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六十二章 永遠在一起
    中午,王思宇開車來到了梁桂芝家,坐在沙上和俞漢濤寒暄了幾句,剛剛擺上棋盤,梁桂芝就解了圍裙,從廚房里走出來,招呼兩人過去吃飯,俞漢濤拿了五糧液,把三個杯子都滿上,王思宇見狀,不禁有些好奇,忙笑呵呵地問道:“梁主任,您一向都很少喝白酒的,今兒怎么破例了,莫非家里有什么喜事?”

    梁桂芝的氣色很好,臉上經過精心修飾,不仔細打量,根本瞧不見眼角的魚尾紋,看上去倒像年輕了幾歲,她扶了扶眼鏡,端起杯子,笑容可掬地道:“王書記登門做客,這可不就是喜事一樁嘛,自從你去了西山以后,咱們可很久沒見面了,雖然不在一起共事了,這情分可沒變,你來了,我當然要喝點,這樣吧,你和老俞干了,我先少來點!

    王思宇非常清楚,梁桂芝實際想表達的意思是,兩人的關系并未因方如鏡的離開而有絲毫的改變,只會越來越密切,他點了點頭,微笑著和俞漢濤碰了杯子,夾了幾口菜,點頭稱贊道:“梁主任的廚藝實在是精湛,尤其是這道辣子雞丁,香辣可口,很是正宗!

    梁桂芝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拿筷子指著那盤辣子雞丁,有些得意地道:“王書記,喜歡就多吃點,老俞平時最不喜歡吃辣子,我每次做這道菜,他都抱怨個不停,你來了,倒是說了句公道話,也算是為我平反了!

    俞漢濤嘿嘿一笑,添了酒,與王思宇又碰了一杯,放下酒杯后,把一只雞爪啃得干凈,放下筷子,慢吞吞地道:“王書記,最近怎么樣,在西山那邊干得還順利嗎?”

    王思宇笑了笑,拿紙巾抹了嘴,沉吟道:“現在還不好說,半年左右才能見分曉吧,西山那邊的情況有些復雜,一時半刻講不清楚!

    俞漢濤點頭道:“還真讓我給猜著了,幾次都想找你去釣魚,就是怕你剛到西山,工作沒捋順,抽不出時間來!

    王思宇呵呵一笑,擺手道:“俞書記,就算再忙,釣魚的時間也是有的,下次有機會,一定要記得給我打電話!

    俞漢濤笑著說了聲好,就繼續道:“王書記啊,在西山那邊做事要小心些,那個錢雨農官聲很不好,是個出了名的老滑頭,尤其善于鉆營,最近大搞招商引資,唱對了調子,很得市委岳書記的賞識。彩*虹^*文_學%超#速~.更..新”

    梁桂芝在旁邊不滿地瞥了他一眼,輕輕地咳嗽兩聲,拿筷子敲了敲桌面,搖頭道:“老俞啊,你這話可就不對了,那不叫滑頭,也不叫鉆營,那是政治敏感性強,你什么時候能唱對調子就好了,哪怕只有一次,我都要大念阿彌陀佛嘍!

    俞漢濤聽后,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之色,干咳了兩聲,就夾了口菜,不再說話,王思宇忙在旁邊解圍道:“梁主任,對于錢書記的評價,我和老俞的看法是一致的,他現在搞的招商引資,缺乏周密細致的規劃,要么容易成為空對空,要么就會走上老路,前景不容樂觀!

    梁桂芝‘哦’了一聲,微微皺眉,摘下眼鏡,拿眼鏡布慢慢地擦拭著,不動聲色地道:“王書記,何出此言?”

    王思宇夾了口菜,不緊不慢地道:“我調閱過開區的資料,以往一些企業雖然進駐過西山,但其中大多是高能耗高污染的公司,它們非但污染了環境,造成了大量資源上的浪費,還享受了過高的政策,比如在用地使用的問題上,很多企業都是以原價十分之一的價格拿的地,在各種稅費上也享受了優惠政策,但這幾年下來,并沒有為西山的經濟展作出多大的貢獻,反而增加了日后環境治理的成本,總體上來看,得不償失!

