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四十六章 最基本的要求
    書記碰頭會上達成了妥協,第二天的常委會也就開得風平浪靜,人事調整方案全部順利通過,只等下周兩辦聯合發文,任命就正式生效,在這次人事變動中,縣委書記錢雨農一方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他這邊的常委們自然都精神抖擻,意氣風發。

    而曹鳳陽這邊的人也并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驚慌失措,在幾位常委眼里,書記錢雨農雖然憑借市委書記的支持,又爭取到了林海洋的相助,穩住了常委會的局勢,但他的威信在相當一段時間內,都無法恢復到昔日鼎盛時期的高度,縣長曹鳳陽手里的牌還沒打盡,較量仍在進行之中,遠未到棄船逃生的時刻。

    常委會的重頭戲還在招商引資上面,人事調整方案完畢后,列席會議的西山縣外經局、縣招商辦公室、縣經濟技術開發區的領導都分別作了發言,常委們就如何盡快落實市委岳書記的最新指示精神進行了討論,會議通過了錢雨農的提議,設立招商工作組。

    錢雨農本人為組長,第一副組長為縣長曹鳳陽,常委副組長分別是副書記林海洋、常委副縣長馬君寒,這兩人負責協調相關部門,抽調精兵強將,組成兩個招商團,分別帶隊去江浙滬一帶招商引資,務必在年底前開個好頭,爭取明年開春時就能有所斬獲。

    王思宇被排斥在招商領導小組之外,這是意料當中的事情,他并沒有表現出絲毫的失落,錢雨農善于鉆營,好大喜功,也過于急功近利,在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之前,就盲目啟動招商項目,這和王思宇的意見相左,他是不愿參與其中的。

    常委會結束之后,王思宇在和縣委辦公室主任莊俊勇打過招呼后,便給鐘嘉群放了假,讓他這些天好好陪陪家人,畢竟北辰鄉的條件非常艱苦,往返極不方便,鐘嘉群肯定是要過上一段苦日子了,他們夫妻剛剛回到一起,就又要兩地分居了,對此,王思宇心中也有些歉意。

    鐘嘉群卻沒有在意這些,昨天的書記碰頭會結束之后,他的手機鈴聲就響個不停,打電話報喜的人越來越多,他當然知道,這次能夠東山再起,靠的都是面前的這位年輕的縣委副書記,所以在千恩萬謝之余,他特意邀請王思宇過些天到家里作客,王思宇笑著答應下來。

    而接任秘書的人選就是鐘嘉群前些日子推薦的劉海龍,王思宇見這小伙子手腳勤快,說話倒也干凈利落,看起來非常機靈,就決定暫時把他留在身邊,考察一段時間,如果不能勝任,就從下面的鄉鎮秘書中物色人選。

    正如鐘嘉群所說,縣委辦的幾位秘書社會背景很深,值得信任的人很少,現在西山縣的局勢正處于微妙時期,各種矛盾錯綜復雜,還是應該小心為妙,不能在身邊留下一個定時炸彈,自從知道司機小孫是縣委辦公室主任莊俊勇的親屬后,王思宇在小車里接電話時都小心了許多,而私事用車時,向來都是自己駕駛。

    周五的下午,王思宇正在辦公室里批閱文件,一陣清脆的敲門聲響起,王思宇抬起頭來,沉聲道:“請進!”

    房門被輕輕推開,副縣長夏廣林走了進來,他像是喝了不少的酒,紅光滿面,腳下輕浮,走路稍微有些搖擺,但進屋后依舊極有禮貌地道:“王書記,在忙呢?要不我改天再過來吧!

    “是老夏啊,不忙,不忙,快過來坐!蓖跛加畎压P一丟,從辦公桌后轉出來,笑著迎過去,客氣地握了手,將他讓到沙發上,拿著杯子到飲水機旁,沏了兩杯濃茶,放在茶幾上,兩人坐在沙發上閑聊起來。

    夏廣林笑呵呵地道:“王書記,向你匯報個好消息,咱們縣里前段時間申報的九個貧困村都通過檢查了,省扶貧開發工作組的驗收人員下午剛走!

