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四十九章 博弈青州 七
    如果放在平時,龔老太爺倒還真不把鄧華安放在眼里,但滿青州的黑道人物都知道,鄧鐵頭這人最可怕的時候就是喝了酒以后,這家伙本來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漢子,再加上酒壯英雄膽,他這時候,大概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來。

    望著黑洞洞的槍口,龔老太爺嘆了口氣,緩緩舉起雙手,皮笑肉不笑地道:“誤會,這是一場誤會,鄧大隊長,我在和王主任開個小玩笑,您千萬別介意,他是省里的大官,能到我這坐坐,已經給足我老龔頭面子了,我哪里還敢造次啊……”

    鄧華安冷哼了一些,有些得理不饒人,手里握著槍向前走了過來,直接來到他的身邊,用腳踩在翻倒在地的茶幾上,用槍將龔老太爺的下巴頂了起來,嘴里噴著酒氣道:“龔老頭,你倒是說說,我老鄧敢不敢開槍?”

    龔老太爺臉上的肌肉扭曲,雙手的青筋抽.動不已,他翻著一雙蒙豬眼,冷冷地盯著鄧華安手中的64式手槍,看了半晌,才吸了一口涼氣,緩緩閉上眼睛,嘴角抽搐著,從牙縫里擠出話來,緩緩道:“你敢,鄧鐵頭,你是一條漢子,我佩服你,滿青州的警察就你敢拿槍指著我的頭,在你面前服軟,我不丟人!

    鄧華安哈哈一笑,拿手拍了拍他的臉,低聲道:“老家伙,我知道你挺了不起的,只要你一句話,明兒可能我就得寫檢查,甚至會被扒皮撤職,不過我可告訴你,最近給我老實點,王主任在青州期間,你要是敢碰他半根汗毛,我就把你大卸八塊,扔到河里喂王八,聽清楚了沒有?”

    龔老太爺的額頭冒下汗珠子來,咬牙切齒地道:“好,我答應你!”

    鄧華安這才收起槍,大踏步走到王思宇身邊,輕聲道:“沒事吧?”

    王思宇微笑著搖搖頭,白了他一眼,輕聲道:“我能有什么事,你當我紙糊的啊,那英雄三招白練了啊!

    鄧華安哈哈一笑,扳著王思宇的肩膀,兩人說說笑笑地走了出去,來到樓下,只見十幾個漢子已經被控制起來,都抱著頭蹲在墻邊,而兩名刑警隊員在擺弄著手里的雙筒獵槍,王思宇只瞥了那些人一眼,就搖搖頭,在眾刑警的簇擁之下,威風凜凜地離開丁香洗浴中心。

    坐上鄧華安的警車,三輛警車拉著警鈴向市政府招待所的方向駛去,鄧華安手把方向盤,一邊開著車,一邊罵罵咧咧道:“那老東西要再說一句難聽的,我剛才真他娘的開火了!

    王思宇點著一根煙,抽上一口,揉揉鼻子,笑著搖搖頭,嘆氣道:“你那脾氣啊,也真該收斂點了,以后千萬小心點,萬一槍走火了怎么辦?”

    鄧華安擺了擺右手,爽朗地笑道:“沒事,我倒巴不得它走火呢,這老東西挺不是人的,我一直都惦記收拾他,只是上面壓著不讓動,我窩老火了!

    王思宇皺著眉頭,把目光投向車窗外,望著星星點點的燈火,沉聲道:“老鄧,你是怎么得知消息的?”

    鄧華安嘿嘿笑道:“派出所的人給我打的電話,說有一位省里來的領導被龔老太爺困住了,我一猜就是你,怕你出事,酒還沒喝完呢,就趕忙帶人過來了!

    王思宇搖頭道:“能出什么事,他們哪敢在明處動我,即便有那心思,也得等事情了結之后,在暗地里下手!

    鄧華安笑笑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老東西手里還有幾個亡命之徒,你還真別低估他,小心點好!

    王思宇點頭道:“你提醒的也對,這老家伙確實是個后患,看來要想辦法收拾掉!

    “難!”鄧華安嘆氣道:“見過告狀的,沒見過黑老大跑公安局長那告狀的,這些人現在有錢有勢力,還真不太好對付!

    王思宇擺擺手,皺著眉頭道:“你把青州涉黑團伙的材料整理出一份,我想辦法遞到上面去,爭取早日把問題解決了!

