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七十二章 寧家姐妹 下
    “怎么,不好看嗎?”寧霜走到沙發邊坐下,遲疑著問道。

    王思宇抬起頭,目光溫柔地落在她的臉上,輕聲道:“好看,只是有些不習慣,每次見到你,都是穿著軍裝,沒想到,換了裙子更加漂亮!

    寧霜展顏一笑,別過俏臉,望著咖啡色的鏤空刺繡窗簾,淡淡地道:“我也有些不習慣,在部隊的時間久了,經常會忘記性別!

    王思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著道:“霜丫頭,你現在的樣子,倒像個不諳世事的鄰家女孩,而不是英姿颯爽的女軍人!

    寧霜歪著腦袋,用修長的玉指,梳理著秀發,柔聲道:“哪種比較討人喜歡?”

    王思宇心中一蕩,輕聲道:“都很好!

    寧霜嘆了口氣,雙手捧腮,盯著一雙雪白的小腳,喃喃地道:“可惜,他都不喜歡呢?”

    王思宇訝然,沉吟半晌,才皺眉道:“他是誰?你師傅?”

    寧霜點點頭,蹙眉道:“他說過,配不上我,可我不信,在他結婚的時候,跑過去看了,那個女孩相貌很普通,各方面條件都一般,但是,我能看得出,師傅很愛她,只從眼神里就能看得出來,那是發自內心的疼愛!

    王思宇放下茶杯,側過身子,輕聲道:“那么你呢,為什么會喜歡他,直到現在還念念不忘?”

    寧霜沉默下來,臉上閃過一絲難言的寂寥,柔聲道:“那天下午,外面下著暴雨,我從樓上望去,一個士兵正在雨中操練,他練了兩個小時,我看了兩個小時,那時候,就開始喜歡了!

    王思宇笑笑,有些同情地望著她,皺眉道:“既然喜歡,為什么不努力爭取呢?”

    寧霜秀眉微蹙,站了起來,走到梳妝鏡邊坐下,拿起梳子,安靜地梳理著秀發,良久,才苦澀地笑道:“原本以為,他是喜歡我的,沒想到,是錯覺,當他拒絕我的那天下午,恰巧也是雨天,我站在雨水里,操練了六個小時,險些昏厥,后來,病了半個月!

    王思宇失神地望著茶幾,輕笑道:“可惜了,你是個好女孩,他應該珍惜的,不過,初戀總是刻骨銘心的,越不成功,越是如此!

    寧霜莞爾,轉頭望著他,柔聲道:“你呢,也遭受過挫折嗎?”

    王思宇微微一笑,搖頭道:“我比較幸運,沒有類似的經歷!

    寧霜放下梳子,在耳畔挽起漂亮的發髻,好奇地道:“宇少,你和小影姐姐是怎樣認識的,她很少提起!

    王思宇摸著下頜,含笑道:“在華西時,我們兩家是鄰居,喜歡上之后,就拼命追求,她開始是不肯的,總是拒絕,時間久了,被追得暈頭轉向,無路可逃,就只好乖乖就范了!

    寧霜抬起雪白的小手,掩了櫻唇,怯怯地笑了起來,柔聲道:“若是小影姐姐能知道,現在會這樣幸福,恐怕,當初就不會逃得那么辛苦了!

    “也許吧!蓖跛加钗⑽⒁恍,默然半晌,轉移話題道:“霜丫頭,在你們寧家三姐妹里,小雪好像一直都很低調,也很神秘,她也在部隊嗎?”

    寧霜點點頭,悄聲道:“是的,不過,她在保密部門工作,平時很辛苦,這兩年,我們也很少見面!

    王思宇笑笑,摸起杯子,輕聲道:“她和衛國兄是如何相識的呢?”

    寧霜低了頭,神色黯然地道:“她也和大姐一樣,很聽話……不過,小雪還算幸運,衛國很疼她!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搖頭道:“政治聯姻,是幾千年前的產物,沒想到,現在仍在延續,我們的政治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緣關系上,還是建立在一個理性的社會基礎上,這是個大問題!

    寧霜蹙起秀眉,有些不解地道:“宇少,有這樣嚴重?”

