加顡Q了坐姿,又看著財叔,輕聲道:“怎么樣,有幾成勝算?”

    “不好說!睂O茂財拿手揉著太陽穴,皺眉道:“事情來得太突然了,之前沒有半點準備,倉促運作,難度很大!

    黃樂凱有些不滿了,冷哼道:“茂財,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如果讓老唐家控制了渭北,以后的情況會更糟,是時候反擊了,不然,別人還當咱們是軟柿子!”

    財叔臉上現出憂慮之色,擺擺手,表情嚴峻地道:“樂凱兄,不能意氣用事,扳倒莊孝儒不難,關鍵的問題,是要想辦法控制住事態的發展,免得讓矛盾升級,引發黨內爭議!

    黃樂凱把手一擺,忿忿地道:“茂財,你和春雷一樣,都是瞻前顧后的,這樣可不成,我贊成小宇的意見,該出手時就出手,不能貽誤戰機!”

    孫茂財不想和他爭論,就笑了笑,低頭喝茶,不再發表意見。

    王思宇皺起眉頭,輕聲道:“財叔,春雷書記是什么意見?”

    孫茂財放下杯子,神色恭敬地道:“宇少,春雷書記還沒有最后下決心,不過,目前有一種方案,是聯合陳、吳兩家,把莊拉下來,再想辦法請何家人當和事老,做調解善后工作!

    王思宇面露訝色,不解地道:“吳家?他們和陳家之間可是有舊怨的,魔都那筆帳還沒清算完,吳老見著陳家倒霉,不落井下石就罷了,哪里會出手相助?”

    “這不是問題,最近一段時期,我們和吳家的互動還可以!睂O茂財不想透露太多,就適時地喝了口茶水,把話鋒一轉,笑吟吟地道:“這樣做還有個好處,就是分賬的時候,可以穩壓陳家一頭,免得白忙一場,為別人做了嫁衣裳!

    王思宇沉吟半晌,點點頭,輕聲道:“好,不過,還是應該給陳家點甜頭,至少在表面上,要形成兩家共贏的局面!

    孫茂財笑了笑,輕聲道:“宇少說的是!

    三人正在書房里商議,就聽外面傳來秦鳳嵐的笑聲:“躍進省長來了,快進屋,樂凱,省長來了!

    黃樂凱微微皺眉,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之色,探過身子,悄聲道:“小宇,要見面嗎?”

    王思宇擺擺手,拿手向外指了指,微笑道:“不用了,黃伯伯,你只管給他吃點寬心丸!

    黃樂凱嘆了口氣,站了起來,悻悻地道:“這個張躍進,居然不顧同鄉之誼,擺了我一道,這筆賬要給他記下,早晚要清算!

    王思宇看了眼桌上的‘黑材料’,又與孫茂財對視一眼,兩人都是忍俊不禁,笑出聲來,這位黃公做事的風格,與旁人迥異,讓人琢磨不透,啼笑皆非。

    黃樂凱推門出去,背著手走到客廳里,坐在沙發上,卻不拿正眼瞧張躍進,而是盯著墻上的一幅字畫,不咸不淡地道:“省長大人,往日請都請不來,今兒怎么有空了?”

    張躍進情知理虧,也不生氣,就摸著沙發扶手,笑吟吟地道:“樂凱兄,院子里停了輛寶馬車,怎么,家里來客人了?”

    “嗯,一個晚輩,做小買賣地!”黃樂凱喝了口茶水,吧嗒吧嗒嘴,就扯著嗓子吼道:“鳳嵐,這什么茶葉啊,受潮了吧!怎么一股子霉味?”

    秦鳳嵐知道他是借題發揮,就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老黃,別犯渾,有話好好說!”

    “沒事,嫂子,你不用管了!睆堒S進淡淡一笑,側過身子,拿手向書房的方向指了指,意味深長地道:“樂凱兄,那位晚輩,我能見見嗎?”

    黃樂凱擺擺手,有些不耐煩地道:“他沒空,有什么話,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張躍進看了他一眼,拿出一顆煙,點上后,悶頭吸了幾口,輕聲道:“老伙計,很多事情,不像你想象中那樣!

    黃樂凱強壓住怒火,冷笑著道:“躍進省長,如果不是小宇夠機敏,發現了這里面的貓膩,我們可要吃大虧了,你很好,很好,真不枉我們朋友一場!”

    張躍進把手一抬,輕聲道:“你啊,還是老樣子,半點長進都沒有,總把感情和政治搞在一起,這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總要慎重考慮嘛!”

    黃樂凱啪地一拍桌子,翻了下白眼,怒聲道:“躍進同志,既然考慮好了,還來做什么?”

    張躍進嘆了口氣,起身道:“樂凱,替我傳個話!”

    “說!”黃樂凱把臉扭到一邊,像是從鼻孔里哼出這個聲音來。

    張躍進笑笑,抬高音量道:“今天下午,陳啟明給我打了三個電話!”

    黃樂凱愣住了,皺眉道:“什么意思?”

    張躍進卻哼了一聲,轉身要走,剛剛邁出幾步,書房的門推開了,王思宇笑吟吟地走了出來,輕聲道:“躍進省長,不好意思,剛才接了個電話!

    “沒關系!睆堒S進停下腳步,笑瞇瞇地道:“王書記,到我那邊坐坐吧,咱們就不打擾樂凱同志休息了!

    “好!”王思宇笑笑,向黃樂凱使了個眼色,就走到張躍進身邊,說說笑笑地出了門。

    “你咯人咋嗯恁咯!”黃樂凱氣不打一處來,霍地站起,拿手指著張躍進的背影,跺腳罵了聲娘希匹,就又扯著嗓子吼道:“茂財,茂財……過來殺兩盤,讓我出出氣!”最新最快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