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五十八章 紅顏 中
    五羊機場的候機大廳里,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王思宇站在圓形的立柱邊,凝視著葉小蕾的倩影,目送著她走過安檢線,輕輕揮了揮手。

    葉小蕾沒有回頭,只是停下腳步,拿手摸了下耳畔的髻,就拖著綿軟的雙腿,徑直向前走去,那張漂亮的鵝蛋臉上,紅暈未褪,愈加顯得嫵媚mi人。

    王思宇嘆了口氣,轉過身子,向外走去,剛剛行出十幾米遠,旁邊忽然閃過一道強光,他驀然驚覺,轉頭望去,卻見艾蓉蓉手里拿著相機,似笑非笑地站在不遠處。

    艾蓉蓉穿著一身墨綠色的長裙,裙擺上繡著荷花的圖案,腳下是一雙黑色皮涼鞋,肩上挎著白色小包,一雙渾圓yu潤的手臂,如同蓮藕般潔凈,極為賞心悅目。

    王思宇微微皺眉,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相機上,就改變了方向,大踏步地走過去,輕聲道:“艾總,你好,怎么會這樣巧?”

    “是啊,王書記,真的好巧,我們在這里遇上了,真算是有緣分啊!卑厝負P起下頜,嫵媚的臉蛋上,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

    王思宇停下腳步,拿手指了指相機,微笑道:“艾總,真是好興致,在候機大廳里玩攝影嗎?”

    艾蓉蓉莞爾一笑,揚起手中的相機,輕輕一晃,有些得意地道:“剛送一個大學同窗離開,沒想到,居然現帥哥書記,趕緊抓拍了一張,效果還不錯!

    王思宇笑笑,伸手道:“我能看看嗎?”

    艾蓉蓉把相機藏在背后,臉上閃過玩味的笑意,搖頭道:“王書記,這恐怕不行,里面還有些私房照,不方便給陌生男人看!

    王思宇笑了笑,語氣生硬地道:“艾總,請放心,我對那些私房照不感興趣,只是想看看,我在相機里的樣子是不是真的很帥!

    艾蓉蓉撇了撇嘴,向前湊了一步,撐開粉唇,一臉曖昧地道:“怎么,帥哥書記,您好像很緊張的樣子,怕我把照片曬出去?”

    王思宇點點頭,也把頭探過去,在她的耳邊吹了口氣,望著那縷飄起的青絲,淡淡地道:“艾總,我想你搞錯了,應該害怕的那個人,絕對不是我!

    艾蓉蓉瞇上眼睛,踮起腳尖,挑釁般地道:“王書記,這是威脅嗎?”

    “就算是吧!”王思宇緩和了語氣,壓低聲音道:“要么把相機給我,要么準備被我當眾非禮,說實話,你的身材還真不錯,尤其是這腰,嗯,很有感覺!

    艾蓉蓉以手掩唇,咯咯地笑了起來,眼里閃過挑逗的目光,悄聲道:“王書記,你這樣一說,我還真有點舍不得給了!”

    “那也好!蓖跛加钚π,伸出雙手,毫不客氣地放在她的腰間,輕聲道:“手感還不錯,不知道下面怎樣?”

    艾蓉蓉嬌軀一顫,忙退了兩步,將相機遞了過去,蹙起秀眉,吃驚地道:“王書記,這可不像正人君子的做派了!”

    王思宇接過相機,淡淡地道:“艾總,這是以革命的一手,對付反革命的一手,既然你不想當窈窕淑女,我也不必當什么正人君子了,免得吃虧!

    艾蓉蓉揚起下頜,有些不屑地道:“好像有那么點道理,就是小氣了點!

    “你又錯了,我很大方的,如果心情好了,甚至可以把這個相機隨手送給路人!蓖跛加铋_了個玩笑,信手翻著相機,果然不出所料,見里面還真拍到了不少畫面。

    其中,有他和葉小蕾并肩走入候機大廳的瞬間,有兩人坐在咖啡廳里竊竊私語的一幕,從十幾張親密接觸的照片上,能夠清晰地辨認出兩人的面部特征。

    他不禁嘆了口氣,把照片逐個刪除,搖頭道:“艾總,撒謊可不是好孩子,看起來,你跟蹤我們很久了!

