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四十章 WHY與WHO
    同學聚會,明天的更新可能晚點,要票要收藏。

    ---------------------------------------------

    勁爆的音樂聲里,在酒精的刺激下,李青璇盡情地揮舞著手臂,搖擺著身體,目光卻變得飄渺而迷離,狂歡的人群漸漸遠去,時光倒流,她又一次回到了那個炎炎夏日,那個沒有回家的假期,她像往常一樣,手里捧著那本書,安靜地坐在樹蔭下,等待著那個羞澀大男孩的出現,遠遠地坐在一塊石頭上,輕輕彈奏著動人的旋律,為她輕輕歌唱,那嗓音純凈透明,總能為她帶來淡淡的感動。

    半小時后,當滿心失望的她走在返回宿舍的路上時,他突然出現在面前,穿著白色的t恤衫,米黃色的休閑褲,清爽干凈地站在她面前,充滿陽光的臉上帶著一絲羞澀,把雙手從背后緩緩抽出,變魔術般地捧著一束火紅的玫瑰花,結結巴巴地道:“李……青璇同學,你好,能交……交個朋友嗎?我叫江濤……長江的江,波濤的濤!

    “真傻!”伴著輕輕的一聲嘆息,李青璇依舊在炫目的燈光下奮力地舞動著身體,眼角有些濕潤,嘴角卻露出幸福的笑意,往昔的一幕幕情景都飛快地從腦海中閃過,她喜歡看月光,他說要陪她看一輩子的月光;他喜歡她的裝扮,她說要做一輩子的紅玫瑰,永遠只為他一個人綻放……

    記憶翻到最后一頁,當她趁著江濤的母親外出時,悄悄敲開他的病房時,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江濤正站在床邊,抱著那個女護士熱烈地擁吻,看到她走進屋子后,非但沒有絲毫的收斂,反而把那護士抱得更緊了些,她尖叫著沖過去,試圖將兩人分開,在女護士驚愕的目光中,江濤如同一頭暴怒的獅子,反手拽住她的頭發,咆哮著將她推出病房之外……

    片刻的恍惚之后,李青璇的意識又回到了舞臺中央,這時她才發現,不知何時,她已淚流滿面,笑著擦干淚痕后,她縱情地旋轉著身體,更加瘋狂地搖擺起來。

    “搖啊搖啊搖啊搖……搖啊搖啊搖啊搖……”

    三十分鐘后,昏暗的舞池里人頭攢動,炫目的燈光在頭頂極速旋轉著,地面在劇烈地震顫,高臺之上,領舞的女孩已經陷入癲狂狀態,勁爆的樂曲引燃了所有人的激.情,在歇斯底里的尖叫聲中,幾百人站在擁擠狹窄的空間里忘我的舞動著,人群如同波濤般澎湃起伏。

    深紅色的上衣在迷幻的燈光下忽明忽暗,如同一團燃燒的火焰,李青璇奮力甩動著瀑布般的長發,她的動作愈來愈激烈,也越來越夸張,迷離的目光釋放出野性的光芒,如星辰般璀璨,潮.濕的朱唇微微顫動,仿佛是在低低囈語,如泣如訴,扭動的腰肢將柔美的身姿搖曳出無限的風情,恰似暗夜里的性感妖姬,周身上下,散發出蠱惑人心的妖冶魅惑。

    “搖啊搖啊搖啊搖……搖啊搖啊搖啊搖……”

    空氣中彌漫著狂野迷亂的氣息,李青璇似乎化身跳躍的火苗,于風中極力地扭動著曼妙的身軀,在酒精和燈光的刺激下,一切都變得恍恍惚惚,唯有盡情的燃燒,與周圍的人群一起發出‘噢噢噢’的尖叫聲,這種酣暢淋漓的感覺,是她許久都沒有感受到的,在某個電光石火的瞬間,一束亮光從王思宇的臉上劃過,醉眼迷離的李青璇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抹驚艷。

    “他被我迷倒了!”

    腦海中瞬間閃過這個念頭,李青璇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快慰,動作更加肆無忌憚起來,胸、腰、臀都加快了擺動的節奏,愉悅地旋轉著修長的脖頸,揚起下頜,將雙唇撐開,臉上做出各種夸張的表情,眉眼間也開始頻頻放電,她很期待看到對面這個男人下一刻的表情,這天使般漂亮的美少女,開始格外賣力地釋放著無法阻擋的魔力。

    “她在勾引我!”

    王思宇的身體忽地一僵,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目光頓時被點亮,此時,他竟然在幽暗的環境里看清了李青璇臉上的全部表情,那眨動的眼睛,挑.逗的目光,悸.動的雙唇,都是一種無聲的招呼,仿佛一道巨大的電流從天而降,王思宇被瞬間擊穿,激動得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在顫抖,每一根.毛孔都在發出震耳欲聾的吶喊:“操.地,這美人……她在勾引我。。!”

