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五十三章 決心
    林岳下了臺階,來到院子里,快走了幾步,來到方淼身前,目光在她臉上掃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暗想挺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化妝技術那么糟糕,臉蛋像是涂了染料,搞得跟鬼畫符似的,和那些剛參加完世界杯的英格蘭球迷一樣,那頭藍發,更是夸張,如同炸開的雞窩。

    他側過身子,臉上帶著矜持的笑容,彬彬有禮地道:“方小姐,您好,我是王書記的秘書林岳,書記在上面等您,請跟我來吧!

    方淼點點頭,皺眉道:“林秘書,外面那胖子門衛誰啊,忒討厭呢,回頭跟姐夫說說,撤了他,真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敢跟本大小姐耍橫,瞎了他的狗眼,這要是在華中,我早大耳刮子抽過去了”

    聽到‘姐夫’二字,林岳暗自吃了一驚,不敢怠慢,趕忙伸手,搶過旅行包,熱情地道:“方小姐,旅途辛苦,是坐飛機過來的?”

    方淼癟了小嘴,摸起黑色的提包,在他眼前晃了晃,氣鼓鼓地道:“沒有,兩地太近了,坐火車來的,出站以后,還被人割包了,錢包被摸走了,身份證啊,銀行卡都在里面,手機也不見了,真是晦氣,喂,林秘書,你們洛水的小偷怎么這樣討厭啊”

    “這樣啊,您別急,方小姐,一會兒我給市局打個電話,請他們盡快查下,應該能找回來。。!绷衷揽嘈χ,心里卻有些不以為然,全國各地,哪里的小偷都不少,至于不討厭的小偷,他長這么大,還從沒聽說過。

    兩人進了市委辦公大樓,踢踢踏踏地上了樓梯,拐到五樓,王思宇已經站在辦公室門口,笑吟吟地望著她,招手道:“淼淼,來啦”

    方淼繃緊的小臉松弛下來,扭著小腰奔過去,抱了他的胳膊,撒嬌般地道:“姐夫大人,你要給民女做主啊,剛到洛水,就遇到了蟊賊,財色兩空,損失慘重啊”

    “噓”王思宇微微皺眉,趕忙把胳膊抽出來,將手放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又拍了拍她的后背,笑著道:“淼淼,里邊說,別影響其他領導同志辦公。。!

    方淼‘噢’了一聲,吐著小舌頭,做了個鬼臉,趕忙進了屋子,來到里間,坐在茶幾上,把包包丟在上面,撅嘴嚷嚷道:“姐夫,不行,這包壞了,等會兒,你得賠我一個新的,三千塊的包包,用了還不到半年,一刀就給毀了,這個挨千刀的,下手可真狠。。!

    王思宇微微一怔,皺眉走了過來,坐在她旁邊,伸手摸起皮包,看了眼,輕聲道:“刀口整齊平滑,沒有毛刺,位置找的也很準,應該是老手干的!

    “呀,姐夫,你還懂破案?”方淼立時興奮起來,臉上露出無比崇拜的表情。

    王思宇把包放下,屈指在她頭上敲了一記,板著面孔道:“淼淼,你太野了點,來之前也不打個電話,萬一出事了,讓我怎么跟二叔交代?”

    方淼白了他一眼,拿手揉著腦門,不滿地道:“姐夫,要是打了電話,你肯定又要推三阻四了,還是那句話,本大小姐既然來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

    “胡鬧”王思宇展顏一笑,轉頭望了她,輕聲道:“淼淼,過來玩幾天,趕快回華中,省得二叔惦記,你啊,別太天真了,明明不是當官的料,就別想著往體制里鉆了。。!

    “誰說的,姐夫,你還別看不起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方淼雙手叉腰,豎起眉頭,歪著腦袋,氣鼓鼓地望著他,倒像是一只被激怒了的小母雞。

    王思宇哈哈一笑,擺擺手,輕描淡寫地道:“你啊,還別不服氣,姐夫看人很準的,你這刁蠻公主,還是去搞藝術吧,最好是行為藝術,肯定適合”

    “討厭,不許取笑人”方淼也笑了,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一雙銀光閃閃的大耳環,在肩頭晃動起來。

    林岳敲門走了進來,沏了茶水,恭敬地道:“王書記,已經給鄧局長打電話了,他和車站派出所打了招呼,限他們四十八小時內,務必把東西找出來。。!

    王思宇點點頭,看了方淼一眼,嘆息道:“淼淼,你這瘋丫頭,剛到洛水,就給我們的基層干警招來麻煩,時間久了,只怕姐夫也要頭痛了!

    方淼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歪著腦袋,笑嘻嘻地道:“姐夫,別抱怨啦,人家可是客人,哪有剛來就往出趕的道理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更何況,警察抓賊,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也能怪我嗎?”

    “這小嘴,一點不饒人”王思宇微微一笑,摸了她的腦袋瓜,關切地問道:“淼淼,還沒吃午飯吧?”

    “對啊,是有點餓了”方淼伸了個懶腰,癟著小嘴道。。。

    王思宇嘆了口氣,輕聲道:“林岳,讓餐廳送份盒飯,那個辣子雞丁多來點!

    “好的,王書記!绷衷垒p輕點頭,走到門口,又停下腳步,轉身提醒道:“王書記,快到開會時間了!

    王思宇抬手看了下表,就站了起來,回到辦公桌后,整理了發言稿,笑著道:“淼淼,吃過午餐,就在休息室歇著,姐夫先去開會,一個小時后,咱們一起去買包,順便帶你到處轉轉,好吧?”