    艾蓉蓉背著雙手,不慌不忙地道:“跟蹤倒是談不上,只是偶爾遇到,感到有些好奇罷了!

    王思宇繼續翻著相機,很快,就現了那些私房照,其中不乏xing感惹火的內衣秀,尤其是她穿著一條xing感低腰平角內褲的照片,更見風情,you惑之處,引人遐思。

    仔細端詳著這張照片,沉yin良久,王思宇抬起頭,上下打量著她,皺眉道:“好奇?有什么好奇的?”

    艾蓉蓉倒是鎮定得很,泰然自若地道:“當然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樣的女人,能讓我們的冷面書記表現得如此溫柔呢!”

    “好奇心太強可不是什么好事,撒謊就更不對了!”王思宇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舍地把相機還了回去,微笑道:“艾總,像今天這樣的行為,應該受到懲罰!

    “懲罰?”艾蓉蓉聳聳肩,不以為然地道:“什么樣的懲罰?”

    王思宇繞到她的身后,舉起右手,似笑非笑地道:“當然是要打屁股了,還要狠狠的打,免得你印象不深,再犯類似的錯誤!”

    艾蓉蓉微微一怔,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咬著粉唇,吃吃地笑道:“王書記,你開什么玩……”

    “啪!”伴著一聲脆響,她臉上的笑容在瞬間凝固了,頓時驚得目瞪口呆,手里的相機也滑落在地,這一巴掌,立時把她打懵了,翹tun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讓她感到自己快要瘋掉了。

    “天,你在干什么!”艾蓉蓉羞憤jiao加,漲紅了臉,頓足喝道:“王思宇,你太過分了。。。!”

    王思宇笑笑,把手指放在唇邊,噓了一聲,輕描淡寫地道:“安靜,艾總,這里是公共場所,請不要大聲喧嘩!

    艾蓉蓉愣了一下,眼里噙著淚水,嚶地一聲,就捧著臉,轉頭向外跑了出去,邊跑邊道:“農民,農民,你就是個可惡的鄉巴佬。。。!”

    “喂,艾總,你的相機!”王思宇彎腰拾起相機,從后面追了過去,也感到有些無奈,這個艾蓉蓉,也真是個奇怪的女人,似乎每次和自己見面,總能觸碰到自己的逆鱗。

    平心而論,王思宇還是很隨和的,對漂亮女人尤其如此,但每當感到自己的女人受到威脅時,他都會做出過激的舉動,這已經是本能反應了。

    毫不夸張地說,艾蓉蓉剛才的舉動,已經在無形之中,對葉小蕾構成了某種威脅,因此,王思宇在盛怒之下,才用這樣的手段,小小地教訓了她一下。

    但打了之后,他也感到有些后悔,似乎,這樣的懲戒,對一個漂亮女人而言,確實是過分了些,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艾蓉蓉邊跑邊哭,一時間,只覺得委屈到了極點,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摑了一掌,且是打的是在那樣的敏感部位,這是她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自懂事以來,她就一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備受父母疼愛,從小到大,都是天之驕女,嫁到謝家后,也是被百般呵護,從未受到過這樣的羞辱。

    假如現在有把手槍,艾蓉蓉會毫不猶豫地轉過身子,對準王思宇的頭部叩動扳機,她現在真是恨死這個男人了,恨得牙根直咬。

    艾蓉蓉跑出大廳后,來到奔馳車邊,剛剛拉開車門,卻聽身后傳來焦急的喊聲:“艾總,相機,你的相機!”

    她更覺氣惱,就脫下鞋子,轉頭丟了過去,怒聲道:“不要了,你走開,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了!”

    王思宇伸手抓住飛來的皮涼鞋,望著小車疾馳而去,有些無語地嘆了口氣,就鉆進小車,從后面追了過去,兩輛車子在路上飚了起來。

    二十分鐘后,風馳電掣地駛到市區,車才降了下來,王思宇緊懸著的心也算是落了地,就摸出手機,撥通了艾蓉蓉的電話,皺眉道:“喂,你不要命了?”

