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六十八章 考察
    /彩虹當天下午,王思宇給縣長曹鳳陽打了電話,把事情大致講了一遍,曹鳳陽聽了很高興,當即笑呵呵地表態:“王書記,這是令人振奮的好消息,請你放心,政府這邊一定會積極配合,全力做好接待工作,這樣吧,下班前召集幾個相關部門開個臨時會議,將具體工作部署一下,請王書記也過來參加,有什么特殊的要求,都可以在會議上講,如果兩個億的鋰電項目能夠落在西山,這絕對是件大好事!

    掛了電話后,王思宇不禁有暗自狐疑,曹鳳陽在電話里欣喜的語氣不像是在作假,但越是這樣,王思宇越是覺得蹊蹺,雖然作為領導干部,都應該有站好最后一班崗的覺悟,不過從這位曹縣長的表現上來看,卻絲毫看不出他即將調離西山,莫非他有了某種應對,他手里那張所謂的底牌打出來,真的能夠扭轉目前的被動局面?王思宇思前想后,都覺得不太可能,作為一縣之長,要想改變市委書記做出的決定,無異于天方夜譚,談何容易。

    臨時會議在政府辦公大樓四樓的小會議室內舉行,除了幾位副縣長外,政府辦、外經委、開發區與招商辦、交通局的幾位部門領導都參加了會議,由于項目是王思宇牽頭聯系的,曹鳳陽很尊重他的態度,每次在做決定前,都先征詢下王思宇的意見,最后才拍板決定,在會上,王思宇的表現很低調,只是強調接待工作要簡單隆重、樸素熱情,把準備工作做扎實了,尤其是開發區那邊,要提前做好安排,外商考察期間,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疏漏。

    會議過后,王思宇又把開發區管委會的田主任,招商辦公室的劉主任單獨叫到辦公室里,和他們商談了許久,除了接待工作外,也讓他們提前準備后期談判事宜,有了唐婉茹的交底,王思宇其實是穩操勝券,但保險起見,他還是作出了周密的計劃,將任務分別下達下去,準備組成一支談判隊伍,過些日子到玉州進行協商,爭取早點把這份沉甸甸的大合同拿下來。

    離開王思宇的辦公室后,田劉兩人對視一眼,都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在兩人看來,王書記的想法實在太天真,分明有些一廂情愿,商人唯利是圖,假如縣里不拿出足夠的政策作為交換條件,這么大的投資項目,是絕對不會落在西山的,兩人甚至認為,按照這種思路進行下去,王書記根本沒有可能與投資方坐在談判桌上,與以往走馬觀花似的考察一樣,對這次的投資項目,他們并不看好。

    下班后,駕車出了縣委大院,王思宇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接通后,竟發現是錢雨農打來的越洋電話,錢雨農極為興奮地道:“好你個王書記,保密工作做得可真是夠嚴的,鋰電項目兩個億的投資,這么大的事情,居然沒有和我商量,要是事情搞砸了,我可要拿你是問!”

    王思宇把車停在路邊,微微皺眉,輕聲解釋道:“錢書記,不是我在保密,而是事情來的比較突然,我也是剛剛和對方接觸的,這個項目原本是要落在省經濟技術開發區的,不知出了什么紕漏,隱湖集團這才有了考察西山的打算,倒不是我知情不報,書記大人莫要見怪!

    手機另一端傳來錢雨農爽朗的笑聲,他笑著說:“王書記,我非但不見怪,反而很高興,真是沒想到啊,你這潑冷水的,倒有機會打出頭一炮來,假如這一炮真能打響了,我要給你在西山賓館擺上一桌慶功酒,全體常委都要參加,一個都不能少!

    王思宇笑了笑,擺手道:“錢書記,慶功不敢當,只是現在與對方只是初步接觸,能否成功拿下來還不好說,萬一項目談飛了,你書記大人可要高抬貴手,不能打我的板子!

    錢雨農極為豪邁地道:“王書記,你莫要謙虛,要是別人來談,我還真不放心,你來操作,我是一百個放心,你一貫能打硬仗,能啃硬骨頭,由你牽頭來搞是最好不過了,當然,這次的投資項目非同小可,你務必要做好準備,不惜一切代價拿下來,哪怕他們提出非分的條件,也可以先答應下來,你放心大膽的談,遇到什么難題,隨時可以跟我聯絡!