    王思宇笑著打趣道:“老夏,看來你又立功了,下午把客人都陪好了?”

    夏廣林得意地揮手道:“那是當然,陪好了,全都陪好了,王書記,不是我老夏吹牛,在西山縣這些干部里,除了你王書記,哪個在酒桌上是我的對手?”

    王思宇見他酒后的樣子憨態可掬,不禁莞爾,笑著說:“老夏,我也不是你的對手!

    夏廣林忙把頭搖成撥浪鼓,擺手道:“王書記,你太謙虛了,我喝不過你,在酒桌上,我絕對不敢再向你挑釁,那是自討苦吃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老夏的酒量在西山縣里確實是數得著的,他幾乎是縣里的專業陪酒員,很多省市下來的檢查團,甚至不知道書記縣長叫什么,但一提起夏廣林,倒都有印象,老夏喝酒實在,從不耍賴,這也是王思宇喜歡和他親近的原因,酒品如人品的說法雖然偏激了些,但也的確能從中了解到一個人的性格特點,相對而言,王思宇還是更喜歡和耿直些的人相處。

    夏廣林抬手解開兩粒西服紐扣,笑著說:“本來有個鄉被檢查出挪用了扶貧款,三個村的申報要被拿下來,結果曹縣長一著急,就給我下了死命令,不把那幾個人搞定,酒席就不能散,好家伙,我今兒狀態太好了,在酒桌上,我把那幾位都給陪好了,當場趴下三個,那位何副主任最后也怕了,當場拍板,九個全上,曹縣長都笑得合不攏嘴,說我是人民英雄,要給我記上一大功!

    王思宇先是哈哈一笑,摸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后,沉吟半晌,不動聲色地道:“老夏,你剛才說有鄉里挪用扶貧款,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給我詳細說說!

    夏廣林點頭道:“沒什么,王書記,是這么回事,有個鄉干部家半夜失火,房子被燒掉了,他就從扶貧款里挪了點錢蓋磚房,問題被發現之后,曹縣長就讓他馬上歸還,鄉里的干部們幫他湊了湊,已經把錢歸到賬上了!

    王思宇的眉頭這次舒展開,點頭道:“鄉干部也不容易啊,條件差任務重,不過有困難還是應該提出來,由組織想辦法解決,扶貧款是?顚S,不能挪用,這方面的把關一定要嚴格起來,要加強監督!

    夏廣林一拍大腿,點頭道:“王書記,你說的對,是應該加強監督,不能光靠喝酒解決問題,那也太沒水平了!

    王思宇笑了笑,擺手道:“喝酒也很重要,這是國情,酒桌上聯絡感情很快,遠的不說,咱倆不就是喝酒時認識的嘛!

    “那是,那是……”夏廣林連連點頭,說完后,他摸起杯子喝了幾口茶水,頓了頓,就笑著轉過頭來,悄聲道:“王書記,聽說你把鐘秘書給發配了?”

    王思宇笑了笑,擺手道:“老夏啊,你這話可就不對了,怎么能說是發配呢,是到北辰去當鄉長了,說實話,嘉群跟我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出力不少,經常加班加點地干活,趕稿到深夜,有一段熬得已經不像樣子了,我對他還是很有感情的,要不是怕耽誤他的發展,還真舍不得把他放出去!

    夏廣林把茶杯放到茶幾上,砸吧砸吧嘴,抬手在嘴邊輕輕抹了一下,慢悠悠地道:“是啊,鐘秘書有才啊,也算是能文能武,筆頭子夠硬,在下面也能干實事,以前是機遇不好,沒遇到貴人,耽誤了幾年,現在碰到你王書記,他可真是時來運轉了,那句話怎么說來著,‘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王思宇笑著擺手道:“老夏,你這馬屁可拍得過分了,是金子總會發光的,真正的人才終究不會被埋沒的,我其實沒有做什么,只是給他創造個條件,成不成還要看他自己的表現,他鐘嘉群到底是紙上將軍,還是真有本事,可能還要很長時間才能看出來,不過他要真是匹千里馬,伯樂的帽子也不會戴到我的頭上,要講伯樂,你老夏可是當仁不讓,當初可是你大力向我舉薦他的,鐘嘉群要是干出成績來,你應該記頭功,他要是在下面出了問題,我可第一個找你算賬!

