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十五章 槍擊
    瘋子死了,他是跳樓自殺的,從十五層高的樓頂,一躍而下,砸到了下面一臺商務車上,在車上留下了一個扭曲的人形印記,再彈到地面上,死狀極其凄慘。/>

    最先現尸體的,是酒店的一位保安,他睡得正香,被警報器聲吵醒,mimi糊糊地巡視時,不xiao心被尸體絆倒,打開手電筒照了一下,登時嚇得魂飛魄散,趕忙打11o報了警。

    不到十幾分鐘的時間,警察就來到現場,拉起了警戒線,現場的民警中,有人認出了死者的身份,是黑道上大名鼎鼎的瘋子,感到案件重大,隨即向值班領導匯報。

    天還沒亮,市局刑警隊的隊長吳明譜就被電話鈴聲吵醒,得到消息后,也吃了一驚,忙從g上爬起,在老婆的抱怨聲中,換了衣服,帶著手下的jing兵強將,開車趕赴事現場。

    經過法醫鑒定,瘋子確系自殺身亡,而他在跳樓前,留下的幾頁遺書,也幫了警方的大忙,為過去很多懸而未解的疑案,揭開了謎底,其中就包括羅巧云家人的車禍案。

    調查結束后,吳明譜坐到警車里,先給mao局打了電話,做了簡要匯報,隨后,又給范幺六了封短信,把這個‘好消息’通知了過去,對于這個年輕人,他還是極為喜歡的,甚至想過,要重點培養。

    雖然,兩人之間已經出現了難以愈合的裂痕,但他還是希望釋放善意,極力彌補,起碼,不要讓xiao六走到對立面,那樣,事情會變得更加麻煩。

    這個xiao伙子表明上大大咧咧的,但很機警,也很難纏,搞不好,還真容易捅出大簍子,當然,只要那個nv孩子不再鬧下去,吳明譜還是很有把握,安撫住這位年輕下屬。

    范幺六雖然請了長假,卻并沒有離開濱海,理由很簡單,羅巧云執意不肯,在收到短消息后,他暗自嘆了口氣,起,把剛剛得到的消息,講了一遍。

    沉冤昭雪,兇手斃命,羅巧云悲喜jiao加,坐在g邊,抱著范幺六,大哭了一場,把這兩年的委屈,盡數泄了出來,為了這個案子,她吃了許多苦頭,也受盡了磨難。

    范幺六沒有阻止,而是輕擁著她,把目光投向窗外,嘆了口氣,暗自思忖道:“一切都結束了,這樣的結果,皆大歡喜,不是么?”

    就在此時,市中心的一處高檔xiao區里,g上仍然在吱呀吱呀地響著,過了許久,刀疤臉才低吼了兩聲,身子癱軟下去,平躺在g上,呼哧呼哧地喘息著。

    身邊的nv人卻面無表情,失神地望著棚頂,半晌,才蹙起眉頭,輕聲道:“刀疤,把那些材料,都jiao給市委書記吧,讓他來收拾那老狐貍,怎么樣?”

    刀疤臉有些泄氣,mo起一顆煙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搖頭道:“借刀殺人雖好,可用在教父頭上,多半沒用,搞不好,沒有扳倒他,咱們先被砍成rou醬了!

    “刀疤,你不會是后悔了吧?”nv人坐了起來,冷冷地盯著刀疤臉,蹙眉道:“要是沒那個膽子,趕緊從老娘的g上滾下去,當我瞎了眼睛,沒有看對人!”

    刀疤臉笑了起來,搖晃著脖子,慢吞吞地道:“你啊,和瘋子一樣莽撞,這事兒不能急,要慢慢來,你聽我的,先把這件東西jiao給教父,再哭著表忠心,只要能留在濱海,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停頓了一下,他又伸手mo著nv人的腰肢,低聲開導道:“瘋婆子,咱們的目的,是把那些生意搶回來,大財,那老東西的命倒是其次,他都那么大年紀了,往多了說,還能活幾年?”

    “xiao米和瘦猴怎么樣了?”nv人伸過手,從刀疤臉的嘴里搶過煙,吸了幾口,有些無奈地道:“樹倒猢猻散,瘋子沒了,那些xiao弟放出來以后,估計都要被老二他們搶去了,要想從頭再來,實在是太難了,早就和瘋子講過,要把那老東西收拾掉,他就是不肯,這下可好,死得不明不白的!”

