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一百五十章 蟲二
    從紅都娛樂城回到家里,已經是夜里十一點,感覺有些疲倦,王思宇揉了揉發麻的太陽穴,先到浴室洗了個熱水澡,出來后,換上衣服,便拿著一個黑色的口袋進了書房,把幾本書放在書架上,隨后從口袋里拿出檔案袋來,打開后,從里面抽出幾頁紙,仔細地看了起來。

    半小時后,王思宇關上書房里的臺燈,手里拿著那幾頁紙,神色凝重地從里面走出來,走進衛生間,站在馬桶旁,掏出打火機,將手中的材料點燃,丟了進去,伸手輕輕按動銀白色的沖水鍵,隨著‘嘩啦’一聲水響,那些黑色的灰燼便被盡數沖走。

    和方系人馬預料的一樣,華西省常務副省長侯小強最先選擇的反擊線路果然還是在方如海身上,先來個調虎離山,大費周折地將方胖子調離本省,接著便令人在外圍展開秘密調查,對電視臺近些年來的財務狀況進行明察暗訪,試圖從方胖子這里打開缺口,直接把火燒到玉州市市委書記方如鏡的身上。

    這也難怪,且不說方如海的省電視臺臺長的敏感位置極易讓人產生某種聯想,單就他那龐大的外形來看,就像極了重量級的腐敗分子,再加上方如海還住在豪宅之中,所以任誰想對付方家,都會優先考慮從他這邊下手,只不過,極少有人知道,方如海的存在,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是方系精心設計出的風向標和用以轉移視線的誘餌。

    東湖區政治小地震之后,方系人馬其實是一直都沒有閑著,在突襲戰之后,雖被省委文書記敲打,短期內無法再出重拳,但暗地里的小動作依然不斷,‘摻沙子、挖墻角’,步步為營,方如鏡妙手頻出,已經將自己的影響力逐步滲入到侯家原有的勢力范圍內。

    當然。侯副省長在省城經營多年,侯系勢力盤根錯節,而在上面,也有手眼通天的人物為之斡旋策應,保駕護航,即便是空降到華西的省委副書記、省長李紅軍,也不敢直纓其鋒,而是選擇激活方如鏡來牽制侯小強。

    挖墻角乃是老人家當年所創,屢試不爽,乃是x內斗爭的不二法門,據何仲良透露,很快就有幾位重量級的干部從老猴子那里跳過來,畢竟侯系也不是鐵板一塊,加之盤子太大,分歧很嚴重,這些年間,也曾發生過多次內部傾軋,對侯小強心存不滿的人也大有人在,因此,在這方面,的確大有可為。

    王思宇很清楚,類似侯小強、方如鏡這種級別的領導干部,不是底下能動得了的,必須要中紀委的強力部門介入,才會產生實質性的影響,在此之前,一場曠日持久的對抗是在所難免的,這種對抗極有可能在政商兩道同時展開。

    若想扳倒老猴子,必先要去其爪牙,斷其財源,最大限度地削弱他的影響力,最后才能大造聲勢,將雪花般的舉報信遞呈上去,假如侯家在本省的實力沒有得到撼動,那上面也不見得會有打大老虎的決心。

    王思宇剛剛燒掉的那幾頁紙中,就是已曝露出的侯系人馬班底,他們將是方系優先打擊的對象,上面有用紅筆圈定的對象,其意不言自明,自然是重點關注對象。

    王思宇所在的省委督查室的情況比較特殊,雖然省委領導一再提出督查室要主動督查,但事實上,沒有上面的批示,包括辦公廳主任在內,沒有哪個敢主動出手,那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現,再加上督查室本身權力有限,對于復雜敏感的問題,多半以督促轉辦為主,以免惹火上身,引起下面實權部門的強力反彈,陷入被動局面。

    當然,假如有了省委領導的親筆批示,那就不同了,運作得當,還是可以借機做些文章的,但要適度,畢竟對那位位高權重,執掌一方權柄的封疆大吏而言,其目光如炬,洞若觀火,若是稍不留神,被其發覺,不要說王思宇了,即便是辦公廳副主任梁桂芝,恐怕也會受到牽連。

    身為市委書記的方如鏡自然深知其中奧妙,所以他讓何仲良轉告給王思宇一句話,“不急不躁,順勢而為!

    這話是送給王思宇的,自然也是間接送給梁桂芝的,王思宇靜靜地躺在床上,將雙臂墊在頭底,細細地品味著這八個字,笑了笑,便拉上被子,抬手關掉了壁燈。

    第二天下午,雪雖然已經停了,風卻漸漸大了起來,在警車的引領下,霧隱湖邊的停車場內,停下了十幾輛高檔轎車,玉州市市委書記方如鏡走出奧迪a6,在一眾人的簇擁下,信步向前,欣賞難得一見的雪湖景象,王思宇的鼻子上頂了一副小墨鏡,身上穿著一件嶄新的皮衣,不聲不響地走在滿是泥濘的沙灘上。

    這件皮衣是何仲良剛剛從奧迪車的后背箱里拿出來的,尺寸稍微大些,不過這兩萬多塊的衣服穿在身上就是不同,效果立竿見影,王思宇頓時覺得自己的領導氣質又有了某種程度的飛躍,但他很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大概是這批人里級別最低的官員,所以他很低調地走在人群的最后面。

