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六十五章 死馬當活馬醫
    尹兆奇接過材料,認真地翻看著,表情漸漸變得凝重起來,眉頭擰成了‘川’字型,會議室里,已經安靜到了極點,在座的常委們,似乎也都忘記了喝茶,都把目光盯在那份材料上,大家知道,那疊厚厚的材料,很有可能變成重磅炸彈,將某些人的大好前程炸得灰飛煙滅。/>

    鏗鏘有力的聲音,仍舊在眾人耳邊回蕩,王書記的立場之鮮明,態度之堅決,沒有半點回旋余地,會議接下來的走向,就變得很難預料了,這已經不是簡單的爭論了,或許,這次分歧,將演變成常委會上的分水嶺,市長、書記、副書記之間的矛盾,有可能會提前激化。

    趙山泉手里握著杯子,表情有些恍惚,腮邊的肌肉,一直在不受控制地跳動著,鼻梁上也冒出細碎的汗珠,會場上風云突變,情勢急轉直下,令他始料未及,就有些發懵,直到此時,他才突然發現,這個充滿了危險的權力游戲,還真不是他能玩得起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因為和莊省長之間的親屬關系,使得趙山泉在渭北官場,混得如魚得水,無論在哪個場合,眾人都會對他高看一眼,享受到的禮遇,也遠超副市長的規格,時間久了,自然有些飄飄然,生出驕傲自大的情緒,很少將其他人放在眼里。

    這段時間,常務副市長石崇山漸漸失寵,影響力日趨削弱,與此同時,他的角色開始吃重,唐衛國雖然沒有封官許愿,但話里話外隱含的玄機,也讓他在興奮之余,蠢蠢欲動,生出取而代之的想法,因此,就希望能夠抓住機會,表現一番,盡早樹立權威。

    可沒想到,他在錯誤的時間里,挑選了錯誤的對象,王思宇的回擊如此之快,并且精準地擊中他的要害,讓趙山泉心驚膽戰,剛才的囂張氣焰,早已不復存在,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少華集團的案子若是翻出來,將會導致怎樣嚴重的后果,在一片寂靜中,趙山泉的心情沉入了谷底,暗自懊惱,不該激怒那座沉默的火山。

    半晌,尹兆奇把材料放下,看了趙山泉一眼,沉吟半晌,才輕聲道:“同志們,材料上反映的問題很嚴重,休息十分鐘吧,等會要認真討論!

    說完之后,他把材料推給唐衛國,含笑道:“唐市長,王書記,我們去外面抽支煙!

    兩人會意,都跟著他走了出去,來到旁邊的休息室,落座后,秘書小柳沏了茶水,轉身退了出去,尹兆奇端起杯子,輕輕吹了口氣,微笑道:“會議開得很不成功,責任在我,你們兩位,都消消火氣!

    唐衛國清楚,這是在給臺階下了,趕忙抬起頭,笑著道:“尹書記,不必擔心,我和佑宇兄經常爭論,有天夜里十一點多鐘,還在電話里吵個不停,誰都說服不了對方!

    王思宇笑笑,點了顆煙,輕聲道:“是啊,在一些問題上,我們的看法都不一致,不過,這也很正常,用句時髦的話說,求同存異,包容發展嘛!”

    “好,這樣就放心了!币灼孢攘丝诓杷,就把杯子放在茶幾上,坐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笑瞇瞇地望著窗前的一盆蘭草,不再說話,而那雙手,卻在優雅地敲打著扶手。

    唐衛國仔細地把資料翻了一遍,臉上露出慍怒之色,把材料輕輕放下,皺眉道:“這個趙山泉,真是個糊涂蟲,怎么會把事情搞得這樣糟?”

    “不止是糊涂的問題吧?”王思宇淡淡一笑,撣了撣煙灰,伸手指著材料,沉聲道:“衛國兄,我的意見很明確,無論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唐衛國嘆了口氣,點頭道:“是啊,上億國有資產流失,這可不是件小事情,我們應該立即采取行動,不能讓犯罪嫌疑人逃掉,盡快追回資金,妥善安排好輕紡二廠的下崗職工,對于他背后的保護傘,也要堅決打擊,在這方面,我們的意見是一致的!

    頓了頓,他又站了起來,在房間里踱著步子,沉吟道:“只是,在經歷了西線工程塌方事故之后,政府這邊重新調整了分工,山泉市長現在的擔子很重,如果馬上對他展開調查,時機不太適宜,容易耽誤工作,是不是先緩沖一下,由我和雪松書記先和他談話,爭取挽救下這位同志!

    說完后,他轉過身子,向王思宇使了個眼色,隨即坐回沙發上,靜等回音。

    王思宇心領神會,對方是在暗示,趙山泉可以動,但不宜在此時動,以免節外生枝,影響到省里的事情。

    王思宇也不想逼得太緊,免得現在翻臉,搞得兩敗俱傷,讓別人撿了便宜,就點頭道:“衛國兄,這樣處理比較妥當,我沒有意見!

    見雙方達成了妥協,尹兆奇微微一笑,抬腕看了下表,起身道:“好吧,咱們回去,別讓大家等得太久!

    再次回到會議室,唐衛國搶先發言,強調了加強輿論監督的重要性,政府部門面對錯誤,勇于承認,及時糾正,比一貫正確更加可信,又當著眾常委的面,對洛水市公安交通部門給予了嚴厲批評,指示政府糾風辦介入,盡快解決‘公路三亂’問題。

    王思宇也作出善意的回應,在接下來的發言中,建議市委宣傳部改進工作方法,對媒體方面要有適當的約束,要加強輿論監督,更要重視溝通,在有關部門的協助下,把工作搞好,不要引發負面影響。

    兩人各退一步,會場的氣氛就輕松了許多,尹兆奇掂著手中的材料,轉頭望著唐衛國,輕聲道:“衛國市長,討論下國有資產流失案吧!