    梁桂芝點了點頭,把眼鏡重新戴上,輕聲感慨道:“現在很多地方的情況和西山類似,一些領導干部過于短視,只重眼前利益,大搞政績工程,拿到政治資本之后,往往很快就能得到升遷,至于剩下的爛攤子,就留給下一任來解決,這樣下去,日積月累,問題會越來越多,終歸會有集中爆的一天,的確不能掉以輕心,不過王書記,你還是要注意工作方法,不要硬頂,否則會給上級領導留下不好的印象,順勢而為吧,個人的力量終歸是渺小的,大氣候如此,一時半刻很難改變!

    王思宇笑了笑,輕輕嘆了口氣,點頭道:“梁主任,你放心,吃一塹長一智,自從離開省紀委后,我也認真反思過,如果有些事情能夠重新開始,相信我會處理的更加藝術些!

    梁桂芝微微一笑,扶了扶眼鏡,贊同地道:“是啊,政治嘛,就是斗爭與妥協的藝術,要講究策略和方法的,年輕人做事容易沖動,這是可以理解的,但你既然已經坐到了這么高的位置,就要從全局考慮問題,也要處處小心,所謂高處不勝寒嘛,就是這個道理。彩|虹!.文!.學(.網.超_速!.更。.新”

    王思宇仔細玩味著這幾句話,若有所思地道:“梁主任說的有道理,要是認真計較起來,我在政治上還不是很成熟,主要是前面的路走得太順了,對于一些事物的看法,還是太想當然了!

    梁桂芝擺手道:“王書記,你就不必過謙了,在縣處級這個位置上,其他人也不見得能比你好到哪里去,而且很多人都把心思放在爭權奪利上,真正能干實事的人還是不多的,在這點上,你的優勢就比較突出,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只是在復雜的環境中,要想駕馭住形勢,還是要掌握些長袖善舞的本領,在這方面,省委韓副秘書長就很值得欽佩,我也一直在向他學習!

    俞漢濤在旁邊聽了半晌,這時就打了個哈哈,端起酒杯,笑逐顏開地道:“王書記啊,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我們家桂芝年后可能要動一動了!

    王思宇聞言微微一愣,忙扭過頭來,把目光移向梁桂芝,詫異地道:“梁主任,怎么個動法,是要高升了嗎?”

    梁桂芝笑瞇瞇地端起杯子,搖頭道:“談不上高升,算是平調吧,可能要去閩江市任常務副市長,事情還沒有最后確定,不過這次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黎山秘書長已經找我單獨談過話了,咳咳,在辦公廳干了這么多年,一想到要離開,還真有點舍不得,只是總要倒出位置來,不然就把建昌他們壓住了,如果沒有意外,這次建昌會接督查室,以后有事情需要那邊辦,你可以直接和他聯系!

    王思宇笑了笑,自從上次在競爭省委副秘書長的位置時,梁桂芝輸給荊維民之后,曾經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次雖然是平級調動,但離開競爭激烈的省委辦公廳,到下面去工作,拓展了空間,還是非常有利于她進一步展的。

    王思宇忙舉杯笑道:“梁主任,那是應該慶賀一下,辦公廳里向上走的路太窄了,還是去市里的機會多些,以梁主任的工作能力,到了閩江市,自然能闖出一番天地來!

    梁桂芝微微一笑,扶了扶眼鏡,點頭道:“王書記,那就借你吉言,我們干一杯,也祝你在西山工作的愉快,咱們也可以比一比,看誰先能把頭上這個‘副’字去掉!

    王思宇呵呵一笑,擺手道:“那我估計要輸,不過輸給你梁主任,我是毫無怨言的!

    俞漢濤愁眉苦臉地道:“王書記,你放心,輸給她沒關系,只要別輸給我就成,我這個副職要想轉正,估計這輩子都沒希望了!

    梁桂芝拿手推了他一把,無可奈何地道:“老俞啊,老俞,瞧你那點出息,這么大歲數了,一點斗志都沒有,也不怕王書記笑話!

    俞漢濤搖頭道:“梁大主任,我那點斗志,早就被你給打擊沒了,要不是從我身上找到了自信,你哪里會升得那么快!

    三人哈哈一笑,撞了杯子,均是一飲而盡,梁桂芝的臉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紅暈,笑瞇瞇地道:“王書記,我要是真能去掉那個‘副’字,一定要想辦法把你調過去,在下面工作,沒有稱心合意的部下,還真是不托底啊!