    鄧華安聽后頓時來了精神,轉頭道:“好,回頭我弄完了讓人給你送來,不過要想打黑,必須先把局長拿下,還得注意保密,不然都得到消息提前跑路了,風頭一過又都他娘的殺回來了!

    王思宇笑了笑,輕聲道:“放心,我心里有數,不過你也別太樂觀,市里領導的態度非常重要!

    鄧華安點點頭,沉默下來,過了半晌,車子拐過一個十字路口,他才低聲道:“要找的兩個人有線索了,不過三天的時間太緊張,我爭取一周內把人給你帶回來!

    王思宇‘嗯’了一聲,微笑道:“也好,但不能再晚了,我們現在是和時間賽跑!

    “我明白!”鄧華安也是一臉的凝重,他雖然已經醉了六分,但也清楚,若是能把龔漢潮拉下馬來,龔老太爺的問題也就能一并解決了,他們叔侄二人肯定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十幾分鐘后,警車停到招待所門前,鄧華安下車后,陪著王思宇向前走了幾步,便停下腳步,與王思宇握手道別。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先去了青州市紀委,與紀委書記魏明倫會了面,魏明倫很是客氣,沒有擺絲毫的架子,笑容滿面地握著王思宇的手搖了半晌,輕聲道:“王主任,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到位,給省紀委的同志們添麻煩了!

    王思宇微笑道:“魏書記,不要這樣講嘛,你們的壓力大,省紀委的領導都很清楚,您放心,我們一定會把案子辦下來!

    魏明倫點頭道:“那樣太好了,王主任,專案組有什么需要我們配合的地方,你盡管開口,我們青州市紀委一定大力配合!

    兩人坐在辦公室里,聊了一會案子上的事情,魏明倫便把話題扯到別處,和顏悅色地道:“王主任啊,明理總在我面前提起你,去年在青羊的時候,要不是你力排眾議,他可能就沒了,找機會我們好好聚聚,聯絡一下感情!

    王思宇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微笑著點點頭,世事難料,當初只是魏老二就把他吃得死死的,可剛剛過了一年,自己竟然可以在魏明倫面前談笑風生,這種反差實在是太大了,此時想起在青羊發生的事情,竟生出恍然如夢的錯覺。

    十點鐘的時候,王思宇在幾名青州市紀委干部的陪同下,來到市建委,考查廉政文化建設情況,不得不說,龔漢潮這人還是很有能力的,在得到通知后,僅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在各個辦公室的墻壁上貼了許多廉政警句,“儉以養德,廉以立身!薄皯崖杉褐,修為官之德!薄柏澟c失如影隨形,貪則必失!薄疤焐哮B死于貪食,水中魚死于誘餌!薄皟以廉之本,奢為貪之源。戒之慎之!

    走了幾間辦公室,王思宇微笑著對陪同人員道:“不錯嘛,建委的廉政工作抓得不錯!”

    龔漢潮聽了,精神為之一震,忙擺手謙虛道:“王主任過獎了,我們的工作還遠遠不夠,應該繼續努力!

    王思宇笑了笑,和眾人走進工程處的一間辦公室,那里的科長正在打電話,見眾人走進來,趕忙把電話掛斷,束手而立,王思宇瞥見他的辦公桌后面,竟擺著幾十條好煙,就微笑著走過去,和那人聊了幾句,那科長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說了幾句話,王思宇便點點頭,轉身走開,龔漢潮在走到門口的時候,扭頭惡狠狠地指了指那科長,用力地揮了揮拳頭。

    在查閱了建委去年的廉政工作會議記錄后,王思宇便讓陪同人員去會議室稍作休息,他和龔漢潮兩人單獨進了辦公室。落座后,龔漢潮極熱情地給王思宇遞了茶,他早已知道王思宇的來意,也做了充足的思想準備,看起來很是鎮定,揮灑自如,雖然龔漢潮已經放低了姿態,但王思宇還是能夠從他的舉手投足之間,看到他一貫頤指氣使的做派。

    在客套了幾分鐘后,王思宇緩緩收起臉上的笑容,表情嚴肅地道:“龔主任,按照省紀委領導的指示,我要向你了解些情況,希望你能夠據實回答,積極配合我們的工作,但請你放心,為了保護干部,避免造成不良影響,我們今天的談話內容都是保密的,不會流傳出去!

