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幺蛾子
    雖然那位出租車司機很狡猾,在大街小巷里鉆來鉆去,沒用多久,就將后面那輛白色本田車甩開,但回到家以后,王思宇還是高興不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被調往省委督查室的事情,青州很多人都知道,唐婉茹只要往青州市委辦公室掛個電話,就能很輕易地查到自己的工作單位,那么接下來,即便自己再小心,遲早也會被人找到居住地址。

    從晚上發生的事情不難發現,這個女人很麻煩,報復心理極強,性格中有種偏執的絕決,是種很危險的女人,如果被她無休止地糾纏下去,必將讓自己的生活陷入窘境,現在看來,一定要盡快解決這件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坐在辦公室里,給陳波濤撥了電話,“波濤,調查公司查的怎么樣了?”

    “哪有那么急的,這才幾天啊,至少要半個月才能有結果!标惒沁吽坪鹾苊,在說完這句話后,匆匆掛了電話。

    王思宇皺著眉頭想了想,就覺得自己的情緒不對頭,看來是被這件事情給干擾了,有些心浮氣躁,這樣可不正中了那女人的下懷?恐怕唐婉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想到這,王思宇端著茶杯走向窗前,極目遠眺,過了一會,心態就漸趨平和,那份莫名的煩躁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下午去了趟后樓,王思宇終于見到了那位聞名已久的焦大秘,焦南亭個子不高,但面色紅潤,穿著得體,年紀約莫能有三十幾歲,眼睛里透著一股子過人的精明,在王思宇自報家門后,焦南亭臉上露出很自然的微笑,握著王思宇的手,輕聲道:“早就聽說督查室來了位年輕有為的副主任,很高興見到你!

    他這句話就把王思宇最初的想法都給推翻了,甚至連那句感謝的話都沒法說出口,焦大秘的態度是很明朗的,對于他做過的事情是堅決不認賬的,這越發的讓王思宇對這件事情狐疑起來,對方似乎是在刻意地隱瞞什么,但既然對方想裝糊涂,王思宇也就只能陪著他一起裝下去,對于焦南亭將自己運作到省委督查室的事情,王思宇也是只字不提。

    在客套幾句后,王思宇就說明了來意,焦南亭聽后微微皺了皺眉頭,他早已得知省委副秘書長王國峰即將外放的消息,因此也猜出了梁桂芝的真正意圖,在心里不禁對這位省委辦公廳的副主任就產生了些想法,這老女人似乎是精明得有些過了頭,竟干出這種蠢事來,讓王思宇來充當說客,分明是在耍小聰明,這要是讓她輕易得逞,以后難保這女人不會蹬著鼻子上臉,提出更多的要求來,再說了,這種事情往來多了,下面自然會傳出閑話來,不利于下一步操作,想到這,焦南亭就在臉上露出很為難地表情來,攤開雙手道:“孟書記的日程安排一直都很緊張,十二月份的工作安排更是排得滿滿的,王主任,你看是不是這樣,請梁主任親自打份報告上來,把這個會議的重要性詳細地說明下,然后我呈交給孟書記,你看這樣好吧?”

    王思宇隱約聽出焦南亭語氣中的不滿意思,雖然有些感到有些可惜,但還是微笑著點點頭,起身告別,焦南亭一直把王思宇送到門口,王思宇趕忙回頭低聲道:“焦大秘,請留步!

    對于焦南亭這個舉動,王思宇心領神會,知道他針對的是梁桂芝,對自己是沒有任何看法的,生怕自己誤會,這才熱情相送,不過梁桂芝那邊看來是要失望了,這剛剛結束的冷戰,恐怕又要開始了。

    雖說焦秘書這話只代表他自己,無法代表孟書記,但由于秘書的工作性質特殊,他的話,有時候就代表了領導的話,而且在國內的政治生活中,有種很奇怪的現象,就是領導管全面,秘書全面管理領導,說出來有些駭人聽聞,但仔細想想,領導的發言稿大半是秘書寫的,領導的日程安排是秘書負責擬定的,領導如有疑難,最先征求的也是秘書的意見,更有甚者,領導的衣食住行都需要秘書來協助,很多時候,秘書都是領導手里的拐杖,有些領導對秘書的依賴性特別大,離開拐杖就不會走路了,曾經有位風云一時的省部級官員,就是因為最信賴的拐杖出了問題,因此處處受制,最后被政敵擊敗,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

    王思宇的擔心是多余的,梁桂芝在聽到王思宇的陳述之后,只是皺著眉頭轉動了幾下簽字筆,就明白了焦大秘的一些想法,對方這是在借機敲打自己,不要自作聰明,但他沒有當場推辭,而是讓自己再打份報告上去,就說明會議應該還是能夠參加的,只是要讓自己端正態度,想通了這一點,梁桂芝就沒有太過失望的表情,而是在輕輕扶了扶眼鏡后,面色溫和地對王思宇道:“知道了,焦秘書說得很對,這件事情是我考慮的不夠周到,責任在我,邀請省委主要領導同志來參加會議,確實應該由我親自寫出申請報告!

