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芭比娃娃
    下樓后,不見方如海的人影,而其他幾人圍在茶幾邊打牌,王思宇就站在眾人的身后看了一會,發現這四人打牌的風格迥異,各具特色。

    何仲良是以讓牌為主,有時明明抓到一手好牌,卻故意打爛,為的只是討方家人的開心;而方淼則是不動腦子亂出牌,毫無章法可循;方城的思維非常敏捷,在打牌時常有神來之筆,在這四人里,他的牌技最高;而江美琴則是‘勝固欣然敗亦喜’,四人當中,以她的心態最好。

    十幾分鐘后,江美琴打了個哈欠,把手中的牌放下,端起身前的茶杯輕輕喝上一口,放下杯子后,輕輕轉動一下身體,何仲良馬上留意到她臉上的一絲倦意,也趕緊把手里的牌合上,輕輕放在茶幾上,微笑道:“江姨,你們旅途勞頓,先上樓休息一會吧!

    江美琴微笑著點點頭,領著方城和方淼兩人上樓,徑直去樓上的臥室休息,而何仲良則拉著王思宇走到院子里,兩人坐在廂房的臺階上,點著煙后輕聲攀談起來。

    從何仲良的口中,王思宇了解到,市委書記方如鏡因深知官路艱辛,仕途險惡,故而立下規矩,禁止自己的子女從政,并把他們安排到國外發展,所以,方家在華西本地政治利益的保障,多半要靠方晶未來的老公來維系。

    王思宇很清楚何仲良講這番話的用意是什么,但他覺得何仲良想多了,當然,他也很清楚,方如海帶自己來參加這個家庭宴會,本身就帶有一種推薦的性質,再加上方如鏡剛才的一番考校,似乎也在暗示著,自己已經成為方家重點考察的對象之一。

    但王思宇并不太關注這些,倒不是他清高,而是方晶現在的年齡還太小,在感情方面并不成熟,即便是張倩影鐵了心思不想和自己結婚,也難保方晶不會在學校里遇到令她心動的白馬王子,畢竟四年的時間足夠漫長,漫長到可以發生太多的變故,總之,他與方晶之間,還充滿了未知數。

    況且,何仲良的言論也僅僅是一種揣測,并不能代表市委書記方如鏡的真實想法,現在國內許多身居高位的領導都很開明,極富遠見,他們并不把血緣關系作為保障家族利益的唯一選項,而是將利益投資放在一些已經開始嶄露頭角的政治新星上,那樣似乎更加穩妥。而且,這種做法更隱秘,不容易為世人所詬病,從方如鏡禁止子女從政的舉動上來看,方家選擇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當然,和何仲良的想法一樣,這也只是王思宇自己的推測。

    王思宇現在最關心的事情,其實是方侯之爭的最新進展,雖然他也很清楚,這種斗爭往往是漫長而艱巨的,有時候要打倒一個對手,甚至需要花費十幾年的時間,有的則更長,幾乎是纏斗一生,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他曾經聽人提起過侯小強,侯副省長此人雖談不上睚眥必報,但絕對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主,此次在東湖區被方如鏡搞得灰頭土臉的,若不想辦法還擊,那是不太可能的。

    何仲良對王思宇也沒有隱瞞,把目前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上次東湖區的案子雖然在侯副省長的屁股下面燒了一把火,但還是沒有奈何得了他,因為侯兵成功地與大富豪之間做了切割,再加上大富豪娛樂城的老板鐵了心頂罪,使得這次的行動威力大減。

    而省委文書記的立場極為鮮明,他是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就是要維護穩定,將地方派系間的爭斗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上,文書記上次之所以會在常委會上摔杯子,表面上看,是因為東湖區的干部不爭氣,險些爛掉了大半個班子,而實際上,這是在向方侯兩家表明態度,此事已經超出了他所能容忍的范圍。

    這就使得方侯之爭暫時降溫,無法在短期內形成短兵相接的局面,因為無論哪一家膽敢不聽招呼,擅自將戰火升級,都會遭到文書記的強力彈壓,這是雙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結果。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爭斗的結束,而只是令雙方更加謹慎些,出牌的手段也更藝術些,比如,這次方如海的調離,就是一個例子,只用一紙調令,便消減了方如鏡的一大助力,手段不可謂不高明,況且,這一拳打得堂堂正正,讓人無話可說,畢竟,兄弟同城為官,又都身居高位,本身就是官場大忌。

    得知方侯之爭在短期內不會激化后,王思宇的心稍稍安定下來,他也知道,這種層面的爭斗,還不是他所能看透的,但王思宇還是希望能夠在必要的時候參與進去,畢竟按照他的估計,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夠掌控督查室的一部分力量,這部分力量其實可以當做方家隱藏在暗處的伏兵,只要運用得當,完全可以出奇制勝,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盡管身為市委書記的方如鏡城府極深,沒有將話直接挑明,但經過一段時間歷練的王思宇,也早非吳下阿蒙,他深知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

    兩人聊了一會,王思宇忽地記起梁桂芝上次提及的事情,趕忙微笑著問道:“何大秘,過些日子督查室那個黨建工作的座談會,不知方書記能否參加?”