    龔漢潮泰然自若地點頭道:“王主任,你放心,我龔漢潮心底無私,做事光明磊落,我們建委的工作是公正透明的,隨時歡迎紀委的同志對我進行監督調查!

    “好,非常感謝龔主任的配合!蓖跛加蠲蛄艘豢诓,便翻開本子,鄭重其事地問道:“龔主任,有人反映,你在擔任建委主任期間,濫用權力,沒有經過正常的招標程序,即將許多大工程交由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辦,請問龔主任,有沒有這樣的事情?”

    龔漢潮微微一笑,搖頭道:“沒有,這不符合事實,這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在對我惡意中傷,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市里重點扶持的企業,我們是按照上級領導的要求,在政策上對他們有所傾斜,減免了一部分的城建配套費,但所有招標工作都是公正透明的,也都是有據可查的,如果您需要,可以隨時查閱文件!

    “謝謝,我會的!蓖彎h潮自信的表情,王思宇微微一笑,繼續發問道:“龔主任,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付慶江和您是什么關系?”

    龔漢潮表情稍稍一滯,伸手去摸桌子上的煙盒,但見王思宇的目光極為銳利地望過來,便停下動作,微笑著用手指彈著桌面道:“慶江是我的大學同學,同窗好友,這個關系所有人都知道,但我們之間向來都是公事公辦,慶江對我的工作非常支持,從來都沒有向我提出非分的要求!

    王思宇微微一笑,有些咄咄逼人地問道:“龔主任,有人在舉報信中說,你在付慶江的公司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有這回事嗎?”

    “沒有,絕對沒有,那都是無稽之談,我和慶江是君子之交,他不羨慕我的權勢,我不羨慕他的金錢,王主任,我今天跟您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是官迷,不是財迷,我的心思都在努力干工作,爭取早日進步上來了,哪里會去踩地雷呢!”

    龔漢潮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樣,表情很是無辜,目光極為真誠地望著王思宇。

    王思宇笑了笑,簽字筆在指端飛旋幾下,頓了頓,又繼續發問道:“龔主任,聽說你酒量很好,在和建筑企業的老總們喝酒時,曾經揚言,對方多喝一杯就給減免十萬的城建配套費,某企業的老板為了爭取減免配套費,一次性喝了十三杯白酒,住進了醫院,請問有這件事情嗎?”

    龔漢潮皺眉道:“沒有,因為工作的關系,我有時不得不和一些建筑工程的企業有些來往,吃飯喝酒的事情確實有,但那樣的話我沒有說過,作為受黨教育多年的領導干部,我不可能拿黨和國家賦予的權利為所欲為,這點我可以拿黨性擔保!

    王思宇微微一笑,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做過多的糾纏,而是盯著他的臉道:“龔主任,有人反映曾經到你家里送過三十萬現金,請問有這件事嗎?”

    龔漢潮神色坦然地擺擺手,苦笑道:“沒有,絕對沒有,王主任,不瞞你說,建委的工作不好干啊,現如今想做點實事,難免會得罪些人,他們不敢公開把你怎么樣,卻總是躲在背后造謠生事,真是不勝其煩啊!

    龔漢潮說完話后,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便伸手摸起白瓷茶碗,打開蓋子喝上一口,低頭嘆氣道:“謠言猛于虎啊!

    王思宇笑了笑,剛要再繼續提問,龔漢潮桌上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他忙歉意地笑了笑,摸起電話后只‘喂’了一聲,就趕忙面色恭敬地站起身來,拿手撥弄著桌上的文件,輕聲道:“好,好的,張書記,我這就過去,嗯嗯…...”

    放下電話后,龔漢潮無奈地攤開雙手,搖頭道:“王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張書記要去城南開發區轉轉,要求我陪同前往,看來,咱們得擇日再談了!

    王思宇笑了笑,合上本子,起身道:“好的,龔主任,那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我們另約時間吧!

    龔漢潮笑呵呵地從辦公桌后面走出來,伸出大手道:“王主任,我還是那句話,青州市建委的大門隨時向紀委同志敞開,我龔漢潮干工作不怕查!

    “那樣最好!蓖跛加畹恍,兩人握了手,龔漢潮親自將王思宇送到辦公室門口,笑瞇瞇地看著他轉身走向會議室,龔漢潮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用力地捏了幾下拳頭,夾包鎖上辦公室的房門,揚長而去。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