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三十章 原則問題
    鐘嘉群拿著材料回到辦公室,走到墻角的辦公桌旁,拉開椅子坐下,打開電腦,開始專心修改材料,要在報刊上發表,篇幅應該適當縮小,文字也肯定要更加精煉些,他正冥思苦想時,

    馮曉珊拿著一份材料走過來,柔聲道:“鐘哥,我的稿子剛剛趕出來,你來幫我把把關吧!

    鐘嘉群‘嗯’了一聲,伸手接過稿子,聚精會神地看了起來,這是一份計生工作的宣傳稿,馮曉珊的文筆還是不錯的,只是有些地方過于拖沓,他大略掃了一遍,便拿著簽字筆在材料上勾去幾段,然后在空白處唰唰地寫了起來。

    停筆凝思時,馮曉珊就遞過茶水來,鐘嘉群接過喝上一口,放下茶杯時,不小心碰掉了一份文件,他趕忙彎腰去撿,卻瞥到那雙腿上的肉色長筒絲襪,鐘嘉群的胸口就是一顫,膀胱里隱隱有些尿意,拾起文件后,便又低頭寫了幾行字,就把材料還給馮曉珊,微笑道:“就這樣吧,曉珊,你最近進步很大啊!

    “多虧了鐘哥的指導!瘪T曉珊拿著材料,卻并不離開,站在原地翻看起來,可眼角的余光一直在鐘嘉群的身上游蕩。

    這時劉海龍從外面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件漂亮的水晶花瓶,他徑直來到馮曉珊的身邊,輕聲道:“曉珊,你看這花瓶漂亮嗎?我特意買來送你的!

    馮曉珊皺著眉頭接過水晶花瓶,只看了幾眼,就點頭道:“挺漂亮的,鐘哥,送你了!

    說完直接把花瓶擺到鐘嘉群的辦公桌上,鐘嘉群微微一怔,趕忙道:“曉珊,那是海龍送你的,怎么好拿來送我,快收起來,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劉海龍嘆了口氣,擺手道:“鐘哥,算了,她喜歡送你,你就拿去好了,反正你要提副主任了,就當是我提前送你的禮物好了!

    鐘嘉群不動聲色地道:“海龍,沒影的事,你可別亂說,傳出去影響多不好!

    劉海龍笑了笑,擺手道:“別保密了,好多人都聽說了,鐘哥,你是遇到貴人了,王書記可真是厲害,聽說今天在會上聯合錢書記發難,硬是逼著曹縣長做了檢討,你攀上這樣的大靠山,很快就要發達了!

    馮曉珊在旁邊咳嗽一聲,瞥了劉海龍一眼,皺眉道:“海龍,你亂說什么,不要在領導背后傳閑話!

    劉海龍嘿嘿干笑兩聲,轉身回到自己的辦公桌邊,拉長聲音道:“我可不是在胡說,外面都傳開了,真是想不到,王書記那么年輕,整起人來還真厲害,鐘哥,他們說的那份材料該不是你寫的吧?”

    鐘嘉群笑了笑,搖頭道:“不要聽那些人亂講,那份材料里寫的都是事實,整頓小礦黑礦的工作的確刻不容緩,至于常委會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清楚,不好亂說話,不過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王書記很講原則,他從不整人!

    劉海龍撇了撇嘴,沒吭聲,眼見著鐘嘉群轉身出了辦公室,瞄見屋里沒別人,就冷笑道:“曉珊,你就別癡心妄想了,鐘哥的愛人可是教育系統一枝花,西山縣城里出了名的大美人,你是沒有機會的!

    馮曉珊慢吞吞地走到辦公桌邊坐下,恨恨地望了他一眼,怒聲道:“劉海龍,你亂說什么,他老婆漂不漂亮,與我有什么關系,我和鐘哥是正常的同事關系,你說話注意點,不要含沙射影!”

    劉海龍點點頭,摸出一根煙來,擺弄了幾下,點上火,抽了一口,瞇著眼睛道:“得,得,你別生氣,就算我沒說,對了,曉珊,你說鐘哥一天跑八次廁所,他是不是腎虛?”

    馮曉珊猛地摔了一下手里的鼠標,大聲道:“劉海龍,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在人背后講壞話,小心爛舌頭!

    正這時,后面桌上的電話鈴聲驟然響起,馮曉珊忙起身走過去,接了電話后,匆匆來到門口,探頭望去,卻見鐘嘉群正站在走廊拐角處吸煙,她忙走過去,輕聲道:“鐘哥,莊主任讓你過去一趟!