    為了確定自己的判斷,王思宇將原本高高舉過頭頂的雙手平放下來,彎曲著推向李青璇的胸前,隔著半尺之遙,輕輕旋轉著,嘴里大聲地喊著:“揉啊揉啊揉啊揉……揉啊揉啊揉啊揉……”

    “他失控了!”借著一道奪目的毫光,李青璇終于看清了王思宇眼中燃燒的火焰,而那雙手的動作更加清晰地表明了他此刻的想法,李青璇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來,望著那雙晃動的大手,她的眼中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身子前傾,故意挺著前胸,隨著那雙大手的節奏旋轉起來,表情更加曖昧起來。

    再也忍受不住誘惑,王思宇再次揚起雙臂,留意著李青璇的表情,緩緩地向前移動著身體,幾分鐘過后,兩人的距離只有寸許之遙,王思宇開始隱晦地聳.動著身體,做出某些輕佻的動作來,讓他大感意外的是,對面的美少女竟然完全沒有躲閃,而是迎合著他的動作,時進時退,旋轉如意,在一陣意亂情迷中,王思宇伸出雙手,輕輕放在她的纖腰上,扶著她搖擺起來。

    “搖啊搖啊搖啊搖……搖啊搖啊搖啊搖……”

    “游戲結束了。!”

    那雙手觸摸到腰間的時刻,李青璇終于從恣意放縱中驚醒,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候,目光忽地黯淡下來,無邊的落寞襲來,她竟感覺有些厭倦,收回雙手,打算將腰間的那兩只手移開,可動作只完成了一半,腦海里忽地浮起江濤和那女護士擁吻的畫面,心中陡然一痛,更加生出無限的委屈來,竟鬼使神差地將雙手放在王思宇的腰間,報復似地瘋狂扭動起來。

    此刻,迪吧里鏗鏘有力的音響忽地被拔高幾倍,舞臺四周的照明燈卻在瞬間熄滅,只剩下吊棚上一盞球形射燈在急速地旋轉著,黑暗之中,王思宇緊緊地抱著李青璇,低頭用力地吻了下去,在遭到微弱的抵抗之后,雪白的貝齒被他輕易地攻破,王思宇的舌頭靈活而纏綿,忽快忽慢地攪動撩撥著,不知過了多久,李青璇終于仰起雪白的脖頸,生澀地回應著,幾分鐘后,她輕輕踮起腳尖,雙手如蛇般纏上王思宇的脖頸,熱烈地配合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舞曲沒有停下來,人卻越來越多,迪吧里的人在不停地增加,嘈雜的聲音里,更多的人離開座位,加入到黑暗的舞池中,場地上愈發雜亂擁擠起來,在一陣猛烈的音樂聲中,兩人緊緊地摟抱在一起,姿勢曖昧到了極點,在熱吻中,王思宇的雙手緩緩移動,從那纖細柔軟的腰間,一直滑落那圓.潤挺.翹的香.臀上,輕輕轉動起來,而李青璇在窒息中的頭完全埋在王思宇的肩頭,滿頭秀發垂落在王思宇的后背。

    一陣陣強烈的刺激傳入腦海,王思宇的每條神經都開始興奮起來,身體漸漸起了變化,在他的帶動下,李青璇的舞姿也變了形,兩人之間所有的動作都漸漸演化成動人心弦的撩.撥,隨著無數次乍分還合的磨蹭與撞擊,李青璇已經無法控制自己滾燙的身體,漸漸迷失在欲望的泥沼里,由最初的慌亂變成了欲拒還迎,到最后,已經欲罷不能,隨著摩擦愈來愈劇烈,興奮點被逐一點燃,她在痙.攣中揚起頭來,大口地喘息起來,咬緊雙唇。

    王思宇的雙手掀開李青璇的小衫,開始輕柔地撫.摩起來,李青璇陡然捉住王思宇的雙臂,用力地向下推去,可裙底一波又一波強烈的快.感席卷而來,在一陣眩暈中,她猛然抱住王思宇的后背,十指無力地抓撓著,終于,在某個尖叫的瞬間,那柔軟的身子開始顫動了起來,半晌,李青璇張開檀口,向王思宇的肩頭重重地咬去,接著倉皇地擠出人群,向外奔去。

    王思宇捂著肩頭追去,兩人來到臺邊,默默地收拾好衣物,李青璇拿起挎包向門外走去,王思宇將西服搭在胳膊上,抬手系上兩粒襯衫的扣子,便大步流星地跟了過去,兩人先后出了酒吧。

    來到街邊,李青璇停下腳步,大口地呼吸著外面新鮮的空氣,伸手在發燒的臉上摸了一下,仰起臉來,幽幽地嘆了口氣,卻驚奇地發現,空中正有一輪皎潔的明月,在云層中忽隱忽現,她怔怔地望了好久,才緩緩轉過身來,悄聲道:“王縣長,謝謝你能來陪我喝酒,更感謝你肯熱心幫忙,能結交您這樣真誠的朋友,是我李青璇的榮幸!