    觀察到梁桂芝的反應,王思宇略一思量,也品出味道來了,看來焦大秘還是賣了這個人情,只是給梁桂芝發了個下不為例的信號,出了梁桂芝的辦公室后,王思宇不禁暗自慨嘆,在官場中行走,還真要會聽弦外之音,有些話不仔細琢磨,往往領會不到對方的真實意圖,語言本來就是一門藝術,在官場上,這門藝術更加被發揮得淋漓盡致。

    接下來幾天里,日子過得很平靜,無波無浪,唐婉茹沒有再發來騷擾短信,王思宇猜測,對方可能因為第一次的失敗,變得謹慎起來,在沒有絕對的勝算之前,不會再輕易出手了。

    督察二科副科長朱良玉那邊的調查順風順水,在周四的早上,就將全部材料交到王思宇的手里,王思宇在仔細閱讀之后,就給玉州市市委書記方如鏡的秘書何仲良打了電話,把案件的進展情況對他做了說明,何仲良先是對王思宇的通報表示感謝,隨后委婉地表示,在東湖區的事情尚未完全結束時,別的事情盡量壓一壓,不要讓事態擴大化,以免讓省委主要領導因此對玉州市的領導班子的行政能力產生看法,至于皮校長和教育局的某些領導打擊報復楊副校長的事情,他會親自督促有關部門進行調查。

    這和王思宇的想法不謀而合,當初將案件一分為二,就是不希望將事態進一步擴大,教育局中某些人和皮校長一起打擊報復楊副校長的事情,可以交給市里自行處理,不必在報告中體現。

    兩人又聊了一會,何仲良就笑呵呵地道:“王兄,明天晚上有沒有空,咱們聚聚?”

    王思宇笑道:“沒問題,你說地方,我請客!

    何仲良聽后打了個哈哈,輕聲道:“你就不要破費了,買單的人已經有了,你認識的!

    “我認識的?”王思宇皺皺眉頭,在腦子里將在省城里認識的熟人都過了一遍,倒沒想到能有誰會請何仲良吃飯,于是忍不住摸著鼻子笑道:“何大秘,你就別賣關子了,到底是誰?”

    何仲良笑了笑,輕聲道:“天機不可泄露,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故弄玄虛!”王思宇微笑著掛斷電話,輕聲嘟囔一句,這件事,他倒沒放在心上。

    基調確立后,王思宇先和朱良玉打了招呼,在下午的工作協調會上,兩人主導了會議的走向,教育局、學校、編委會、信訪辦、市政府辦公室的領導各自承擔了一部分責任,在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王思宇講了幾句套話,希望各單位引以為戒,強化領導責任意識,做好信訪突出問題及群眾性.事件的源頭控制和妥善處理工作,及時排查和化解單位內部矛盾和糾紛,將矛盾糾紛在基層就地解決。

    正當各單位領導笑瞇瞇地等待著一次和稀泥會議的結束時,王思宇的轉頭沖埋頭做記錄的一位工作人員道:“我現在說點題外話,這些不用做記錄!

    那名工作人員趕忙放下筆,將手放在辦公桌下,王思宇拿手彈了彈面前的麥克風,咳嗽一聲道:“這件事情的發生給了我們很多的教訓,首先,編委會那邊,你們的責任重大,主要領導一定要加強業務學習,不要自行出臺和上級文件精神相違背的規定,而信訪辦和某些部門的領導,更不要將普通的信訪事件無限升級,上綱上線,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清楚信訪條例的,你們在沒有耐心解釋之前,就向教育部門施壓,激化矛盾,這是極不負責任的,今后要盡量杜絕此類事件的發生!

    各部門領導趕忙微笑著鼓掌,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情能夠壓下來,對各方都是好事,否則省委書記雷霆一怒,恐怕在座的幾位領導都要烏紗不保。

    會議結束以后,王思宇把參加會議的一位教育局副局長單獨留下談了十幾分鐘,那位副局長在從會議室出來后,趕忙一路小跑下了樓,上車后沖司機輕聲道:“去中心醫院,看看楊校長!

    周五的上午,王思宇將報告交給梁桂芝,梁桂芝看過報告后,很是滿意,直接在上面寫了幾行字,就把報告放在一旁,隨后笑瞇瞇地站起身來,拉開椅子,繞過辦公桌,為王思宇沏了杯茶,親自遞過來,王思宇趕忙站起來接在手里,心中納悶,暗想這今天的太陽怎么從西邊出來了,這位梁主任對自己的態度似乎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今天演這出又是為了什么呢?

    返回座位后,見王思宇微微皺眉,梁桂芝也感到有些尷尬,忙扶了扶眼鏡道:“王主任,你來到督查室以來,我對你的關心一直很不夠,在這點上,我要向你道歉,希望你能諒解!

    “哪里,主任太客氣了!蓖跛加蠲鎺⑿χ鴮⒉璞旁谧雷由,事有反常必為妖,在沒有搞清這位梁主任在耍什么幺蛾子前,這杯冒著熱氣的茶水,他是堅決不會喝的。

    梁桂芝手里捏著一管簽字筆,在緩緩轉動兩圈后,拿眼睛飛快地瞟了一下門口,隨后壓低聲音道:“王主任,今天晚上有沒有空,咱們聚聚?”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yjscee.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线上娱乐送彩金