    王思宇在心底暗自嘆了口氣,笑著打趣道:“錢書記,我盡力好了,談判的進度,我會隨時向你匯報的!

    錢雨農連說了三個‘好的’才掛了電話,王思宇把手機收起,搖開車窗,皺眉點上一支煙,陷入沉思之中,這位書記大人雖然出了國,但消息倒是靈通,事情發生還不到三個小時,他就已經能夠得到了匯報,剛才的通話里,已經隱含了敲打之意,他對自己的那番說辭,想必也不會全然相信,只是項目要是能夠順利談下來,對錢雨農無形中也是一份幫助,自己也拿到了籌碼,倒是皆大歡喜的結局。

    回到家中,王思宇吃過晚飯,就詳細地做了一份計劃,反復推敲考察和談判事宜,直到深夜才睡下,接下來兩天,他又帶人到開發區的現場進行檢查,叮囑管委會的田主任等人抓緊清理周邊環境,粉刷一些破敗的工廠,務必要營造出欣欣向榮的氣氛,給客人留下極好的印象。

    經過兩天的精心準備,接待工作基本安排就緒,第三天的上午,兩位副縣長帶人到高速公路上迎接,王思宇與曹鳳陽在辦公室里聊天,十幾分鐘后,電話打來,曹鳳陽笑著說:“快到了,走吧,咱們兩位要出門迎接了,現在的商人了不得,已經能享受高規格的禮遇了,前些日子君寒從珠三角回來后,好頓和我抱怨,他這位常務副縣長出去,受盡了白眼,人家大企業的老總根本不見他,只說各地跑項目的官員都踏破了門檻,死皮賴臉地要見老板,簡直和要飯花子差不多了,不勝其煩!

    王思宇呵呵一笑,站起身來,嘆息道:“這在一方面是好事,說明我們的官員能放下架子,以更積極的姿態去面對商戶,但另一方面,也說明現在的政情,官員要想要政績,歸根結底還要能把經濟搞上去,這就離不開商人的支持,這使得兩者間的關系越來越密切,有很多官員因為掌握不好尺度,結果出了事情,‘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句話,其實也可以用來形容官商之間的關系!

    曹鳳陽笑著說:“王書記形容的很貼切,只是很多地方在邀請企業時,倒是熱情滿滿,可當企業真正落戶后,就置之不理,甚至百般刁難,我們西山這邊還是要加強服務,前段我在縣長辦公會上特意強調了這個問題,各行政部門要加強管理,提高服務意識,一定要杜絕對企業卡、拿、要的行為,招商重要,養商更加重要,把口碑做好了,商人們口口相傳,比我們跑到幾千里外去拉項目還要有效,這次招商工作開銷不少,但結果很不樂觀,我已經向李市長作了匯報,他認為以后招商工作要注意方式方法,要循序漸進,不能蠻干硬干,歷史證明,凡是一窩蜂地搞大躍進似地發展,都很容易犯下大錯誤!

    王思宇瞥了他一眼,暗自琢磨著他話里透露出的信息,似乎李漢梓市長與市委岳書記之間,就發展經濟的一些重要問題意見并不統一,相對岳書記的激進而言,李市長似乎更加保守些,但也正因為他的保守,所以在角逐市委書記的寶座時失利,據說省委主要領導的對李市長的看法,與岳書記對曹鳳陽的看法大體相近,都是沉穩有余,魄力不足。

    兩人說說笑笑地離開辦公室,帶著兩辦的一干工作人員在樓下等候,過了不到五分鐘,兩輛奔馳車緩緩駛了進來,車門打開后,史密斯夫婦與隱湖的齊凡東,以及唐婉茹在眾人的陪同下走了過來,史密斯夫婦都穿著皮裝,而隱湖的總經理齊凡東則穿著一身唐裝,手里拄著一根拐杖,顯得很是儒雅,唐婉茹的身材很高,穿著一襲大紅風衣,在人群中也很是醒目。