    夏廣林嘿嘿一笑,從煙盒里摸出兩支玉溪來,遞過一根,隨后掏出打火機來,幫王思宇點上,他自己也燃上一支,皺著眉頭吸了一口,就躬下身子,伸手把煙灰缸移到面前,搖頭道:“到底是年輕人啊,事業心就是強,我要是換做他,說什么都不會下去的!

    王思宇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輕聲道:“怎么,吃不了苦頭?”

    夏廣林擺了擺手,抬眼瞄向門邊,輕聲道:“那倒不是,只是舍不得老婆孩子熱炕頭,鐘嘉群的小孩還不到兩歲,這先不提,他還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那可是教育系統一枝花啊,我老夏活這么大,也算是閱人無數了,還真沒見過那么漂亮的女人,他不在溫柔鄉里享艷福,卻常年在鄉下蹲點,倒還真放心,也不怕戴上綠帽子,依我看啊,他鐘嘉群就是個官迷,愛江山不愛美人啊!

    王思宇笑了笑,以往鐘嘉群從未和他提起家里的事情,只是在為老婆辦工作的時候,才提了白燕妮的名字,對于鐘嘉群的家庭狀況,王思宇倒還真不太了解,也從未見到過他的愛人,見夏廣林說的夸張,王思宇不禁好奇心起,彈了彈煙灰,就輕聲試探道:“西山縣倒是出美女的地方,以前在省里的時候,看過娛樂報紙,上面說柳顯堂的老婆就是國色天香,要照你這么一說,嘉群愛人的姿色還要在她之上了!

    夏廣林擺手道:“白老師不是西山縣人,她老家是江南省的,南方妹子,水靈著呢,那眉眼腰條真是沒的說,絕對的美人胚子,大學畢業后才嫁到西山縣來,葉家姐妹是漂亮,不過這漂亮女人各有各的美法,要認真計較起來,我還是覺得白老師更勝一籌!

    王思宇皺了皺眉,斜眼瞄去,卻見夏廣林的眼里露出的貪婪之色,心中忽地一動,想起那晚喝酒時關磊所說的話,就疑心起來,低聲道:“老夏啊,你可別動歪念頭,否則我可饒不了你,嘉群可是我的人,誰要是膽敢欺負他,我是不會坐視不理的,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惦記起人家媳婦來了!

    夏廣林嘆了口氣,擺手道:“王書記,你就別擔心了,我是有賊心沒賊膽啊,別忘了,家里那母夜叉看得緊,她哥還跟土匪似的,以前我不過是陪個女同志吃了兩次夜宵,他就拿槍頂著我的頭,差點把我嚇個半死,再說了,人家白老師也不是那種人,雖然有時也愛開玩笑,但為人正經著呢,在一中的名聲很好,這些年來從沒傳出緋聞!

    王思宇笑了笑,摸起杯子喝了一口,點頭道:“老夏啊,你也一把年紀了,好好過日子才是正經,可千萬別犯糊涂,黨內不知有多少優秀的干部都倒在女人身上,教訓慘痛啊,這些年因為情婦出了問題,牽扯出的官員可不少,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我可不希望你在這上面栽了跟頭,成為反面典型!

    夏廣林抬眼望去,見王思宇滿臉正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不禁心中佩服,忙把茶杯放下,點頭道:“王書記,你放心好了,我不過是隨口說說,哪里會犯錯誤,再說了,嘉群可是你的人,你是省紀委的人,我就算是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在他身上做文章啊,于公于私,我都不會打人家白老師的主意,那個……誰的主意我都不打!

    王思宇把身子仰在沙發里,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領導干部一定要自律,不貪財不好色,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