    方淼擺擺手,笑嘻嘻地道:“姐夫,你先去忙工作吧,不用管我”

    王思宇夾起公文包,拿了茶杯,繞過辦公桌,走到沙發邊,向休息室方向努努嘴,再次叮囑道:“記住,就在里面休息,不許到處亂走,不然,人家還以為遇到山妖了呢”

    方淼倒是習慣了這種調侃,絲毫不以為意,斜躺在沙發上,蹺起那雙傲人美腿,悠蕩著道:“姐夫,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對天盟誓,肯定不給你惹麻煩。。!

    王思宇的目光也被吸引,落在晃動的美腿上,那筆直細長的雙腿,被藏青色的牛仔褲箍得緊緊的,顯得格外性感,而t恤衫和牛仔褲之間,竟露出些許的春光,雪白嬌嫩的肌膚,隱約可見,他皺起眉頭,嘆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

    這些日子,自從想出了‘預支’的辦法,幾乎是夜夜狂歡了,和廖姐姐如膠似漆,難分難舍,好得如蜜里調油一般,基本上,兩天就能寫出一個‘正’字,這小家伙來得可真不是時候,性福時光怕是又要被打斷了。。。

    十幾分鐘后,盒飯送過來,方淼用過餐,拿紙巾擦了手,就溜到辦公桌后,坐在寬大的靠背椅上,把雙腿放到辦公桌上,搖了一會,就拿起電話,抱在懷中,撥了號碼,用手指捏著鼻子,拿捏著腔調,啞著喉嚨道:“喂”

    方晶‘咦’了一聲,眨著眼睛,一臉狐疑地道:“小宇哥哥,聲音怎么怪怪的,感冒了嗎?”

    方淼抿了小嘴,啞笑半晌,才又粗著嗓音,裝腔作勢地道:“小晶妹妹,哥哥,哥哥,咳咳咳…..想死你了”

    這句話卻露餡了,聲音到最后變得細長,也嗲了起來,方晶微微一怔,隨即恍然大悟,沒好氣地道:“淼淼,你這死丫頭,搞什么鬼,不是說回華中的嘛,怎么跑小宇哥哥那里去了?”

    “我來看看姐夫,怎么,不行?”方淼推著桌子,將椅子滑到窗邊,轉過身子,拉長聲音道。。。

    方晶強壓住怒火,壓低聲音道:“不行,趕緊回華中去,別在洛水搗亂”

    “憑什么啊,我剛過來,還沒玩夠呢”方淼搖著身子,摸出一塊口香糖,丟進嘴里,又伸手探到花盆里,折了一支蘭草,拿到鼻端嗅了嗅,漫不經心地道。

    方晶俏臉一沉,豎起秀眉,冷冰冰地威脅道:“淼淼,你再胡鬧,我可給二叔打電話了,讓他派人把你弄回去,到時再想溜出來,可就難了!

    方淼把蘭草丟在桌上,嘴里吐出一個大大的泡泡,晃動著皮椅,不以為然地道:“好啦,姐,你別擔心了,我會好好干的,不給姐夫添麻煩”

    方晶拍了下桌子,蹙眉道:“少來了,你那小姐脾氣,到哪里都不會安分的,小宇哥哥公務繁忙,每天都夠辛苦的了,哪能照顧到你”

    方淼推了下窗沿,將轉椅滑回辦公桌邊,信手拉開抽屜,在里面翻了幾下,隨手推上,懶洋洋地道:“姐,別傻了,妹妹這可是為你好,我到這邊工作,還能替你打打前哨,順便盯著他點,這是好事”

    “亂說,哪個用你盯了”方晶心中微動,卻咬著粉唇,氣呼呼地道。。。

    方淼咯咯地笑了起來,悄聲道:“不用行嗎?姐,剛才在屋里的時候,有個年輕漂亮的女老板,一個勁地向姐夫獻殷勤,要不是妹妹我當場發飆,指不定就勾搭上了”

    方晶倒被氣樂了,半晌,才嘆了口氣,柔聲道:“淼淼,你也不小了呢,還那么任性,一點都不懂事”

    方淼哼了一聲,癟著小嘴,拉長聲音道:“姐,別再教訓人啦,人家都夠倒霉的了,剛下火車,包就被小偷割了,錢包身份證手機都沒了,肺子都快氣爆了”

    “淼淼,怎么那樣不小心?”方晶吃了一驚,皺眉道。

    方淼拿手撓頭,苦著臉道:“別提了,一點都沒察覺到,現在的賊,出手也太麻利了!

    “你啊,就是粗心大意,怪不了別人”方晶嘆了口氣,拿手支著白嫩的下頜,悄聲數落道。

    方淼摸起一管簽字筆,在a4紙上寫了‘同意’,笑嘻嘻地道:“不過呢,堤內損失堤外補,姐夫已經答應了,一會開完會,領我去買包!

    方晶愁容滿面,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輕聲商量道:“淼淼,你千萬要乖些,在洛水玩幾天,就趕緊回去,別讓姐姐為難!

    方淼撇了撇嘴,冷哼道:“姐,就知道你只是嘴上功夫,怕老公怕得要命,真給咱們女人丟面子,放心吧,等把姐夫調教好了,我就回華中,免得你擔驚受怕的!

    “什么,調教?你再說一遍”方晶豎起眉頭,語氣不善地道。

    方淼拿手捂了嘴,笑嘻嘻地道:“好啦,姐,不和你鬧了,我有點困了,要先去休息,晚上再聊!

    說完之后,‘啪’地掛斷電話,把話機放回辦公桌,進了休息室,拉了被子躺下,盯著棚頂的吊燈,思索良久,皺眉道:“不能猶豫,既然來了,就要堅定信心,干出個樣子,給她們看看……”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