    王思宇點點頭,笑著道:“確實很嚴重,如果只考慮直系親屬的福祉,對于其他人所遭受的苦難視而不見,會演化成自私自利,冷酷無情的社會關系,阻礙社會的進步!

    寧霜嫣然一笑,柔聲道:“宇少,你的觀點,倒和大姐有些類似,她現在對基督教很著迷,就是因為,基督教的教義,是建立在‘愛人如己’的基礎上,我也到教會去過幾次,很受感染!

    王思宇嘆了口氣,微笑道:“其實這種觀念,和儒家所倡導的‘仁愛’,‘大愛無疆’是類似的,只可惜,我們傳統的文化價值,已經被破壞殆盡,人們大多只追求物欲,卻迷失了精神世界,內心的彷徨與迷惘,不知何去何從,才導致基督教在國內的再度興起!

    寧霜轉過頭,望著壁畫上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沉思道:“其實,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個十字架,要想實現救贖,只能讓內心變得強大起來,而不是去信仰上帝!

    王思宇笑了,贊許地道:“沒錯,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上帝,真正的宗教,應該讓人學會站起來,勇敢地面對一切,而不是匍匐在神邸腳下!

    寧霜咯咯地笑了起來,又小聲道:“宇少,等會姐姐回來了,千萬不要亂說,免得她不開心,姐姐現在可是虔誠的基督徒!

    王思宇點點頭,想起和寧露在飛機上的偶遇,嘴角現出一絲笑意,走到窗前,點了一顆煙,望著外面平整的草坪,陷入沉思之中。

    二十分鐘后,門外響起了‘滴滴’幾聲響,吳阿姨忙從樓上奔了出來,把大門打開,一輛小車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寧露出現在門口,她上身穿著白色針織衫,下身是黑色a字裙,那雙纖長的美腿上,裹著黑色長筒絲襪,雖然戴著墨鏡,但依舊掩不住那明艷動人的容顏。

    王思宇站了起來,笑吟吟地望著她,心中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自從在玉州機場分別之后,他就牽腸掛肚,難以釋懷,盼著能和這位美艷少婦見面,倒沒想到,再次重逢,居然是在對方家里,并以這種身份出現。

    寧露也愣住了,倚在門邊,怔怔地看著王思宇,半晌,才摘下墨鏡,狐疑地望向寧霜,輕聲道:“霜兒,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嗎?”

    寧霜伸了個懶腰,雙臂撐著沙發,身子后仰,秀出完美的曲線,表情輕松地道:“姐,他是洛水市委副書記,王思宇,也是我的現任男友,你們不是總在催嘛,今兒就領回來了,要是不喜歡,下次換個更帥的!

    “不許胡說!”寧露白了她一眼,邁著輕盈的步子,走了過來,遞出柔夷,抿嘴道:“王先生,你好,我是霜兒的姐姐寧露,歡迎你到家里做客!

    王思宇微微一笑,握了那只雪白柔嫩的小手,心情極為舒暢,輕聲道:“露露姐,叫我小宇好了,很高興見到你!

    寧露嘴角含笑,輕輕眨了下眼睛,隨即抽.出手掌,柔聲道:“快坐吧,這個霜兒,也不知提前打個招呼,讓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王思宇坐在沙發上,微笑道:“沒關系,露露姐,我也是剛剛通過考驗,才獲準上門的!

    “考驗,什么考驗?”寧露把墨鏡放在茶幾上,坐在妹妹身邊,挽了她的手臂,詫異地問道。

    王思宇笑笑,側過身子,打趣道:“下午被拉去打靶,如果打不出好成績,就錯失這個機會了!

    “真的嗎?”寧露轉過頭,笑吟吟地望著妹妹。

    寧霜點點頭,得意地道:“沒錯,想做寧家的女婿,哪有那么容易?自然要精挑細選,百般考驗才是!

    寧露會心地一笑,柔聲道:“小宇,霜兒平時很任性,讓你吃了不少苦頭吧?”

    王思宇端起茶杯,笑著道:“沒有,她平時還是很溫柔的,乖巧可人,只是偶爾會發些小脾氣,已經習慣了!

    寧霜聽后,覺得有趣,就咯咯地笑了起來,嬌嗔地道:“哪有,我幾時發脾氣了,不要亂說!