    “不用你管!”艾蓉蓉跺了下腳,帶著哭腔喊道:“王思宇,你少來裝好人!”

    王思宇嘆了口氣,輕聲道:“好了,艾總,剛才是我沒壓住火,責任在我,你不要生氣了!”

    “不要再找借口了,我不想聽你的任何解釋!卑厝匕戳藥紫吕,拿手抹著眼淚,氣急敗壞地道:“告訴你吧,我已經忍你很久了!”

    王思宇微微皺眉,委婉地提出和解的建議:“這樣吧,找個地方坐坐,我請客,以前有什么誤會,都可以開誠布公地談!”

    “誤會?”艾蓉蓉冷笑了一下,把手機掛斷,恨恨地道:“王思宇,這是第三筆賬,我記下了,咱們走著瞧!”

    王思宇開著車子,在后面追了一會兒,就在十字路口,跟丟了前面的車子,他探頭向外掃了一眼,就摸出手機,了條短消息過去:“艾總,我在興泉路樂嘉酒樓等你二十分鐘!

    紅燈過后,他把車子拐了過去,卻沒有下車,而是搖下車窗,閉著眼睛,聽起了音樂,一直等到半個小時,也不見艾蓉蓉過來。

    正當他準備放棄時,卻見那輛奔馳車從巷子里鉆了出來,麻利地停在旁邊,車窗放下,露出一張冷冰冰的面孔,艾蓉蓉秀緊鎖,伸出白凈的小手,沒好氣地道:“東西還我!”

    王思宇笑了笑,搖頭道:“在車子里,你自己過來取!

    “這點誠意都沒有,干嘛還喊我來!卑厝貧夤墓牡剜洁炝艘痪,就推開車門,拉起裙擺,單腿跳了過來,鉆進小車,悻悻地道:“東西呢?”

    王思宇把相機還了過去,卻忽然現,那只皮涼鞋竟然不見了,也許是剛才路上顛簸得厲害,甩到下面了,就貓腰去找,疑惑地道:“哪去了?”

    艾蓉蓉雙手扶著座椅,也向四處張望,終于現那只皮涼鞋,掉在后面的座椅下面,就努力地探過身子,伸手去拿,那腰身就被拉得細長。

    不成想,兩人的腳勾在一起,艾蓉蓉腳底一滑,身子歪了兩下,就失去了平衡,驚叫著向前栽了過去。

    王思宇手疾,趕忙扶住她,向后一拉,鬼使神差地,兩人就面對面地坐在一起,姿勢極為不雅,位置卻找的極準,竟有隔衣yu入之勢。

    艾蓉蓉驚魂未定,忽地感到身下有些異樣,登時臊得滿面緋紅,想要挪動身子,卻是全身酥軟,電流般的麻痹感傳遍全身,舒服到了極點,急切間,竟然動彈不得。

    驚慌之下,她不敢1uan動,而是秀眉緊蹙,結結巴巴地道:“你……你這壞蛋,你想干嘛?”

    王思宇也是倒吸了口涼氣,半晌,才回過神來,忙把雙手從她渾圓挺翹的香.tun上移開,訕訕地道:“艾總,你到底是來拿東西的,還是來勾引我的?”

    艾蓉蓉又羞又惱,白了他一眼,就勉力站起,狼狽地跳下車子,拉開側面的車門,取了皮涼鞋,換好后,回到前面,雙手扶著車門,抿嘴一笑,溫柔地道:“王書記,這家店不好,咱們去前面吧,那里有家會所不錯,我有白金卡!

    “好吧!”王思宇下了車子,跟在她的身后,瞄著艾蓉蓉水眸流波,桃腮帶暈,搖曳生姿的優美身段,心中有些詫異:“這女人變化還真是快,剛才還和母老虎似的,一會兒的功夫,就跟換了人一樣,難不成,下面跳了幾下,還把她點醒了?”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