    王思宇又夾了幾口菜,就放下筷子,沉吟道:“梁主任,我在華西大學的一位老師,她叫周媛,在閩江市掛職任副市長,您過去以后,還請多照顧她,她父親是我的老領導,青州市的周市長!

    梁桂芝莞爾一笑,輕聲道:“原來是周市長的女兒,那還真要結識下,等會你把她的聯系方式給我,去了閩江市以后,人生地不熟,有這層關系當然好,以后還真要多和她接觸下,了解些當地的實際情況!

    說完之后,頓了頓,她又笑著瞥了王思宇一眼,輕聲道:“周市長不簡單啊,我雖然很少和他打交道,但多次聽韓副秘書長提起此人,他是青州政壇的不倒翁,幾次風波中都能屹立不倒,反而能夠逆流而上,這樣的干部倒真不多見,他最近的上升勢頭很好,荊南市委的劉書記任期已滿,馬上要調到省委宣傳部任副部長,據說周市長也是接任人選之一!

    王思宇恍然大悟,怪不得周松林會來省里活動,估計也是提前得到了消息,老爺子的口風倒是很緊,沒有提前向自己透露,而在酒桌上,他與焦南亭的聊天,也沒有半句提到荊南市,這保密工作確實是做到家了,不過這也正常,在官場中,人事問題太過敏感了,只能在底下悄悄運作,在沒有塵埃落定之前,確實不能張揚出來。

    飯畢,俞漢濤便拉著王思宇下了幾盤象棋,梁桂芝這次調走,老俞倒像是最開心的人,下棋的時候一直笑個不停,王思宇琢磨著,對方大概是被老婆欺壓得太久了,這眼看著就要分開,也算是苦盡甘來了,據說許多已婚男人都很向往單身漢的自由生活,以前王思宇還不大相信,不過從俞漢濤的表現來看,此言大概不虛。

    從梁桂芝家出來,王思宇直接開車返回了西山縣,到了家中,把廖景卿送的畫軸掛在墻上,看了良久,嘆了口氣,和衣躺下,睡了不到半個小時,司機小孫的電話就打了過來,說明天縣委辦的一位副主任家有喜事,縣委辦公室的莊主任想借車,王思宇笑著答應下來,讓他過來將桑塔納提走。

    小孫離開后,王思宇再次躺下,這一覺竟睡到晚上八點多鐘,直到腹中饑腸轆轆,他才起來,竟覺得全身乏力,病懨懨的,吃了碗泡面,依舊打不起精神來,正捧著本書翻看時,手機鈴聲響起,他看了下號碼,竟是廖景卿家的座機號,王思宇趕忙按了接聽鍵,剛剛把手機放到耳邊,就聽到瑤瑤奶聲奶氣的聲音:“舅舅,舅舅,我是瑤瑤!

    王思宇笑著說:“聽出來了,我的小寶貝!

    瑤瑤可憐兮兮地道:“舅舅,舅舅,你難道不喜歡瑤瑤了嗎?”

    王思宇趕忙輕聲道:“那怎么可能呢,舅舅永遠都會喜歡瑤瑤!

    瑤瑤好奇地道:“那你為什么不回來看我呀?”

    王思宇笑著解釋道:“瑤瑤,舅舅最近工作忙,等過段時間再回去,好嗎?”

    瑤瑤用力地‘嗯’了一聲,然后悄悄地道:“舅舅,舅舅,告訴你個秘密,媽媽說她做錯事了,把你惹生氣了,要我來哄哄你,舅舅,我該怎么哄你啊,要不我給你唱個兒歌吧!

    王思宇忙說了聲‘好’,瑤瑤那稚嫩的童音就在耳畔響起,她一口氣唱了三兒歌,隨后奶聲奶氣地道:“舅舅,舅舅,媽媽說了,假期要領我到你那里去住,媽媽說我們是一家人,要永遠在一起!

    王思宇笑了笑,掛斷電話后,點了一支煙,在繚繞的煙霧中,浮現出廖景卿那張明艷絕俗的面孔,正在溫柔地注視著他,想起瑤瑤說的最后一句話,胸中生出一股暖意,仿佛漫天烏云都已消散,心情也豁然開朗起來。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