    唐衛國點點頭,喝了口茶水,就把身子向后一仰,望著趙山泉,面無表情地道:“山泉市長,剛才接到電話,海通市的孫市長要到咱們這邊來了,你先去安排一下,把接待工作做好!

    趙山泉心里‘咯噔’一下,知道這是要讓自己回避了,孫市長明天才過來,相關安排,上周就已經定好了,唐衛國這樣說法,只是委婉一些,但見眾人復雜的目光望過來,他還是感到異常難堪,簡單收拾下東西,就拖著僵硬的雙腿,走出會議室,把房門輕輕帶上。

    接下來,常委們傳閱了材料,很快達成了共識,要求公安機關立即行動,將涉案人員迅速控制起來,確保國有資產的安全,紀委也組成專案組,由紀委書記胡雪松親任組長,調查其中存在的違法亂紀行為,嚴肅處理,并對輕紡二廠下崗職工的安置問題,進行了細致討論。

    當晚,公安機關緊急行動,兵分兩路,在市區的一所別墅里,將少華集團的總經理葛少華帶走,并在電視臺記者的全程報道下,將其旗下的夜總會進行了查封,帶走了幾十名妓女嫖客,還有十幾名涉毒人員。

    晚上八點半,已經處在崩潰邊緣的副市長趙山泉,驅車來到了省委二號院,敲開了莊省長的家門,進屋之后,發現庒孝儒不在,悶悶不樂地坐在沙發上,點了一根煙,皺眉吸了幾口,就抬起頭,望著姐姐趙麗華,苦澀地道:“姐,出事了,有人想整我!”

    “誰?誰想整你?”趙麗華也緊張起來,她雖然在國營企業當副總經理,沒有在機關工作,但跟了庒孝儒幾十年,也深知官場險惡,既然對方明知弟弟的身份,還不肯罷手,必定不是等閑之輩。

    趙山泉嘆了口氣,愁眉不展地道:“是洛水市委新來的副書記,王思宇!

    趙麗華吃了一驚,遲疑著道:“王思宇?是京城于書記家的孩子?”

    趙山泉把香煙從中間折斷,丟進煙灰缸,恨恨地道:“沒錯,就是他,姐姐,這次一定要幫我,不然,可能要坐牢!

    “啪!”趙麗華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茶水淌了一地,她卻渾然未覺,而是愣愣地望著趙山泉,輕聲道:“山泉,你犯錯誤了?”

    趙山泉用手捂著臉,哽咽著道:“姐,他這是在打擊報復!”

    “到底有沒有收錢?”趙麗華急了,帶著哭腔喊道。

    趙山泉把手一擺,癱坐沙發上,有氣無力地道:“姐,別問了,這次姐夫要不幫我,我就真的完了!

    趙麗華有些絕望了,眼淚汪汪地道:“山泉,你不把實話講出來,我怎么幫你啊,老莊那個人,你又不是不清楚,要是知道你犯了法,會影響到他的前程,他會第一個要辦了你,還要嚴辦,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庒孝儒秉公執法,不徇私情!”

    “那怎么辦,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姐!”趙山泉霍地站起,瞪圓了眼睛,低聲吼道。

    趙麗華擦了眼淚,很快鎮定下來,輕聲道:“山泉,你先別急,既然還沒失去自由,就說明事情沒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咱們好好商量下!

    趙山泉頹然坐下,閉著眼睛,喃喃地道:“這關怕是過不去了,剛才接到電話,少華集團的葛總已經被抓了,公司也被查封了,也許,用不了幾天,就該輪到我了!

    趙麗華捂了臉,輕聲道:“山泉,講實話,到底收了多少錢,咱們做最壞的準備!

    趙山泉又點了一顆煙,狠吸了幾口,垂頭喪氣地道:“那個夜總會,有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這幾年下來,總共進了五百多萬,加上之前送的,快一千五百萬了,毛毛出國的錢,也是從那里出的!

    “一千五百萬!”趙麗華的目光有些呆滯,但很快冷靜下來,輕聲道:“這些錢一定要分批次捐出去,不能留在家里,想辦法把捐款日期,改到一年前,如果調查人員問起來,就說當時你起了辭職做生意的念頭,但經過冷靜思考,還是舍不得離開現在的崗位,就把賺來的錢,都捐給了希望工程,受賄的事情,是要堅決否認的,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

    趙山泉擺擺手,搖頭道:“沒用的,姐,這種事情,很容易查出來的!

    趙麗華瞪了他一眼,繼續道:“這只是一方面,要做的工作還很多,最重要的是,要取得王書記的諒解,解鈴還須系鈴人,只要他肯松口,唐市長那邊,就好辦了,他到家里來過幾次,我去打招呼,多半會有用!

    趙山泉皺眉思索了半晌,嘆了口氣,輕聲道:“也只有如此了,不過,唐衛國那邊,未必靠的住,半小時前,我給他打了兩次電話,給市局的羅彪打了三次電話,都沒有接,這兩人不仗義,和我姐夫一樣,關鍵時刻,指望不上!

    趙麗華站了起來,有些失落地道:“山泉,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你要盡快去找王書記,承認錯誤,態度越誠懇越好,只要能不坐牢,這個官不當也罷了!

    趙山泉‘嗯’了一聲,又坐了一會,見庒孝儒還沒有回來,就起身離開,坐在車子里,撥打了電話,強打精神,笑著道:“王書記,你好,是我,山泉吶……晚上有空嗎?噢,那明天吧,想約您出來坐坐……沒關系,沒關系,那就晚幾天再說吧…..嗯嗯,理解,理解,打擾您休息了,哈哈!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