    鐘嘉群‘噢’了一聲,把煙掐滅丟到垃圾桶里,去了主任辦公室,進屋后,見莊俊勇正低頭看文件,他趕忙畢恭畢敬地喊了聲:“主任好,聽曉珊說您找我!

    莊俊勇把手里的材料丟到桌子上,笑瞇瞇地看著鐘嘉群,點頭道:“嘉群啊,先坐,坐吧,最近工作上怎么樣,有沒有什么困難?”

    鐘嘉群有些拘束地坐在沙發上,挺直了上身,畢恭畢敬地道:“一切都好,謝謝主任關心!

    莊俊勇點點頭,摸過茶杯喝上一口,沉聲道:“是這樣,委辦的陳副主任要辦內退了,找你來是想和你談談心,你最近的工作表現很不錯,我都看在眼里了,過段時間,我打算把你報上去!

    鐘嘉群的心里怦怦直跳,趕忙道:“謝謝主任的厚愛,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讓領導失望!

    莊俊勇笑了笑,擺手道:“嘉群,這件事情目前還沒有多少人知道,要記得保密,知道嗎?”

    鐘嘉群在心里暗自嘆了口氣,下午王書記已經和他提起過這件事,剛剛劉海龍還在辦公室里嘮叨過,現在莊主任卻在大喊保密,實在是有些滑稽,西山官場的秘密未免太不值錢了,但他還是用力地點頭道:“請主任放心!

    莊俊勇點點頭,似笑非笑地望著沙發上的鐘嘉群,輕聲道:“嘉群啊,以后有空多過來坐坐,聊聊天!

    鐘嘉群微笑道:“承蒙主任厚愛,我一定會經常過來匯報工作!

    莊俊勇盯著鐘嘉群的眼睛看了許久,才點頭笑了笑,端起茶杯沉吟半晌,喟然嘆息道:“嘉群啊,我還是那句話,要把握機會啊,我是很看好你的,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鐘嘉群聽他話里有話,就有些緊張,手心里全是汗,嘴唇蠕動半天,才輕聲道:“主任請放心,我絕對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那樣再好不過了!”莊俊勇摸著茶杯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

    ********

    下了班,王思宇回到西山賓館,先在前面的餐廳吃了飯,就穿過小徑,來到后院,剛剛走到一棵粗壯的老槐樹下,忽地聽到圍墻外傳來一陣悠揚的小提琴聲,那聲音極為歡快悅耳,聽得人心曠神怡,王思宇不禁停下腳步,站在那里聽了半晌,直到琴聲消失,他才微笑著拂落肩頭的幾片枯葉,轉身上了樓,剛剛來到三樓,一位年輕的女服務員就離開服務臺,笑盈盈地鞠躬道:“王書記好,您回來了!

    王思宇微微一怔,眼前這位女孩長得皮膚白凈,面容清秀,頗有幾分姿色,就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只是覺得很是陌生,似乎以前從未見過,估計是新來的,就點頭道:“你好,怎么換人了,以前在這值班的小紅呢?”

    那女服務員忙笑著道:“王書記,小紅已經辭職回家了,他男朋友在南方打工賺到了錢,剛剛回來,小紅準備下個月和他結婚,早上辦了辭職手續,以后就不來這邊上班了,沈經理交代了,讓我一定為領導做好服務工作,王書記請放心,我一定會像小紅那樣勤快的!

    王思宇笑著點點頭,在她前胸前瞄了一眼,只見胸牌上寫著‘李敏’二字,便擺手道:“李敏,沒關系,我這人還不算太懶,一般的活自己能干!

    李敏聽他這樣說,沒來由地臉上就是一紅,暗想這王書記恐怕是話里有話,就羞慚慚地道:“王書記,說起來都不信,本以為您這么大的官,應該是位慈祥的老爺爺,沒想到竟是一位年輕的大帥哥!

    王思宇不禁莞爾,這小丫頭口齒伶俐,倒也會說話,這馬屁拍得不著痕跡,聽得倒也舒服,就笑著擺手道:“你過獎了,大帥哥可算不上!

    李敏聽了嘻嘻一笑,就忙道:“王書記,我這就去給您開門!

    說罷扭著細腰走在前頭,開門后泡了茶,又去浴室放了熱水,這才束手站到門口道:“王書記,您有事情盡管打電話叫我,我保證用最快的速度出現在您的面前!

    王思宇笑了新,點頭道:“那太好了,以后少不了要辛苦你!

    李敏眉眼如風地飄了過來,極有風情地笑了笑,媚聲道:“一點都不辛苦呢,能為王書記服務,是我的榮幸!

    王思宇笑瞇瞇地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就點頭道:“那好吧,你先回去忙,有事我會叫你!