    何仲良瞇著眼睛抽了一口煙,吐出濃濃的煙圈后,把煙頭丟出去,輕聲道:“方書記是決定要去的,梁桂芝這個人很有用,在某些時候,我們要含蓄地支持她!

    王思宇點點頭,證實了自己之前的猜測還是正確的,方如鏡并沒有忽視督查室的力量,只是把這張牌藏在暗處,以免被對手警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梁桂芝現在已經被打上了方系的烙印,除了與方家休戚與共外,再沒有別的選擇。

    兩人正聊得興起時,王思宇的手機忽地震動起來,他掏出來一看,竟是廖景卿家的電話,接通后,電話里面傳來瑤瑤悅耳的聲音,“舅舅,舅舅,你什么時候來?人家都想死你啦……”

    王思宇的嘴角立時勾出一抹笑意,他趕忙抬手看看表,見時間還早,就站起身子,向前踱了幾步,微笑著悄聲道:“瑤瑤乖,舅舅要晚點過去,你在家要聽媽媽的話,知道嗎?”

    瑤瑤聽后,竟然學著大人的樣子,在電話那頭輕輕嘆了口氣,在‘哎!’的一聲中掛斷電話,王思宇忍俊不禁,抬手摸著鼻子笑了起來,他現在是越來越喜歡這個活潑可愛的小家伙了。

    一點多鐘后,方如海終于從樓上下來,王思宇忙走過去和他聊了幾句,說有事要先走一步,方如海點點頭,就讓王思宇坐自己的車先走,他今晚要在這里留宿,周一再返回市里。

    王思宇又上了二樓,向方如鏡請辭,之后便匆匆下樓,坐進方如海的奧迪車里,司機開車拉著他返回市區,小車路過一家商場的時候,王思宇令司機把車停到道邊,他到商場里的兒童玩具區轉了一會,最后把目光落在一個芭比娃娃身上,這個芭比娃娃穿著白色的連衣裙,a字下擺上鑲著粉紅色的蕾絲小花邊,看起來非常漂亮,王思宇忙付款將它買下來。

    出來的時候,見商場門口的彩票點圍了一圈人,王思宇忙擠進去,也掏出十元錢打上幾注,號碼是用他和張倩影的生日湊成的,王思宇當然不會覺得他運氣好到能中五百萬,但以他現在的狀況,不要說一夜暴富了,即便能中伍佰元也是好的。

    自從給張倩影買了那件貂皮大衣后,王大主任就變得一貧如洗,蛤蟆腿丟到嘴里都能嚼出牛排味來,有時候他都想打了電話,從大舅哥張書明那搞點銀子來瀟灑瀟灑,可他知道,一旦開了這個頭,自己就離監獄不遠了,王思宇就只好斷了這個念頭。

    二十分鐘后,來到廖景卿家,按響門鈴后,小瑤瑤樂顛顛地跑來開了門,她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王思宇懷里抱的盒子嘻嘻地笑,把小手放到嘴里吧嗒半天,然后拿出濕漉.漉的手指,指著那盒子道:“舅舅,舅舅,這是送給媽媽的嗎?”

    王思宇見她問的含蓄,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來,抬手捏捏她的小鼻子,低頭把嘴巴湊到她的耳邊,輕聲道:“當然是送給瑤瑤的啦!

    瑤瑤立時發出一聲歡呼,便鉆進王思宇的懷里,王思宇抱著她走進門,換了拖鞋,隨手把門關上,這時廖景卿笑吟吟地從里屋走出來,擺手道:“王……長青,不要破費了呢,瑤瑤什么玩具都有的!

    王思宇笑道:“姐,沒事,不值幾個錢!

    廖景卿只好微笑道:“那咱們可說好了,下不為例!

    王思宇微笑著點點頭,走到沙發上坐好,笑瞇瞇地看著瑤瑤把盒子打開,將里面的芭比娃娃取出來。

    小瑤瑤果然很喜歡這個玩具,抱著芭比娃娃又蹦又跳,隨后一溜煙似地跑過來,在王思宇的臉上親來親去,奶聲奶氣地道:“舅舅,舅舅,她真漂亮,我好喜歡她!”

    王思宇笑了笑,捏著她粉雕玉琢的小臉蛋道:“瑤瑤喜歡就好!

    這時廖景卿從廚房出來,端了新鮮的水果,王思宇剝了葡萄,一粒粒地丟到瑤瑤粉嘟嘟的小嘴里,見她吃得香甜,王思宇的心里也是格外的高興,瑤瑤這孩子,倒是天生的討人喜歡,很會撒嬌,如同小貓咪一般,賴在王思宇的懷里就不肯下來,總是纏著他問東問西,之后還‘噢’的一聲,點點頭,做出一副很懂的樣子。

    陪著瑤瑤在客廳里玩了一會,孩子就有些犯困,抱著芭比娃娃搖搖晃晃地跑到臥室里,躺在床上就睡著了,廖景卿趕忙走過去為瑤瑤拉上被子,在旁邊坐了一會,才緩緩走出來,卻見王思宇正端著茶杯站在那幅《虢國夫人游春圖》前,廖景卿沒有打擾他,而是默默地站在王思宇身后幾步之遙,靜靜地看著他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傷感。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