    刀疤臉搖搖頭,猥瑣地笑道:“瘋婆子,要想成事兒,別人都指不上,現在能威脅到教父的,也只有老二了,你要是能hua些時間,把他勾上手,事情就好辦多了,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對吧?”

    “說的對!”nv人吐了個煙圈,微微一笑,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怨毒之sè。

    ********

    昨晚折騰得太久,王思宇醒來時,已經到了八點多鐘,吃過早餐,看了會電視,他就接到羅巧云打來的電話,在電話里,xiao姑娘千恩萬謝了一番,感謝市委書記主持公道,搞了這次打黑行動,讓瘋子在走投無路之下,跳樓自殺,她父母的案子,也得以真相大白。

    輕聲安慰了一番,把手機丟下后,王思宇心情有些郁悶,點了一顆煙,皺眉思索了起來,白燕妮見狀,忙湊了過來,好奇地道:“xiao宇,怎么了,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

    王思宇點點頭,輕聲道:“情況的確很嚴重,瘋子死了,居然是自殺,看起來,有人不敢讓他活著接受調查,這是個替罪羊!

    白燕妮也蹙起秀眉,柔聲道:“xiao宇,濱海市公安口未必靠得住喲,不如和省廳聯系一下,從上面下來人追查,或許會好些!

    王思宇擺擺手,皺眉道:“沒用的,咱們這位mao局長,在省里也有很多關系,只怕有個風吹草動,都能傳到他的耳朵里!

    白燕妮雙手捧腮,有些頭痛地道:“那怎么辦喲,難不成,就這樣算了?”

    王思宇笑笑,輕聲道:“先緩一緩吧,bi的太兇,會讓那些家伙狗急跳墻,還不知搞出多少人命,我剛到濱海,也不宜借助外部力量來解決問題!

    白燕妮‘嗯’了一聲,抱肩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卻見一輛黑sè轎車駛了進來,車子停穩后,魯yu婷和一個漂亮nv孩走下車子,她趕忙迎了出去,笑著道:“婷婷,來得好早喲!”

    魯yu婷忙拉了nv孩子的手,走到白燕妮身邊,親昵地道:“白姐,這位是電視臺的主持人,沈楠楠!

    白燕妮遞過yu手,上下打量著沈楠楠,抿嘴笑道:“認出來了,這些日子,我弟弟最喜歡看的節目,就是沈xiao姐主持的《新聞夜航》,很高興見到你!

    沈楠楠聽了,倒是會錯了意,紅著臉道:“白姐,早就聽yu婷姐提起,您是風姿卓越的大美nv,卻沒想到,會這樣漂亮,氣質也高貴,讓人看了嫉妒呢!”

    白燕妮聽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握著沈楠楠的手,抿嘴道:“到底是主持人,不光mo樣俊俏,連說話的聲音都這么好聽,快進屋坐吧!

    三個nv人進了屋子,王思宇微微一笑,撣了撣煙灰,笑著道:“是沈楠楠同志啊,歡迎你來家里做客,這幾期的節目,我都看了,很不錯!

    “感謝王書記的表揚,我會更加努力的!鄙蜷倘灰恍,表情卻不大自然,似乎有些緊張,和鏡頭前落落大方的樣子,判若兩人。

    魯yu婷微微一笑,把她讓到沙邊,又為王思宇倒了茶水,輕聲道:“王書記,您和秘書長有過jiao代,要找一位家庭教師,學習南粵方言,我和楠楠聯系了下,想請她幫忙在臺里找,結果,她自告奮勇,主動要求過來!

    王思宇一拍腦mén,含笑道:“是有這么回事兒,上周忙著防內澇的事情,把學習的事情,忘得死死的,其實,不用麻煩沈xiao姐,你來教也是一樣的!

    魯yu婷吐了下舌頭,嬌俏地道:“王書記,我水平不夠,可當不了好老師,還是請專業人士來教吧,免得被您批評!

    白燕妮去了廚房,端來果盤,眨著眼睛,甜膩膩地道:“xiao弟,你不要太自si了,yu婷可是處朋友了,每到周末,人家男友都要過來喲,要是給你上課,她哪有時間談戀愛了?”