    望著那張潮.紅的俏臉,王思宇低頭笑了笑,從兜里摸出煙來,點燃后吸上一口,嘴里吐出絲絲縷縷的煙霧,輕聲道:“沒了?”

    李青璇‘嗯’了一聲,輕輕甩動一下有些凌亂的秀發,故作鎮定地道:“沒了!

    王思宇皺著眉頭道:“剛才……”

    “剛才!”李青璇忙抬手打斷他的話,細若蚊蠅地道:“剛才沒什么的,只是一個小意外!

    “意外?”王思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彈了彈指間的煙灰,目光炯炯地盯著她,搖頭道:“青璇,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李青璇蹙起眉頭,歪著腦袋想了想,嘆息道:“王縣長,實話實說,剛才確實是我不對,這些天我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非常沮喪,原本想借酒消愁,隨便找個男人來放縱自己,沒想到,事到臨頭,我還是做不到呢!

    “為什么選擇我?”王思宇饒有興趣地望著艷光四射的美少女,追問了一句。

    李青璇苦笑著搖搖頭,輕聲道:“王縣長,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男人在乎的是who,女人在乎的只是why!

    “那么why?”王思宇擺出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目光變得有些肆無忌憚起來,在李青璇的美腿纖腰間流連忘返。

    李青璇感受到了王思宇炙熱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悄聲道:“因為你是當大官的,你能幫助我同學的哥哥解決工作問題,就這么簡單!

    “不對,還有個原因你沒有講,青璇,不要否認了,你對我有好感!”王思宇有些咄咄逼人地向前邁進一步,抱著膀子道,說話時,他臉上露出一絲得意洋洋的表情。

    李青璇繼續向后退去,將身子靠在一棵小樹上,微笑著擺手道:“王縣長,您可能是誤會了,我跳舞的時候是很專注,有些投入了些,這是我的錯,如果您認為有必要,我這就向您道歉!

    王思宇皺著眉頭擺手道:“不用道歉,也別忙著否認,你再仔細想想我剛才所講的話,是不是對我有好感,那可能是一種潛意識中的想法,也許你現在還沒有覺察到!

    李青璇有些驚訝地望著王思宇,搖頭道:“王縣長,你真的搞錯了!

    說完,她緩緩伸出白皙細膩的右手,臉上帶著真誠的笑意:“王縣長,有緣再見吧!

    王思宇和她輕輕握了手,揉了揉仍有些酸痛的肩頭,皺眉道:“你去哪?我送你!

    李青璇搖頭道:“不必了,王縣長,真的沒這個必要呢,88!”

    說完,她邁著交叉步,裊裊娜娜地向前走去,一邊走著,一邊悠蕩著手里的坤包。

    王思宇嘆了口氣,深深地吸上一口煙,把煙頭隨手彈了過去,再次追了過去。

    聽得踢踢踏踏的腳步聲,李青璇緩緩站住,轉過身子,滿臉詫異地望著身前的王思宇,皺眉道:“王縣長,您還有什么事情嗎?”

    王思宇笑了笑,輕聲道:“青璇,有件事情剛才忘記告訴你了,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話音剛落,還沒有等李青璇反應過來,就一把抱起她,笑瞇瞇地望著那張美艷的俏臉。

    李青璇愣了愣,卻沒有掙扎,只是皺著眉頭道:“why?”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抱著她轉過身子,輕聲道:“青璇,按你剛才的話所講,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女人在乎的是why,男人在乎的是who!”

    李青璇登時無語,忽閃著水靈靈的大眼睛,解釋道:“王縣長,我真的不愛你!

    王思宇搖頭道:“青璇,這不是問題,咱們都還年輕,有足夠的時間來培養愛情!

    說完,他低頭吻了下去,李青璇象征性地掙扎了幾下,便放棄了反抗,顫動著睫毛,伸出雙臂,攀上王思宇的脖子,溫柔地回應著。

    良久,感到有些窒息,她輕輕捶了捶王思宇的后背,兩人的嘴唇分開后,李青璇撫著胸口劇烈地喘息了一會,抬頭瞥了王思宇一眼,輕聲抱怨道:“王縣長,你真的是太霸道了!

    王思宇笑了笑,輕輕在李青璇的翹臀上捏了捏,走到路邊,抬手叫了輛出租車,抱著李青璇坐進后座,關上車門后,沖司機道:“師傅,去省電視臺家屬樓,麻煩您開快點啊,我有急事……”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