    “晴湖不如隱湖,隱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毖┲械撵F隱湖果然別有一番景致,明鏡般的碧波上,浮蕩著潔白的冰雪,湖中的閑置的漁船上,竟載了厚厚的積雪,在風中漂浮不定,極為惹眼。

    眾人沿著河邊走了十幾分鐘,這時風漸漸大了起來,霧隱湖中泛起層層波瀾,在獵獵風中,方如鏡的心情大好,意興豪發,不時地指著湖面,與身邊的幾個人談笑風生,并即興朗誦了《大風歌》,“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其聲慷慨激越,引來眾人一片喝彩。

    而王思宇卻沒有注意到,他此時正躲在一棵樹后,手里握著手機聊得正歡:“是啊……小寶貝……我也想你了……嗯……親親……摸摸……是真的啦……什么?你打錯了?等等,先別掛……你不覺得這是緣分嗎?”

    對面的女孩罵了聲臭流氓,‘咔嚓’一聲掛斷電話,王思宇嘆了口氣,把手機揣到兜里,轉過身時,卻發現前面那些人已在百米之外,他趕忙抬手抹了一把前額,快步向前奔去,只一會的功夫,西褲上就濺滿泥點。

    周日的上午,王思宇正躺在被窩里睡懶覺,卻被一陣惱人的電話鈴聲吵醒,他迷迷糊糊地伸出右手,在床頭柜上摸了半天,終于拿到手機,閉著眼睛接通后,卻聽對面沒有說話,他便懶洋洋地問道:“哪位?”

    聽筒里一片寂靜,片刻之后,手機便被掛斷,王思宇有些不耐煩地瞥了眼電話號碼,卻發現是張倩影打來的,他的睡意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趕忙撥了回去,那邊卻已關機,正煩惱間,門外忽地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噠、噠、噠,噠噠噠…..”

    王思宇猛然從大床上躍起,飛快地向門邊跑去,打開房門后,卻見張倩影正微笑著站在門后,數月不見,她依舊是那樣的美艷動人,眉如遠黛,唇涂亮彩,白色的豹紋貂絨下,是一件黑色收腰連衣裙,繃緊的前襟露出一段雪白的肌膚,勾勒出高聳的酥胸,纖細的腰肢,渾.圓修長的美腿上套著長統肉.色絲襪,深紅色高跟鞋恰到好處地襯托出那雙纖巧圓潤的秀足。

    見王思宇目瞪口呆地站在門口,張倩影不禁啞然失笑,伸出纖纖玉指在他的額頭上輕輕一點,抿嘴笑道:“呆小子,傻站著干什么,人家都快累死了!”

    王思宇登時一聲歡呼,撲過去抱起她,在原地轉了三圈后,便眉開眼笑地向屋中走去,張倩影抬起右足,在門把手上輕輕一勾,房門便‘啪’地一聲關上,王思宇抱著她重重地撲到床上,瞇著眼睛親了過去,兩人擁吻了足足三五分鐘,張倩影才顫動著睫毛把他推開,張開雙臂,仰頭深吸一口氣,幽幽道:“到家了,感覺真好……”

    王思宇懷抱佳人,早已喜得眉開眼笑,忙不迭地點頭稱是,兩人在床上溫存一番后,王思宇剛把手探進張倩影的內衣里,便被張倩影一把撥開,她轉身在王思宇的額頭上香了一口,抬手打了個響指,“逛街去!go!go!go……”

    王思宇無奈,只好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地跟在張倩影的身后,兩人下了樓,打上出租車,趕到市區的繁華地帶,漫步在各大商場里,最后各自捧著一大蓬棉花糖,勾著手指招搖過市,旁若無人地邊走邊吃。

    晚上回到家后,張倩影開始整理房間,清洗衣物,她毫不費力地將王思宇藏在各處的內衣內褲以及襪子翻動出來,丟在洗衣機里,王思宇在洗過熱水澡,盤腿坐在床邊,手里拿著遙控器,心不在焉地看著拖沓劇,直到聽到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水聲,他才邪邪地一笑,舉起拳頭晃動一下。

    夜深人靜,臥室里,輕柔的燈光下,是劇烈的喘息聲,以及兩個翻滾的身體,王思宇在和張倩影瘋狂的xx,或許是忍耐得太久,王思宇顯得比以往更加的勇猛,如雄獅般發起一波又一波迅猛的攻勢,張倩影早已被殺得丟盔卸甲,潰不成軍,被他折騰的死去活來,修長美好的身軀時而拉長,時而蜷縮成一團,被王思宇粗暴地擠壓成各種形狀,她撐著小嘴,在哭音中嗲叫著,呻吟著,輕聲地啜泣著,而那十根涂著黑色的指甲,早已深深地陷入王思宇的后背中。

    王思宇將那雙纖細修長的玉腿,望著眼前美艷如花的張倩影,拼命地聳.動著身體,縱情地侵犯著,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他的心中充滿了征服的快感,在幾度殺伐后,兩人不約而同地加快了節奏,終于,在某個戰栗的瞬間,兩人同時發出令人驚悸的吶喊聲,緊接著,在一陣劇烈的痙攣與緊縮中,迎來最猛烈的噴發,在一波波濃郁滾燙的澆注下,張倩影緊緊地抱著王思宇的后背,身子如篩子般顫動著……

    -----第三卷終------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