    魯yu婷以手掩,滿臉嬌憨地道:“王書記,那倒不礙事的,沒我允許,那傻xiao子不敢過來!”

    王思宇哈哈一笑,給兩個nv孩子遞了西瓜,又看著魯yu婷,饒有興致地問道:“婷婷,男朋友在哪里工作?”

    魯yu婷吃了口西瓜,笑著道:“在省紀委上班,xiao科員一個,我們兩人是大學同學,本想著讓他過來,可傻xiao子家里不肯……在我和父母之間受夾板氣,他也蠻難受的!

    王思宇笑了,點頭道:“一口一個傻xiao子,看起來,你們兩人感情很深,要珍惜啊!

    魯yu婷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道:“王書記,深也沒用啊,他就是要當大孝子,不肯過來呢!”

    白燕妮莞爾一笑,把目光轉向沈楠楠,柔聲道:“沈xiao姐,你這么漂亮,一定有男朋友了吧?”

    沈楠楠點點頭,用手理了下髻,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有了,已經相處兩年了,他也在電視臺工作,也是新聞節目主持人!

    魯yu婷側過身子,把嘴巴湊到白燕妮耳邊,xiao聲道:“白姐,楠楠的男朋友,是劉副臺長家的公子,xiao伙子很帥,他們兩人還搭檔了一段時間,真是金童yunv呢!

    王思宇嘆了口氣,擺手道:“算了,這學習的事情,還是免了吧,你們平時都很忙,周末應該聚在一起卿卿我我,談情說愛,我可不能占用這時間了,要不然,帥哥們會有意見的!

    沈楠楠抿嘴一笑,甜絲絲地道:“沒關系啦,王書記,我們倆在一個單位上班,平時很容易見面的,能夠利用業余時間,為市委領導服務,是我的榮幸,他也很支持的!

    王思宇笑笑,轉頭望著魯yu婷,輕聲道:“你們兩人好像很熟悉,以前就認識嗎?”

    魯yu婷搖搖頭,嘻嘻地笑道:“王書記,我是自來熟,還喜歡刨根問底,上次見了一面,就把楠楠的底細都mo透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拿手指著她,搖頭道:“婷婷,你啊,就是假xiao子一個!”

    正說笑間,忽然聽得‘砰砰’兩聲悶響,院子里灰塵四起,王思宇神sè一變,低聲道:“都去里屋,把mén反鎖上!”

    “是槍聲!”白燕妮也緊張起來,縱身一躍,拔出墻上的長劍,又從沙上跳出,一溜煙地奔到窗邊,向外掃了幾眼,就追了出去。

    王思宇有些不放心,也跟在她的后面,追到大mén口處,兩人躲在大mén兩側,卻見朱紅sè的mén板上,竟有兩個彈孔,旁邊的樹上,也有明顯的子彈擦痕。

    白燕妮瞇起眼睛,向遠處望去,xiao聲道:“xiao宇,槍手是躲在坡上shè擊的,位置應該是在那顆大榕樹下!

    王思宇點點頭,輕聲道:“這人的目的,不是為了傷人,可能是某種警告吧!”

    這時,魯yu婷手里捏著一把菜刀,也貓腰奔過來,恰巧看到地上的子彈頭,她臉sè大變,忙mo起手機,撥了號碼,沒好氣地道:“喂,請問是mao局吧,我是王書記的秘書魯yu婷,有個事情要向您匯報,就在一分鐘前,市委王書記家里遭到了槍擊!”

    “什么?槍擊?”mao守義頓時有些傻眼,倏地站起,瞠目結舌地問道:“那個,xiao魯同志,你快說說,王書記有沒有受傷?”

    魯yu婷抬頭望了一眼,低聲道:“暫時還沒有,過會兒就不好說了,他已經追出去了,王書記跑得好快,嗖嗖的……沒影了!”

    mao守義心里‘咯噔’一下,趕忙道:“xiao魯同志,你千萬把王書記勸回去,我馬上就到!”

    說罷,掛斷電話,他一腳踢翻了茶幾,怒聲罵道:“*****的,這是有人在故意搞我啊,要不把你揪出來,我mao守義是沒好日子過了!”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