    寧露不禁莞爾,目光溫柔地望著王思宇,輕聲道:“霜兒心高氣傲,尋常的男人,從不拿正眼去看,今兒能把你帶回來,可見是合了心意,小宇,你們兩人要珍惜這份緣分,好好相處!

    王思宇點點頭,瞥了眼寧霜,微笑道:“露露姐,你放心,我會對霜兒好的,一輩子都寵著她!

    寧霜蹙起秀眉,瞟了王思宇一眼,淡淡地道:“姐,真是奇怪,他平時很是木訥,今兒倒轉了性子,油嘴滑舌的,早知這樣,就不該領他回來了!

    寧露橫了妹妹一眼,笑盈盈地看著王思宇,好奇地道:“小宇,你們兩人認識多久了?”

    王思宇拿眼望了寧霜,含糊地道:“認識很久了,但一直都是普通朋友,最近才確立的關系!

    寧霜也笑笑,在旁邊敷衍道:“姐,最初,我們兩人都不清楚對方的身份,也很少在一起,就是用電話溝通,這幾個月,他攻勢很猛,拼命追求,我開始是不肯的,總是拒絕,時間久了,被追得暈頭轉向,無路可逃,就只好乖乖就范了!

    王思宇瞇起眼睛,望著一臉自豪的寧霜,有些無語,只好點點頭,微笑道:“的確很辛苦,剛開始,她拒絕我的時候,我承受不住,險些昏厥,后來,病了半個月!

    寧霜俏臉緋紅,雙手攀在姐姐的肩頭,斜睨著王思宇,似笑非笑地道:“是啊,就是被你的誠意打動,一時糊涂,才決定相處一段時間,不過,現在還是考驗期,如果表現不好,隨時都會結束!

    這番話警告的意味十足,王思宇哪里會聽不出來,就望了寧露,含笑道:“露露姐,霜兒平時最聽你的話了,還請多多美言!

    寧露咯咯地笑了起來,直笑得花枝亂顫,媚態橫生,半晌,才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柔聲道:“放心吧,雖然只是初次見面,但我有種直覺,你是極好的人,霜兒若是跟了你,那是她的福氣,過些日子,回到沈陽,我去和爺爺講,他老人家一定會很開心的!

    寧霜不知兩人曾經在飛機上邂逅,彼此都已經留下極好的印象,聽姐姐這樣說法,就覺得有些奇怪,抿嘴笑道:“姐,平時總說要好好把關,真領回來了,卻胳膊肘向外拐了,好像生怕妹妹嫁不出去似的!

    寧露嫣然一笑,擺弄著手腕上的玉鐲,輕聲道:“小宇這樣年輕,就成了洛水市的市委副書記,前途不可限量,你心氣再高,也該滿足了,還想找什么樣的男人?”

    寧霜擺擺手,不以為然地道:“姐,他現在還是衛國的副手,別捧得太高了!

    寧露擺擺手,輕笑道:“衛國起步早些,他和我同歲,應該大小宇三四歲呢,怎么好比,說不定,再過幾年,連啟明都要落在后面了!

    寧霜淡淡一笑,拿眼瞄著王思宇,輕聲道:“小宇,我姐回來的事情,不要和陳啟明講,知道嗎?”

    王思宇笑笑,點頭道:“放心好了,我會保密!

    寧露卻有些不自在,紅著臉,起身道:“小宇,你們先坐,我去找吳阿姨,商量些事情!

    王思宇點點頭,目送她裊娜地上了樓,轉過身子,望著寧霜,微笑道:“怎么樣?霜丫頭,我這個冒牌男友,表現還不錯吧?”

    寧霜拿手支了下頜,似笑非笑地道:“馬馬虎虎,還過得去,只是千萬記住,不要太入戲了,否則,連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

    “沒問題!蓖跛加钗⑽⒁恍,從衣兜里掏出一枚硬幣,彈了出去,盯著在茶幾上高速旋轉的硬幣,他也不禁有些失神。

    該如何與寧家姐妹相處,這確實是個很令人頭疼的問題,如果讓寧霜知道,自己此刻的真實想法,不知她會不會馬上掏出槍來,把自己打成篩子?那可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了……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