    李敏笑著說聲‘好的’,先站在原地鞠了個躬,隨后轉身走了出去,悄悄帶上房門。

    喝完茶,王思宇脫了衣服,進浴室里泡了個熱水澡,躺在浴缸里瞇了一會,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他忙喊了聲:“稍等!”

    從浴缸里走出來,王思宇拿毛巾匆匆擦了身子,換上一身睡衣,他皺著眉頭走到外面,把房門打開,卻見沈丹丹站在門口,笑吟吟地道:“王書記,您好,真不好意思,這么晚過來造訪,打擾您的休息了!

    雖然對這個女人沒有什么好感,但王思宇還是很有禮貌地把她讓到沙發上,微笑道:“沈經理,你可是大忙人啊,怎么有空到我這來坐?”

    沈丹丹展顏一笑,柔聲道:“王書記,您這是在責怪我呢!”

    王思宇擺手道:“不敢當,沈經理是大能人,我可不敢怪罪!

    “您這可是在諷刺我這小人物哩!鄙虻さばχ,接著落落大方地為自己倒了杯茶,端著茶杯道:“王書記,小紅辭職了,新來的服務員是從售樓處那邊調過來的,您還滿意吧?”

    王思宇點點頭,微笑道:“怪不得小嘴那么甜,原來是售樓小姐,不過調到這里實在是有些屈才了,多賣幾套房子才是正經!

    沈丹丹輕揮右手,笑著說:“還是這邊的工作重要,錢書記可是發話了,照顧好您的生活起居可是政治任務,我們哪敢怠慢喲,李敏這孩子優點很多,慢慢您會喜歡上她的!

    王思宇聽她說的曖昧,不禁微微皺眉,隨即笑了笑,沒有吭聲。

    沈丹丹坐在沙發上,目光在房間里掃了幾眼,忽地發現墻上那幅畫卷,便端著茶杯站起,在畫前默立半晌,輕聲道:“好畫,好一個大鵬展翅圖,王書記年輕有為,日后必定能夠一飛沖天,大展宏圖!

    王思宇笑了笑,低頭抿了口茶,微笑道:“沈經理,借你吉言,我也希望你和趙老板生意興隆,多多發財!

    沈丹丹輕輕嘆了口氣,轉過身來,搖頭道:“王書記,你是知道的,我們大富集團在西山的發展很艱難啊,某些人總是在針對我們!

    王思宇佯裝不知,詫異道:“不會吧,據我所知,錢書記不是很支持你們大富集團的嗎?這幾年你們可拿了不少工程,怎么還在抱怨?”

    沈丹丹信手理了下頭發,重新坐回沙發上,蹺起一條腿,嘆息道:“錢書記當然是支持我們的,他歷來主張扶持本地的民營企業,可曹縣長那邊卻一直在扯后腿,虧他還是西山本地人哩,胳膊肘一直往外拐!

    王思宇笑了笑,擺手道:“沈經理,你到我這抱怨是沒有用的!

    沈丹丹輕輕喝了口茶,把杯子放到茶幾上,慢悠悠地道:“王書記,我可不是來抱怨的,而是來交朋友的!

    王思宇笑著摸出一根煙來,點燃后輕輕吸了一口,嘴邊吐出淡淡的煙霧,臉色變得嚴肅起來,沉聲道:“沈經理,我這人不太喜歡和商人交朋友!

    沈丹丹微微一愣,皺眉道:“王書記何出此言?”

    王思宇冷笑道:“唯利是圖的商人太多了,在他們眼里,一切都為了利益,官商結合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利益交換,但官員能夠提供的利益,都是帶有假公濟私性質的,所以我可以和商人打交道,卻不和他們做朋友,這是原則問題!

    沈丹丹眉頭緊鎖,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起身道:“王書記,時候不早了,您先休息吧,改天我再來拜訪,希望有一天,我們能成為真正的朋友,請您相信我的誠意!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玩著手中的茶杯道:“沈經理慢走,不送了!

    沈丹丹嘆了口氣,微笑道:“王書記晚安!

    話音過后,她微笑著走出房間,隨手輕輕帶上房門,臉上的笑容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她信步走到服務臺前,對李敏悄聲交代幾句,隨后冷冷一笑,轉身下了樓。

    王思宇站在窗前,望著沈丹丹消失在暮色之中,伸手拉上窗簾,躺在床上,自言自語道:“這里是不能再住下去了,得早點搬出去!

    ----------------------

    據說這波和諧很厲害,要躲著寫,嗯嗯,狀態很成問題,慢慢調整吧。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