    在院子里握了手,一番寒暄后,眾人進了擺滿鮮花的會議室,曹鳳陽先代表縣委縣政府致辭歡迎,并且向客人介紹了西山縣的地域、人口、氣候等情況,把西山縣的優勢都一一列舉出來,除了靠近省城,交通便利之外,西山的礦產資源也非常豐富,加上已經在亞鋼重組的工作上,與隱湖集團進行了一次很好的合作,雙方彼此信任,擁有良好的合作基礎,如果鋰電項目能夠成功落戶西山,將是雙方合作的一個新的里程碑。

    王思宇也就西山縣在加強投資軟環境建設,加大治安管理方面取得的成績進行了說明,隨后,他又著重談了這次西山縣在招商引資方面出臺的一些政策,唐婉茹坐在史密斯夫婦的下首位,不停地進行著翻譯,而在中間話音停止時,總是有意無意地把目光投向王思宇,王思宇為了準備這次會面,特意理了一次頭,穿著筆挺的西服,整個人顯得格外的年輕帥氣,他坐在會議桌邊侃侃而談時,顯得極為自信,穩重中帶著一股勃勃生機的朝氣,和旁邊一些唯唯諾諾的官員相比,自有一番氣度。

    在西山賓館吃過午餐后,一行人驅車趕往開發區,電視臺也派了一臺采訪車,眾人下車后,記者便扛著攝像機錄像,縣長曹鳳陽陪著史密斯夫婦走在前面,王思宇與齊凡東并肩而行,齊凡東抬眼望了眼有些空曠的園區,就停下腳步,拿著拐棍向前方指了指,皺著眉頭道:“王書記,怎么開發區里的企業這樣少,很多廠房都是空的,根本沒有形成規模嘛,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王思宇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若無其事地道:“齊總,以往的招商工作不夠精細,只重數量不重質量,我們近期的工作是把高污染高能耗的產業遷到黃龍鎮去,有利于綜合治理,開發區這邊以后的發展方向,是以綠色環保和高科技企業為主,再加上一些農副產品加工企業的陸續到來,相信用不了多久,這里的廠房就會像春筍一樣崛起,到時候還請齊總再次來西山看看,畢竟,這里的發展也有隱湖集團的功勞!

    齊凡東笑呵呵地點了點頭,似笑非笑地望了王思宇一眼,笑著說:“王書記,以前你們西山縣的錢書記來找過我,我當時身體情況不太好,就沒有見他,這次過來考察,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西山開發區的發展前景,現在通過實地查看,我覺得心里有些沒底啊,據我了解,王書記以前在省委督查室任職,應該去過省高新技術開發區,那里的投資環境確實很好,西山這邊相差很遠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擺手道:“齊總說的是實情,這里與省級經濟技術開發區之間的差距是顯而易見的,但正因為我們還處于起步階段,所以對入駐企業的服務將做到最好,縣里會想盡一切辦法,為入住開發區的企業排憂解難,省里即便是有這個心思,行動起來也會很困難,畢竟下面部門林立,解決一些實際問題時,難免會效率低下,齊總作為商界精英,在這方面應該深有體會,我記得在督查室工作時,就曾經見過隱湖集團的投訴信,一個省級明星企業,竟與電力部門產生多次糾紛,以至于影響到公司的正常的生產經營,這是不可想象的,我可以拍胸脯保證,在西山縣,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齊凡東呵呵一笑,轉頭望去,卻見唐婉茹正拿著圖紙,與史密斯夫婦輕聲交流,三人不時發出輕快的笑聲,便皺了皺眉,不再說話,他拄著拐棍沉思半晌,就笑著說:“那就好,王書記,方便的時候請到隱湖集團坐坐,你這種青年俊杰,我是很喜歡結交的!

    王思宇點點頭,笑呵呵地說:“齊總,改日一定登門造訪,也歡迎你常到西山做客!

    兩人閑聊了幾句,就走到前面,管委會的田主任早已安排妥當,在附近轉了一圈后,又領著眾人到兩家企業做了實地調查,一個小時后,史密斯夫婦與齊凡東便坐上奔馳車,直接返回省城。

    王思宇回到辦公室里,想著齊凡東下午的質疑,心里還是有些不托底,唯恐中間生出波折來,正忐忑不安時,手機傳來一陣劇烈地震動,他看了唐婉茹發來的短信,終于如釋重負,重重地拍了拍桌子,低聲喝道:“成了!”

    快樂閱讀,請記住彩虹唯一地址(/)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